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皇子见沈秋君张口就问银子的事情,不由撇嘴说道:"你只要说喜不喜欢,银子的事情,你不必问,自有冤大头"

    看来又是田家出的钱了,可是以大姐的小心,这套首饰怎么会出现在人前呢?看来贤王府这会果真是一穷二白的了,前世这套首饰可没有典当出去

    沈秋君忙笑道:"这可不是我喜不喜欢的事情,既然是送我母亲的,自然是她老人家喜不喜欢,若是喜欢也就罢了,若是不喜欢,你又使上银子,岂不是都砸在手里了,你现在还没有开府,一年的银子也有限,哪里搁得住这样花费"

    六皇子忙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有我外祖田家呢,让他们花钱,他们还还巴不得呢"

    沈秋君想了想,劝道:"你这又是何苦呢?你们兄弟间本就情?好容易有个外?就好好处着吧,也是一门亲戚,不然一个人孤零零的,连个亲人都没有,有什么意思都道舅甥亲,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

    六皇子闻言不由冷笑一声,复又叹道:"我如何不想有个亲人,可是他们一个个眼中看到的哪里是我,不过是我的皇子身份罢了"又笑道:"我也有稀罕,我有玉姐姐就好了"

    沈秋君被他堵了话,便讪讪笑了笑,知道他是一个人也不打算靠的,便也不再劝说,又问道:"你这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寻到的?"

    六皇子便笑道:"是一家田家也投了本钱的当铺里寻到的你不是说时下的钗环太花哨份量轻,最好寻些有年头的来,田家舅舅一眼便觉得这个好,就拿来让我先看看,如果喜欢,他过去直接兑了银子就是了"

    "这样好东西一看便是名门世家所珍藏的,可能一时银钱不凑手,才典当了,可确定了是死当?"沈秋君细细端详着果是大姐手中的无误,竟然连这个都当了,不过这个意义不同,将来还是要赎回去的!

    六皇子看沈秋君的神情似是看准了眼,笑道:"你只管放心,死当活当的都不要紧,那家掌柜的也说了,那是一家败落的世家大族来当的,死当活当都有,也说来赎的可总见隔三差五地来当,却总没有赎回去的东西,所以此物虽说也是活当但当时给的价钱是极高的,想来他也没能力赎回去"

    沈秋君笑道:"也好,你先等等,我去问问母亲,若是她喜欢,我就让雪香一并兑足了银子给你,到底是我买东西送母亲的,怎好让你花钱呢"

    六皇子不以为然说道:"那点银子算什么,你我不用如此客气不过,你现在就要给沈夫人看吗?好像不太好还是等寿辰之日再拿出来吧,你送什么她都会高兴的"

    沈秋君当然知道那时送更见效果,可是她也担心会让母亲受*过大万一气着她老人家可是大大不孝

    沈秋君亲自捧着锦盒来到母亲房中,笑道:"六皇子帮我留意了一套首饰,我看着极配母亲,便拿来让母亲过过目,若是喜欢就当送母亲的生辰礼物,我也好让他帮着兑了银子"

    沈夫人听了便接过盒子来,忍不住笑道:"前不久才刚成了财神了爷,现如今又成了散财童子了,不把赚的那点银子挥洒干净,心里就不舒服来,让我好好看看,那日你父亲的古玩,我可是看到眼里了,现在若想拿个百十两银子就打发了我,我可是不依的"

    说话间,已将首饰尽数取了出来观赏,不止身边丫头婆子们赞叹不已,就是沈夫人也不由小小惊呼一声:"倒真是以前的好东西,这六皇子是从哪里淘澄出来的?"

    先是一对累丝嵌宝衔珠金凤簪,凤身上的金子倒是够厚实澄黄,凤眼中又各镶一对豆粒大小的红宝石,凤足下及衔珠俱有一枚指肚大小的红宝石,既贵重又喜庆

    还有一对黄金耳坠子,下面穿了珠子,到了最下面又是各一个红宝石,再就是戒指,镯子俱都镶了红宝石

    底下人都惊叹道:"现在可寻不出这样好的宝石来,难得金子的样式也都是厚重的,可见小姐真是用尽了心力寻来的"一时又叹:"看这样式倒不象这两年厩里的金楼做出来的,有些年头了,怕是便宜不了"

    沈夫人看了也觉得喜欢,笑道:"你们年轻丫头媳妇们自然不知道,便是我年纪相仿的怕也未必见过,这个样式,还是我小时鲁地里流行的,只是珠子宝石少有这样好的,这怕是以前旧时大户人家里流出来的幸好那些银楼也识货没轻易溶了另做"

    沈秋君便笑道:"既然母亲如此喜欢,那就穿戴起来,也让女儿看看如何"

    沈夫人依言,果然穿戴起来,众人直夸道好看,沈秋君也道:"也就母亲才能衬出它的美来,换个人定然不会有如此好的效果"

    沈夫人也笑道:"你眼光倒是毒辣,这套首饰虽好,却不适合你们年轻女子,有些俗气,反倒是上了年纪,戴着才好看呢,我还是年纪时候见你曾祖母就戴过一套,那时看到直觉得她就如菩萨一般"

    沈秋君闻言不由大叫道:"原来母亲早就有了,还在这里逗我呢,怎么不见母亲拿出来,也让女儿开开眼"

    沈夫人奇道:"我什么时候说自己也有一套呢?"

