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君听说大哥快要进京的消息,心里已是平静无波,在经历了祖母和大嫂对自己的态度以后,她可不敢再对大哥真抱有什么期望,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沈秋君知道祖母对大哥的影响,从大嫂对自己的态度上,也差不多就能窥得大哥对自己的态度了,大嫂向来对大哥可是惟命是从的,可笑自己前世竟然以为是因为自己取代了大姐,才让大哥对自己有了心结,以至于生疏冷淡

    日子过得很快,倏忽几日,沈昭英就进了京,他先去进宫见了皇上,然后才回到沈府

    一进沈府,就在众人都在那里迎接他,沈昭英忙快步上前一一见礼

    沈父是个男子,见儿子比之从前更成熟稳重了,颇为欣慰,不过勉励几句话就完了

    沈夫人现在心里同沈秋君差不多,只是淡淡地说道:"回来就好,咱们一家人终于团团圆圆了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到里面再好好叙叙吧"

    沈昭英对母亲的冷淡倒不是很在意,他本就是自小长在祖母处的,与母亲的感情原就淡些,再则到底是个男子,也不屑婆婆妈妈地,便冲母亲行礼笑道:"儿子不孝,多年未能在父母跟前尽孝,现今离我去南边还有些时日,也让儿子好好弥补一下"

    沈夫人但笑不语,沈昭宁已经抢上前来给大哥见礼,兄弟二人倒是感情颇好地击打了一下拳头

    程秀梅与沈秋君只是低头立在沈夫人的身后沈秋君见兄长看到自己时果然是两眼无波澜,就似没看到自己一般,不由暗自叹气,之前看到大哥送自己礼物,还以为他是疼爱自己的,如今看来不过是给其他妹妹送时,顺手捎带着自己罢了

    几个小的也纷纷出来给父亲见礼,沈昭英看到儿女们,倒是心情极好还抱起小儿子纬哥儿笑着逗了几句

    就在大家正准备往院里走时,却见沈大肾着老太太颤巍巍地走来

    沈昭英脸上的神情便立刻变得不一样了,急忙放下儿子,抢步上前搀住老太太,嗔着妻子道:"祖母年纪大了,如何让她亲自来迎我?岂不是陷我于不孝之中?"

    老太太含泪说道:"不怪你媳妇是我让她扶我来的,咱们也有一个多月没见面了,如今天气又热,你还要赶着时间进京,我实在是不放心现在见着了你人了,我这心才放下来"

    沈昭宁见祖母脸色比之从前差了很多,知道定是与母亲又闹得不愉快可恨自己身为人子人孙,却无能为力,又想到祖母对自己的疼爱,再看到祖母眼中的滚下的泪水,不由得泪湿眼眶,哽噎道:"是孙儿不孝,让祖母担忧了"

    沈大嫂见过丈夫一来是高兴得有点喜极而泣,另外也是想到自己前段时间的艰难便也借着这个机会抽抽嗒嗒地哭了起来

    沈父见此情景,眉头皱得能夹死三只苍蝇,沈昭宁心里也不好受不由悄悄看向母亲

    沈夫人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与婆母等三人抱头痛哭的样子,心中竟然也不生气,只是对身后的女儿说道:"以后你要出嫁了不管你婆婆说什么,你的孩子都必须自己带,不然以后有的你后悔的"

    沈秋君忙小声笑道:"女儿都还没嫁呢,就想到带孩子上面去了,您也想得太长远了吧"

    沈夫人笑道:"不过是触景生情,白提醒一句,免得到时忘了,拼了命生下的儿子,却是白白便宜了别人"

    沈秋君听到母亲醋意十足的话,不由噗嗤笑了,又看到程秀梅,程秀梅也不由回笑于她:婆母自己曾经历了这种苦痛,定不会再让?仓氐父舱薜?

    倒是两个小的,还不能完全懂得生离死别,与父亲隔了这些时日再次相见,与悲伤相比,新鲜倒是更占了上风,不过此时看到父母皆哭了,心里便吓了一跳,珂儿还好些,纬儿到底年纪?不由分说地跟着大人嚎叫着哭起?倒让人觉得好笑

    程秀梅和沈秋君忙上前领着他兄弟二人走到一旁,小声哄劝着,好半天,纬哥儿才哽噎着住了口,看得程秀梅心疼不已

    环姐儿也觉得父母做的不太妥当,她自持是家中老大,如今也经了些事,就该象大人一样办事了,便上前劝道:"老太太年纪大了,禁不住这样,再则母亲如今怀了小弟弟,也不易如此悲伤,家人相见应该高兴才是"

