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只是桂哥儿的周岁生日,所以此次请的多是序人小姐们,众人也都想借此玩耍,故虽不是很隆重,却也处处欢声笑语

    沈家来的是沈夫人与程秀梅沈秋君因为清修,自然不会来,而沈惜君则月份太大,也只是着人送了礼物来

    李瑶琴才不相信沈秋君真会清修,她又不是真正的大齐闺秀,哪里能耐得住那个,而今天正好是个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好机会,哪里想到她竟然没来

    看来倒是个有性格的,因与沈丽君之间不睦,竟是不借助她一分一毫,这才是真正敢爱敢恨的现代人

    李瑶琴便欲做这个好人,于窥了个空,守着众人问沈夫人道:"沈家姐姐怎么没来,看日子也该功德*了"

    沈夫人笑道:"还是差些时候,得再过段日子,不过虽不能出来,倒不妨碍在家里见亲友了"

    沈夫人又邀李瑶琴去沈府玩耍,李瑶琴笑着含糊地答应了

    这种场合,再是高贵的女子,也要食人间烟火的,聚一处自然要东家长西家短,再就是衣服首饰等等,李瑶琴听了一会,见众人都聊得热火朝天,便趁人不注意,悄悄走了出去

    云裳等丫头见了,忙也悄悄跟上去伺候

    对于这贤王府,李瑶琴便是闭着眼睛也能走一圈下来,所以她走路倒是从从容容,一路上赏花看柳,慢慢感受王府的美景

    王府的下人们看了,见她如此,倒也不在意,只是上前提醒了一下,二门在何处,防止她不小心走到那里,被外院的人唐突了

    李瑶琴笑着道谢,仍是慢慢赏景走到一处,令丫头们先等自己片刻,她去去就来

    云裳等人忙道:"小姐千金之躯,万一有所不便,倒受了委屈,不由还是由婢子们跟着伺候吧"

    李瑶琴笑道:"我偏要曲径探幽这样才有趣,你等只管在此等候便是了"

    说罢,李瑶琴便轻手轻脚地走了,曲曲折折来到一处离二门边角的小院

    今日是桂哥儿的生日,贤王断不会出去定是在此看书作画

    李瑶琴走到一处假山旁边的迎春花丛中,隔着刚冒出小骨朵的花树,远远看着那间小书房却正好看到贤王正站在那里

    李瑶琴不由痴痴看着他,这间小书房在前世时,盛满了他们两人的情投意合等温馨的记忆

    可惜因为她的擅自变更,如今终是落得现在的有缘无份她知道自己是有些后悔的,也痛恨老天为什么让她重生,却又拆散她二人,既然要拆散,为何还要让自己留有前世的记忆

    可是事已至此后悔有何用,沈丽君不是沈秋君,她若真是强行介入倒成了后世的小三啦,虽说成为贤王侧妃,在这男子三妻四妾的年代侧妃妾侍也是贤王的妻子,算不得小三,况且她前世与贤王可是曾真正做过夫妻的,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天不过对于元配这种东西,她还是打心里尊重,不愿去破坏掉

    就在李瑶琴胡思乱想中,却看到一个打扮艳丽的女子,正托着填漆小盘向书房走去

    李瑶琴定睛一看,原来是王氏她惯是个会寻这种巧头儿的人,但是贤王做事向来讲究原则,青天白日,又是唯一嫡子的生日,他自然不会为女色所迷,做下丑事来,况且王氏又走到这外院,定会被贤王责骂的

    果然,没多久便见王氏拿帕子捂着脸奔了出来,小丫头们在后面紧跟着,一时走的无影无踪

    李瑶琴不由笑了起来,却不知此时贤王也正好负着手立于窗前,不期然向外望去,却恰恰一眼看到假山花丛中正灿烂微笑的李瑶琴

    贤王还以为自己是眼花了,使劲眨巴了一下眼睛,见她仍是空谷幽兰般站在那里,不由心头大喜,大步走了过去

    李瑶琴看着贤王向自己走来,心中不由惊慌

    她只是想再见他这一次,然后便彻底与过往告别,开始自己新的生活,可没想到要与他面对面

    随着贤王越走越近,李瑶琴的心却反而慢慢镇静下来,对于别人来说,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但对于自己来说,他只是个熟悉的陌生人,只是二人如果站在假山花丛中,全似情人幽会一般,被人看到终是不妥

    李瑶琴迎着上前两步,施礼道:"见过王爷"

    她却终是不敢抬头看向前世对自己是那般的柔情蜜意的人,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贤王见李瑶琴那略带惊慌地神色,不由心生怜意,柔声问道:"这是二门外,你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李瑶琴答道:"前边人多吵得慌,本想找个清静处,没想到就不知不觉与丫头们走散了,反走到这里来了"

