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夫人听了女儿之言,也不由叹道:"我当时是真恨不得立时就休了她,可后来又心疼那几个小的,如今也只能吓吓她了"

    沈秋君又和母亲说了会话,这才回到自己院里,雪香已经回来了,笑道:"辛先生已经答应帮忙了"

    沈秋君点头,暗叹这家里什么时候才能消停下来

    过不多时,沈老太太便带着程秀梅赴宴归来

    当听说沈大嫂因忤逆沈夫人被关,老太太倒不好直接命沈夫人将人放出,只是说道:"以后英儿承了爵,她就是侯夫人,惩罚也要有个度,不然以后让她如何立威掌管沈府?"

    沈夫人听了心中冷笑,如今自己已是侯夫人,也没见婆婆就给自己脸面了,便以"无规矩不成方圆,身为一府主母就该赏罚分明"为由,仍是让沈大嫂跪在那里思过

    一来老太太也确实有些累了,二来她婆媳二人闹得越凶,对于她来说,则是越有利,便暂且撂开手回了春晖院

    程秀梅则少不得陪了婆婆身边,沈夫人笑道:"宫里不比家里,要处处小心谨慎,这一天下来也够你累的,你不必陪我,还是回去休息吧"

    程秀梅这才告辞回去,然躺在床上,脑中却浮现出祖母在皇宫的春风得意

    今日她本以为祖母会说些婆婆的坏话,以挑拨拉拢,可是通通没有,这倒是让程秀梅心上一阵轻松

    等到了宫里,齐妃亲自在宫外迎接,之后皇上也来陪着用了点东西,对着老太太态度极为和蔼,毫无上位者的威严

    程秀梅见了不由暗自艳羡,身为臣妻,能在皇上皇妃面前如此有体面,不枉此一生了

    以至于回到家里程秀梅仍沉浸在那种羡慕当中,她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便起身欲寻人说话,这些与丫头们说了也无趣,于是便来找沈秋君

    沈秋君也想知道她今日出去的情况,急忙接了出来

    程秀梅想了想便问起大嫂到底为何冲撞了母亲

    沈秋君虽已猜到是因为自己,不过这事不好说不出口,而且母亲身边的人也定是守口如瓶的,便道:"母亲将账册交于她,她有些信不过母亲要账物查实一遍,母亲虽向来是好性子,可这受不得这样的委屈这才二人大吵了一架"

    程秀梅不由惊叫着掩了口因为此事太蹊跷,只说忤逆冲撞,却没个正经的说法,她也曾让人暗地里打听了一下,倒是隐约听说是账目的问题,如今听沈秋君一说,这才算明白了

    她心里不由暗自嘲笑大嫂,现在沈府的虽说老太太地位最高但是真论起主母来,却是婆母,这府里的银钱说白了还是公婆二人的,大晒没成为侯夫人呢,不过管几天家还就真当自己是沈府女主人了真是可笑可叹

    想到此,程秀梅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大嫂哪来的胆子敢查婆母的账,怕是听说自己之前管着家,担心自己在其中捣鬼,这才会有此一说吧

    本来程秀梅还因对大嫂有些兔死狐悲,这次过来也是想劝着沈秋君帮大嫂说几句话的,如今想过那个弯来,立时歇了那个心思,只是说道:"也不怪母亲生气,她老人家一生操劳,对我们这些做儿女的真是掏心掏肺,不想如今却被大嫂质疑,不提她老人家心酸,我听了都替母亲心寒"

    沈秋君闻言不由垂下含笑的眸子,饮一口茶,说道:"也是日久见人心,大嫂以前也是个好的,也不知为何,越是历练,倒越反不如从前算了,我们不要提她了,母亲自会处理的今日二嫂在宫中过得可好?"

    程秀梅便说了在宫里的事,又笑道:"我当时见到皇上,吓得出了一身的汗,是头也不敢抬,话也不敢说,想起以前妹妹竟敢在皇上面前使鞭子子,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沈秋君忙道:"当日为了清白,小命都快要保不住了,哪里会想太多,况且当今皇上是个贤明君主"

    程秀梅便又讲了老太太在皇上面前那独一份的体面来

    看到程秀梅一脸神往的样子,沈秋君笑道:"祖母是个有福气的,她在皇上面前的体面,我们是不要想了"又悄声道:"那可是父亲拿鲁地十数万将士以及他的忠心不二和数次冲锋陷阵,再加上曾救过先皇与当今皇上才换来的"

