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郊外,一处空地临时扎了一处帐篷,沈老太太正坐在里面,抿了一口茶,看着马老太太等人笑道:"一大早的,就扰得你们不得安生,我这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那几人忙道:"如今春暖花开,正好出来走走,感受一下春天的气息,又能与老友相聚谈心,也是一举两得"

    沈老太太听了,也不由得眉开眼笑,却见趁人不备,悄然向外看去,眼中便有一丝失落

    其他几位老太太见了也不由暗自叹气:老夫人一生要强,荣耀了一辈子,临老竟然如此被儿媳冷落,实在是可怜可叹!

    虽说当日老夫人对沈夫人有辛责,可是年轻媳妇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也没见她们当中谁会真记婆婆的仇,敢对婆婆无礼沈夫人这样做实在有些过分,难道你不来接,老夫人就不知道沈府大门怎么走了吗?

    倒是吕老太太因为前番事,对沈夫人极有好感,且便是沈夫人不要婆婆,难道还不要孙子孙女?

    只是,沈老太太不提,众人想劝也难开口,否则倒象是可怜她似的,这样更让老夫人没了脸面

    场面一度冷了下来,沈老太太倒不愧是当年的老夫人,很快又谈起其他,一派豪爽大气,却愈发地让诸位老太太们心酸不已

    此时,只见远远一队人马向此处奔来,就有眼力好的,看出是沈府的人,忙喜滋滋上前禀道:"府里来人接了"

    众人齐齐松口气,再看天已近半响,暗道:沈夫人这下马威给的好??br/>

    等那队人马近前,众人又有性惊,打头的竟然是沈侯爷!

    只见沈爷翻身下马,急步走到母亲跟前,跪倒在地哽噎道:"见过母亲"

    沈老太太也是老泪横流,抱着儿子痛哭涕泣

    众人忙上前劝解,这才好了,此时沈夫人也带着儿子媳妇向前来拜见老太太,自然少不了抹泪之事

    沈夫人拭泪道:"今晨才接到母亲进京的消息,来得晚了还望母亲恕罪"

    沈父闻言不由看了妻子一眼终是暗叹一口气,垂下眼帘

    老太太嗔怪道:"早前派人来送信要进京时,我就担心这个你们的孝心,我都明白,可是你家侯爷肩上担子重大我一个老婆子不过是回自己家,哪里用得着他撇下朝中事跑这一遭呢?故到了此处,才又派人去府里告之哪知还是来了,你也不劝劝他,就让他由着性子来"

    沈夫人在此前哪里见过老太太送来的信,此时也不揭破,顺着老太太的话,笑道:"侯爷自从得知母亲要回来,开心得不得了,一早就和儿媳说了要亲自来接您,就怕儿媳抢在他前边领了这个头功,千叮咛万嘱咐的只要一得了信,立马报给他"

    众人一听,心里便明白了怪不得来得有些晚了,老夫人送信晚是一个原因,还有就是沈侯盼母心切,沈夫人得了信再送到沈侯跟前,可不就晚了些嘛

    如此一想,众人便称赞起沈侯夫妻的孝心来

    沈侯听着母亲与妻子在那里一脸虚假地鬼扯,不由得苦笑,自此又该过上受夹板气的日子了

    说起来,这次沈侯是偏向妻子的,老太太在此事中做的真是不地道

    一群子旧臣来迎旧主?虽说都是老太太,起不了多大的风波,可是哪一天真要被御史给提溜出来,也够喝一壶的

    故自从知道母亲大体进京的时间后,他便在皇上面前备了案

    皇上倒是个贤明的,并不在意这个事,而且他自己的猜测再加沈侯言语中的暗示,知道这是婆媳斗法呢,斗吧,重臣家里有内斗,也算是多了一个把柄给他,故大度表示等老太太回京,沈侯说一声就能直接去接人,等老太太休息过来,他还要请进宫里为她接风呢

    沈侯忙谢了恩,老脸却一片通红,修身治家齐天下,如今家宅不和,枉为他曾为一方霸主,如今的大齐侯爷了

    这时沈大嫂也带着儿女上来见礼,沈侯想到家中的女儿,忙道:"在外面诸多不便,还是先家去再一一见过吧"

    沈夫人又请诸老太太们过府一叙,沈老太太也道:"咱们一起回去好好说说话,方才还没尽兴呢"

    那几位老太太本想着沈老太太进府,府中更忙得人仰马翻的,本不欲去打扰,如今见她婆媳二人诚意相邀,便也一同随着去了沈府

    一进沈府,便见沈秋君带着下人们迎在二门上,见众人回府,忙上前笑着见礼:"见过祖母"

