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柳只得答应了,又怕沈大嫂盛怒之下,再打了环姐儿,毕竟环姐儿脸上好容易才消了肿,便仗着是沈秋君大丫头的身份,笑着多嘴劝道:"还望大少夫人息怒,姐儿毕竟年纪?又聪慧伶?一时淘气也是有的……"

    话未说完,沈大嫂冷笑道:"沈家好家风,一个丫头也敢管着当家夫人管教姐儿"

    雪柳顿时羞得满脸通红,矮身行了礼,低着头走了

    却不知因为雪柳是个活泼性子,一路上已与环姐儿厮混得熟了,如今环姐儿眼见母亲如此,便有些不满,看着雪柳走远了,说道:"到底是我姑姑身边的亲信,你就应她一句又怎么样?那样给人没脸?"

    沈大嫂本来想提着女儿回院里再教训她,如今看女儿竟然为了沈秋君的一个丫头驳自己的话,且她在鲁地管家也是惯了的,便不顾还在外面,直接喝道:"我就是应了她,也照打不误,我就说你以后少去那边走动,这才多大一会,就被灌了**汤,帮着外人说起话来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

    环姐儿眼珠一转,忙笑嘻嘻说道:"母亲息怒,女儿也是为了母亲好啊"

    "为了我好?好,你说,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看我今日不揭了你的皮"

    环姐儿便慢慢说道:"曾祖母为什么欺负祖母呢,还不是因为祖母没有小姑,没人在曾祖母面前帮她说好话,所以才被欺负的而祖母又是您的婆婆,为了将来她不欺负你,我当然要讨好小姑姑了"

    旁边人也忙凑趣道:"姐儿倒是个有孝心的"

    沈大嫂这才好些,笑道:"什么孝心,不过是为了逃一顿打,胡乱诌的罢了"低头看女儿得意洋洋的样子,又道:"我的小姑可不止你小姑姑一个还有你大姑姑呢,正经的,你该去讨好她"

    沈大嫂正说着,忽看到女儿裙边的玉佩有些眼熟,便道:"你这是什么时候得的,谁送你的?"

    环姐儿低头看去忙答道:"小姑姑送我的,听雪柳姐姐说这可是老物件值不少钱呢"

    沈大嫂一听是沈秋君送的,便上前一把扯了下来,斥道:"眼皮子这样浅,什么值不值钱的什么人给的东西都要"一边说一边作势要扔了出去,却被身边的丫头急急拦了下来,一面又直冲她使眼色

    沈大嫂不由顺着那人眼光看去却赫然发现沈夫人正带着人站在不远处冷冷看着她,不由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沈夫人慢慢走过来,先命人送环姐儿回去,环姐儿见眼前气氛不对,吓得不敢吭声,乖乖跟着丫头们走了

    沈夫人对沈大嫂说道:"你跟我过来"婆媳二人便暂到了一间小亭子里,沈夫人坐下,看着沈大嫂问道:"秋儿送给环姐儿的东西为什么不能要?她在你口中到底是什么人?"

    沈大嫂吓得不敢吭声,沈夫人又拍桌道:"那日回府,秋儿和几个侄儿侄女说个话我就看你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她就这么碍着你的事?"

    沈大嫂终于鼓足勇气,说道:"母亲心疼小姑我也心疼我的女儿,小姑已然这个样子了,我怎能再让环儿和她走得太近了,坏了名声嫁不出去"

    沈夫人闻言大怒,一巴掌就扇了过去,骂道:"和秋儿走的近,怎么就坏了名声?你这妖言惑众的搅家精"

    沈大嫂捂着被打肿了的半边脸,一鼓作气地说道:"母亲何必自欺欺人,现在她还小姑独处不就说明问题了吗我原就说错了,就算是环姐儿不与小姑走的近,只怕名声也已经坏了小姑出了那样的事,仍被当成沈府的宝贝,这本身就说明了我们沈家对于贞洁的态度,这样人家的女儿,谁敢求娶?"