    见程秀梅神情一愣,沈秋君直起身子,笑道:"所以说祖母是个有福气的,教导出了好儿孙,才有了今日的体面二嫂以后也教导几个文能安邦武能定国的好儿孙来,等你也成了老封君,说不得也能有此体面呢"

    程秀梅忙笑道:"我倒希望天下自此太平,儿孙们太太平平地做个忠君爱民的小官,不辱没了先人也就是了"

    等到了傍晚,沈夫人便觉身子乏力的很,吓得众人惊慌不已,忙请来辛先生把了脉,道:"几次生产时皆心情郁郁,存了病根在心里,前段时间把脉倒觉得好了很多,不知为何此次身子竟虚弱成这般,本就劳累不堪,又不知为何悲从心起,将病根引了出来,再这样下去,只恐性命不久矣"

    一番话将几个子女吓得跪在地上哭求神医救命,辛先生这才慢慢说道:"我会开些药,倒也能缓解一二,时日长了倒也能调解得如正常人一样但要想根除是不可能了,自此要好好将养,保持心平气顺,不能再动肝火,不能再过度劳累,保养的好了,长命百岁也是可能的,可若是还是身子劳累心里疲惫,唉,时日长了,老朽也就无能为力了"

    沈侯听了辛先生之语,再看妻子虚弱的样子,不由心痛如绞

    当年父亲去世,他心疼母亲孤寡一人,便由着母亲将昭英抱走,后来有了大女儿二女儿,他碍于孝道,不过是无力地*一两句,仍是由着母亲将她们抱走养活

    当日他只道自己只要好好疼爱妻子,不纳妾侍给她填堵,处处依顺着她,以后再生下孩子定会让她亲自养着的,如此也就补偿了

    而且见妻子虽抑郁一段时间,后来却还劝自己道:她要时常随着出战,有老太太看着,也能放心

    现在看来,是自己低估了一个母亲的舐犊情深,低估了妻子所受的伤害

    沈夫人躺在床上看到丈夫一脸悲痛欲绝的样子,心里不免心疼起来,不由得埋怨地看了女儿一眼,只说是气的就罢了,怎么还将陈年旧事也提了出来

    当年孩子被抱走,她虽心里不舍,但想到公公刚去世,婆婆也确实孤单了些,再说到底是老太太的亲孙子孙女,受不了苛待,而自己因要照顾丈夫也确实容易顾此失彼,又想有孩子连着,说不定婆媳关系就好了,故虽有亲子不在身边的抑郁,但也没辛先生说的那般夸张

    老太太也闻信赶了过来,本就不相信儿媳这么容易就被气倒了,后又看到儿媳脸上的神情,心里越发起了疑,对正喊叫着要休了那不贤妇人的儿子说道:"一个游医的话也能信,还是正经请位太医来看看吧"

    沈父闻言看向母亲的眼光便冷了几分,冷笑道:"好,就如母亲所愿来人,拿我的帖子去请太医"

    沈秋君此时也有些紧张地拽了拽沈昭宁的衣服,见哥哥冲自己点了点头,这才放下心来

    却不知老太太也悄悄递了个眼神给身边的人

    时间过得很慢,沈父怕房间人多,气味不好,熏着妻子,便命众人先回去,这个时候谁能放心地离开,便都到院里或其他房间坐等

    终于太医来了,沈昭宁看着一前一后进来的太医,脸色有孝白,那二人并不是自家熟识常用的

    沈昭宁忙悄悄叫过人来问,家下人答道:是老太太的人出来说,不许请以前用的,让换个太医瞧瞧,免得老是那几个方子,吃来吃去不管用

    沈昭宁吓出一身冷汗,忙来到母亲房中,恰好那两人已轮番把了脉,老太太让他们分开说,沈父见了越发心冷

    那两个太医一一进来细说病情,虽有些吞吐,却也道沈夫人以前心里存了委屈,一直不得发出来,如今许是操持府务劳累过度,又生了点气,便引了出来,倒可以开个方子,只是以后一定要注意,不得劳累不得动怒

    沈秋君顿时松口气,赞赏地看向哥哥,却发现他不知何时竟离去了

    原来沈昭宁听了太医说的,忙忙跑去找辛先生,急声问道:"我母亲的身体到底怎么样?怎么太医也说不好呢!"

    辛先生奇道:"你们设下的局,怎么反来问我?不过是天热又气着了,一时不思饮食罢了我已经开了开郁顺气的食疗方子,没事吃着玩吧"

    沈昭宁喃声道:"我家与那两个太医没交情,故打招呼也打不到他们那里去,可他们说的竟与你说的一样,怎能不让我忧心呢"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四七章 陈年积症-毒妇从良记下载txt,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