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夫人倒是雷厉风行,说到做到先是道天气凉爽,将兰姐儿送回了贤王府

    然后在几次亲友聚会中,暗暗提起沈秋君这两年不顺,当在家清修半年,除至亲外,不能见外人

    众人想到沈秋君去年之事,如今一年过去,竟无人上门提亲,便也陪着叹息一回

    沈秋君觉得清不清修倒没什么,不过是为了安母亲的心,便乖顺地听从母亲的安排,自此也不出门,也不见外人

    六皇子听说后,惊得一下子跳起来,说道:"好好的,怎么就要修行?"

    小成子忙道:"清修并不是出家,大户人家的女儿但凡事情不顺,倒都会在菩萨面前侍奉一段时间"

    六皇子道:"这个道理我会不知道?"又重复道:"除至亲外,不得见外人?哼,我怎么觉得像是在针对我呢"

    小成子不敢哼声,自从那日是听到辛先生说六皇子犯了相思?他心里便似明白了什?只是沈秋君与六皇子,实在是不象一对?估计沈家也是如此?所以出个清修的法子,指望时日长了,六皇子的心思也就淡了,便是他们明显是低估了六皇子对一件事的执着

    六皇子想到沈家竟然算计自己,一时气得咬牙,一时又双手捂脸放声大笑

    倒把小成子吓得不轻,忙道:"爷,您消消气,可别气坏了,沈家不识抬举,咱们再想法子就是了"

    六皇子笑了一会,说道:"我气什么,要我说清修半年算得了什么,最好两三年"

    小成子闻言大骇,听这话里的意思,六皇子这是来真的了,还真是在打算着娶沈三小姐想想那沈三小姐除了年岁大了些,其他各方面倒也配得上,自此小成子再不敢在沈家面前放肆

    小成子便道:"爷若是想让沈三小姐清修两三年,定有好的法子"

    六皇子叹道:"有法子如何,我当日可是发了誓,不会对玉姐姐耍心计的毒誓也就罢了,我向来不信那个,只是万一不好,再惹恼了她,却是不好罢了,看情况再说吧"

    彼时沈夫人虽说宣布了女儿的清修之事,可心里却没一点轻松

    她当日虽说是因为女儿最近运势不太好才要清修一段时日但更多的是向亲友试探,让她们这半年帮着长长眼,结果众人只是同情惋惜,却顾左右而言它,不提保媒拉纤的事

    那些人怎么就不能如六皇子一般,发现女儿的好呢,如今是暂避开了六皇子,可是女儿总不能以后总在清修不出嫁吧但是女儿的姻缘又在哪里呢?

    沈夫人一想这些,心中愁肠百结,夜不能寐

    沈父见此便劝道:"儿女自有儿女福,我看秋儿是个有福分的,好事多磨上天定会赐给她姻缘的"

    只是这样的劝慰是那样的苍白无力,丝毫不能疏解沈夫人之忧

    沈秋君见母亲最近总是愁眉不展,又总用担忧的目光看着自己,心里一忖度,便知母亲心?不由也觉得羞?也顾不得自己现在闺中女子,走来劝说母亲

    沈秋君道:"虽说姻缘天注定,可女儿的姻缘要自己做主母亲可还记得女儿曾对您说过的话吗,我定要寻这世间最好的男子才肯嫁不仅对女儿一心一意,身边不能有侍妾通房,而且便是女儿生不出儿子,也不许他改了初衷,这样的男子才能配得上女儿否则女儿宁可清修一辈子,也决不随意寻个人凑合着嫁了"

    沈夫人叹道:"你真是个傻孩子,闺中女子谁不是这样想的,当日出嫁看那人也是好的,只是以后随着世事的变化,她也就变了,自始至终的人太少,去哪里寻,又如何寻去?倒是一来二去,把个终身耽搁了,女子青春有限,还是早早嫁了的好"

    沈秋君傲然道:"宁缺勿滥,女儿自有分寸,母亲不必扰心"

    沈夫人倒一时无话可说,又不想女儿因愁嫁面上带了愁容,便少不得转了话题

    沈秋君终于得了机会,问母亲道:"母亲是故意不让祖母来参加哥哥的婚礼的?"

    沈夫人痛快点头道:"是的"

    沈秋君知道母亲与祖母关系不是太融洽,可没想到竟到了连哥哥娶妻都不想让祖母参加的份上,不由好奇道:"为什么要这样?"

    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沈夫人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且对着晚辈说长辈的坏话,总归是不孝的

    沈夫人想了想,看着女儿问道:"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会成为皇后?"

