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明显是沈夫人在老太太面前没讨到好,才迁怒于自己,只是到底是自己婆婆,沈大嫂无奈,只得跪下陪罪道:"儿媳错了,儿媳只是说按常规,母亲这里自然不必如此的"

    沈夫人冷哼道:"你还是好好查查吧,免得整个沈家都被我搬到鲁地你外祖家去了若是有亏空,我就拿嫁妆来补,不够了还有每年的俸银,有生之年总能补齐了吧"

    沈夫人既发了一通火,又见沈大嫂吓得脸色发白,顿觉无趣,挥挥手道:"你出去吧"

    沈大嫂这才敢站起身来,忙忙退了出去

    第二日一大早,沈夫人就带着程秀梅一起去了春晖院立规矩

    这立规矩还真是实实在在的,沈夫人带着程秀梅站在老太太跟前,一会端茶递水,一时又捶脚捶背,丫头们的活全做了

    先时还有程秀梅帮着,但是老太太道:"你身为长辈,应为?沧龀龈鲅子?"于是便让程秀梅立于一旁学

    这可苦了沈夫人了虽然她是儿媳,立规矩也是应该的但是身为侯夫人还要如此严格地立规矩,只怕厩独此一家了

    况且沈夫人如今年事已高,这几年又养尊处优惯了的,哪里受过这等罪,一天下来,累得筋疲力?好容易伺候着老太太用过晚?这才由程秀梅扶着回了正院,躺在床上就再也不想爬起来,除了喝点水,一点东西都吃不下

    沈秋君见此万分心疼,忙让厨房上的人去做些清爽的东西送来,自己则帮着给母亲捶肩捏背

    沈夫人歇息半日,这才稍缓过劲来,对程秀梅说道:"好孩子,你也陪着站了一天了,快回去休息一下吧"

    程秀梅欲待推辞沈秋君忙笑道:"嫂子快回去吧,这里有我呢"

    程秀梅这才施礼回去了,她也是累得够呛,虽说不用做活,可站一天也是腿酸,再则她一个千金小姐哪里受过这样的罪,便是在沈夫人面前立规矩,也不过是饭时站在那里布下菜,便坐下了

    沈秋君等程秀梅去了,这才含泪地对母亲说道:"都是一家子她竟然如此对母亲,想来定是因为我的缘故了可恨,她占着个长辈的名头竟是一时奈何不得她让母亲受累了"

    沈夫人忙笑道:"这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没一件顺她意的,自然心情不忿,这两日就让她出出气,以后就好了,再说了,谁家儿媳不在婆婆跟前立规矩,况且她也没打没骂的闹出来也是我没理,孝字大过天"

    这时厨房里送上吃食来,沈秋君忙接过来亲自劝着母亲吃了一些,趁人不注意,小声道:"要不母亲装??这样就不用去她那里了"

    沈夫人笑着叹道:"傻丫头,这才一天就病了,也太假了些,只怕她能立时请了太医来,更丢人了过几天再说吧我不过是累几天,要不了命的"

    沈秋君只得笑了笑,心里却暗自筹划

    沈夫人见天色不早,忙催着女儿去休息,沈秋君见父亲此时也走了过来,这才起身走了

    沈父看着疲倦不堪的妻子,也是心疼,只是碍于孝道,一时无法让母亲改了心意,只得握着妻子的手,歉疚地说道:"辛苦你了!你先熬这几日,我定会好好劝劝母亲的"

    沈夫人忙笑道:"这是我为儿媳的本分,说不上什么辛不辛苦我已让人在书房里收拾了,你今天就先歇在那里吧,我得让丫头们好好帮我捶肩捏背,不然明天更是难过"

    沈父闻言忙笑道:"有我在哪里用得着丫头们,她们那点子劲管什么用,又不懂穴位"

    沈夫人脸上变了粉,倒也不再坚持

    第二日,沈夫人仍旧去了婆母跟前伺候

    不多时,齐妃就令小太监来下了旨:请老太太明日进宫赴宴,为其接风洗尘

    沈夫人婆媳二人齐齐松口气:明日到了宫里,老太太便为自己的脸面,也不能再这么搓磨人了

    老太太想了想,便对程秀梅说道:"你先回去吧,今日暂不用你在这里伺候,明天你再随我入宫就是了"

    程秀梅不由看了婆婆一眼,见沈夫人点头,这才退了下去,赶紧回去叫了丫头来捶打

    老太太看到她婆媳互动的那一幕,不由冷笑

    沈秋君听见说老太太只带着二嫂进的宫,忙赶过母亲处伺候

    沈夫人正歪在塌上,旁边有个丫头正拿着对美人捶在那里敲打呢,沈秋君忙接过来继续敲打着

    沈夫人见了笑道:"你忙你的去吧,我好多了"

