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昭英闻言奇道:"此话怎讲?妹妹为贤王元配,且又生下嫡长子,再加上我沈家的相扶之功,皇后太子之位定然是她母子二人的"

    沈父没有回答儿子的话,只是反问道:"如果环儿母亲名节有失,将来你位居高位,真能心平气和地与她携手,共享荣华富贵?"

    话未说完,沈昭英就跳了起来,叫道:"这话可不能乱说!"一时脸上青红交加,声音有些轻颤地问道:"难道,难道她肚里的孩子有什么不妥?"

    沈父忙摇手道:"你别胡乱想,我只是乱打了个比方,我实话告诉你,当日你妹妹生产时极为凶险,后来不得以让太医们入室针灸止血,这件事在贤王心里会没有阴影?"

    沈昭英听了,脸色凝重起来,说道:"这事情定是贤王同意的,也是情有可原的,再者我知道妹妹素有谋略,定能消除贤王心结的"

    沈父听了不由大笑:"素有谋略?不过是算计对她没有防备心的亲人罢了,再就是后宅争宠的小阴私小手段,至于消除贤王心结,我不看好她"

    沈昭英欲开口替妹妹辩解,沈父摆手止?又?"我是个男人,我知道男人的心思,就拿你来说吧,你的妾侍个个保不住腹中胎儿,你明明知道这是你的妻子所为,但是出于种种缘由,你能够包容她,可是一听说名节有失,你只怕立时就有杀了她的心吧将心比心,你将来继承了永宁侯之位,或者凭军功更上一层楼,成了国公爷,身边却有一个失了贞节,却笑着和没事人一样的女人,要同你一起分享这荣耀,你真得能忍受得了?偏那人还是你的元配是最有资格的人,你会如何做?更何况是坐拥天下的皇帝"

    沈昭英虽认为妹妹必会解决那个问题的,但心里不免犹豫起来,问父亲道:"那以父亲来看该怎么办?"

    沈父正色道:"如果你真疼爱你的妹妹,就该自此压制贤王的势力发展,只要他不能更进一步你妹妹身上的污点,就不会被无限放大"

    沈昭英摇头:"历来参与夺位的皇子不成功便成仁,若是太子上了位,岂有贤王夫妻的好果子吃?"

    "现在贤王不过才露出个苗头来,离太子登基至少得有几年光景也许太子会放过他们,再则太祖曾经立下祖训,不许手足相残太子不会不忌惮一二的"沈父说道

    沈昭英叹道:"那些祖训誓言算得了什么,便是不杀,也少不得囚禁起来"

    沈父却冷笑道:"那样也不过只是你妹妹一人受苦罢了可是如果身为元配生了嫡长子却做不成皇后,或者虽做了皇后不几日却病逝了,留下个母亲在父亲心里是一根刺的太子,将来少不得将整个沈家又一次拖入夺位之战中,事成后未必是沈家之福,不成则全族遭殃"

    沈昭英想了想说道:"这事有些乱,您让儿子好好想一想吧"

    "好好想想不要紧,关键是在你没想清楚以前别非拿自己当贤王的人,与太子的人也要交好,别总一幅国舅爷的姿态模样对人"

    沈父在儿子临退出房去时又道:"我看贤王不是个有帝王之气的人,他比不过太祖爷的雄才大略,比不过当今皇上的圣德贤明,顶多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我再提点你一句:当年厩大乱,吴家失利,使得陈王攻入厩,这里面怕也有他的一份功劳,虽然我还没有确凿证据,却可从一些蛛丝马迹中窥得,他定是借机去了太子羽翼,增加自己之势,只怕他现在都在沾沾自喜呢,为了个人眼前的一点小利,惘顾大局,不过是个目光短浅的阴险小人罢了"

    沈昭英听了不由哎呀一声,一个踉跄差点被门槛绊倒

    回到春晖院,沈大嫂忙上前问道:"你可帮我求了母亲放过那些丫头?"

    沈昭英一把甩开妻子,说道:"你在鲁地做的事,真以为人不知鬼不觉,那些个事难道不要找个人来担着?"说罢,换了衣裳出去了

    沈大嫂听了心里不由得胆战心惊,站在那里惊疑不定

    夜里,沈昭英回来了,心里仍是不能抉择,最后自言道:"罢了,这厩这段时日,我只尽心孝敬长辈,等到了南边再好好思量就是了,夺位之战,可是个长期的事,也不急在这一时"

    如此一想,沈昭英便暂时放下此事,于是家里的事又浮上心头

    第二日,沈昭英给母亲请了安,趁势说道:"我夫妻二人总住在春晖院也不是个长久之计,不如请母亲放了那些丫头们,让她们将功赎过,我们一家也好搬回去?免得总扰得祖母不?"

