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姐儿吓得惊叫起来:"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咱们家的宝?墒欠胬无比?"

    沈秋君淡淡道:"自古强中更有强中手,天外有天,谁也不敢称自己就是天下第一定是遇到敌手了"

    环姐儿不由吐了吐舌头,说道:"真是扫兴,我还是悄悄还回去吧也不知道能不能修补上呢"

    沈秋君忙伸手阻住她道:"这可是一把不常见的宝剑,虽有瑕疵,可也不失为一把名剑,你既然都已经拿了出来,不如就让我好好看过足眼瘾,否则等你父亲修补好了,可就不算是原来这把了"

    环姐儿奇道:"这有什么好欣赏的,本来看着寒气逼人,倒象那么一回事,如今有了缺口,立马就觉得不过破剑一把"

    沈秋君笑道:"你当日不好好习剑,自然不能理解其中的奥妙,好了,我看时辰不早了,你快去练习女红去,早早交了功课,才能心无挂碍地玩耍"

    环姐儿只得嘟着嘴走了,一时又返回来,叮嘱道:"您悄悄地,别让我父亲看到了,不然他又该骂我了"

    沈秋君点头道:"放心,我不会让他骂你的"

    环姐儿离去后,沈秋君便自身上取下匕首,比划着放到那缺口处,却正好严丝合缝地卡在当中

    沈秋君不知自己心里到底在做何感想,却又莫名地有了丝恍然

    楚嬷嬷自环姐儿拿来那柄剑,脸色就大变,此时看到沈秋君面上辩不出悲喜的表情,不由得异常担心,轻声道:"小姐!"

    沈秋君闻言,转过头看着楚嬷嬷淡笑道:"我曾多次在睡楚中做过这个噩梦:有一个男子拿着宝剑刺向我,而我竟神奇地在那时醒来,敏捷地拔出匕首挡住那柄剑没头没尾,象在梦中却又是那样的清晰,这也是我为什么夜里不许你们靠近我的床,因为那个梦太真实了,真实在让人以为它曾经发生过,以至于深刻在我脑中,只要稍有风吹草动我就能于酣梦中醒来,拼命地刺向来人"

    楚嬷嬷勉强笑道:"小姐总是心善"

    沈秋君笑道:"可惜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不如楚嬷嬷替我把这个梦圆上吧"

    楚嬷嬷低头想了一回,终是叹道:"那人确实是大公子当日小姐回来精神紧张,虽身体疲倦,却日夜不能寐夫人便命老奴燃了安魂香,后来小姐终于沉沉睡去"

    "此时大公子前来探视小姐,哪里想到,他,他竟然拔剑刺向小姐也是小姐得老天护佑,当时竟然就醒了过来,奋力挡住了那落下来的剑,只是小姐身子太虚弱了格挡之下竟被震昏过去,幸好此时夫人也走过来,以簪子抵在脖颈上才逼得大公子收了手"

    沈秋君平静地问道:"嬷嬷为什么不早对我讲,想想我对他的手足亲情,在他眼中得是多大的笑话啊"

    楚嬷嬷低头说道:"当日夫人逼大公子以父母之名发了毒誓不许他再伤害你当时夫人说他不过是迂腐得利害,再过些时日就想得开了,说不定还会为那日之事悔之不已呢,何必多嘴让小姐伤心呢况且大公子自从回了鲁地,每年都送最上等的礼物给小姐,许是已经想过来了吧,越发的不用再提了"

    沈秋君笑道:"你看我祖母和嫂子的对我的态度,大公子真想过来了吗?我知道他不待见我,却没想到竟会到了这一地步"

    楚嬷嬷忙劝道:"小姐想开些,就当没有老太太,没有大公子和大小姐他们,你还有侯爷夫人和二小姐以及二公子,他们才是你的亲人,其他的人,都是不相关的人"

    沈秋君叹道:"不这样又能如何?他们的良心被狗吃了,为了一个虚名,残害血脉手足,变成了狼心狗肺,我堂堂沈家嫡小姐,又怎能与他们一般见识"

