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六皇子的一番歪理,倒是终于让皇上有了借口,他们庄氏子孙是秉承天命的,自然没有错,有错也是别人的

    于是一番追查后,最后着落在钦天监保章正方大人的身上,他言道是自己才能有限未能及时占卜出吉凶

    总算可以给天下臣民一个交待了,皇上下令撤其官职,打回原籍

    皇上又将六皇子叫到御前,说道:"我本以为你胸无大志,只得一味的胡闹,如今看来倒是我看走了眼,你竟然也会掺和到这其中来,而且竟还选了不被人看好的太子,看来你心里仍是怨恨贤王当年之事了"

    六皇子正色道:"我是怨恨当年贤王未能及时接应我母子,但是与这次之事却是毫无关系"

    见皇上眼中有了兴趣,六皇子又道:"其实以儿子的性子,将来谁继承父皇的皇位,对我来说都没什么分别,将来总跑不了我一个王爷的封号,若是来了兴趣,讨个差事也可,懒怠做事,就当做闲散王爷,每年拿着俸禄,亦是过得逍遥"

    "只是自来无规矩不成方圆,皇位传承自来是立嫡立长,也是因此皇子们大多都会安守本分,有志向的想着将来做个贤明王爷辅佐新皇,不至辜负了祖宗打下的*江山,如儿子这般没有志向的,就安安分分地等着封了王,一生享受"

    "可是如今眼看着众臣竟是要抬贤王抑太子,这不能不令儿子深深恐惧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被规矩所约束的那个平衡便被打破,贤王既然是以贤能之名被推上来,其他皇子将来也可以如法炮制,到时朝中必是拉帮结派乱成一团,儿子不知何去何从,就怕一不小心被人指责投了什么人,将来成了别人上位的棋子"

    "太子和贤王二人与儿子的交情都算不得深厚,儿子没有偏颇之分,但是太子是正统,是国之根本,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只要没什么太大德行上的过失在如今这个蒸蒸日上的大齐朝,还是以平稳为重"

    皇上听着六皇子侃侃而谈,眼睛不由紧盯着他,但六皇子自始至终都脸色平静地讲述自己的心中所思所想,末了又道:"贤能之说也没个东西可衡量,还不是人的两片嘴在说,而对于儿子来说凡事莫过于稳,这样我才能安心享受我的荣华富贵"

    皇上微眯了眼,捻须道:"难为你能想得如此透彻,只是你难道就没听说过前段时间,太子差点对城安伯府失德一事?"

    六皇子冷笑道:"太子什么样的美人儿没见过,怎么就偏跑去寻衅城安伯府的人,我倒是听说,城安伯府的嫡长子与贤王走得颇近"

    皇上也早已知此事闻言不由暗叹一口气,说道:"你说的话,我会好好考虑的你下去吧"

    六皇子忙起身退了出去

    皇上对曹公公道:"以前原以为他是个浑的,没想到小小年纪倒是有自己的主见,人太冷情与谁都不亲近看问题反倒更明白些我原想着要将大齐朝推向繁荣富强,定要好好择一贤能的继承我的位子才好,如今大齐还未能完全统一,看来此时还是以稳为要啊"

    第二日,皇上就下令赐蟒袍等物给太子压惊,又遍请贤明大儒为东宫两位皇孙之师

    如此一来,众人便明白,皇上并无意更换太子,仍是维持立嫡长子的规矩

    虽有不少人因为对太子失望,或者因为私心等原因,对皇上的这个决定略感失望,但大多数的大臣们却是暗松一口气

    都说富贵险中求,不过大多数人对自己现在的富贵生活还是很满意的,故不敢轻易就入了夺嫡的局,可有时又身不由己,逼得人不得不跳入那个火坑,幸好如今皇上帮着做出了选择,倒是免了他们好大的心力

    太子喜不自禁,忙请了六皇子来道谢

    六皇子笑道:"大哥乃是嫡长子,本就是天命所归之人,父皇只是一时被小人迷了心窍罢了,一旦醒来,自然要正本清源"

    太子笑道:"说到底也是你的一番动作,才令父皇早早回心转意了"

    六皇子正色道:"这个功劳我可不敢领,我只希望将来大哥登基后,能保我富贵一生,还要让我能踩在贤王头上,我和他的仇今世是消不了"

    太子也咬牙道:"将来我必不会让贤王好过,竟敢觊觎本太子的地位你放心,跟着哥哥,将来你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贤王算得了什么,别说亲王,就是郡王也要看我的心情"

    说罢,二人俱大笑起来

    太子又道:"我看那姓方的根本就是故意害我的,不如你寻个机会,将他教训一顿,他居心叵测,便是死也应当的"

