幸好只是塌下来一块,倒不致于影响下面的进程,不过众人终是觉得不吉,就连太子也觉得没趣,草草祝祷了事

    皇上得知后,也是心中大惊,忙召来宗正寺的人,询问情况

    这才知道只是前两年雨水太大,风吹雨打的便有些损坏,因去年力行节俭,看着也没什么不妥,想着等今年秋里再一并修检,没想到就出了这种事

    皇上免不了以玩忽职守罚了宗正寺的人,又令人快速修好太庙

    太子也忙表示愿意节省东宫开支,捐献银子修葺太庙,以为孝道

    其他皇子及宗室子侄们也都纷纷慷慨解囊,比着太子,按着等级各捐上银子若干

    皇上见了很是欣慰,也从自己私库中拿出银子来,又令后宫宫妃按着一个月的俸银捐出,如此竟不用自国库中出银子,一时天下臣民皆赞颂当今皇上仁德

    然而众人对太庙忽然塌下一角仍是心中存疑,又想到之前太子的所作所为,不由暗自猜测,不说是年久失修,只道定是太子失德,欺压功臣,惹得太祖动怒,故才有此警示

    故虽然太子率先提出捐银,但人人都道其乃是心虚,出银子是做给天下人看的

    贤王见事情果如自己所谋划的一般,心中得意,又跑去寻了空渺说话

    沈秋君至此才明白,原来李瑶琴所说的竟是应在这上面了,倒不知道贤王手下竟有如此能掐会算的人,毕竟太庙不是任谁都可以在其中动手脚的

    这日,桂哥儿的情况终有好转,沈夫人这才放心地回了府

    沈秋君听说,忙迎了出来,却见不独有母亲,兰姐儿竟然也来到沈府,只是神情有些萎靡人也看着瘦了许多

    沈夫人令人送兰姐儿到自己院里休息,这才对沈秋君说道:"前段时间,因为桂哥儿的?大家都紧19潘去?倒把兰姐儿给忽视了,瞧小脸儿瘦得都没了肉只剩下对大眼睛了虽说桂哥儿好了,但你大姐仍是不敢放松,我实在不放心兰姐儿,就把她先带过来,我亲自照看着"

    沈秋君笑道:"母亲也太小看贤王府了便是我大姐看照不过来她身边的丫头嬷嬷们一大堆,还敢怠慢她不成,若是她真有个什么不好到时受罚的可是她们"

    沈夫人冷笑道:"不是自己身上的血脉,谁能尽心?兰姐儿最近天天提不起精神来,茶饭也不愿意吃,那些个丫头婆子们就没办法可想了,任由她这么瘦下去,还是我亲自照看些才好"

    沈秋君便笑道:"不知大夫是如何诊治的?要我说,怕是天气太热,夜里睡不好白日里自然没精神,也懒怠吃东西"

    "可不是吗,辛先生也是如此说"沈夫人说道,又皱眉道:"也怨你大姐,去年只专心保胎又去了庄子上住了大半年,竟然忘了吩咐人储备冰块了"

    沈秋君闻言不由掩了口偷笑:哪里是忘了,不过是为省些银子罢了

    沈秋君笑后过,又道:"也是大姐好脾气,这备冰过暑天,咱们这样的人家,也不是一年两年就如此的,便是大姐一时没想到,那管事的也该提醒一声,如今事已如此,那管事的就该捆起来,好好教训一顿,再扔到庄子上去"

    "可不能这样,桂哥儿刚好些,还是给他积积福吧!"沈夫人摇头笑道,又道:"既然如此,不如一会自府里送些冰过去,免的一家子热成那个样子,看着怪可怜的,你大姐何时吃过那样的苦"

    沈秋君忙笑道:"依女儿之见倒不必如此先说桂哥儿还?不敢轻易用?而大姐身子也虚,又时常与桂哥儿一处,贤王又是那样看重大姐,他们一家三口自然是用不到冰的,兰姐儿如今又住在这里,如此一来,贤王府的主子们就都用不上,母亲巴巴送去冰,倒是给那些奴才们用了,话又说回来,主子不用,她们奴才如何敢用,那些冰岂不是白白费了,况且看到贤王眼中,倒象咱们侯府比他们亲王府还富裕,竟是要借机斗富奚落他呢"

    沈夫人闻言不由笑道:"你想得倒是明白,母亲这脑子真是越走越不好使了"一面又忙命人去看看兰姐儿,告诉人不许让她由着性子使冰,免得小身子禁不住

    沈秋君不由暗叹一口气,本来她是打定主意不管兰姐儿,可如此兰姐儿怕要长住在沈府一段时间,母亲便免不了要时时操心,她老人家也一把年纪了,大暑的天,可别再急出个好歹,少不得要自己多操操心了,反正对于兰姐儿的怕热习性,她也是了如指掌的

