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此沈秋君便在自己院里清修,幸好程秀梅每日陪沈夫人一起处理完府处后,便过来陪她说会话儿,而沈夫人也怕女儿真动了修行的心,也是常常过来陪她,如此一来,不过是不能随意出去做客,及家里来了人不能轻易出去,倒与从前一般无二

    倒是六皇子每月都要陪着杨远他们,去寻辛先生看个三五次的?又去归还了几件沈昭宁的东?

    程秀梅便不无感叹地对沈秋君道:"看来果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都说六皇子如何暴戾,我倒觉得一个能为底下人做到这个份上的人,定不是恶毒的人,不过几件器具罢了,他一个堂堂皇子,倒是来来回回寻了一年多了,可见是个诚信的人"

    沈秋君心中跳了跳,终只是笑了笑,将话题转到别处

    岁月如梭,很快由秋到冬,下了几场大雪,便到了新年,因为沈家今年新添了人口,这个年就过得比往年要热闹,紧接着过了元宵节,出了正月

    也就到了桂哥儿的一周岁生日,沈丽君因为儿子出生在庄子上,洗三满月都受了委屈,便要找补回来,所以准备正儿八经地为他操办一回

    沈丽君这样做,也主要是因为有了钱了

    贤王府这段时间过得很不错,温家送的银子,他夫妻二人的朝俸再加上地里出产,倒是一下子前所未有的富裕起来

    当然过年及开了春,还是要拿出一大部分散出去的,不过贤王似是从温家事情上尝到了甜头,也参与了一些温家的生意,并藉此又认识不少的商人,其中再加上他人的牵线,出了正月就又纳了王氏女为妾

    沈秋君又不是真清修,自然早早就得了这个消息,不由得疑惑这一世王氏怎么倒是比边氏早进王府?

    不过王氏可不是聪明的温氏,虽是个妾室,却是个心大眼空的,认为自己乃世间少有的绝代佳人,不过是运气不好投胎到了商户人家,不然也必能嫁入皇室做正室故从不把王妃侧妃放在眼中,其他妾侍则更是粗枝烂叶,给她提鞋都不配

    那样妖妖调调的人,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倒得贤王的另眼相看后来更是私自停药,怀了孩子,怎怨得自己拿她当靶子杀鸡儆猴这世换成大姐,不知她该如何处理呢?想来不会弄脏了自己的名声吧

    倒是六皇子听说后,笑道:"果然有些事就不能开那个头,一旦有了第一次,便万劫不复比如贤王卖身,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卖身就容易的多了!以后只怕也就成了习惯"

    小成子诺诺,六皇子便板了脸说道:"真是无趣,我说什么,你也答着点否则我自说自话有什么意思"

    又叹道:"要是这话对玉姐姐说了,她定不是诺诺,而是要么嫌我说话不好听要么就跟着说些其他的,你瞧瞧你,那副死样子,就和几天没吃过饭似的"

    小成子不敢顶嘴,自从沈秋君清修,六皇子的脾气就一天比一天差

    六皇子正生气时,太子派人来找他说话

    现在六皇子已经荣为太子的狗头军师了

    太子的谋士徐戒一直认为,只要太子循规蹈矩,不犯什么错,皇上便不能废掉他,否则失德的是天子,但皇上显然不会要那个失德的名声的

    故徐戒一直劝太子老老实实地跟着皇上学朝政处理,其他的事不要太过理会

    太子怎么肯听,他觉得皇上一直偏向贤王,如今再看贤王大动作虽没有,小动作却不断,撩拨得他的心也痒痒,总觉得不做些什么,总似就落在贤王的后面了

    徐戒既然不能轻易用他,那便只能谋之于舅舅吴天佑偏吴天佑是个前怕狼后怕虎的,什么事总要前前后后,反反复复地考虑,就怕做了坏事,被人拿?驯?而且那些偷偷摸摸的小手段,光听听就够让人憋曲的

    此时幸好六皇子投了过来,别看他年纪?但是他行事够阴?太子与他在一起商量起**事来,便完全没有心理压力,不用担心被人发现原来堂堂太子心里竟然这样阴暗,因为六皇子只有比你更阴暗的份,太子很喜欢这种感觉

    等六皇子来了,太子忙问道:"你听说了吗,老二又纳了一个有钱的富妾"

    见六皇子只是点点头不置可否,太子急道:"他有了钱,到时人都被他拢在手中,这对我们来说大大的不利啊"

    六皇子笑道:"天下有眼光的人多着呢,定不是他几个臭钱就能拢络的,自然还是支持大哥的人多"

    "可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时间长了,总会被慢慢收买过去的"太子叹道,又道:"还是有钱好办事?没钱什么事也做不?只能眼巴巴看别人成事"

    六皇子也叹道:"当年我年纪?外祖家虽说将宝藏给了?但是我现在一点头绪也无,实在是愁死我了,不然也可以帮着大哥,挫一挫贤王的威风"

    太子忙道:"不急,你慢慢想,总有能想起来的一天,只是现在可怎么办呢?"