    不想沈老太太正与史老太太说话呢,只是抬手示意了一下,仍对史老夫人说道:"府里还是这个样子,倒象是昨日才离京今日就回来了似的"

    史老夫人便顺着说道:"咱们这上了年纪的,儿孙在哪里,哪里就是家了"

    诸老太太唏嘘着向里走去,沈秋君已经识趣地避到一边,沈夫人不由心疼地看了女儿一眼,倒是环姐儿却跑过去向沈秋君见礼

    环姐儿去了鲁地,见过不少的大家闺秀,皆没有小姑姑长得好看,如今隔了几年再见,发现小姑姑竟然更加的明丽动人,且小时又听人讲,自己有长得有几分似小姑姑,越发生了思慕之心

    沈秋君见环姐儿过来,不由悄笑道:"还敢来见我,你那小泥人,我可是还收着呢"

    环姐儿不由睁大了眼,道:"您还记得那事呢?"

    沈秋君咬牙道:"一辈子都记得,以后空了再和你算账"

    两个小的见姐姐过来,也忙依样给沈秋君见礼,听了忙道:"是什么事?"

    环姐儿掩口笑道:"是好事"又扯着沈秋君不许她说出来,沈秋君道:"我才不会说呢,我怕带坏了珂儿和纬儿呢"

    于是姑侄几人算是重新熟识起来,毕竟她们都是孩子,回到久别的厩,就如同到了一个新地方,众人又只管围在老太太面前,她们便不可避免地有些胆怯,如今有这么一个笑眯眯长得好看的姑姑在旁,心里顿时有了底气,都不约而同地偎在沈秋君的身旁

    沈大嫂临进春晖园时,忍不住回头寻了一下儿女,见此情景不由脸色一沉,狠狠瞪了儿女一眼,可惜那三个人正围在沈秋君身边,争论泥人之事呢,哪里看得见

    众人进得园子,便见园中丫头仆妇齐全,再到房中,只见房中陈设一如从前,当然只是样式相似,质地是不能相比的,毕竟老太太从前用的东西都是精品,但只这一份心,就实在是难得,

    众人见了无不赞叹沈侯夫妻的孝心,其实都知道,这一切怕是沈夫人一人的功劳,沈侯一个大男人,是想不到这些的

    沈夫人不由感激地看向女儿,沈秋君也报以轻笑,再想到祖母脸上在进房时,脸上一刹那的变色,虽飞快地消失,却没有逃过特意留意她的沈秋君的眼

    沈秋君不由暗叹,看来祖母是铁了心要整治母亲的,幸好自己得了先知,提醒母亲做好准备,不然此时母亲只有跪地请罪的份了

    沈秋君想起前世母亲的狼狈,还有自己被人当傻子一样设计的过往,叹道:被怀了那样害人之心的人盯上,真是防不胜防

    一家子能有什么深仇大恨,关上门有什么不能说的,偏要如此对付母亲,况且母亲又向来是个与人为善的,如果她真敢对祖母不敬,只怕第一个不愿意的便是父亲,可看这些年父母恩爱的模样,只能说定是祖母无中生有了

    如此一想,前世沈秋君还与祖母生疏,那今生便有些恨意了

    这时,那位李嬷嬷又跑上前来,笑道:"按着老夫人以往的习惯,这个时辰本应燃梅花香的,可是方才听觉得还有客人,奴婢便自作主张,让人燃了檀香"

    沈秋君不由心里暗笑

    沈侯夫妇出京后,沈秋君便来到院里,细细查看可有缺漏,那李嬷嬷便仗着她曾在老太太院里当差多年,指手画脚起来

    沈秋君也捧她的?但凡她提出?一概遵从,多年都过去了,也不在乎这一时了

    此外年年为了焚香,不知费了多少的银子,她怎能让这事不露于人前,以表现母亲的孝心呢,而这李嬷嬷这种人也不会有功不夸耀一下的,自然要让她上前有所表现

    这不,就有其他老太太赞叹道:"果是老夫人*出的人,这么些年了,对老夫人的习惯都还记得,可见其忠心"

    李嬷嬷得了夸奖,忙笑道:"奴婢是每日都按着老夫人未离京时的习惯焚香,又岂会记错,只是不知老夫人喜好是否有变"

    李嬷嬷焚香,那定然是沈夫人的意思了,要知道老夫人用的香定不是俗品,一年下来也好些银子呢,众人不由赞赏地看向沈夫人

    沈老太太也笑眯眯地对沈夫人说道:"你这孩子也真的,我此次进京是带了全部东西来的,何必再置办这些物件,太靡费了还有这香,我人不在此,何须如此,这一年年焚香费的银子,便是舍给那些穷人,也算是是我的功德一件了"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四一章 处处落空-小说毒妇不从良假面的盛宴,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