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思润也知道赵瑞前段时间被打的事,便笑着劝道:"她就是在庄子上,表哥也未必能见她,打听这个有什么用呢"

    两人关系本就极好,赵瑞也不打算瞒着他,不由面带惆怅,叹道:"我也知是我痴心妄想,她一个侯府嫡小姐,我的身份如何能配得上,只是总不能死心"

    苗思润便冷笑道:"是?只是晚生了一两?世子之位便没了自己的份,身份上便有了天差地别,什么好事都不要想了,这老天也太不公平了,什么劳什子产嫡立长,为了家族繁盛,很该立贤才是"

    赵瑞不由皱了眉,他向来觉得大哥被封为世子,乃是天经地义之事,也知道苗思润对只因排行老二而不得继承爵位之事,总是耿耿于怀,不过对于他来说,无论谁被封顺安伯世子,并无差别,反正都是他的表兄弟

    且长幼有序,大表哥得了世子之位本就是应当的,亲兄弟挣来抢去的手足相残有什么意思,若真有才干,为了家族繁盛,一心辅助世子便是了,可见还是私心更重些,故也不接表弟的话

    苗思润见赵瑞表情,知他不赞同自己的话,后一想,以赵瑞的才能见识确实不如其兄长,不敢觊觎世子之位也情有可原,可是自己的兄长,从小病弱,一年倒有三季是躺在床上的,文采武功皆无,只因比自己大一岁便稳居世子之位,即便自己再如何有才干,因出身勋贵,皇上为了抑制勋贵把持朝政,定不会让其升到高位的,心中不免有些不忿

    一时表兄弟二人无话,便各自回房中歇午觉

    赵瑞已知沈秋君也在庄子上,怀里便如同揣了一只小猫般,抓心挠肺,怎么也睡不着,便悄悄起身出了屋子在庄子上随意走动

    行经一处,却见那里有一个小小的池塘,又似听到有女子娇笑声传来,赵瑞不由起了好奇心,迈步便要过去,却被几个婆子给拦下来道:"我家小姐正带着丫头们采莲子呢,公子还是别处走走吧"

    赵瑞只得另转了路,心里却总割舍不下,幸好庄子上并不似大户府邸那样严实,不多时倒让他窥着空自一层矮墙处走近了池塘

    只见那池塘虽不甚大,倒是铺了满满的荷叶,荷叶之间倒是开了不少的粉色荷花沈秋君正领着丫头们掐了几支荷花,又正让人去采莲子

    在绿叶红花的映衬下,沈秋君更是容光照人,赵瑞不由看得痴了,再没了之前的那份小心,便被一个丫头看到,不由惊道:"你是什么人,怎么到了这里?"

    赵瑞见沈秋君闻言也转过头来看到她明亮清澈的眼睛,顿觉狼狈万分,羞愧不已红着脸呐呐不成语

    沈秋君一眼便认出是赵瑞,看他神态,心里便明白几分暗自思忖道:先前虽说通过赵琦拒了他,如今看来他仍是不死心,罢了,今日自己就当做做好事,点醒一下他,也让他少花那些无用的心思,将来与妻子和睦恩爱一生,也算是报了他两世对自己的那点情意了

    沈秋君便笑道:"原来是赵公子,不如到这边喝碗茶解解暑"

    赵瑞没想到还有这等奇遇,不由喜出望外,跟着丫头走到池塘边大树下的茶水前

    沈秋君命下人们再摘些莲蓬,自己拿着荷花走了过来,又笑着让赵瑞喝茶

    沈秋君擎着荷花,笑道:"赵公子博学多才,定然知这荷花的其他雅称了,可否能赐教一二?"

    赵瑞忙道:"不敢当"又思忖她这是要考自己才学了,不由慢慢说道:"南朝鲍照《芙蓉赋》中有‘访t英之艳绝,标高名于泽芝’之句,泽芝亦算是一种,再有就是……"

    沈秋君已经听到她想要的,便忙摆手道:"不知赵公子可信玄妙之说?"

    赵瑞奇道:"沈小姐为何有此一问?"

