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丽君没想到母亲会问出此言,不由愣了一下,终是不敢在母亲洞察的目光中否认,可仍是想为自己辩解,却在连说了几个"我"字后闭上了嘴

    沈夫人眼中含了哀伤,悲戚道:"环姐儿还不足十岁呢,就知道为母求情,知道以她们姐弟的长久利益来打动我,可是你一个都做了母亲的人,又自诩聪慧的王妃,难道不知如果我不能事先得到点消息,我的名声在那日就坏了,有一个坏了名声的母亲,对你有何好处呢"

    "不是的,那日的几位老诰命都是咱们鲁地的老人,她们不会传出去的……"沈丽君的话猛然刹?一来是她已知自己蕆搜?二来则是沈夫人此时已经向前探了身子,伸手狠狠抬起了沈丽君的下巴

    沈夫人细细打量着女儿,恨声说道:"原来你真是知道的,对,她们不会说出去,但我的行为已经说明了我的不孝,这个家便会由你祖母来掌握,而我则只能退居一隅,羞愧地活着,你于心何忍让自己并无大过错的亲生母亲落于此等地位还是对你来说,有了亲祖母在,我这个总是偏心眼的母亲就是无关紧要的?如果不是因为你长得脸盘眉眼象极了我,下巴鼻子又有些象你父亲,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被老太太给调了包,我一生虽没有行过大善,却也没有做个恶,为何会有你这样一个好女儿"

    沈丽君不敢挣扎,只是辩道:"两边都是女儿的长辈,女儿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躲避着装看不到罢了事后,女儿也很后悔,幸好事情并没有真发展成母亲所说的那样,以后再有这种事女儿一定会立马告诉母亲的"

    沈夫人狠狠捏了女儿一下,然后将手放下,沈丽君的下巴顿时青了一块她忙小心用手揉了一下

    沈夫人已回身侧卧在塌前,叹道:"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我们的母女情份何其的单?本就比不上你们的祖孙情?在利益面前更是不堪一击这也是我命中注定的,谁让我只管生不管养呢但是我想问问你,秋儿到底碍着你什么事了为什么屡屡和她过不去?"

    沈丽君不由吃惊道:"母亲为何如此说?自从有了桂哥儿,我何曾与她见过面?"

    "你就没把你那勾引姐夫论说给你大嫂?"沈夫人冷笑道:"否则我还真不想不出你大嫂从哪里得知的"

    沈丽君不由低下头,说道:"母亲也太武断了,难道别人就没有眼睛吗?母亲为什么总认为是女儿胡乱说,扶玉在母亲心中就这样的无辜?"

    沈夫人说道:"这件事本就是件疑案当日如何你姐妹自然心知肚明,只是在此事上,你不要怪我偏心我只知道当日秋儿认为自己大了不易再去姐夫家长住时,而你却仍是硬拉着她跟着你去庄子上?后来你生产?又哭求着让我将她叫了去这可不像是被人觊觎了丈夫的人的办事做派,有些事有邪,说出来可就难听了"

    见女儿仍是低头不吭声,沈夫人又道:"有时候我真想看看你的心肠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何会如此不顾母女姐妹亲情就算秋儿当日真起了那该死的念头她这些时日的表现,已经表明了态度,你又何必非要赶尽杀绝呢再怎么说她也救过你两回,你就不能饶了她,非让她身败名裂被家人遗弃?"

    沈丽君抬头,最后看着母亲长叹一口气,说道:"请恕女儿说句心里话,当年她若不是自作主张引了人出去,未必就没有其他办法,况且当日还是王爷找到的她至于此次难产,如果不是因为她起了那念头,让女儿心情郁结,未必就一定会难产"

    沈夫人闻言,连声道:"好,好,不愧是我最聪明的女儿,这两笔帐算得好清楚好吧,这都是她自作自受,如今你们两不相欠,我会让她离得你们贤王府远远的,这样你该满意了吧"

    沈丽君低声道:"母亲何必对女儿总是冷嘲热讽,女儿自认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沈家,以后您会明白我的苦心的"

    沈夫人却已经合了眼躺在床上,恍若不闻,只管喃声道:"我对老太太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怎么会教出你这么个颠倒黑白,冷血无情的东西来,你真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吗,我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

    沈丽君见母亲不再理会自己,只得起身慢慢走了出来,来到房门口,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仍是纹丝不动的母亲,不由暗自握拳:等将来自己带给沈府无上荣耀时,母亲就会明白,她的偏心是一件错的多么离谱的事情

    此时环姐儿也走进沈秋君的院里,看到沈秋君正静静地坐在花树下看书,柔和而恬淡

    环姐儿便走到她跟前,问道:"姑姑,我想给爹爹写封信,该如何送出去呢?"