    这种事对于六皇子来说,是手到擒来的,六皇子刚想答应下来,却又想起沈秋君叮嘱他少为太子做那阴私事,免得反被倒打一耙,便笑道:"快意恩仇自然是好,不过,现在便是我去杀了他,别人也定会认为是你指使的,我名声就那样了,可大哥却不能不顾忌这些,现在好容易太平无事,何苦节外生枝呢"

    太子只得作罢,怏怏道:"这事以后再说吧"

    贤王没想到最后竟是这样一个结果,不仅害自己白白失去了一个人,还将局势弄得更不如从前,前几日的得意之气一扫而空,直气得在外书房坐了半天

    空渺劝道:"当今皇上阳寿正茂,储君一事倒不必过于心急,免得反招皇上反感,还是要从长计议,我已观太子星象,他确实无帝王之份,不过是个跳梁小丑,不足为惧"

    贤王此时也无主意,现在正是事头上,多做多错,不如暂避风头,伺机而动

    贤王只得长叹一口气,说道:"若是道长能助我夺得天下,我必会奉道教为国教,以国师之位待道长"

    "无量天尊!来日方长,将来你我二人必能都如愿的"空渺一甩拂尘,又笑道:"不过,现在天太热了,我虽说现在修道中,可既然沾染了红尘,便免不得入乡随俗,据说大户人家夏日都有藏冰,不如也送些来,夜里实在是太热了,休息不好"

    贤王脸上一愣,忙笑道:"是本王考虑不周,竟没注意到这等事我倒有个主意,道长在王府?若是露了行?只怕被有心人拿了把柄,我在京郊正好有一处庄子,极为凉爽舒适,是一处极好的*之所,道长暂去那里住一段时日如何?"

    空渺也觉得自己在王府居住诸多不便,便笑道:"如此甚好,那就叨扰了"

    几日后空渺便搬了出去,只是临走时,意味深长地对贤王说道:"在现在的世道,欲成大事,银子不够丰富可不行啊"

    贤王脸便红了起来,臊得恨不得地下立时就变出一条裂缝来

    李瑶琴听说后,也觉得事情太蹊跷了,前世完全不是这样的,皇上并没有追究钦天监的罪责,虽没有对太子之事多说一字,却为求雨成功而赏了贤王

    她左思右想,终于想起来,前世六皇子因为养伤,闭门不出,并没有掺和到那件事来,而今生却因为他没有受伤,才得以出来蹦

    只是为什么事情与前世不同了呢?

    难道是因为沈秋君被穿越了的缘故吗?

    果然穿越女总是能扇动翅膀改变些历史,李瑶琴不由陷入沉思中

    此时,沈秋君也一脸倦意地独自呆坐在屋里

    楚嬷嬷将瓜果点心摆到沈秋君面前,笑道:"小姐早上也没吃什么东西,不如先吃点清爽瓜果,慢慢想想,可有什么想吃的?"

    沈秋君看着了一眼果盘,有气无力地说道:"拿去让小丫头们吃去吧,我实在是没有味口"

    楚嬷嬷心疼地看着沈秋君,张了几次口,终是没有说出话来,将瓜果递给丫头拿了出去,小心劝道:"今日天气倒是凉爽,如果小姐没心思,不如在塌上歇一歇,一会有精神了再吃点东西吧"

    沈秋君揉了揉了眉头,点头道:"也好"

    楚嬷嬷忙将床塌铺好,沈秋君刚躺下,兰姐儿就跑来拉着沈秋君去玩

    沈秋君本就夜里没休息好,心情烦躁,如今又见她如此闹腾,心里就积了火,可又不好对着如此小的孩子发泄,只得强自将怒火压下去,勉强笑着让她先自己出去玩一会

    楚嬷嬷也笑道:"你小姨身体不舒服,你先让丫头们陪着玩耍一会吧"

    这时就听六皇子在外面惊叫道:"玉姐姐身体怎么不好了?"

    兰姐儿此时忙拉着沈秋君小声道:"我最讨厌他了,小姨要是不能陪着我玩,那就扯住他,别让去找我"

    秋君这才知道原来兰姐儿又用那招祸水东引的计策,将六皇子丢了过来

    自从兰姐儿来到沈府,六皇子便以看望侄女为名,隔三岔五来沈府

    偏偏兰姐儿不知为何,极不喜欢这位六叔,每每见他都躲到别处去,后来见沈秋君能绊住六皇子,每当六皇子来时,便将其引到沈秋君这里来

    ps:感谢克莱雅,see_an,窈窈倾城和sonia220等亲的打赏

    感谢很好读书,liuyou188,新月格格格,xang1981和宅女猫儿投出的粉红!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二二章 六爷破局,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