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沈秋君气得直咬牙的模样,六皇子不由乐了,笑道:"这事咱们就一言为定了,不许再变,接下来该说说那李小姐的事了"

    沈秋君笑道:"你今日恐怕是第一次见她,有什么事可让你拿来说的?"

    六皇子认真说道:"我看她是个有心计不安分的人,点头之交也就罢了,别与她太过深交"

    沈秋君心里惊奇,笑道:"你也太利害了吧,就见了一面,也没说几句话,就能看出这些来"

    六皇子得意笑道:"说是有心计倒是抬举她了,也不过是有些小聪明罢了一个敢独自跑去寻贤王的人,一个可以为了什么名节以死相拼的人,见到我竟然能哆嗦得站不?我倒真是荣幸之?"

    沈秋君心中一动,笑道:"你和个登徒子似的,围着她又是转又是笑的,一副恶霸抢亲的样子,怎怨得她不心生畏惧呢"

    六皇子哼道:"还不是她戏演得好,我就想看看她装打摆子到几时,可惜是个世家女,不然出去演戏,定能成名角"

    这话就有刑薄了,沈秋君皱眉道:"她临时想出这个法子来,也算是机智过人,不过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被你看出破绽来了,但至少成功引起了你的反感,在别人看来,她算是一位聪明的姑娘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引起我的反感?"六皇子不由大声质疑道:"我办事是狠了点,可也没无缘无故去祸害过一个闺中女子,听你这语气,倒象我是太子那个色鬼似的,这话从何说起,就她那姿色给你提鞋都不配,我能看上她,她也太自作多情了吧"

    沈秋君当然知道李瑶琴的心思,只是这事却没法对六皇子说明便只得道:"人都趋吉避凶,她一个闺中小姑娘怕你也是正常的"

    六皇子冷哼道:"我就说她是个装腔作势的,既然不想引人注意,那就按着她原本的性子来好了,偏偏装成那般模样,我又不是傻子怎能不生疑,继而去追查,她再来个欲擒故纵,也就是爷聪明定力好,不然换个人又该掉进她的胭脂陷阱里去了,到时她还能在旁大呼自己的无辜,我算是看透她了勾着贤王吊着太子,如今又来对付我,哼,她以为她是九天玄女下凡?个个王孙公子都被她迷得神魂颠?"

    沈秋君没想六皇子竟然能想得没边没沿的,虽看似荒唐,倒也有宣合前世的李瑶琴,不过她敢说李瑶琴今世对他定是避之唯恐不及,决不存在欲擒故纵,六皇子真的把自己想到太好了

    六皇子想了想又对沈秋君说道:"你以后离她远着些,这样的女子身边定是风波不断,她倒是凭着她的小聪明摆脱了身边人怕是不少被误伤"

    沈秋君便没好气地说道:"原来她在你的眼中是如此的聪明利害,我就是个蠢货,蠢死活该"

    六皇子忙笑道:"玉姐姐自然是聪明人,只是你向来善良,心胸宽广,只当这世上的人也如你一般,却哪里知道人性的恶人可以有害人之心,决不能没有防人之心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自然要在隐患未来之时,就解决掉它"

    沈秋君此时又后悔自己方才说出的那醋意十足的话,便低头不语,只当同意他的话

    六皇子又凝眉道:"你与她,一文一武,并不是一个圈子上的,而且年纪也不同,她怎么好端端跑来和你交好?实在怪异,这其中一定有诈!"

    这其中的事情,在别人看来是怪异,对于沈秋君来说,亦是有些迷惑不解,不过因都是重生,故隐约间倒觉得有几分理解,见六皇子紧锁眉头,她便笑道:"她这次来是有缘故的"

    然后将沈丽君之前的打算说了出来,又道:"李夫人定是想通过我母亲,求我大姐放过她的"

    六皇子叹道:"真是闲的,勾引了人,又在这里装无辜,城安伯府的好家教!罢了,那是别人家的事,和咱们无关,我现在就去辛先生那里,你记得一会让丫头把香囊给我送过去"

    沈秋君见他还念念不忘香囊,想到他过来也有半日了,再多几句闲话,又得半日,反正那香囊也是为他而做,便点头同意,叮嘱他仍是悄悄回去,别被人看到,免得又生事端

    六皇子闻言便想顶两句,可一想如果被沈夫人看到,又不知她会如何,便只得点头答应了

    沈秋君这才松了口气,又叫丫头吩咐几句,瞒是瞒不过去的,不过是想着缓一缓,别让母亲在李夫人面前失了面子,等李夫人走了,万事好商量她敢断定李瑶琴是不会说出去的

    李瑶琴听说六皇子走了,整个人便轻松了起来,却也在心里确定了沈秋君的养成计划,可惜她注定失望一?想到此不由在心里同情起这位老乡?

