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瑶琴见六皇子终于离去,不由暗松一口气:今天终于过了这一劫,阿弥陀佛,佛祖保佑,以后再也不要遇到他了,我会多在佛前烧几柱高香的

    楚嬷嬷原本是跟沈秋君一起过来的,不过后来看出沈秋君脸上不悦,又见六皇子跟着追了上去,便知她二人怕又有一番闹腾

    看到李瑶琴一脸害怕的模样,楚嬷嬷于是上前笑道:"旁边有几间房舍,原就是预备着给主子们临时歇息用的,六皇子一时半会未必就离去,李小姐不如随老奴暂去避一避吧"

    李瑶琴也知那花厅是通着园子门的,也怕再遇到六皇子,再生出些意外来,便忙答应着随楚嬷嬷一同去了

    沈秋君见六皇子紧跟着过来,心里不知怎地就觉得舒服得多了,又有心想刺他几句,转念一想,自己这样也太小家子气了,倒象那无故吃醋的妇人一般,再看六皇子一脸陪笑地立在那里,只得按捺住心内的不痛快,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六皇子忙笑道:"我就在府中随意一走,哪里想到就走到这里来了?"

    沈秋君也不说话,只冷冷看着六皇子,六皇子忙敛了笑脸,正色道:"罢了,我也不瞒你是这样的,再过几日就到了我的生日,年前你就曾答应要给我做香囊的,我是来提醒一下,你别再忘了,那个,不守信用,真的不太好"

    沈秋君不由白了他一眼,笑道:"就这么点事,也值得六爷私闯内宅?"

    六皇子也笑了,说道:"自来就是欠债的不急,被欠的急!万一到时你做不出来,不说自己记忆不好,反赖我没提醒,我没有如期收到礼物岂不是亏了"

    沈秋君笑道:"你尽管放心,我早就做好了,一会让丫头给你送过去"

    六皇子不信,说道:"你既然早就做了,为何我来了那么多次,也没见你让人送过去我怎么知道那是不是你做的,或者真是为我做的"

    "你事儿还真多,一会我让丫头给送过去,你爱要不要!这样不相信人!"沈秋君沉了脸说道

    六皇子忙笑道:"我当然信玉姐姐了,不如现在让丫头们去取来玉姐姐亲手送给我,这样才显得心诚呢"

    沈秋君则一来是因为那香囊被她放的严实,怕丫头们不好寻找再就是也想着赶紧将六皇子打发回外院,便道:"你一个外男到底不好在此停留,你现在回去,我立马就让人送过去,那香囊自然是我亲手所做的,我再将交其放在托盘中,你自盘中取了,也就相当于我亲手递给你的一样"

    六皇子倒不非执拗于一定要沈秋君亲自将香囊送于自己手中只是快半年没见了,也不知她清修到什么时候,现在好容易得了个机会怎么会轻易就走,自然能多呆一会是一会,于是涎着个脸就是不肯

    就在六皇子正想法子多拖些时间时却发现沈秋君裙上正系着一个香囊,不由指着笑道:"我看这个就很好,就把这个送我吧"

    沈秋君低头看了一眼,忙道:"这是我做了用来颂经时清新头脑的,况且是去年做的,早就旧了,如何送得"

    六皇子却道:"只要是你亲手做的,新旧的倒无所谓!"说罢,竟上前作势要解

    慌得沈秋君急忙拉住六皇子,一边说道:"快别胡闹了,小心我恼了"

    六皇子却一只手反手握住沈秋君的双手,另一只手仍是继续去解香囊,口内还道:"玉姐姐也太小气了,本就是你欠了我的,如今我只拿个旧的,你就心疼成这样,那新的我也不敢指望了"

    沈秋君看着自己的双手被六皇子一只手给握紧了,挣扎不得,这才意识到六皇子真的长成个男子了,再看此时二人的亲密姿势,脸便红了起来,忙看向四周

    幸好此时丫头们都在外间伺候,沈秋君这才稍松了口气,又低头看六皇子已经将手松开,两只手正笨拙地解那香囊,许是心急,竟如何都解不开

    沈秋君忙深吸一口气,说道:"罢了,罢了,还是我来吧"说着,将六皇子的手拨拉开,把香囊解了下来,递给六皇子

    六皇子接过来,有些得意地笑了,欲系在自己身上,又怕沈秋君再反悔,想了想便揣到怀里去了

    沈秋君见六皇子如此珍重地对待自己所送的旧香囊,不由脸又红了起来,欲拿帕子扇风凉快一下,可又想到六皇子与李瑶琴的情缘,心里顿时难过起来,一时又想到自己重生时所立的誓言,再看到六皇子只有得到礼物的喜悦,眼神一片坦荡,不由得暗骂自己:自己这是在乱七八糟地想些什么呢?