    老太太等人此时才好些,沈昭英夫妻一左一右搀扶着老太太向里走去,众人皆沉默地跟在后面

    到了正院,大家这才一一正式见礼,沈昭英在父亲的逼视下勉强对着沈秋君笑了笑,沈秋君只唯有装不知情,大家表面上也都过得去了

    大家叙过一回话,虽然还有一些事要办理,但想儿子一路奔波,沈父便让沈昭英回房去歇息一下

    沈昭英也确实累了,而且又想与祖母妻子说些体己话,便起身告辞一同回了春晖院

    众人也都陆续告辞而去,沈秋君本想陪着母亲说会话,沈夫人笑道:"你也去吧,你大嫂的枕边风再利害,他也是我儿子,一个孝字,我就能压得他实实的人道苦媳妇熬成婆,这话真真不假"

    沈秋君也被母亲的话给逗笑了,一时告辞回去了

    沈大嫂果然没浪费吹枕边风的机会,沈昭英自祖母处一回来,她便扑到沈昭英的怀里哭得梨花带雨

    沈昭英虽与母亲不亲厚,可孝字大过天,他方才忆自祖母处听了近段时间发生的事,心里也有些不顺,见此不无烦躁地说道:"行了,别哭了,现在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吗,你以后就顺着母亲些,对沈秋君也别总是针锋相对的,就当沈家没她这个人就完了"

    沈大嫂闻言哭得更加伤心,说道:"如果不是肚里的这块肉,如果不是祖母后来护着我,我现在怕早就是沈家妇了,说不定现在正在被送到鲁地的路上呢"

    沈昭英哼道:"你就是想得太多母亲哪有那心机与胆量,在祖母眼皮子底下拿掉你腹中的孩子"

    沈大嫂气得叫道:"母亲怎么不敢,今时不同往日,如今有父亲给她撑腰,连祖母都要对她退避三舍"

    沈昭英叹道:"你既然知道母亲的利害,何苦还要和她对着干呢,你真以为她就是祖母口中蠢笨无能的人?那是因为关着孝道,母亲才不得不在祖母面前忍气吞声,若是一点手段也无,我父亲一个堂堂的侯爷身边连个妾侍也没有?母亲对祖母不孝,是母亲不对,你一个晚辈何苦凑上前去找不自在?我知道你是心疼祖母,可她老人家自有办法,不需要你在此画蛇添足"

    "她二人斗法,我一个晚辈哪里敢横插过去不过是因为环姐儿时常亲近沈秋君,我教训了她几句,哪知就被母亲听到,这才惹出这许多的事来"

    沈昭英不由骂道:"你难道不知道沈秋君在母亲心中的份量吗,当年我差一点就能清理门户,还不是因为母亲拿命相拼才不得不作罢?教训环姐儿也要看看地方,母亲必不会安插人到你房中的,怕是在外面事情做得不机密,才被母亲得知的吧"

    沈大嫂闻言,不由怯懦道:"你不要说母亲不会做那等事,如今我的人还都被关着呢,怕是等你回来就该卖了去,那些都是我使顺了手的,你好歹帮着说说情,给我留下几个吧"

    沈昭英只得胡乱地答应了,在床上躺了一会,略眯了一会眼,知道父亲定有话对自己说,便忙忙洗漱了一下,赶到父亲书房里

    沈父示意儿子坐下,也不客套,开门见山地问道:"你对诸皇子夺位之事如何看待,可是真一门心思地要助了贤王?"

    沈昭英小心答道:"我们与贤王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不助他又助谁呢?做纯臣也要上位者相信才成啊"

    沈父点头道:"一步错,步步错,沈家也确实难做到中立"

    沈昭英不由大喜,问道:"父亲也欲助贤王?"

    沈父摇头:"太子与贤王皆不是仁德之主,我不看好他们现在皇上龙体康?沈家既然已是板上钉钉的贤王一?倒不必做什么事来表忠心,你此去南边,是皇上看重于你,你只做好自己本分内的差事,结交些人倒也无碍,但不要刻意为贤王做那伤天害理的事沈丽君是你亲妹妹,不过你不要忘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为了一个外姓人,你要拿沈家一族来拼,是否值得呢"

    沈昭英到底与沈丽君自小一处长大,感情格外要好些,听了父亲此言,面上便有了不忍之色,说道:"妹妹也是沈家人,如果她成了皇后,对于沈家人来说,也是双赢的事情"

    "这可不象少年时的你,你不是一心想做一番事业的吗,难道你终是要靠着裙带关系才能做出功绩来?"沈父冷笑道,又道:"你以为贤王做了皇帝,皇后之位就一定是你妹妹的吗?"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五三章 昭英回府,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