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氏所说基本上都是真的

    那日温氏前来拜见主母,沈丽君笑着起身亲自扶起她来,还未说话,温氏就已经惶恐地直道:"婢妾当不起王妃如此相待"

    见温氏仍要坚持跪下行完礼,沈丽君倒也没再紧拦着她,等礼毕后,沈丽君笑道:"府中事务繁多,我又有桂哥儿要照顾,妹妹来了,也正好减轻一下我肩上的担子"

    一面说,一面又嫌按惯例打赏妾室的礼物太简?沈丽君自腕上褪下一对玉镯?亲自给温氏戴上,笑道:"妹妹果然是年轻,更衬这玉色"

    温氏愈加惶恐地说道:"王妃抬爱了"一面又要下跪拜谢

    沈丽君忙拉住她笑道:"我们在一起的日子长着呢,以后有的是拜的时候,倒是现在还有几位伺候爷的老人等着要拜你呢"

    温氏早在进来时,就看到屋里燕翅站着四五位华服丽饰开了脸的美人,早就料定必是贤王的屋里人了

    这时那五位通房听了沈丽君之言,忙都对着温氏矮身行礼道:"见过温姨娘"

    温氏忙上前扯?笑?"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况且诸位姐姐都比我在爷身边侍候的时日长,如此岂不是折杀妹妹了"

    说毕,又让丫头拿出礼物来,一一亲自递上,口内直道:"这是妹妹自己做的针线,还请诸位姐姐不要笑话我技艺太差"

    方才见温氏被沈丽君礼敬,这几位多少还是有些不忿的,如今看她倒是和气谦恭,不端架子,心里便有心舒坦,倒是那两位齐妃所赐的仍是不服气,自忖自己出身良家,又是齐妃所赐,哪里就比不过一个商人女倒让她得了先机,成了有位份的了

    温氏也察觉出来,面上却不动声色,仍是笑眯眯地一视同仁

    沈丽君见了,不由暗自点头,倒是不敢小觑了她

    相互厮见后沈丽君便又训示几句,无非是好好侍奉王爷,大家要和睦相处,和和美美的,家和才能万事兴也让王爷能安心报效朝廷之类的

    一时,让那五人散了,沈丽君独留温氏说话

    温氏便自怀中掏出一个小匣子来呈给沈丽君,道:"妾无私产,这是婢妾的陪嫁,还请王妃代为保管"

    沈丽君并不接,反而笑道:"妹妹这话可不当什么妾无私产,你乃是正经聘来的,有嫁妆也属正常,快拿回去我是不收的"

    温氏咬咬唇,笑道:"婢妾身边还是有些零用钱的,这些是婢妾的父亲在婢妾来王府时交待交给王妃的"

    沈丽君听了眼神闪烁了一下,抚了一下手上璀璨的宝石戒指,慢条斯理地说道:"不提王府里每年的俸银及皇庄上的出产仅是我的嫁妆每年得的利钱也尽够王府开支的了咱们明人也不说暗话,不过是因着王爷的大事,这才每年花费巨大不过终是外面爷们的事,不归我管,依我说,妹妹还是亲自交给王爷,也让王爷更加看重于你,将来有你的好处"

    温氏闻言不由红了脸,却也不知沈丽君是不会让这银子过她的手,只得在隔日交给来过夜的贤王

    贤王此时正无处筹银,自然喜之不禁,二人好好恩爱了一番,独守空房的沈丽君不由得既心酸却又长出一口气

    温氏也明白,就凭自己一个商户出身的妾,竟拿银子当面给贤王,只怕自己再不会得贤王的欢心,好在只要事成后,以贤王的品行,定能依言封赏自家,也算是得其所了

    自此不再作他想,只一心侍奉沈丽君,沈丽君也知她目前尚自本分,一时二人的关系倒是融洽的很

    至于沈昭宁的新婚生活与世人一般无二,并无新奇,在此便一笔带过,不再赘述

    三朝回门后,沈夫人便将程秀梅叫来,笑道:"想必你在家时,你母亲就曾教过你管家理事,不过那时到底是姑娘家,一些事情上还是要回避的,如今你既然嫁进沈家,以后就和秋儿一同随我管家,等你上了手,这个家就暂先交由你来管,我也享享清福"

    程秀梅想到大多婆媳妯娌之间,皆因管事权之事闹得不和,毕竟谁都愿意享受那种令行禁止说一不二的感觉,再则这侯府最终是由大哥来继承的,自己何必多事,又不知大嫂秉性如何,万一是个左性的,以为自己想鸠占鹊巢,自己岂不是出力不讨好

