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夫人虽说要做个全套的出来,却并不是特别的积极,仍是不紧不慢地进行着

    因为她认为婆母一时半会是不会回到厩的

    当年为了女儿之事,婆母一怒之下走得那样决绝,如今又错过宁儿娶亲,现在又没个正儿八经的理由,想来婆母是不会轻易回来的,否则就算是默认了当年对女儿之事的处理,就是对下辈服了软,这实在不是她的性子能做出来的

    不想两天后,沈父对妻子说道:"皇上有意让英儿去南边镇守,如今已经调人去鲁地接管了今天就收到回报,说是人已经到了鲁地,皇上特别开恩,让英儿回京述职时多住一段时时日,估摸着一个月的时间差不多就能回来,我之前已经写信劝过英儿,务必接老太太一同进京你让人好好收拾一下,免得到时忙中出乱"

    沈夫人听了,不由哎呀一声笑出声来,说道:"事情可真是巧得很,前日秋儿无意间就走到春晖院,看了一圈,跑来道:里面太冷清非逼着我务必照老太太当年的模样,一一布置起来不管老太太在不在厩,都要无区别才是,这才是真的孝顺死板的直叫人发笑,我笑她不当家花花,就知道花那个虚钱,就是母亲知道府里如此靡费,怕也是不喜的今日既然知道母亲不久就要进京,倒是该好好布置,也好遂了她的心,省得去一次春晖院,过来叽歪一回"

    沈父闻言,叹道:"秋儿是个好孩子,是个孝顺的好,好孙女依我的意思也是不必太铺张,家什器具之类的略摆几样就行了,母亲这次回来就长居厩了,她自然是带着她全部的东西进京的,她的脾性你也知道还不如打扫的干干净净,也方便母亲摆设她的物件"

    沈夫人便不快地说道:"我哪日不是将那院子打扫的干干净净,那里**个人难道是不做活的"

    沈父忙笑道:"我明白你对母亲的敬意,不过是那么一说罢了,你这是想到哪里去了"

    沈夫人这才笑道:"我是觉得母亲回了家,打开院子只看到空荡荡一片未免有些人走茶凉的凄凉,她老人家如今年纪已高,自然更爱喜庆团圆,所以我想着,就按之前的样子摆设出来这一进门,发现原来不过是才出去小住几日而已,家里一点也没变她老人家心里也能舒坦些况且那些物件也不过几千银子的事,便是将来都砸了去,府里也还承担的起,母亲用不到,可以先归到库里去,将来也能用到其他地方,又在是母亲房中用过的,更能沾些福气来"

    一席话倒是说得沈父哑口无言,半日,握里妻子的手说道:"家里的事都是你管的,你看怎样好就怎样做好了,我也不过是提个建议还是你们内宅的人想得仔细明白"

    沈夫人得了丈夫的话便开始正式积极地忙碌起来,选家俱挑丫头,其实大多都是临时在府里抽调罢了,反正老太太看不上自己的眼光品味,也不会用自己帮她选的人,只等她一回来,再各归各位,倒也省事

    沈秋君也一直在关注此事,见母亲果真认真对待起来,不由松了口气,这日又无意中自父兄谈话中得知一位出自鲁地的将领也带着家人进京述职,忙跑去劝告母亲:该去探望一下,也好打听祖母与大哥等人的情况

    沈夫人笑道:"他们并不是自鲁地而来,怕是不会知道那边的情况再则他们刚进京,万事皆忙,怎么也要过个几日才会抽出空来,我现在去就是给她们添乱呢再说了,等他们收拾妥当,也是会来家里拜访的,不提旧日之情,总是老乡一场"

    沈秋君却不赞同地说道:"虽然他们不是自鲁地而来,却是要路经那里的,未必不会回家乡看看,顺便再拜会一下祖母也未可知母亲既忧心年事已高的婆母,又关心远在外边的长子,自然是不会放过每一个能得知他们消息的机会"

    沈夫人不由拿手指点了女儿一下,嘲笑道:"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一套虚的来,孝心关心可不是靠着一张嘴到处嚷嚷就有的,关键是内心里到底有没有依我说,假的很"

