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成子闻言一愣,六皇子又道:"她这一死,沈家也消停了,玉姐姐又得守孝说不了亲事,如此一来倒是两全其美"

    小成子见六皇子郑重其事的样子,忙说道:"到底是沈三小姐的亲祖母,只怕她不会愿意的"

    六皇子想了想,也觉得沈秋君同意的可能性很?想了?又笑道:"不如我让辛先生给她下点药,让她天天病在床上,如此也就没空出来寻事了"

    小成子小声劝道:"爷,做这事之前,您最好还是问一下沈三小姐意思,省得好心办坏事"

    此时沈昭宁正同王太医说话,王太医连呼庆幸:"幸好公子请了六皇子相助,不然可真是误了大事了"

    沈昭宁没想到真与六皇子有关,忙细问究竟

    原来昨日下午,六皇子忽然带人去太医院溜达了起来

    六皇子走到王太医与娄太医跟前,笑道:"听说永宁侯府的沈夫人最近操劳过度,又受了点气,把年轻时因受委屈引起的旧症给引了出来,可是真的?"

    两位太医不知六皇子是怎么知道这回事的,吓得不知该如何回答,幸好六皇子又接过话来说:"听说这病去不了根,以后不能劳累不能动气,看来也是真的拉?两位果然医术高超,怪不得能得沈府另眼相看呢"

    两位太医忙道惭愧

    倒是旁边的小成子说道:"两位太医不必过谦,六爷既然说你们医术好,那定是医术好"又问六皇子道:"若是别人诊的结果不同,算不算是庸医,庸医害人不浅啊另外会不会有人拿沈府之事做笑料传了出去?"

    六皇子笑道:"你真是杞人忧天,既然是庸医,哪里对得住他的望闻问切,自然将这邢了才好,至于三姑六婆多嘴的只能拔舌了"

    说毕,主仆二人便笑着走了,留下一群汗流浃背的太医围着王太医和娄太医细问沈夫人之症

    沈昭宁听了仍是向王太医二人道谢,王太医笑道:"有负所托,不敢当谢"说罢拱手告辞

    沈昭宁也不十分留意,只在心中疑惑六皇子好端端怎么伸手帮忙一时来到六皇子住处,便要拜谢,顺便打探一二

    小成子出来,说道:"我们爷正忙着,一时半会也没空您还是先回吧"

    沈昭宁只得告辞而去,心里暗道:罢了,反正六皇子也不是什么好人自己欠下的这个人情,他必是早晚得讨回来的

    再说环姐儿一早醒来,得知母亲仍被关在祠堂,不由也慌了神

    昨日母亲被祖母叫走后,听说被祖母罚了,她还因为晚上不必被母亲责罚而暗自高兴,可今日还没放出来,事情怕是闹大了

    正好沈大嫂的几个亲信丫头被拘在院中不得出去心里正着急,见环姐儿如此,便忙悄悄地怂恿她出去将两位小公子也带进内院来三人大大的哭闹一?求老太太做主放了少夫?

    因为她们私心里认为,主子已经彻底得罪了沈夫人再补救那道裂痕始终不会在沈夫人心里消去,倒不如抱紧老太太的大腿,给她搭个桥狠狠收拾沈夫人一顿,趁着沈夫人在病中,将家里的权力夺走,将来直接传到自家主子手里,倒是省了许多事

    而且对于她们这些人来说,主子管家,她们也有体面,毕竟以前在府里都是m着走的,如今来到厩,面对着沈夫人的管事们,却不得不夹了尾巴做人,于是忠心私心混到一起,拿着大少夫人会被沈夫人休了一事,极力怂恿环姐儿去闹一场

    环姐儿虽?却也知道母亲被休不是小?吓得六神无主,忙忙答应着出了院子

    看守院子的人倒不敢拦着环姐儿,任她去了

    环姐儿一路走来,没了那些人在耳边聒噪,脑中有些清醒,一来向来不喜老太太,不大愿意去她那里哭求;

    二来去祖母那里吵闹,自己已与祖母有些生疏,不太亲近,如果她一狠心,将自己也关了起来,却是误了母亲的事情;

    再则那些人虽说祖母是装?万一她是真铂自己这一去?再气得她有个好歹,自己还能活吗,母亲也必定被休,到那时指望老太太出手,哼,她渔翁得利还差不多

    还有弟弟们年幼,没经过什么事,万一吓着他们,可不是玩笑

    环姐儿思来想去,便转到沈秋君的院子里来,一见到沈秋君就抱着她痛哭,求她去祖母那里帮母亲说说好话,别把母亲给休了

    沈秋君忙拿了帕子帮环姐儿擦眼泪,一边安抚道:"你放心,你母亲是不会被休的你犯了错,你母亲罚你,同样你母亲犯了错,祖母也可以罚她,只不过是你母亲的错处太大,故要多罚几天"

    环姐儿哽噎道:"可是我听说,等祖母折磨母亲出了气,就会将母亲休了的,好姑姑,你去求求情吧"

    "好的,我一定会帮你母亲求情的,"沈秋君连连点头答应着,又话语一转,问道:"你听谁说的?"