    想毕,程秀梅忙笑道:"儿媳自然是该为母亲分扰的,只是有句话:能者多劳母亲是有大才的,谈笑风生中,就把府务管理的井井有条,儿媳笨手笨脚的,只怕到时更让您受累呢,再则过一段时日,大嫂就回来了,何不就疼疼儿媳,让儿媳做个富贵闲人好了"

    沈夫人知道她的顾虑,便笑道:"你大晒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京呢好孩子,你先管起来,虽说以后这侯府是要交到老大手中,可是你们的小家难道不用你管家吗?趁着现在提早练起手来"

    程秀梅只得答应下来,至夜里,说与沈昭宁,沈昭宁道:"母亲年纪大了,你接过手来,也让她老人家歇歇将来侯府及祖产虽是给了哥哥,可是沈家其他产业,定是我们与大哥均分,我估算着也是好大一份家业,将来也得交由你来管,倒是提前练练手,只别让母亲受委屈,另外,若是对父母的事情上,有什么拿不准的,你就寻秋君去,有事让她在前边挡着"

    程秀梅见丈夫对自己说了家业的情况,心里便有了底气,后来见沈昭宁让自己有了难处拿小姑做挡箭牌,不由又好笑又感动,笑道:"哪有你这样做哥哥的,竟是算计起自己的同胞妹妹来"

    沈昭宁笑道:"我自认父母是极开明的,轻易不会为难你,只是儿媳毕竟不同女儿,同样的事情女儿做了就无事,儿媳做了就不妥所以有些事情上,能避则避,况且又不是真陷害妹妹,你的为人我还是信得过的,妹妹也最是心善的,你二人关系好了,我也就更放心了"

    程秀梅听了,不由点点头,低声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在其中难做的"

    自此后,程秀梅便与沈秋君一起跟着沈夫人管家,后来沈夫人便渐渐放开手去,家里一应之事,大都是由程秀梅与沈秋君商议着办理,倒也没出什么差子

    沈秋君平日里忙着与程秀梅培养感情,管理府务,日子倒是过得实实在在,可是苦了六皇子,天天没精打采,唉声叹气地过日子

    小成子见此,便道:"爷要是实在闲极无聊,要不就去沈府找沈三小姐说说话,打发一下时间"

    六皇子吐口气,趴在床上,叹道:"我何尝不想去看看玉姐姐?可是我怎么去?

    小成子奇怪道:"又没有束了爷的腿脚,如何就去不得"

    六皇子坐起身来,又塌下半个背,有气无力地说道:"我如今也算是大男人了,玉姐姐若是随意见了我,岂不是坏了她的名声"

    小成子笑道:"沈三小姐一向与爷交好,定不会拿这斜文缛节来对待爷的,况且前段时日去,她也没说什么??

    "可是她家娶了嫂子了,"六皇子哀叹道:"以前我去了,沈府门一关,谁会知道我去寻玉姐姐说话,可如今她家平白多出个二少夫人来,我再去寻她,岂不是坏了她的名声以后的日子可怎么办??

    小成子也叹口气,劝道:"爷也不一定非得和沈三小姐说话?找别人也行?"

    六皇子叹道:"找谁?一个个长得面目可?语言乏味"说罢,扑通一声,倒在床上,拿扇子遮了脸,说道:"你滚出去吧,我再睡会觉"

    听到小成子出去,六皇子却又一骨碌爬起来,自言自语道:"莫非是我生了?不然为何隔几天不见玉姐?就觉得浑身没劲,可见了之后,又恨不得第二日再见到她?"

    想到这里,六皇子忙叫道:"小成子,快备马,我们去沈府,我好像是病了,咱们看看辛先生去"

    小成子看着好象回光返照立时有了精神的六皇子,只得答应着备了马,主仆二人来到沈府

    程秀梅听说六皇子这个恶魔来了,倒是吓了一跳,想到府里都是女眷,便拿赵管家陪着去了辛先生处

    沈秋君听说六皇子来寻辛先生瞧?心里倒是着实祊?便悄悄遣了雪香去前院

    一时雪香回来,脸上憋得通红,众人皆惊奇不已,忙催着问是怎么回事

    雪香好容易止住笑,说道:"六皇子说他最近茶饭不思,浑身无力,做什么总提不起精神来,辛先生把了脉,便说六皇子是犯的相思病六皇子气得脸通红,踹了辛先生一脚,就骑马走了"

    众人闻言也不由笑了,说道:"他那样的人,还懂得相思?若是看上了,早就抢回家去了"

    楚嬷嬷等几个人却不由悄悄看了沈秋君一眼,沈秋君也皱眉:是因为李瑶琴还是另有其人?

    这则笑话也传到了沈夫人耳中,沈夫人不由暗道:可不能再拖了,得赶紧让秋儿清修去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三一章 犯相思病,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