    沈秋君想了想,笑道:"兰姐儿向来和我亲近,不如我陪着她住到清芳园里,那里四周全是大树,白日夜晚便是不用冰也都凉爽的很"

    沈夫人听了也觉得是个好主意

    于是沈秋君便陪着兰姐儿搬到清芳园中,白日里基本上是在凉厅里度过,并不用冰,因为四周的树荫差不多将整个院子都包了起来,便是偶然没风,也是清凉的,夜里在房中也只放少少的一点冰,不过取那么点凉意罢了,所以兰姐儿每晚都休息得极好,几天之后,身体就休养过来,白天便有了精神

    沈秋君又每日让人细细做了清爽新鲜的菜蔬,配着放温了的粥饭,天色凉爽,吃起饭来也格外香甜

    最初沈秋君拿出些瓜果来,让人雕成各式的花样,引得兰姐儿多吃些,后来见兰姐儿身体好了,便让人洗干净了随她自己心意吃用,偶尔也会用井水冰了瓜果,准兰姐儿略尝一些

    兰姐儿在沈府过得实在是太舒爽,简直有些乐不思蜀了

    每日里沈夫人和沈秋君陪着她玩笑,沈昭宁也常寻着好玩的东西来哄逗她,沈父则因为年纪渐老,孙子孙女一个也没有在身边的,如今来个外孙女,自然就稀罕得很,每日有空也跑来哄她玩,有时兰姐儿又总讲些好笑的稚言嫩语,听着无不捧腹大笑

    如此过了将近半个月,老天终于开眼,降起了大雨,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解了干旱了

    祈求上苍降下甘露来,这一切的荣誉,在大齐百姓眼中,都将归于贤王爷!

    原来前几日,眼看旱情不解,皇上无法,只得令钦天监设下神坛,欲亲自祈求雨神

    太子因前次之事,知道自己被天下人认为失了德,不配做太子,心中耿耿于怀,又暗暗打探钦天监,知道再过不久必会降雨,见此情景忙道:皇上年事已高,不易在烈阳下煎熬,愿再次替父前去祈雨

    皇上想了想,也觉得太庙之事实在巧合,正好借此机会,让太子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便点头同意了

    要说太子这段时间也真是撞上瘟神了,要有多倒霉就有多倒霉,所以这次祈雨又发生了意外

    原本一切都好好的,就在太子上神坛准备祝祷时,神坛上的一面旗杆忽然就断了下来,太子本来就热得够呛,见此情景,不由脑中一片空白,竟也跟着摔倒在那里

    慌得众人急忙上前去扶,太医诊过后道:"太子中了暑!"

    于是众人忙将太子抬到背荫处,又是灌水又是喂药的,好一顿折腾,太子终于勉强睁开了眼睛,只是再也没力气上神坛了

    钦天监已经请了雨神,如今吉时已到,不能干晾着神仙?所以不得?只好让贤王代劳

    不提贤王那日是如何的意气风发,庄严贵气,只说当天夜里,天便下起了大雨,解了大齐的旱灾

    于是,大家在欣喜之余,不由都悄悄议论起,太子无才无德,怕是被上天所弃!

    太子得知后,免不了在东宫又发了顿脾气,传到众人耳中,又是一通编排

    倒是贤王并不因此而骄躁,只道:是代皇上祈雨,老天下雨也是因为皇上乃是仁德明君,如今万民得享恩泽,只谢老天与皇上,自己不过是尽了儿子的本份罢了

    太子与贤王的表现高低立现,就连皇上见贤王并不一味贪功,将所有的功劳都推到自己头上,也不由暗自点头赞叹

    太子越发的惶恐,就怕皇上会以此为理由废了自己,就连徐戒都束手无策,直道太子有够倒霉的,怎么连番就出了错呢

    就在这时,六皇子请求重责钦天监失察的折子横空出世,直震惊了朝中众臣

    六皇子上折道:"两次时间皆是钦天监推算选定的,为何还会出现诸多的意外,不知是他们推算不准还是他们明明知道却不提点,以至于让皇室出了这样的丑?"

    钦天监的人忙辩解道:"自然都是推算的吉时,但人算不如天算,出了这样的意外怎能怪钦天监?"

    其实大家也都明白,钦天监的本事也就那样,时准时不准的,大家也都含糊着过去就得了

    六皇子便冷笑道:"虽说是太子殿下主动请缨要代皇上祈雨,可是你钦天监也是要合了八字吉时才确定下来的,怎么就那么巧,都合好了的,还要出意外,我怎么看这两次事故,都觉得是你钦天监下的套呢!"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二一章 倒霉太子,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