    沈秋君笑道:"我方才正心有所感,没想到赵公子就过来了,方才不过一问,赵公子便说出泽芝之语,又有南边之话,原来竟真是应在公子身上少则一年多则两年,公子便得南边芝兰佳偶,我与琦儿情同姐妹,便在此先恭喜赵大哥了"

    赵瑞没想到沈秋君竟据眼前荷花测算出自己的姻缘,且与她无半点关系,又见她一脸欣喜真诚道喜,显见得果是对自己无一点情意,心便如被猛击一般,痛得呼吸上不来,勉强笑道:"没想到沈小姐还懂周易之术……"终是说不下去,苍白着脸离去

    沈秋君也不多说,任由他离去,如今已将话说明了,愿赵瑞早日认清现实,如此想着,却也没了玩乐的兴致,让人收拾了东西,也回了院子里去了

    赵瑞回到房中,不由暗自伤神,沈秋君定然早就通过妹妹之口知晓自己的心意,虽说被她借着妹妹之口拒绝了,自己也只当她女子羞怯,可是今日却见她落落大方待自己,毫无拘泥之色,显见得是对自己一点私情也无,又特意测算自己的姻缘在南边,不过是点醒自己罢了

    罢!罢!襄王有意,神女无心,她既然明白拒绝,自己却在这里自怨自艾,竟是落了下乘况且她将来总要嫁人,自己只在这里痴恋,倒是反坏了她的名声,再则她处事如此大方利落,自己一味悲苦,反倒不似拿得起放得下的大丈夫了

    自此赵瑞只将沈秋君默默放在心中,真于两年后与南边的舅家表妹结为夫妻,新婚洞房之夜,才知表妹闺名竟为芝兰,不由暗叹姻缘果是天注定,虽不解沈秋君为何会作此谶语,但自此却真与妻子恩爱一世,幸?屠忠簧?

    此是后话,只说现在,赵瑞虽想得明白,心中总免不了灰心丧气

    苗思润此时也醒了,过来寻表哥说话,见他如此情形,不由惊道:"莫非表哥方才去求见沈小姐,被骂了回来不成?"

    赵瑞苦笑道:"骂倒不曾骂,只是以后我再不敢作此痴心妄想了"

    按说苗思润既知沈秋君的底细,见表哥已选择舍了她,便该撂开手才是,偏他又自作聪明地认为沈秋君一个闺中女子随便见外男,倒似验证了他心中所猜,便冷笑道:"表哥不必妄自菲?要我?能不沾染上沈三小姐,倒是表哥的幸运呢"

    见赵瑞疑惑地看着自己,苗思润便得意地说道:"还记得那年厩大乱,我曾追随贤王一起击退陈王,在追赶落寇时,曾路过此地的一处山神庙,那沈三小姐便是被贤王所救,一个孤身在外的年轻女子还有什么名节可言,如今看她随意就见了你,可知原本就是个不知廉耻的女子"

    赵瑞不由大怒,扯了表弟,斥道:"你胡说什么,她是与奶娘走失了的,并不象你所想的那般不堪今日也是我刻意为之,才见到了她"

    苗思润冷笑道:"不管如何说总是走失了两三日,别怪我乱想,她可是裹着贤王的披风,被沈昭宁抱出来的,还以为我们没长眼睛吗?也就骗骗你们这些不知情的,若不是她心虚,为何不敢嫁给你,若不是你我在一处,说不定她就顺势答应了呢"

    赵瑞冷冷看着表弟道:"我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她是个好姑娘,只是我们无缘你不要为了安慰我,故意将她说成那般"

    "我这是实事求是,可不是胡乱说话,"苗思润嚷道,又说道:"不独是我,还有其他人都知道,只是因为迫于贤王与沈侯的威压,才发下毒誓不会将此事说出来,可是你看如今哪有人去向她提亲,便可知大家其实都是明白的若不是因为事关于你,我才不会提起呢"

    赵瑞冷笑道:"原来你还知道是发了毒誓的?那你就该知道大丈夫一诺千金,怎能随意说了出来,你可知,你那番话若被好事之徒听到,能置她于死地?不要说什么为了我,我都已经消了念头,你为何还要说出来,今日出你口入我耳,这事便算罢了,如果再有相似的事,还请你管住自己的嘴,不然小心毒誓应验"

    苗思润闻言气得脸色铁青,自己明明一片好心却被他当了驴肝肺,这样不识抬举,也合该他蜗居在兄长手底下讨饭吃

    其实如果苗思润真能听赵瑞之言,自此不再提沈秋君之事,将来也会如那些人一般过得不错,可惜自此事便可看出,他是个守不得秘密又好事的人,又因其后诸多事,终是再提沈秋君之事,也由此落得极悲惨的下场此话后话,暂且不提

    只说现在赵瑞认为苗思润觊觎兄长的世子之位本就不对,如今看来竟还是个不可信任的,自此更是远了他,又想到苗思润素来与贤王交好,连带着也不敢靠近贤王了

    二人既然已相互看不顺眼,便先后与沈昭宁告辞,分道扬镳而去

    沈秋君听说后,只当是赵瑞因为自己拒了他,故心中不自在,才不愿与人同行,便也不放在心上,让人收拾了一些庄子上的新鲜菜蔬,与哥哥也回了厩

    ps:感谢59511973,ninipopolu和风舞砂的打赏

    感谢神の宠儿,59511973,newhz,a夜之雨等亲投出的粉红票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二四章 斩断情思,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