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大嫂带着丫头们刚进了院子,就见女儿环姐儿正蹑手蹑脚地向外走来

    环姐儿此时也看到了母亲,忙束手站在那里,眼睛却巴巴看着母亲

    沈大嫂瞪了她一眼,说道:"不好好陪着老祖宗,又要偷跑出去做什么?"

    环姐儿撅嘴道:"天天佛爷似的,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闷死人了,我宁愿去绣花"

    还绣花?半年多了都没见女儿动过针线,不过女儿到底只有九岁,伴一位老人,又没有同龄人,觉得闷得慌倒也正常,况且老太太也是有意磨磨她的性子,让她能持重坚韧

    沈大嫂拿手指戳了女儿的额头一下,轻斥道:"胡乱说些什么,老祖宗是个胸中有丘壑的,你若能学到一点半星,就够你一生受用的了"

    环姐儿哼道:"那就让弟弟他们来学吧!"

    见母亲又拿眼剜她,环姐儿忙嘻嘻笑道:"我也不是偷溜出去,而是老祖宗正瞌睡呢,我想趁这工夫赶紧回去写几个字"

    沈大嫂不信女儿这般好学,环姐儿见此,忙忙哀求地看着母亲,见母亲神情松动,她忙一溜烟跑了出去

    沈大嫂见些情景不由摇了摇头,悄悄走到门前,问打帘子的丫头道:"老太太何时休息的?快该起身了吧?"

    小丫头还没回答,就见帘子被从里面掀开,一个气度不凡的丫头走出来,行礼道:"老太太请大少夫人进去说话呢"

    沈大嫂忙托着玉盘笑着走进屋去,就见一位眉目慈善鬓发如银的老太太正雍容地坐在床塌上

    沈大嫂忙赶上前施礼,笑道:"方才听环姐儿说祖母正歇息,还以为您老人家这会不得空呢"

    老太太笑道:"你娘俩在外面咕咕哝哝地,我如何睡得下,少不得打发了你,再歇着了这时来见我有什么事?"

    沈大嫂忙将玉盘呈到老太太跟前,笑道:"京里来信了想着祖母一直挂念着京里孙媳便赶忙送了过来"

    说话间,已有丫头上前接过玉盘,走到老太太跟前跪在地上,正好举到老太太的眼前

    老太太伸手接了,一边还叹道:"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人不愁!"

    沈大嫂忙笑着宽慰道:"谁不知我父亲是个大孝子有祖母这样的母亲,也难教出不孝的儿来"

    老太太听了看着沈大嫂淡然一笑,然后眯着眼看起信来

    沈大嫂忙低了头,方才说话有点太过献媚了

    良久,老太太方把信放在盘中冷笑一声,对沈大嫂说道:"你也看看,看看你婆婆做的事"

    沈大嫂忙接过信来粗粗看了一遍,不由惊叫道:"前段时日来信,还道准备明年成亲呢,怎么说改就改了如今算来只有大半个月的时间了,咱们是无论如何也赶不上了"

    老太太此时面上已复归平静,坐在那里淡笑道:"你婆婆可不是正打着这个主意"

    沈大嫂不由讶异地看着老太太:办喜事自然是人多热闹,骨肉亲人也正好能借机团聚,为何婆婆却反其道而行之?

    老太太转动手中的数珠面上不喜不悲,慢慢说道:"你婆婆毕竟是败落家族里出身,胸中格局就那后院的一点做些事来小家子气太浓"

    沈大嫂不敢说话,怎么说那也是她婆母,祖母可以说得她却不敢表示那是对的,也不敢表示那是错的,唯有贡献耳朵一对,她对祖母分析事情总能切中要点而深感佩服

    老太太继续说道:"她是不自信,怕老二媳妇见了我,会与我亲近,这才想着占个先机,咱们还不定什么时候,她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到时婆媳关系自然就好了"

    沈大嫂听了,也不由暗话笑话婆婆: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办起事来就和孩子似的,想一出是一出,就为了这么点子私心,说提前就提前了,时间赶成这个样子,也亏弟媳家是个老实的,不然如何能愿意?