    沈秋君把书放到一边,想了一下,笑道:"你父亲现在必已在来京的路上,这几天就等不得了吗?"

    环姐儿点头道:"我母亲很担心"

    沈秋君点头"哦"了一声,说道:"你去写吧,我会和赵叔说的,你写好了之后,直接让人拿给他就行了"

    雪柳看环姐儿回去了,便上前悄声将环姐儿的异常说给了沈秋君,完了又将那封信递给了沈秋君,小心说道:"因为求他帮忙,不得不从权处之,再则我想着六爷也不是外人,别因为拘泥什么规矩真耽搁了大事"

    沈秋君笑道:"倒是会给自己寻理由开脱"一边说着,一边展开信来看

    信只有短短的几句话,沈秋君看完后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不由起身在院中走了几步,问雪柳道:"杨远还在那里等着回信吗?"

    雪柳点点头,沈秋君道:"让他告诉他家主子,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他真敢这么做,那么整个沈家都会视他为仇敌的他来问我,倒不如直接去问我父亲"

    六皇子得了沈秋君的回复,不由摇头叹道:"那个老妖婆上辈子定是积了大德,才成了玉姐姐的亲祖母,不然我能整得她死去活来的只能再想他法了"

    是夜,沈侯得知母亲身体不适,心里倒有些愧疚对母亲说话太重了,可如果话不够重,母亲又定不会真往心里去,以后还是会难为妻子女儿

    沈夫人看出丈夫心里的患得患失,心里也不由暗自叹气:一边是寡了的亲生母亲,一边是相濡以沫的妻子,倒让夫君在其中能受,婆母仅此一个亲子,为何就不能心疼一下儿子呢,只希望经此一事,婆婆心里能权势少一些,亲情重一点

    沈夫人劝道:"我今天身子倦?也没过母亲那里看?你不如去陪她老人家吃点东西,说说话,这事就算是过去了,以后大家还是和和睦睦地过日子"

    沈父感激地看着妻子,说道:"我陪你吃完饭就过去"

    沈老太太见儿子过来看自己,心里倒是稍稍好受了些,到底是亲母子哪里会有隔夜的仇

    她今天也想了不少,再加上沈丽君的开解劝说,她觉得近期不易再与儿子发生冲突,免得将儿子推得更远,不管怎么说,她现在是依儿子的鼻息生活

    如今夺位大战还未开始,何必闹得太僵等到夺位大战真正开始,由不得儿子不入贤王的阵营,至于那点管家权,她还真没看在眼中,当日不过是为了膈应一下儿媳罢了

    于是母子二人皆有心修好,一时倒也其乐融融,还共同回忆起往年母子间的温馨事来

    沈父心下稍稍松了口气,他不指望一向热衷权势的母亲经过一夜时间就看开了世间名利,至少现在大家暂时维持平面的和睦,也让他能过几天舒心日子,不必时时背负着不孝的心里压力

    这时却有一个丫头匆匆走来禀道:"大少夫人在祠堂里晕了过去,正往外院寻大夫呢"

    老太太不由急道:"怎么会这样,老大家的身子可是壮实的很"一时又狗改不了吃屎地埋汰儿媳,说道:"一家子何必闹成这般,就是真要休了她去,也应该好好地还给人家,如今,唉!"

    沈父听了,心中浑不自意,他深知妻子的为人,不是那等苛待人的,怕是那位心里生暗鬼,将自己折腾出病来了

    母子二人来到祠堂,就看到沈夫人母子几人及环姐儿都已在?辛先生也随之赶?也顾不得客套,直接上前把脉

    老太太见环姐儿抹着眼泪,忙上道:"好孩子,你母亲不会有事的,如果真有什么不测,我必会为她做主的"

    沈家众人都低头不语,沈秋君则因为得了先知,又听祖母此言,不由得低头冷笑

    环姐儿却有些胆怯地向外挪了挪身子,老太太不知环姐儿的心事,只当她是看到自己如今失了势,便有意疏远了,心里便有了冷意

    ps:今天有事没码成字,晚上终于赶出一章来,想了想,还是今天发了吧,习惯真是好可怕?双更了一个多?忽然单更,总觉得欠了点什么,为了夜里能睡个安稳觉,干脆发了吧明天早上的得晚点更了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五一章 颠倒黑白-小说毒妇从良记,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