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贤王此时看到与往常不一样的妻子,不由得情动,深情说道:"你万不可做此想,原就是我不对,只顾着那些虚名礼教,却冷落忽视了你的感受,我以后再不会这样了"

    沈丽君得了这句话,眼中便落了泪下来,泣道:"不怪你,是我贪生放不下两个孩子!你也不必劝我,我主意已决"

    沈丽君说着便反手自一旁的小筐中拿出一把剪子来,说道:"今日既然在菩萨面前说了此话,再不更改的"说罢,便自头上扯过一缕头发,就要剪下去

    慌得贤王急忙一把夺过剪子,说道:"快不要这样,此事乃是上天注定,你又有何错?"

    沈丽君不听,仍上前欲夺剪子,贤王一把抱住她,一边将剪子扔到远处

    却不想夏日衣衫单?美人在怀的贤?便感觉出沈丽君胸前比之从前更加丰盈,又嗅到她身上散发出的若有似无的淡淡馨香,贤王便止不住心猿意马起来

    借着沈丽君再一次挣扎着抓向剪子时,贤王一把将她抱起,走到侧房将其放到床上,身子也随之压了下去

    在沈丽君的百般挣扎中,二人终是成就了好事

    事后,沈丽君恨道:"都是你扰了我的清修!佛堂中做这等事,也不怕菩萨怪罪"

    贤王却犹在回味,闻言笑道:"既然破了戒,看你还提什么出家不出家的事?菩萨怎么会怪罪,我既然是天命所归之人,此时菩萨也会为我闭目的"

    沈丽君偎依在贤王怀中,轻笑道:"若是菩萨怪罪于你,我也会上天入地陪着你的"

    贤王感动地搂紧了妻子,沈丽君也感觉到贤王的情绪,不由心中暗喜:果是不破不立,终是把僵局打开了

    自此二人合好如初,贤王府众人再一次领教了沈丽君的利害如今成亲都多年,没想到她仍是盛宠不衰,那一众通房们也只得将心思暗自藏起,只一心讨好奉承主母

    再说沈秋君因为开脂粉店倒着实赚了一大笔银子,因嫌往常父母过生日,总是送些自己做的衣服鞋袜送得次数多了,也就俗套了,若说送些外面买的好东西,花得也是家里的银子,左手倒右手的实在无趣如今手头上有了银子,真正是财大气粗,感觉便不一样了

    上次是通过哥哥淘到一件古玩送给父亲做了生日礼物如今眼看就到母亲的生日了,自然不能厚此??也要寻了好东西才是

    可总也寻不到合适的,正在愁闷中,六皇子得知情况后,便道:"你常年在家里关着,哪里能看到什么新奇东西,不如你说说想要些什么我也帮着你留意一下"

    沈秋君忙笑道:"那就麻烦你了,我也一时想不到送什么,左不过是些女人家的佩饰不过你一个男人家也不必太留心这上面,机缘巧合之下,见到有能入目的就告诉我一声就是了至于价钱嘛,差不多一千左右吧"

    六皇子便瞪大了眼睛,赞叹道:"没想到你一出手就能一千两,再加上前次送沈侯的古玩,估计比一千只多不少,看不出那个小小的脂粉铺子倒是蛮能挣钱的,这还不到半年时间呢,就至少两千的利钱了玉姐姐真真是女陶朱啊"

    若是沈秋君自己的主意,被六皇子如此称赞,她自然会全部笑纳的,只是现在却是剽窃了李瑶琴的,她便有些受之有愧,忙心虚道:"那是他们淘制的胭脂水粉好,是家里出了些本钱并供给铺子,我得了个现成的罢了再说,也没你说的挣那么多,最初家里出的本钱等都没算在内,而且还加上我这些年的零用钱呢"

    六皇子一下子就不高兴了,说道:"你挣得再多,我也不眼馋,干嘛急忙哭穷?等我过生日时,又不用非要和你父母标齐了,也非得要一千两银子的礼物,你家府库里布匹肯定不少,随手拿一匹布出来,给我做件衣服鞋袜的就是了,花不了你几个钱的"

    沈秋君张口差点说出:我什么时候许下要送你生日礼物的?

