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丽君被母亲一顿冷嘲热讽,脸上青红交加,一时低声不语

    沈夫人见了,反倒不忍,只得叹息,又问道:"是谁家女儿,准备什么时候过门?"

    沈丽君忙答道:"是河东温家的女儿,反正是个妾,也不用大办,过几日便抬进来"

    沈夫人闻言,想了一下,说道:"竟然是他家?"一时又冷笑道:"那样人家的女儿,你平日里也看不到,定然是贤王的主意了"

    沈丽君欲开口辩解,沈夫人一摆手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吗?你少在这里给他涂脂抹粉的他既然看中了,就该自己想法子,怎么反让你当了首饰来筹办,这等男人,做事真让人看不上眼,既然没钱就不要学什么偎红依绿的"

    沈丽君听到"当首饰"几个字眼,心中大惊,下意识地否认道:"母亲怎么如此说,若大贤王府怎么会连纳妾的银子都没有?"

    "我也在纳闷儿呢!"沈夫人冷笑一声,起身到内室将那套首饰拿到女儿面前,说道:"若是别的我也未必会看出来,倒个可是你祖母给你添妆的,再错不了的"

    沈丽君伸手打开盒子,看到那套红宝石首饰,脑中不由嗡嗡直作响,往日使常在那家典当的,看信誉也极好的,怎么会让这首饰流传出来?

    沈丽君想要辩解,可见母亲一脸笃定的样子,终还是颤抖着手拿起首饰,一一验看,脸色渐渐白了

    沈夫人见了,不由冷笑道:"不要说是下人偷拿走卖了的,它是你祖母送你的,必会放得极妥当,而且我可不信,你连手下的那几个服侍的都收服不了"

    沈丽君默然不语

    沈夫人又道:"你的嫁妆如今是不是已经花空了?否则也轮不到去当这件首饰我忖度着你和贤王不是挥霍无度的人竟穷成这般,定是为了他什么大业吧你要夫唱妇随,更上一屋楼,我不拦你那温氏女自然也不是因为得贤王的喜欢,而是贪图她身后的家财吧,所以你也欣欣然地当了首饰也要纳她进来可是她再不得贤王喜欢也是正正经经的妾,你以后就不能拿她当可有可无的通房来看今日是为了财纳温氏,明日就会为了势,再纳张家李家女进来,只是为了那虚无的皇后之名你真就这难为自己,把后院里填满了各色美人?"

    沈丽君这时抬头,面上已带了泪痕泣道:"那我要怎么办?王爷是我的夫君,是我的天,是我孩子的父亲,除了顺着他助着他,我还有什么办法?"

    沈夫人见女儿哭了,心里也是一痛,又听女儿之言,不由叹口气是?世间男子的雄心壮?又岂是后院女子所能阴挡的了的

    沈夫人上前帮着女儿擦泪一边又叹道:"是?老天为何如此待?贤王好好的为什么非要夺那个位子,为了拉拢人为了大事的财势,以后可不得还要往家里拉人,为此进来的妾侍们,你也会投鼠忌器,不能如何她们,这苦日子还在后头呢"

    沈丽君忙趁机说道:"还请母亲疼我,帮帮女儿吧"

    "傻孩子,母亲如何不疼你,可是这种事,又如何帮你呢,你自己不都情意花光嫁妆也要帮着他纳妾"

    沈丽君扯着母亲的衣袖,哀哀说道:"还请母亲帮着我劝说父亲,让他就投了王爷吧,这样一来,沈家财势俱有,定必贤王另眼相看,而且也不会再想着在外面拉扯些没用的人将来事成后,沈家既是头功,又是国丈,王位不好说,再少不了一个国公的位子,而女儿则可以成为皇后,自此都能过上好日子"

    沈夫人不由叹道:"傻孩子,你以为做了皇后就是最终的结果了吗,那才是开始?那些助了贤王的不要*行赏?他们的女儿自然也要封妃嫔的,将来又都该乌鸡眼似的抢储君之位了"

    沈丽君见母亲心里终是松动了,自觉有门路,急忙说道:"不会出现那样的情况的,王爷对我的情意是做不得假的,那些人不过是他为了大位才加以利用的,将来必是以我为后,以桂哥儿为太子的"

    沈夫人闻言,再看女儿眼中的光芒,心中忽然警醒,忙道:"投靠贤王的事你不要想了沈家如此已经鼎盛,实在不需要这夺嫡的功劳来锦上添花,况且若是事情不成,整个沈家便赔进去了,你别怪父母心狠不疼你,你与沈家,孰轻孰重,不言而喻"

    沈丽君见如此仍是被母亲所拒,不由站起身来,冷笑道:"母亲果不是够疼爱我,如果是扶玉的话,母亲还能如此说吗?"