    沈秋君忙笑道:"我看母亲的脸色也好了许多,可见这敲打是很管用的,我哪里有什么事,就在这里陪着母亲吧"

    沈夫人笑道:"我让丫头敲打着也就那么个意思罢了,主要还是你父亲的推拿……"

    沈夫人忽然反应过来,忙住了嘴,再看女儿一脸揶揄地笑,更是恨不得咬了自己舌头

    沈秋君怕母亲尴尬,忙又道:"这样总不是长久之计,还是要想个法子,治治她至少让她不敢这样难为你"

    沈夫人已面色如常,叹道:"这事可不好办,她不是别人,是你父亲的亲生母亲,轻不得重不得,不然你父亲那里也不好交代儿媳伺候婆母,天经地义的事情,她又没打骂我,你那装病的事情不要再提了,便是提也要你父亲提才行"

    沈秋君不由泄了气,嘟囔道:"她身子倒是硬朗,真是祸害活千年"

    沈夫人忙忙喝住道:"你休得胡说!她便是有万般不对,也是你的亲祖母,你可以不认她,可口里却决不能如此说她,不然天下人的唾沫星子都能将你淹死她不过是一时气不顺,才拿我撒气,时日久了无趣,也就撂开手况且你祖父去世的早,她在你父亲心里便算是个支柱,她若是有个好歹,只怕你父亲第一个就受不住"

    沈秋君低声道:"尊长者也要有尊长者的胸襟风范才是……"

    沈夫人忙道:"这是我与她婆媳之间的事,哪里用是着你这?怖床迨?我自己能应付得过去你回去吧,这事不许你再说一字!"

    沈秋君无法,只得怏怏而回

    一路上浮想联翩,既羡慕父母之间的恩爱,比如这几日母亲虽白日里劳累,可夜里自有父亲为她捶捏伺候,这样看来母亲比之其他人要幸福,可又暗自埋怨父亲因为孝道,在婆媳之事上总是一筹莫展,这么多年不知让母亲受了不少委屈

    一时又想如果此事发生在六皇子身上,他会怎么做呢?会不会直接扯了媳妇就走了,临走前再说几句恶心人的话?

    沈秋君又想起母亲之话,不由拿大哥二哥代入,若是大哥二哥敢跑到母亲面前吵闹,不让嫂子们伺候,带了妻子就走,那她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可是母亲竟不是那样刻薄的人,说道底还是祖母为老不尊

    沈秋君越想脑中越乱,既心疼母亲,又暗自懊恼,自己怎么好好的将六皇子扯进来做对比,正在她胡思乱想之际,却看见环姐儿正在那里踢打着花圃

    沈秋君忙收了心思,上前笑道:"这是谁惹我们环姐儿生气了,说给姑姑,姑姑帮你出气"

    环姐儿闻言,转身想跑,却被沈秋君一个箭步给拦住了,扯过她来,正欲取笑她的无礼,却见其脸上红肿一片,不由大惊:"这是怎么了,被谁打……"

    沈秋君忙止住问话,环姐儿是沈府的小姐,谁敢动她,定是她不听话,被大嫂给教训了

    想到此,沈秋君冲了雪柳使了个眼色,又对环姐儿笑道:"那日还说要去我院里玩呢,你总没时间过去,正好现在我和一起过去吧"

    环姐儿欲挣脱,终是不敌沈秋君,便被她拖走了

    刚回到房中,雪柳就已经领了冰过来,沈秋君拿毛巾包了,递给环姐儿让她敷一敷

    沈秋君看着环姐儿,笑道:"定是你不听话,被大人给教训了,还敢嘟着嘴不服气,幸好你还小又是女孩子,不然依沈家的家法,那是要打军棍的"

    环姐儿这才说道:"我觉得自己没错,可母亲连我的辩解都不听,就打了我巴掌,哼,仗着自己是大人,就可以不讲理吗?"

    沈秋君看着众人笑道:"看她这个性子,倒真不愧是沈家的嫡长孙女"又对环姐儿说道:"你母亲最近管着府里的事务,忙得喝水吃饭的空都没有,没时间听你解释也是有的,不如你说给姑姑听听,让姑姑给我评评礼,若真不是你的错,姑姑让你母亲给你赔罪,如何?"

    环姐儿看了一眼沈秋君,却捂了嘴就欲走,沈秋君忙拉着道:"好,好,我不问了,你先坐会,等红肿消下去再走也不迟"一时又赞道:"你倒是极懂得为尊者讳,有你这么一个懂事的女儿,你母亲倒真是个有福气的"

    谁知环姐儿听了,脸上却越发的红了,躲躲闪闪不敢看沈秋君

    沈秋君心下起疑,却又暗笑自己多心,她们母子没事提自己做什么,于是仍是哄逗着环姐儿玩耍

    却哪里知道,环姐儿如此模样,正是因为她的缘故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四四章 难得清闲,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