    沈秋君吃了一惊,忙道:"没有,从来没有一个闺中女子如何会有此想法,怕也没那个本事,还是要看所嫁何人吧?"

    沈夫人笑道:"你倒是想得明白我和你一样大时就已经嫁给你父亲了我想过,我想过自己会成为高高在上的皇后,众人在我面前跪倒膜拜,而我是那样的高贵,美丽,端庄"

    沈秋君不由张大了嘴,在她眼中,母亲向来是安分守时,只求一家平安喜乐,不是个有野心的人,她摇头道:"我不信,母亲不是这样的人,若真是如此,沈家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不,这是真的,女人被关在后院,心便变得小了,既虚荣又爱攀比,而对权力的**一旦被燃起,便如星星之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

    沈夫人颇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女儿一眼,又继续道:"我那时真是走火入魔了,为了实现那个梦想,还逼你父亲各处去联姻,以扩大势力,为此两人争执不休,我还差点因此失去你大哥情形就如同你大姐现在一般,只是执念没那么深,后来被你外祖母当头臭骂了一顿,这才清醒过来"

    "自己一个后宅妇人,无惊世才华,无指点江山的丘壑,凭什么去对男人间的争权夺利指手画脚,贻笑大方再则你外祖家虽说是世家大族,可也是快要败落的,还是靠着沈家才勉强有了点起色,这种情况对于争天下,可没什么好贡献的,事成后,那些立了大功的各家女儿如何甘心跪拜于我?最主要的是,你父亲并没有称霸天下的意图,因为那样的责任太大,牺牲太多,所以他只愿择明主以辅之,守着家人好好过日子我这样闹下去,除了被他厌弃,被儿女唾弃,还能得到什么?天作孽犹可赎,自作孽不可活!"

    沈秋君点头叹道:"没想到母亲竟然还有那样的想法,幸好后来想了回来,不然,只怕家里的姨娘定少不了,看着就够闹心的只是,这与我哥哥成亲有何关系,难道说是祖母……"

    沈夫人点头道:"是的,你的祖母就有这样的魔力!你二嫂又年轻,性子还没真正定下来,总得让她有时间将性子稳一稳,幸好你祖母倒是一时半会回不到厩来,免得你二嫂再被她蛊惑着一门心思助着你大姐"

    沈秋君忙问道:"如此说来,父亲是打定主意不会助着贤王?"

    沈夫人摇头,说道:"这事情可说不准在利益相争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皇上的态度一直暧昧不明,今日倒向太子,明日偏向贤王的,咱们做臣子只能站在原处,静观其变若是太子上位,沈家再别想得到重用,不过因为没有出手助贤王,保得全家平安富贵,倒也不难,毕竟你父亲在军中的威望还是有的,对于开国功勋,他也不能太过分若是贤王能上位,最后出手也不迟,他是要贤名的人,自然不会难为咱们家"

    沈秋君暗叹一口气,大姐之所以如此执着,怕也是这样想的,只要贤王占了优势,沈家必会出手相助,到时有沈家做靠山,她又是那样聪明的人,将来皇后之位必是她的至少现在看来,大哥在祖母的影响下,定是心里向着她的

    沈夫人叹道:"当日就不该将你大姐交给老太太教导,也不该由着老太太的心思,把她嫁给贤王,以至于现在进退两难"

    沈秋君忙笑道:"沈家向来是积善之家,老天爷定会看顾咱们的女儿此后一定会虔心修行"

    沈夫人笑道:"愿如你所言"

    沈秋君又道:"不管如何,母亲总是设计了祖母,如果让父亲得知,岂不是糟糕"

    沈夫人保养得宜的脸上便有了点点红晕,笑道:"这个你无须担心,你以为你父亲会不知道我的那点小伎俩,他知道我的担心,况且你祖母也不一定非得来,不算是原则性的事情,只是小事一桩,故也就由着我的主意了"

    沈秋君不由奇道:"夫妻之间相处,不应该真诚相待的吗,怎么耍心计呢?"

    沈夫人脸上红色更盛,那不过是夫妻之间的一些小情趣罢了,这些如何对女儿说得,便道:"夫妻之间自然是要真诚相待的,不过也要看那人值不值你真诚待他,至于夫妻间的一些小伎俩,等你成亲了就明白了"

    见女儿似懂非懂地点头,沈夫人倒觉得怪不好意思,忙赶了女儿回去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三二章 沈母旧事,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