    六皇子此时也注意到沈秋君脸上潮红一片,不由关心地问道:"玉姐姐这是怎么了,怎么脸红成这般模样?"

    沈秋君看着六皇子的神情,愈发觉得是自己想得多了,不由得更加无地自容,忙道:"没什么,这天越来越热了"

    六皇子看了看外面的太阳,点头道:"天是越来越热了"

    沈秋君的心却越发羞愧起来,忙道:"香囊你也拿到手了,快回外院吧"

    六皇子见沈秋君只管赶着自己走,便有些不开心,指着喉咙道:"来了这半日,干渴的利害,玉姐姐也不说请我喝杯茶,这就是贵府的待客之道?今日总算是见识到了"

    "对于擅自闯入沈府内宅的待客之道,可不是这么着的,莫非六爷真想见识一下?六爷还是赶快回去吧,不然大家面上都不好看外院什么好茶没有?"

    因为方才的傻念头,沈秋君只觉得羞愧无比,恨不得六皇子立时消失

    六皇子见沈秋君阴沉着脸,知道她是真生了气,便再不敢造次,只得恋恋不舍地说道:"那我就回去了"

    沈秋君点点头,可是看到六皇子的神态,她又觉得脑中一片恍惚,六皇子他到底是将自己当做什么,仅仅只是姐姐吗?

    沈秋君觉得自己的心越来越乱,忙摆摆手,便将头转向一边,不再看向六皇子

    六皇子见此,知道自己再也赖不下去了,只得怏怏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忽然敲了一下脑袋,返了回来,笑道:"瞧我这脑子,险些忘了正事"

    沈秋君奇道:"你我之间还有正事?你又打什么主意呢?"

    六皇子看着沈秋君,正色道:"玉姐姐与那城安伯的李小姐交情如何?"

    沈秋君的心便酸了起来,笑道:"交情还可以,无端端地怎么会问起这事来,莫不是你方才看上了她,想让我从中给你们说合一下?"

    沈秋君的话成功地让六皇子勃然大怒

    这种话别人说了,六皇子倒也不以为杵,玩笑话罢了可是见沈秋君此时竟然也和没事人一样,拿此事开玩笑,可见她心里并没有自己,不由气得将旁边的盆花一脚踢倒,指着沈秋君骂道:"我拿你当亲姐姐一样,你就这么着对我,随便拿个装腔作势的破烂货配给我?"

    外面的丫头听到动静,不由吓了一跳,赶忙走了进来,沈秋君也吃了一惊,忙摆手让人退下,又上前欲去扶起那盆花

    六皇子却又抢先一步,将花盆扶了起来,就势蹲在地上,也不起来

    沈秋君忙矮身陪笑道:"我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你怎么就生这么大的火气?是我说话没分寸,不要生气了"

    六皇子黯然道:"你也知道我不得皇上的喜爱,名声又不好,将来铁定是娶不上媳妇的,你还在这里取笑我,枉费我对你的一片心了可你竟然一点都不疼我"

    沈秋君忙道:"我怎么会不疼你呢,只是男大当婚,我看你对她颇有些另眼相看,才会有此一说"

    六皇子忙道:"玉姐姐不必安慰我,那李小姐的事一会我们再说,只说我的亲事定然不会顺遂,将来娶不到媳妇的皇子得有多丢人啊玉姐姐还说这样的话,不知刺得人心有多痛!"

    沈秋君见六皇子悲戚的样子,心里不由更是软了下来,连声道:"是我不好,你别难过了"

    六皇子便赌气道:"一句道歉能抚平我受伤的心吗,不如这样好了,在我没有娶上媳妇前,你也不许出嫁,连订亲都不许"

    沈秋君真想对着六皇子说道:"六爷,我和你耗不起?你都二十好几的人?还没成亲,我若真等到那时,也不用嫁人了,直接出家得了"

    可是看到六皇子那可怜样子,不管自己的婚事此生有没有可能,先将此事混过去再说,沈秋君只得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六皇子不由惊喜道:"真的?你说到做到?"

    沈秋君有气无力地点头,说道:"是真的"

    六皇子这才站起身来,颇为轻松地对沈秋君笑道:"知道有人陪着我一起倒霉,我这心里果然舒服多了玉姐姐对我的一片疼惜之情,我决不敢相忘"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三七章 讨要香囊-小说毒妇从良记好看吗,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