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君慢慢回忆着前世之事,不知不觉中,竟走到祖母居住的春晖园外

    这时一阵微风吹过,带来丝丝香气,沁人肺腑

    雪柳不由闭目深嗅,笑道:"好香,也不知是什么花儿散出来,竟没怎么闻到过呢?"

    雪香也细细闻了一回,摇头道:"倒不似是花香,反倒是燃的香"

    雪柳不信,笑道:"这园子并没有人?哪里来的?"

    沈秋君见此笑道:"确实不是花香,怕是这屋子里焚的香祖母她老人家向来喜焚香,什么时辰燃什么香,都是有讲究的,如今她虽人在鲁地,可这里仍是每日按着她老人家的喜好焚香"

    雪柳不由咂舌,哼道:"倒是便宜了这里面做活的丫头婆子了,老太太喜欢的,必都是好的,这一年为了这些人的享受,也要花去不少银子呢"

    沈秋君也觉得太浪费了,她前世除了在佛堂是极少焚香的,今生也不过是偶然有了兴趣,才自铺子里拿些味淡的香来焚,也都是极普通的,她是俗人,焚那好香,总爱打喷嚏,而且总有种在烧银子的感觉,不过这话她可不敢拿来说祖母,毕竟关乎着孝道,祖母不跟着儿子在厩享福,却跑到下面去,外人说起来也是诟病母亲,花钱买个孝名罢了

    沈秋君便笑道:"别总是张口闭口银子,咱们这样人家,多少好香焚不起咱们进去看看到底焚的什么香"

    主仆三人便进了垂花门,穿越屏门,来到院中,虽然院里也有楔草,但明显不是那种香气

    这时园子中正有两个小丫头在修剪花木,见沈秋君主仆进来,忙放下手中的活,走上前来见礼

    沈秋君笑道:"这里倒是清静我是进来寻香的,你们只管做自己的事去吧"

    话音刚落,就听屋里传来一个婆子的叫骂声:"如今已是申时一刻,怎么还焚着安息香,早就该换上沉香了"

    沈秋君等人均被吓了一跳,这时又听似是耳光响起然后就听一个小丫头哭道:"方才做活忘了时辰,李嬷嬷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但里面的婆子仍是不依不挠,又骂道:"你们一个个都是死的吗,这么大的事都记不得老太太不在,你们一个个都反了天了"

    雪香听了,忙上前大声叫道:"谁是这里的管事的三小姐来了,还不快出来伺候"

    屋里立时静了下来,不一会儿便鱼贯走出一个婆子和三个小丫头来,不一会又自旁边屋里走出两三个媳妇来

    沈秋君也不说话,只拿眼看着其中一个脸颊红肿头发凌乱的小丫头

    那李嬷嬷忙上前笑道:"李婆子见过小姐这院里如今是老婆子在管事,不知小姐可有什么吩咐?"末了又解释道:"方才小丫头不好好做活,老奴便教训了她几句,没想到小姐竟然也在真是罪过??

    沈秋君见此人年纪,便知定是伺候过祖母的,也不好太下了她的面子便笑道:"小丫头们年纪还?做事自然会有不周道之?只管教给带她们的人去管教就是了何必要亲自受累呢你也是伺候祖母的老人了,犯不上和她们较真"

    李嬷嬷忙陪笑,连声道是,又叹道:"以前老太太没离京之前,单管着焚香的就有三四个丫头呢,如今总共园里才这**个人,每天里里外外地要打扫,人少活儿多,就总是顾头不顾尾的"

    雪香等人不由冷眼看了李嬷嬷一下,沈秋君也没想到向来精明的祖母,手下人竟是如此没眼色,如今祖母人不在厩,难道她还想真照着前例享受不成,真是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了

    沈秋君冷冷看着李嬷嬷,直到李嬷嬷被看得低下头来,她才往正屋而去

    也是母亲好性子,如果是她,祖母人既然不在厩,就该封了院子,等祖母什么时候回来,提前打扫出来就是了

    如今这院子一个主子都没有,这李嬷嬷倒过得比主子还惬意呢,底下七八个人单只伺候她,还天天按着时辰换着香焚,连母亲都没她过得精细

    沈秋君进了屋子,看着几乎一空的室内,心里便有些明白前世之事了

    前世她自祖母回了老家,便没再踏足过这院子,竟不知这室内除了些粗笨的家什,能让人看上眼的东西,竟没一件

    若是母亲收起些贵重的东西倒也罢了,可既然派了这些人在此看守,不至于连些日常用的,值不了几个钱的东西也都收了起来吧

    那李嬷嬷站在沈秋君后面,看出沈秋君的不解,便有些得意地说道:"老太太是个念旧的人,又是个极讲究的,故离京前将用得顺手的都搬过去了"