    幸好及时闭了嘴,怎么说也算是与他熟识了,等他过生日时,倒是可以送件礼物,他既然不要求价钱,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六皇子见沈秋君没说出反对的话来,不由兴高采烈地说道:"虽说我今年的生日已经过了,不过你现在也没什么事,可以补上,顺便再把明年的也准备好我也不贪心,你就各做一套外袍,一双鞋子和一双袜子也就是了"

    大热的天一想起热火朝天地做针线,沈秋君就忍不住流下汗来,她忙笑道:"只怕不妥我向来是慢工出细活的,便是现在裁量好了,你也穿不上了你现在怎么长得这样快,去年秋天还矮我一头,如今竟比我高出两寸去"

    六皇子闻言,忙拉着沈秋君站直了,一比量,果然已经比沈秋君高了些许,不由得意地笑道:"果真如此!玉姐姐今年怎么没长呢?"看到沈秋君面带不悦,他忙又笑道:"虽然玉姐姐不如我个子高,不过在女子里面,玉姐姐也算是高得了"

    沈秋君笑道:"你长得太快了,我可赶不及做,不如这样好了,我给你做个香囊,到时多下工夫,保准精美得无人可比"

    六皇子心里却不大满意,临走时还嘟囔道:"真是越有钱就越抠门得利害,巴掌大的一块布就想打发了我"

    与沈秋君生财有道相比,贤王府的财政真的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

    俗话说穷则思变,贤王最终拿定了主意,来寻沈丽君说话

    沈丽君愣了一下,问道:"夫君方才说要纳河东温家女儿为妾,这可是真的?她家只是个商户,门第也太低了些吧"

    贤王叹口气,说道:"如今你我一年俸禄并地里的出产加起来也不过两三万两的银子,虽然很可观,可是为了大业,开销是年年增加,就连你的嫁妆都快赔尽了,如今再不想些办法增加进项,以后的日子真是没法过下去了"

    沈秋君也叹道:"都怪我不懂得那些经营之道,不然也能帮着你解忧,远的不说,就说前几个月扶玉开了个脂粉铺子,听母亲讲现在就赚了一千多两银子呢"

    贤王忙正色道:"商贾乃是贱业,你乃堂堂王妃怎能操此业你妹妹那是自甘堕落,与民争利,你怎么学她我已经和温家说好了,除了温氏的嫁妆外,他家每年还会至少再拿出一万两银子助我,等到大业成就时,温氏并不会封高位份,不过却可以赏个官爵给温家"

    沈丽君不由点头,俨然又是一个田家了她低头暗自盘算了一下,笑道:"我虽为后宅妇人,却也知大局为重,不知夫君打算何时纳她过门?"

    "一个妾而已,倒不必那么讲究,这一两个月挑个日子抬进门就是了"贤王不以为意地说道

    沈丽君忙道:"可否晚上几个月,等到秋季里的租子或者俸银收了,如今家里银子有限,虽说纳妾,可也要给聘金,她家既然如此支持夫君,自然也要给温家些面子的"

    贤王道:"亲王纳妾的银子使用也有限,等温氏一过门,银子也就到了都已经说好了的,改了倒不好"

    沈丽君舒口气,笑道:"也罢,我就暂先将一套首饰拿去押上几百两,先拿银子办了这件事,剩下的就作日常的使用,等到新人进门三两个月再提嫁妆银子的事,免得让他温家小瞧了咱们,还以为咱们是靠她家才吃上饭呢"

    贤王紧握着沈丽君的手说道:"有贤妻如斯,夫复何求你跟着我受的苦,我都一一记在心间,将来必不敢忘,定要全数补偿"

    沈丽君抚着丈夫的脸,笑道:"说什么补偿的话,倒是生分了你我夫妻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又岂能眼睁睁看着你难过而置之不顾吗"

    贤王感激地看着沈丽君,又说道:"你那些当票子都收好,一定要活当,等将来宽裕了,一定都一一赎回来"

    沈丽君笑道:"这中间我有分寸,你尽管放心,一些粗笨的金饰就当金子用了就用了,实在有些意义的,定是要好生收着,手头宽敞了就收了回了"

    沈丽君说罢,起身去开了箱子,取出一个锦盒来,走到室外叫过府中一个办事牢靠的人过来,吩咐他到常去的那家铺子,暂将盒中一淘首饰押了,一定要活当,叮嘱铺子上定不能有遗失,不过两三个月就要赎回来的

    那人忙将锦盒收到怀中便要退出去,沈丽君又叫住他道:"还和以前一样,不要让人知道是贤王府的"

    没过几日,六皇子就兴冲冲地跑来找沈秋君,告诉她,自己寻到了一套好的首饰

    沈秋君闻言,便打开盒子看时,不由也笑了,道:"你这是自哪里寻到的,多少银子?"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二六章 生日礼物,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