    贤王笑道:"这里不是闺阁女子待的地方,我送你过去二门"

    李瑶琴可不敢如此,先不说与他在一处,她就莫名的悲伤,单这一趟走下来,她的名声也就坏了,想到此,她忙笑道:"不敢劳烦王爷,还请王爷派个丫头送我过去吧"

    贤王爽朗笑道:"我这里只有小厮却没有丫头"

    李瑶琴忙快语道:"就请请王爷为小女子指一路吧,我能走回去"

    贤王没想到这小丫头倒是个执拗的,不过也许是因为她的倔强性子,才让她行出那等贞烈的事情吧

    贤王收起杂念,认真给李瑶琴指出路线来

    此时李瑶琴不得不抬头看向贤王,于是便看到那双前世让自己深溺其中的眸子正含笑看着自己,她不由慌忙低下头来,低声道:"小女子已经记住了,多谢王爷"

    贤王看着她如惊鹿一般动人的眼神,如今又看到她小兔子一般逃走的样子,顿觉得有趣,不由笑了起来

    李瑶琴却是边走边委屈,前世他对自己是那样的怜爱,今生却忘了个干净,只留自己在原处伤神,那段感情便成了鸡肋,舍不得扔,却又不得不扔掉

    就在她黯然伤神中,却不提防撞到一个人,慌得她连声道:"对不起"

    那人却伸手扶住她笑道:"小丫头如何惊慌成这般模样?"

    李瑶琴不由心中一动,抬头看去,果然是林景周,不知为何心里的委屈更甚,不由红了眼圈,说道:"方才只顾着赏景,没留心路线,不知怎么就走到这里来了,四下无人,难免有些害怕"

    林景周不由笑了,虽说做出那样震惊世人的举动,到底还是个小丫头,便笑道:"有什么好怕的,我送你过去"

    李瑶琴忙摇头道:"你直管帮我指一下路,我自己能回去的"

    林景周知道以她如此重规矩的性子,必不会许自己为她引路的,便笑着指了路

    李瑶琴道了谢,一路顺利走回内院

    云裳等丫头正等得不耐烦,见李瑶琴终于回来了,不由暗松一口气,簇拥着她回到席上去了

    沈丽君虽一心都在儿子身上,还要应酬众位夫人小姐,可这王府是她经营多年的地盘,自然不乏耳目,王氏偷会贤王之事,她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而李瑶琴之事,随着她入席,说笑两句话的工夫,沈丽君便得了消息

    沈丽君没想到这李瑶琴竟是贼心不死,又看到席间众人对其的赞誉,不由气得直咬牙齿本还想如何整治于她,却忽然福到心灵:何不趁势而为,将她纳入王府,如此朝中文臣便可笼络了,而且李意书也有些本事,而她一个伯府千金跑来做侧妃,对别人来说,本就有些掉价,对于她这个贞洁烈女更是一件极不光彩的事,而且还可以利用她打压一下王氏嚣张的气焰

    也不怪沈丽君如此讨厌王氏当日与王氏联姻时,沈丽君不乐意寻个绝色的来,便叫了王家的几个女孩儿来王府做客,最终选了一个容貌清秀性格温柔的来,她当在不会明着说,人都道纳妾纳美,她这样做会给人留下话柄的,故只是稍加暗示了一下王老太太

    哪知,王氏这个不要脸的,竟趁着贤王去王家办事,自荐枕席,终是进了王府,又因为自己初时未选她,便铆足了劲地和自己做对,这样一个下作东西,自然不值得自己出手,温氏又是个乖觉的,如今只能另寻她人,借刀杀人

    今日李瑶琴的一番作为,让沈丽君初步选中了她,反正虱子多了不怕痒,以前没妾室,所以初纳一个回来,心里酸溜溜的,如今倒巴不得多来几个,一来于贤王事业上有助,二来让她们斗成一团,自己也好渔翁得利

    沈丽君如此一想,顿觉眼前豁然开朗,借着赞李瑶琴,拉着她不放,言语中透出浓浓的欣赏和爱惜之意

    李瑶琴初时还有些受宠若惊,不知沈丽君吃错了什么药,忽然就对自己态度来了个大转变,及至后来,便有些明白,她这是在宣示占有权吗?

    想到此李瑶琴的心不由下沉

    旁边的一些聪明的夫人们,见些情景也不由在心中暗自嘀咕,难道是贤王妃太喜爱李小姐,想把她长久留在身边?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三四章 最后一眼,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