    沈秋君笑着解释道:"我祖父和父亲并没有嫡亲的姐妹,自然这些东西是要传给儿媳的了,算着也该到母亲手中了"

    沈夫人大笑:"你倒是算得明白,不过那一套被你祖母给了你大姐作陪嫁了"

    沈秋君便笑道:"这么说来,大姐那里还有一套,不如母亲就叫大姐也带来她的,比比谁的更好看"

    沈夫人指着沈秋君笑道:"真是个促狭儿,这个金子倒不算什么,关键是红宝石,以咱们外行人,若是差不多的,还真分辨不出来什么"一时又叹道:"我看这套就是上上品,在鲁地能做这么一套,也是极富极贵之家的,也不知是谁家败落了,竟要拿出这传家的东西来"

    说着,沈夫人便将凤簪拿下来,眯着眼,细细摩挲着凤尾处,脸色立时大变,急忙起身走到房前光亮处对着日光细瞧

    沈秋君早就验看过,那处正刻着一个沈字呢,此时却装作不知的样子,走过去问道:"有什么问题吗,莫不是赝品,六皇子竟是看走了眼"

    沈夫人沉着脸,说道:"我倒希望是赝品这是六皇子自何处得到的?"

    沈秋君忙小声说道:"我也没细问,好像是一处和田家有些联系的当铺,说是前几天刚当了的"

    沈夫人气得直道:"好,好一个贤王!好一个贤良的贤王妃!"

    沈秋君还待要煽风点火,外面已经来传道:大小姐回府了

    沈夫人便大声叫道:"让她快来见我"

    沈秋君想了想,回避到自己院里,与六皇子说话去了

    沈丽君来到母亲房中,见母亲脸色不好,忙陪着小心说了几句话

    沈夫人此时反倒平静下来,笑道:"你今日怎么撇下桂哥儿过来了,果是母女连心,昨儿兰姐儿还念叨你呢,我这就让她过来,不知她得乐成什么样子呢"

    沈丽君忙止?笑?"一会有的是时间见面,我这次来是想和母亲说说话"

    她今天过来就是告诉母亲贤王纳妾一事,免得家里人不知情再闹出乱子来

    沈夫人点头不语,笑看着沈丽君

    沈丽君便道:"母亲也知我的身子再不能怀胎生子,若是寻常人家也就罢了,可在皇家,一双子女太少了,皇上齐妃也必不肯依,所以女儿想着倒不如由女儿为王爷选个老实本分好生养的妾来,胜过由上面指定侧妃了"

    沈夫人闻言叹道:"富贵权势逼人?当年我就想到这一点才反对你嫁入皇?偏你祖母……"

    沈丽君忙笑道:"命中注定也怨不得谁,再说那是皇命,怎能随意违背呢"

    沈夫人暗下叹息,女儿还是与婆母亲近,自己说她一句都不成,也罢,如今她儿女都有了,再追悔以往也没什么用处,倒是眼前的事情要妥善解决

    沈夫人心中暗自劝慰了自己一番,这才心平气和地说道:"你能自己想得明白也好,省得以后受煎熬要我说,既然已有了嫡子,那就等桂哥儿长大几岁,再准屋里人怀胎,谁生下儿子,便抬为妾室,我看她们这几年倒都是老实本分的,以后等孩子大了,也可上表请封为侧妃,也不枉了她们侍候贤王一?都得个善?这样一来,贤王是妾室庶子都有了,想来你公婆也无话可说了"

    沈秋君神情愣了一愣,忙又笑道:"我的意思是,那些通房身份太低,将来有个什么事,倒丢了王府的体面,不如就在外面寻着正经人家的女儿,进了门也能帮帮女儿"

    这会儿又换沈夫人愣住了,半天勉强道:"你的心里倒是蛮大度的,天天面对那些人也够烦的,如今竟还要自己再加几个来,我真没想到我沈家竟然还能有如此贤良淑德的女儿"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二七章 沈家旧物-毒妇不从良全文阅读假面的盛宴,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