    沈夫人只是定定地看着儿媳,也不说话,沈大嫂见了心里有些害怕,不过为了女儿仍是说道:"我知道小姑还是清白身子,如果仅为当年之事,我或许也不会阻止环姐儿,可是我没想到小姑竟然觊觎贤王,那可是她的亲姐夫,这样的品性,我如何放心让女儿与她来往"

    沈夫人淡淡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沈大嫂冷笑道:"这事可是儿媳敢空口白牙说的吗?当然小姑有胆子做,没胆子承认,儿媳也没办法"

    沈夫人点头道:"你倒是会往秋儿身上泼脏水,好,我不会教育女儿,我倒要看你以后能教出什么贞洁烈妇来你回去吧,我会让秋儿和你以及你的女儿离得远远的"

    沈大嫂见沈夫人如此,心里越发没了底,只得犹犹豫豫地退下,及至快出亭子时,忽然一个念头映入她的脑中,她急忙停住步子,看着沈夫人认真说道:"儿媳知道母亲定有让父亲改立世子的本事,可是手心手背都是肉,如果夫君丢了世子之位,等待他的怕只有死路一条了"

    沈夫人淡淡笑道:"他是我的儿子,我焉能不心疼,世子之位是不能换,但世子夫人的位子是可以换人坐的"

    沈大嫂闻言,不啻耳边响起一声焦雷,直吓得魂飞魄散,大声嚷嚷道:"我无过错,你不能休我了去"

    沈夫人冷笑:"还说是什么门香门第的女儿,也不过如此,一点子事就惊慌成这般模样你今日竟敢顶撞我,现在马上去祠堂悔过去"

    沈大嫂被沈夫人如此一说,头脑反冷静下来,休妻是大事,丈夫不在家,沈夫人一个人还真做不了这个主,她稳下心神,慢慢退出亭子,就有两个婆子上前带着她去了祠堂罚跪

    沈夫人静静坐在那里,老半天一动不动,丫头婆子们不由面面相觑,上前小心说道:"夫人,您还好吧,要不要请大夫过来瞧瞧?"

    沈夫人却脸色平静,起身笑道:"放心,我无事,我还要好好活着,长命百岁的活着,看不到秋儿有了好归宿我怎能瞑目"

    众人不敢吭声,上前扶着沈夫人回了主院

    再说雪柳回去后,少不得将事情经过说了,又道:"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如今侯爷夫人都在,大少夫人竟然这般不将您放在眼中,这以后还了得"

    沈秋君初听雪柳之言,还是有些不以为意的

    前世她活得稀里糊涂的,如今重生后经过大姐之事,又知道祖母对自己的厌恶,对于大嫂的那点心思,她也是有些明白的,只是因为没有闹出来,她也就装作不知情

    况且这不过是个人观念的问题沈秋君自然认为自己该好好活着,但大沈许觉得自己遭遇了那种事,就该以死明志,两个人的观点不同,都是自小根深蒂固的,也难让对方必须改为自己的观点,自此井水不犯河水地两不相扰也就是了

    不想,没过多长时间,又有小丫头来道:大少夫人与夫人吵了起来,被夫人一气之下关到祠堂去了

    沈秋君这才忍不住也来了火气,大嫂怎么也是出身大户人家的小姐,又多年独当一面,人情世故方面定也做得不差,便是心里真看不上自己,也该面上遮掩过去,如今却连表面工夫都不做了,可见不仅不将自己放在眼中,便是母亲也不值得她去费心讨好,果是有祖母撑腰,这胆子就肥了

    沈秋君叫过雪香来,让她去辛先生处说几句话,雪香认真听了,便忙出去了

    雪柳倒不忍心了,说道:"不会就因为我挑拨了这几句,就害得大少夫人要背个不孝的罪名吧"

    楚嬷嬷则道:"她与你那样说话,便知心里没将小姐当回事,如今又敢顶撞夫人,可见被老太太纵得无法无天了,不挫挫她的锐气,她还以为这沈家除了老太太就是她了呢"

    沈秋君叹道:"以前看大嫂也是个好的,怎么出去这几年就成了这个样子"一边说着,便起身去看母亲

    沈夫人见女儿来了,笑道:"我可没你想的那般小心眼,她还气不着我"

    沈秋君忙笑道:"母亲到底是上了年纪的,还是让辛先生看看的好母亲可别大意了,有时这人被气着了,表面是看不出什么来的,却不知极伤心肺的,若是早日查出来,也好早早保养,别再受劳累,也不能再动肝火"

    沈夫人眼神闪了闪,指着女儿笑道:"也罢,就依了你吧一辈子了,都没能暖过她的心来,我也就不再指望了"

    一时丫头们都散了,沈夫人看着女儿问道:"你大嫂总是忤逆于我,你说将她休了如何?"

    沈秋君摇头,说道:"祖母不会同意的,大哥也不会同意的环姐儿如今也是十岁的大姑娘家了,如果大嫂被休,她这辈子怕是嫁不出去了珂儿与纬儿还太?又占了嫡?必会成为继母的眼中钉肉中刺,如果母亲接过来养活,一来母亲年纪大了,精力跟不上,二来,只怕他二人心中有怨,到头来反养了两个白眼狼依女儿之见,经此一事,大嫂也会有所收敛的"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四六 掌掴儿媳,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