    沈夫人被女儿指责偏心,不由难过起来,说道:"我对所有的孩子都是一样的疼爱,可是此事关着整个沈家,我不能为了一已之私,而置沈家于不顾"

    见沈丽君不置可否,沈夫人又陪笑道:"不如我劝你父亲想法子逼贤王放弃夺位之事,你也时常劝着他些,他既然爱重于你,自然不会把你的话置若罔闻的其实对于女人来说,荣华富贵都有了,便拘着丈夫,守着儿女安安分分过日子,免得他心思大了,你与孩子在他心中的份量便就越来越小了"

    沈丽君听到这里,心里便凉了,看来母亲是打算抛弃自己了,心中激愤,头脑一热,说起话来便不留情面,只见她冷笑道:"当日祖母就曾言道:母亲为了霸占父亲的独宠,竭力打消父亲欲通过联姻联合各派势力争霸天下之心我还不信,谁会放弃唾手可得俯视天下的机会,今日看来果然不假,母亲口口声声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可当年为何为了自己的那点宠爱,就捆住父亲,落到今日仰人鼻息的下?这就是母亲所追求?"

    沈夫人没想到女儿会说出这番话来,不由气得捂着胸口,指着女儿直哆嗦,"你……你……"了半日,也没说出什么东西来

    沈丽君说过之后,看着母亲气得脸色苍白,心里也有些愧疚,可是想到母亲总是只看到后院那点地方,当年挡了父亲的帝王之路,如今又欲遏住丈夫的志向,心里的愧疚也就所剩不多了

    哪知她转眸之间,却不由出了一身冷汗,原来不知何时,沈父已然走来,正站在门前冷冷看着她

    沈丽君总没见过父亲对自己呈现这种表情,不由吓住了,竟一时没了往日的伶牙俐齿

    沈夫人此时也看到丈夫,不由得羞愤交加痛哭起来:女儿这样忤逆瞧不上她,她又能说谁的不是去,还不是自己没管教好,又想着自己在女儿心中,竟然还是拉扯丈夫后腿的罪魁祸首,越发的有理无处可说了

    沈父看着女儿命令道:"还不快给你母亲赔礼道歉去!"

    沈丽君却一下跪倒在父亲跟前,求道:"不说为了沈家的繁荣昌盛,也不提祖母的心愿,只说父母口口声声说疼爱女儿,难道就不能帮女儿一把吗?以前是母亲不想与人分宠,如今只要你帮着女儿,等女儿成了皇后,定将能带给沈家无上的荣光,您便是封不得王,国公之位定是跑不了,哪里还用委屈在侯爷的位子上"

    沈父冷笑道:"你不必在此巧舌如簧,我早将就话和贤王挑明了两不相帮太子是不是什么好东西,贤王我也看不上一个谋大事的人,不说在外打拼,时时靠着几个女人,这种吃软饭的人可真让人信不过你还是好好和你母亲赔个不是,不然以后连你都难进沈家门"

    沈丽君见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再僵下去也没意思,况且山不转水转,以后说不定另有转机,便起身走到母亲面前跪下赔罪

    沈夫人虽恨女儿,可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块肉,拭了泪,勉强说道:"你好自为之吧"

    贤王纳妾之事,仍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没过十日,便接那温氏抬进了王府

    沈昭宁代表沈家人去观了礼,回来道:"那温氏长相一般,仅清秀而已,倒是嫁妆不少,银票就足足五六万两"

    沈夫人虽说当日原谅了女儿,可心里总是生分有了隔阂,闻言叹道:"不管她,日子是她自己要过成这样的,只希望她将来不要后悔"

    沈丽君此时就有些后悔了

    当日见温氏长相一般,也知此时温家还算老实,明确是奔着将来的家族封赏,而不是靠女儿来争宠

    可是到底是上了档子的正经的妾,贤王还是连着在她屋里歇足了三夜,便是以后每个月也要排了日子让她侍寝

    想到这里沈丽君心里一汪醋,可是看到贤王此后对那温氏情分平常,对自己仍是盛宠,这才心里好些,又想自己将来的皇后之位,以及带给沈家的无上荣光,只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倒是六皇子听说后,在沈秋君面前笑倒:"没想到堂堂一个皇子,大齐朝的贤亲王,五万两银子就被个商户女给买下了真是英雄气短??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二八章 算盘落空,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