    "可是世上的人都喜欢这一套?你只在心里默?谁能知道,唯有宣之以口,众人才会知道你的仁孝之心,反正本就心中有,才会做出那等事来,也不算是虚的了"沈秋君忙笑着解释道

    沈夫人被女儿劝服,果然在第二日就去拜访吕老太太

    怎么说当年也是主仆之份,年轻人或许在意识上已经淡忘了,但是老人家却早就成了习惯,将那股意识深扎在心中,故吕老太太见自己才刚进京,沈夫人就上门来拜访,着实感激涕零,连声道:"让夫人亲自屈尊前来,实在是不敢当,本该我前去沈府拜访才是"

    沈夫人笑道:"同为大齐臣子,只为朝廷尽忠,哪来的什么屈尊降贵,今日不过是来拜访同乡罢了说句实话,我此时来,本就有些唐突,还望不要见怪今日过来,是想着您进京时,是路经鲁地的,便想着来打听一下那边的情形"

    吕老太太听说,忙道:"不瞒夫人,路经鲁地时,我倒还真去拜会过老夫人呢"

    沈夫人不由惊喜叫道:"这是真的?"一时又叹气道:"老太太年事已高,越发的故土难忘,偏厩里又是一大家子的人,我实在是走不开,无法到她老人家面前略尽孝心,幸好还有英儿夫妻,不然我这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吕老太太忙劝道:"夫人纯孝至极,老夫人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自能明白夫人的一片诚孝之心我那日去拜会老夫人,看她老人家的身子硬朗着呢……"

    话未说完,沈夫人已经双手合十,欣慰道:"阿弥陀佛,真是上天护佑"

    吕老太太不由暗自点头,又低声道:"我去时,秦将军已经到了鲁地,老太太说早晚都得进京,倒宁愿早些,这样对彼此都好故择好了日子,先大公子一步进京,看日子倒是比我们晚起程**天,怕是再过三五天就能进京了"

    沈夫人闻言大吃一惊,既然如此,那边怎么也没提前给个音信,若不是提前收拾准备了,到那日还不知怎样忙乱呢

    吕老太太也看出沈夫人脸上的不自然来,便奇道:"今日听夫人之言,为何似是完全不知此事?按理说,信使也早该到了厩了"

    沈夫人忙笑道:"这一路上得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呢,许是出了什么意外,给耽搁下了如今自您这里得知消息也是一样的"

    沈夫人知吕老太太舟车劳顿,不敢过多打搅,又闲话几句,便告辞而去

    在回府的马车上,沈夫人不由握紧了双手

    如果说她刚开始还作呕自己的虚假做作,那现在则是无比的庆幸自己今日来做的一番表面工夫,不然如何知道婆母竟然会这么快就到了厩,而自己这个儿媳只怕等她进了沈府门,才会知道吧

    沈夫人想起后面吕老太太所说的话,越发的恨得直咬牙

    "我已经求了老夫人,只要她一进厩地界,就快马送来消息,到时我会同马老夫人和史老夫人一起去郊外相迎,也是多年的情分"

    如今看来,怕是婆母根本就没派人来送信,是存心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呢

    先不说,自己会不会比那些老太太们晚到,只说婆母热情相邀众人过府一聚,看到空荡荡的院子,到时谁会听自己的解释呢?

    谁知道那些人会如何想,自己不孝的名声就算是做实了,虽不会在厩中传得人尽皆知,但在鲁地出来的人面前是绝对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沈夫人回到府中,心火难消,这种事情是不好说与儿媳听的,便叫来沈秋君,将事情细说了一遍,末了又拉着女儿的手说道:"幸好你让我走这一趟,不然以后真不知会发生什么事呢,外人皆道你祖母是个明事理的好人,可怎么就能办出这样坏了沈家名声的事来,我再有千般不是,看到这些子孙的份上,也该给我些体面,暗地里叫到屋里打骂一顿,我还能反抗不成沈家主母名声坏了,她能有什么好处?"

    沈秋君暗叹一口气,婆媳之间大多是不能和睦相处的,两边皆是她的长辈,她也不好随意褒贬,只得低声开解母亲:或许是个误会,等祖母来了再问个明白吧

    沈夫人却明白,定是当年因为女儿之事,逼走了婆婆,她这是怀恨在心,再加上宁儿娶亲之事,更是铁了心让自己好看呢

    到了夜里,沈夫人原原本本将吕老太太的话说给丈夫听,沈父皱了半天眉,暗叹一口气,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日子过得飞快,其间并没有任何信使前来,沈夫人终是在五日后的清晨,接到口信:沈老太太已经到了京郊了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四零章 探听消息-小说毒妇不从良免费阅读,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