    太子真的是没什么才能,他只是看到贤王在做这个做那个,觉得自己如果不动,便只有被他欺负的份,所以也要做些什么,但具体做些什么,他心中毫无头绪

    其实六皇子也觉得太子只要好好上朝办事,少纳几个侍妾来,目前来看,也就够了,反倒是贤王频频动作,倒会让人觉得有负他的"贤",不过这样说,太子不会满意,而且也显不出自己的能耐来,于是想了想,说道:"不就是拿钱在朝中军中广结人源,咱们也可以,回家我让我舅舅抬些银子过来"

    太子忙道:"这多不好意思,这前前后后倒是没少花了田家的银子,我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六皇子笑道:"这有什么,他们能供大哥花钱,是他们的体面,将来大哥荣登大宝后,封他们个闲官就是了不过,我舅舅做生意,倒是认识不少巨富商贾,不如就让他帮着牵线搭桥,也让那些人投了大哥,到时大哥人财两得,也是美事一桩"

    太子松了口气,其实他就是这个意思,只是不好意思直说罢了,如今六皇子识趣,主动提出来,倒是省了他的事,最后又提醒六皇子道:"定要挑些美色的,反正是妾,贤良不贤良倒是其次,颜色好才是最主要的"

    六皇子笑眯眯地答应了:果然是权势迷人眼,一个亲王一个太子,竟然争先恐后地要将自己卖给商户女,怎一个*了得

    六皇子瞬间觉得自己高大起来,心情也稍微好了,回去后叫来田家舅舅,将太子之语说了,命他们好好去张罗

    于是,太子也紧跟着贤王的脚步,卖身,拿钱,再用钱收买人心

    六皇子觉得贤王所为自然是考虑好的,太子依样而行,就不会出什么大的错处,便也乐得在一旁看戏

    徐戒虽不赞成太子过于活跃,不过想到手中有钱有人,也不算是坏事,只要不要太过分,触了皇上底线,倒也使的

    桂哥儿摆周岁酒时,李瑶琴也跟着李夫人一起来了,她之所以来,是因为她打定主意,最后看一次贤王,然后将那份感情默默埋于心底,因为贤王府太乱了,她不想趟进这浑水中

    原来李瑶琴听说贤王二次纳妾后,不由暗自思忖,前世是温氏进门,然后是边氏,再就是王氏,怎么今生反不同了呢?

    沈丽君也不可能没事给贤王纳那么艳丽的一个妾来,想到王氏商户出身,难道贤王如此做是为了王氏的钱财?

    李瑶琴长舒一口气,前世也是如此解决了贤王府的大部分经济问题吧,后来自己的一些赚钱的主意更是让贤王没了后顾之忧,故此自己看到的都是他光鲜的一面,却没想到他的第一桶金,原来是这样的

    这样说来,自己认为沈秋君抓不??所以只得抓紧了钱财,怕是有些冤枉了她,现在看来她对贤王的用情至深不逊于自己,宁愿坏了自己的名声,也要维护贤王男人的自尊

    随着他一个个妾室的进府,自己与他的缘分是越来越薄了,可是前世爱了那些年,这感情真就这样放下吗,想想真的舍不得,而且纵观历史,有几个夺得帝位的皇帝不是纵横捭阖,左右逢源,广结人脉,看他现在如此狼狈,才更让人心疼

    况且英雄不问出处,为了成就大业,使点小手段小阴谋也不是完全不可以的,在现代,与那么大富豪们谈恋爱的,也只是看性情脾性及感觉,也没见谁去关注对方的每一桶金是如何来的,成大事都不拘小节

    但是他身边元配妾侍一大串,自己难道要去与那些人争宠吗,这样的自己不再是当年那个恬淡寡欲的自己,如此还能与解决经济问题开始变得从容的贤王平等相待吗?没了爱情,自己到时也只是一个寻常妾侍,身为伯府千金的自己如何甘心

    也许是时候趁着一切都还没发生,就此放手吧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三三章 太子纳妾-毒妇不从良全文阅读免费假面,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