    沈夫人笑道:"我正要和你说这事呢,当日我罚你媳妇去跪祠堂,那起子丫头们就撺掇着让环姐儿领着她弟弟来打滚撒泼地来和我闹,幸好环姐儿是个聪明的,不然她这一闹,这一辈子可就不好说会如何了,再则两个小的,如果再吓出个好歹来,我固然被老太太拿住了把柄,可这代价岂不是太大了些,只知道挑唆主子不和,她们好从中渔利,这样的丫头,咱们家可不敢用"

    沈昭英听了也觉得不能姑息那些丫头们,便道:"不知母亲准备如何处理?"

    沈夫人反问道:"那你媳妇是怎么说的,我也好有个参考"

    沈昭英的脸便红了,讪讪道:"她想求母亲格外开恩,那些丫头们虽没有功劳却也有朽劳,还求母亲不要把她们卖到那些不得见人的地方去"

    沈夫人冷笑:"我倒是听说,你身边有几个心爱丫头因为和她呛声,被卖到青楼舞馆去了,也不知为自各儿积积福你放心,我还没这么狠心办过这样的事呢"

    当下沈夫人就叫来赵总管,吩咐道:大少夫人院里要发放一些丫头,因为她们家人不可查,便做主,只要是庄上子的正经良民,出得起二两银子聘金的,便可以来求娶,丫头们的物品都可随身带走

    赵总管笑道:"夫人仁慈,虽然二两银子是多了些,不过,这些大姐们身上一两件首饰就能抵了,又个个品貌不俗,娶这么个媳妇倒是赚了"说罢,便出去办理此事去了

    那些丫头们没想到盼了沈昭英回来,仍是免不了被卖

    若还是做丫头也就罢了,将来就算做不得姨娘,也能嫁个府中的小厮管事等,照样生活优渥

    可如今却要嫁个泥腿子,虽说由奴变为良民,可是那样粗鄙的人如何配得上自己,况且说不得将来自己也要下地做活,越想心里越悲戚,再加上有心人的挑拨,一时竟然哭声震天

    自有人去回了沈夫人,此时沈秋君几人正在院里玩耍,因为离得较近,便听得一清二楚

    沈秋君不由冷笑:"一个个不知足"说罢,便带着环姐儿走了过去

    诸管事媳妇见沈秋君二人来了,忙上前见礼,沈秋君冷笑道:"有什么好哭的,能做良民不比做奴才强,府里多少人正羡慕着呢,身在福中不知福"又对旁边的管事们说道:"好好看着,如果再有人不服,哭喊起来没完,那就把她的随身物件都留下,抵了她的身价银子和这几年在府上的花费"

    一语未了,众丫头们都住了口,她们现在手中多少都是有旋蓄的,少则几两多则近百两,还有衣裳等物,不管如何这些都是以后用来傍身的,胳膊拧不过大腿,总是要离开沈府的,何必再被人当枪使呢

    沈秋君见她们都消停了,一边命人去给母亲说这边无事了,这才带着环姐儿离去

    环姐儿不由敬佩道:"小姑姑好威风啊"

    沈秋君笑道:"是她们没理她们本就是咱们府上买来养活的,若是正经为主子的,谁还能不给她几分体面,只管挑唆主子不和,谁家能容她们,也是你祖母心善,她们竟还不知足,还妄想辖制主子"

    环姐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笑道:"不提这晦气事了方才说道,姑姑小时候曾跟我父亲学过剑法,不如我偷偷从父亲房中将咱们沈家祖传的龙泉宝剑拿来,小姑姑舞上一段如何?"

    沈秋君笑道:"我拿个树枝比划一下就是了,哪里还非得用宝剑"

    环姐儿摇头,正色道:"您不是说了,做什么都要有那么个样子才成,树枝哪里比得上宝剑来得威风?"

    沈秋君只得由着环姐儿去了

    不一会儿,环姐儿自外院跑来,手里拿着个用布包着的长条物,得意笑道:"我这一招瞒天过海如何?"

    沈秋君接过来去了布,果然是沈家祖传的那柄宝剑,不由暗自用劲慢慢拔出剑来,却见其刃如霜雪,宛如一痕秋水,寒气逼人

    沈秋君干脆使了大气力,将整把剑自鞘中拔出,环姐儿拍手笑道:"果是把好剑……"

    话未话完,却如沈秋君一样,双目不由凝视在剑身中间,那处赫然一个深深的缺口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五四章 祖传宝剑,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