    环姐儿猛然打了一个响嗝,只哽噎着不说话

    沈秋君心里有了数,借着劝说,慢慢将话套了出来,心里不由暗恨,那起子奴婢小人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沈秋君见环姐儿情绪已经稳了下来,便又道:"你尽管放心,不管你母亲犯了什么错,祖母只要看在你与弟弟的份上,就不会休了她去的,祖母疼你怕是比我疼你还要甚呢我既然说了会帮你母亲说话,自然会做到,不过,你为何不亲自去求求祖母呢去了不要大吵大闹,就和祖母好好说说话,说说为什么不能休了你母亲"

    环姐儿怯怯道:"我只是个孩子,祖母会听我说话吗?"

    沈秋君看着环姐儿,笑道:"你如今已经十岁了,是大姑娘家了,也该有自己的主意想法,不再人云亦云,祖母怎么会不听你说话呢!况且你不是别人,你是我沈家?怖锏牡谝蝗?凡事要好好想想,不要被人一怂恿就不管不顾地吵闹,什么事解决不了,还要害得你名声不雅,在弟弟妹妹面前抬不起头来"

    环姐儿点点头,真就去了正院

    雪柳看着环姐儿消失了的身影,忧心地对沈秋君道:"小姐何必如此对她,大少夫人便是真出来了,也不会念小姐的情,况且自来母女情深,以后环姐儿未必不会辜负了小姐的心"

    沈秋君笑道:"环姐儿到底是我沈家的血脉,又是母亲的第一个孙辈,我不能眼看她被带坏了,偏母亲又不好主动示好,不然老太太与大少夫人又该有想法了,如今她主动亲近母亲,将来把她留在身边也未尝不可"

    环姐儿见到沈夫人,先是为母亲冲撞祖母之事赔罪,又道曾听人讲,母亲可能会被休掉,故来求祖母看在自己姐弟三人的面上,饶过母亲这一回

    沈夫人定定看着孙女了一会,叹口气让她起身坐在自己身旁,说道:"你倒是个孝顺的只管放心,祖母不会休了你母亲的不说你母亲这几年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就说你如今也大了,真出了那事,你以后可就不好说亲了,还有你弟弟们都太?没有亲?以后的日子也是难过的很只是你母亲毕竟有错,这几日是不能放她出来的"

    环姐儿听沈夫人亲口承诺只是惩戒一下母亲,不会真休了母亲去,不由惊喜道:"这可是真的吗?"

    沈夫人摩挲着孙女笑道:"你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祖母骗你做什么,你若是担心母亲,那就去看看她,顺便安慰她一下,让她好生思过,过几日就会放她出来的"

    环姐儿急忙起身谢过祖母,沈夫人便命人带她去祠堂

    沈夫人看着环姐儿离去,不由叹道:"这个孩子倒是个好的,只是不知当年我被难为时,他兄妹二人可曾也如此在老太太面前求过情?"

    这时一位亲信嬷嬷进来恰好听到,不由愣了一下,小声回道:"大小姐回府了"

    沈夫人看着外面的日头,笑道:"是该过来瞧瞧我了,让她进来吧"

    那嬷嬷面上便带了尴尬,陪笑道:"大小姐原本是来看望夫人的,只是一进府听说老太太身子不适,便先过去那边了"看了沈夫人一眼,怕她心里吃味,忙又劝解道:"也怨不得大小姐如此,毕竟辈份在那里搁着呢"

    沈夫人笑道:"理应的,生恩不及养恩大啊"

    底下几个丫头婆子只觉得沈夫人此时有写常,便都噤了声,不敢随意说话

    沈大嫂这时也正惶恐不安呢

    尤其是见婆母虽把自己关了起来,却在吃穿用上并不苛待,只是不许走出房间,心里便忍不住敲起鼓来

    本来她还认为婆婆做不了休弃自己的主,可如今见她这样待自己,倒有些拿不准了,甚至心里一度怀疑婆婆此时用了缓兵之计,一边把自己养得好好的,稳住自己,另一边却在搜寻自己的罪证

    其实如果说钱财账目上的事情,她还真不怕,她担心的是其他的事情败露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四九章 环儿求情,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