    沈大嫂想了想,又道:"二弟成亲,乃是咱们沈家的大喜事,况且咱们沈家也好久不办喜事了,孙媳这就去库房挑选礼物,必拿最好的来,也让她感受到祖母对她的深深祝福"

    老太太对沈大嫂如此行事很是满意,口内却道:"不必如此,只按例行事就可,不要太打眼,我就成全你婆婆的如意算盘,让她在新人面前好好卖个好一家人不好好过日子,就知道拉帮结派的,沈家在她手中真是萎缩得不成样子,以后你当家可万不要那样,就现在这个样子就很好"

    沈大嫂忙谦恭道:"孙媳何德何能,还望到时祖母多费些心,指点一番才好"

    老太太点点头,合上眼睛,手中的数珠也慢慢转动起来

    沈大嫂见此,忙悄悄退下处理此事

    听到沈大嫂离去,老太太这才又睁开眼睛,自言道:"感情可不是你想处就处出来的,尤其是婆媳关系,本就是天敌我就让你先行一步,希望你到时不要太难受"

    说罢,看着自己手上的玉扳指,老太太又道:"追逐权利不仅是男人的专利,它对于女人来说亦是充满了致命的*当见识到权势的滋味儿后,女人更是不能抵挡那对权利向往的**,感情在它面前不值一提"

    沈府大喜的日子终于来了,府中自然是高朋满座,鲁地的人果然没来,连礼物都不能及时送到,见一切都如自己所愿,这让沈夫人颇为得意

    沈丽君也带着温氏来回娘家喝喜酒了

    那温氏虽是商户女,没想到进王府才短短几个月,便完全没了那股子小家子气,对着沈丽君也是毕恭毕敬,沈丽君对她也是和颜悦色,一幅妻妾相得的温馨画面,且一个明艳华贵,一个清秀恭顺,外人看起来,亦觉得颇为赏心悦目,因是内院,男子不得进,不然他们看到,就该艳羡贤王的治家有道了,得享齐人之福了

    沈秋君见了倒不觉得意外温家是商户,虽出身低,但是能做到如今的这般地步,自然是有其过人之处的

    他家投了贤王,本就是为了将来家族地位能得以提升,顶好将来能有个皇子外甥,至于女儿的封诰,就他们目前来说,还不敢存什么大的想头

    而那温氏也是个聪明有眼力劲的人,容貌又只是一般,沈丽君为了她的贤名,自然乐得有这么一个温顺不打眼的人做陪衬

    沈丽君见到众人赞赏艳羡的神情,很是满意,她今天带着温氏过来,就是让沈家人看看,虽为贤王纳了妾,但一切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也有那有些体面的妾侍随着主母来做客的,等到开席时,她们便坐在偏僻的一处,温氏本打算伺候沈丽君用饭的,沈丽君笑道:"难得出来一次,你也不用在此立规矩,好好松散一下,你去吧"

    温氏这才退出去,来到妾侍们用餐的地方,那些妾侍中本就有认识的,且又都坐在一处有些时间了,自然也都算认识了,此时见温氏过来,便都悄悄观察,心中却有些失望,温氏实在是太普通了

    这样的人竟然能做贤王爷的妾室,也算是有大造化的人了先不说贤王爷年轻英?位高权?只说大家伙可都暗中明白,他将来定能登上大宝,就凭着这些年的情分,将怎么也能封个妃嫔之位,再生下位公主皇子的,越发的福分大了,等闲的诰命夫人都得低头,同样是做妾,却是云泥之别

    就有人不甘心,便仗着说了几句话,与温氏热络了些,说道:"妾无私财,可你乃是家中嫡女,必有丰厚嫁妆,如今已经嫁入王府几个月了,想来定是贤王妃收着呢,她向来贤良,想来倒不会太难为你了"

    众人听了,都来了兴趣,大家都是做妾的,自然情况都差不多,手里那点子钱财便是没被那"贤良"的主母强行拿走,也定是被时时苛待,不得不慢慢拿出来打点没了,自己既然这样,自然也巴不得别人也是如此,这样大家心里才会平衡些

    不过她们注定要失望了,因为温氏笑盈盈地说道:"我倒是进门三天后,就要把嫁妆都奉与王妃呢,可她道:你与旁人不同,乃是正经聘的良家女儿,又是嫡女,不比那些家里头提上来的,自然可以自己手里握着嫁妆"

    那些人听了又羡又忌,直赞叹道:"倒是妹妹好命,竟遇着如此贤良的主母,将来再得个哥儿,说不得也是朝廷诰封的侧妃呢"

    温氏闻言,正色道:"我们只做好本分,爷与主母自不会亏待我们的至于侧妃不侧妃的,我可不敢有此心,一切都由王爷与王妃做主"

    这番话自然没多久就传了出来,外面的男人直佩服贤王爷御妻妾有道,妻妾皆贤良

    里面的夫人听了,不由暗自感叹:自己跟前怎么就没有如此懂事会说话的人,自己对那些妾侍们也算可以了,怎么那起子小妇就不知替自己扬扬名呢

    沈丽君听说后,不由抿嘴暗笑,觉得自己的那步棋是走对了,不过这温氏也够乖觉的,虽说是为自己扬了名,却也是为她自己得了本分谦恭的好名声了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三零章 昭宁娶亲,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