    再说六皇子带着小成子一路偷摸地走到二门处,跳下墙后,六皇子忽然脑中一热,想起方才自己解香囊时,是用手握着沈秋君的一双柔荑的,当时分了神没在意,可现在想起来,才觉出那其中的美妙滋味儿,感觉心都要跳出胸膛来,他不由捂着心,蹲坐在地上,口内直喘粗气

    小成子见此情景,以为六皇子跳墙地脚受了伤,忙道:"爷,不要紧吧,反正已经到了外院,我去将辛先生请来,您先不要动,免得更严重了"

    六皇子忙一手拉住小成子,这个辛先生对自己总来寻他已有微言,谁知他诊断后,又说出什么奇怪的话

    六皇子借力站起身来,笑道:"我没事,咱们走吧"

    小成子见六皇子走起路来果然无恙,这才放了心

    六皇子又想起自己当时握着沈秋君的手时,她似是没有挣扎,自来男女授受不亲,那是不是代表她对自己也是不一般的

    再想到她毫不犹豫地答应等自己长大,六皇子觉得自己的心真要跳出来了,他想跳起来,想高声叫出声来,以此来宣泄自己内心的兴奋,可是身为皇子的矜持,让他不能真如此无状地发泄,最终他抡圆了胳膊砸向旁边的小树

    六皇子一拳头下去,那小树便拦腰断了,六皇子的手上也流下了鲜血

    小成子吓了一大跳,他也顾不得理会自家主子这是发的什么疯,上前捧着六皇子的手,急忙道:"爷,您的手流血了,快去让辛先生包扎一下吧"

    六皇子看了一下手背,不由"哦"了一声,笑道:"果然流血了,走吧,去找辛先生去吧"

    小成子怯怯地跟在六皇子身后,小心问道:"爷,您没事吧?是不是沈三小姐又惹您生气了?"

    六皇子眼里嘴角便都含了笑,说道:"没有?你瞎想什么?"

    不多时,李夫人便带着女儿告辞而去

    在回去的路上,李夫人忍不住高兴地对女儿说道:"我从沈夫人的话里听得,她也是不赞同的,好似已经将贤王妃劝得回心转意,我儿尽管放心好了,母亲定不会让你给人做侧室,矮人一头"

    李瑶琴笑着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前世自己不还是做了贤王的侧室?在这个特权社会,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何曾让人随心所欲地生活

    六皇子到辛先生处时,赵管家等人已经等在那里了,六皇子借口在外院闲逛了一会,又让辛先生包了手,等雪香送来香囊,也起身告辞

    此时沈夫人也知道六皇子私入内院的事,不由气得在心里直骂六皇子,可事关着内宅的名声,便责怪赵管家等人没有好好陪伴六皇子,每人罚了月银,又道以后六皇子再来,一定牢牢盯紧了,不然定严惩不贷

    又过了几日,永泰侯府便来报喜:沈惜君平安生下一个大胖小子

    沈府众人不由惊喜万分,觉得沈惜君终于熬了出来,沈夫人高兴地拉着程秀梅的手,笑道:"这都是你带来的好运,洗三那日一定要去好好看了看那孩子"

    程秀梅闻言,只是苦笑,手悄悄抚上还没有消息的小腹上

    说起来她嫁入沈家也有多半年的时间了,如今还没有喜信,虽然婆婆丈夫都不曾说过什么,可她自己却免不了心虚

    沈秋君也看出程秀梅的不自在,心里不由自忖道:前世二哥是在下个月才成的亲,当时二嫂进门两个多月时,便有了身孕,莫不是因此,才一直未有消息?

    不过这话却不能明白说出来,便只在无人处,劝程秀梅道:沈家人自来子嗣都来的晚些,所以不要太着急

    程秀梅心中感激沈秋君的贴心,然心里却还是不能完全放下

    沈秋君见她如此也没有办法,又怕劝得多了,反让她压力更大,便不再提此事,可因想到前世之事,却也让沈秋君想起一件事来:在前世,再过十来天,祖母等人便回到厩,不知今生是否依然呢?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三八章 惜君生子,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