    沈秋君心里暗自嗤笑:瞎讲究,讲究太过,就是显摆,是矫揉造作

    不怪沈秋君在心里看不上沈家老太太,和她生疏,沈秋君自己心里也是有理由的

    几个孙女当中,沈老太太最喜欢自小养在她身边的沈丽君,对沈惜君和沈秋君也就那么回事

    沈秋君倒不像沈惜君那样心怀愤恨,因为她自小是被母亲养在身边,自然得到的母爱要比两个姐姐多,此消彼长,她觉得除了二姐可怜些,她与大姐都各得其所,所以并不会对祖母心生怨言,且又是自家的长辈,自然是孝顺有加

    沈秋君不喜欢祖母,主要是因为她前世曾让母亲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

    她们婆媳之前的龌龊,因为都是自己的长辈,沈秋君也不好说谁对谁错,但是前世二哥成亲时,祖母却结结实实让母亲下不了台,这让她非常生气

    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婆媳矛盾在自家院里解决就是了,可向来自诩睿智的祖母竟然一回厩就给母亲扣上了个不孝的帽子,沈秋君不能不为此生祖母的气,以至于与祖母生疏的利害

    前世的沈秋君此时已经嫁去贤王府,各种事物让她焦头烂额的,根本就没有空来帮着母亲,二姐也正做月子,所以二哥娶亲之事,里里外外都是母亲一人张罗着

    祖母却突然提前近半个多月来到厩,还给厩相得的老诰命们送了信

    而母亲却只是提前几个时辰才得了消息,等匆匆赶过去时,那些老诰命们都已经到了多时,母亲不得不说了那个哑巴亏

    等到回了沈府,据说春晖院里乱成一团,那些老诰命本都是鲁地上来的,虽说如今都是大齐朝的臣子,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旧主情分的,此见都不由分说指责母亲,母亲无法,只得让出正院,但即便如此,她不孝的帽子还是戴得实实的

    沈秋君听说后,差点气炸了肺,可是祖母到底是长辈,她也不能拿她怎么样,况且,祖母曾隐隐流露出,是因为自己抢了大姐的一切,才如此看母亲不顺眼的,更是让她立不起身来指责祖母

    今生虽诸事不同,不过想到母亲曾在二哥的婚事上设计祖母,祖母未必不会鸡蛋里挑骨头,还是早早防备下才好

    沈秋君想到此,又问了李嬷嬷几句话,心中大体有了数,便去寻了母亲说话

    沈夫人听女儿说,要将春晖院里仿着婆婆在的样子,一一恢复原状,不由笑道:"没用的,你祖母出身世家名门,过得可仔细讲究了,所有的东西必是她看得上眼的,我帮她置办的,她是统统看不上眼,可是又摆到她房中去了,断不会再给她用的,那便只有砸了,倒是可惜了你别看现在里面都是空的,等她回来,那些大大小小的物什便都搬回来了况且也不知她何时才回来呢"

    沈秋君忙笑道:"女儿方才去走了圈,只是觉得室里太空,东西也不好,女儿尚且觉得如此,若是外人看了,又不知会做何感想呢!"

    沈夫人听了,不由愣了一下,想了想,说道:"平日里来了客人,定不会去那院子里的,便是你祖母真回了厩,也要收拾休养一段时日,才会请外人来的"

    "大姐如今平安生下桂哥儿,二姐也产下嫡长子,喜信必已在路上了,万一祖母来了兴致,昨时起意来看看,小住一段时日,不兴师动众地带着大小家什,母亲又该如何呢?"

    沈秋君见母亲仍是不太在意的样子,便又说道:"也不必是什么名贵的,只是样式大体差不多,使房间看起来不是那么空,大家面上都好看些,另外还有院里才只有七八个人,我记得祖母身边单管着梳头,衣裳,执香等大丫头就有七八个呢,还不包括小丫头和外边的婆子媳妇呢,今日那李嬷嬷还唠叨着呢母亲既然能让一天天好香焚着,这点子银子也算得了什么呢"

    沈夫人听了女儿之言,不由自嘲地笑道:"是?既然大笔的银子都籾鋈チ?还怕做个全套的吗?幸好沈家家大业大的,不然,只白白供着那院子,也够让人受的"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三九章 祖母习性,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