    楚嬷嬷上前抱住沈秋君,说道:"小姐这样想就对了,他们不配得到小姐的亲情,小姐要好好活着,将来寻个好人,相夫教子,堂堂正正幸幸福福地过一辈子"

    沈秋君却又心里痛了起来,不由得泣道:"可是我不甘心?∥颐髅魇亲隽艘患好?到头却反成了十恶不赦的人祖母是我父亲的亲生母亲,我不能有所动作,否则不仅父亲伤心,更会连累母亲,可是他沈昭英凭什么定我的死活,不过是比我早出生几年罢了"

    楚嬷嬷也陪着流泪:"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们只是陌生人,小姐以后也别将他们放在心上"

    沈秋君擦了眼泪,拿起宝剑,说道:"我要找他讨个说法,我不能吃这个哑巴亏"

    楚嬷嬷以为沈秋君要去与沈昭英拼命,吓得急忙抱住沈秋君,说道:"小姐,他是畜牲,咱们何必与他一般见识"

    雪香二人此时正守在门前,见此也进屋相劝

    沈秋君凄然笑道:"放心,我只是去问问他,说不定他还真为当年之事后悔了呢"

    说罢,沈秋君便向外走去,临出房门时,又道:"你们放心,我二人不会打起来的,便是打起来,我有上天庇护也不会出什么意外的,你们不要去告诉我父母"

    沈秋君来到外院,也不等小厮禀告,直接推门进去了

    沈昭英正在看南边的地图,抬头看到沈秋君进来,不由皱眉道:"你学的规矩呢,外院是你能随意来的吗?你以后离环儿远些,我可不想我的女儿变成你这般模样"

    沈秋君冷笑,将隐在身后的宝剑连同包着的布一同掷到桌上,说道:"大哥,难道就没有什么话要对妹妹说的吗?"

    沈昭英只瞥了一眼,心中已明了,方才环姐儿偷摸拿出那柄剑去,他就已经猜到有些缘故,正好他也懒得装什么好大哥,大家把话挑明了,也都自在,故顺水推舟遂了女儿心意

    现在看到妹妹一脸愤懑义正词严的样子,沈昭英不由觉得好笑:"我有什么可说的?你百般与环姐儿交好,终于挑唆着她将此宝剑偷了出去,哼,后宅妇人的小人行径,有什么直管来问我就是了,何必在那里故弄玄虚,欺骗一个孩子的感情"

    沈秋君不由大笑:"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自己是那心思龌龊的人,便想着其他人也是如此我们那英明神武睿智的祖母,怎么教出的竟是些心里见不得阳光的怪物来这可真不象我沈家子孙,我沈家人都是堂堂正正坦荡之人"

    沈昭英见沈秋君语言辱及祖母,不由勃然大怒,又听沈秋君后面之语,冷笑道:"沈家人?你也配做沈家人?我实话告诉你吧,如今沈家家谱里已然没了你沈秋君这个人物"

    沈秋君闻言一愣,看到沈昭英一脸得意的样子,她不由冷笑道:"不过是家谱中的一个人名罢了,我身上可是流得沈家的血,便是上面没了我的名字,沈家老祖宗也不能不认我"

    沈昭英见妹妹如此没皮没脸的,怒道:"你给沈家先人抹了黑,别妄想沈家先人会认你这个后人"

    终于步入了正题,沈秋君挑眉道:"哦,我怎么给沈家抹黑了?我曾经为救大姐,不顾自己性命安危引敌离去,也曾杀死那为非作歹之人,我觉得沈家先人唯有以我为傲才是"

    沈昭英点头道:"不错,你所做的确实是沈家人的骄傲,如果你当年在遇到那几个男子之前就自杀殉节的话"

    "自杀?"沈秋君看着沈昭英嘲讽道:"我为什么要自杀,难道大哥看到几倍于自己的敌人,连抗争的勇气都没有,只能自杀保节?那你可真够窝囊的,名字就算是写在家谱里也没用,我沈家人都是顶天立地的人物,便是打输了,也要多杀几个人垫背,决不会有手有脚有武器时就自己先放弃了"

    沈昭英说道:"你少在那里伶牙俐齿!你身为女子,就该有生死事小名节为大的本分,当日那样的情形下,就不应贪生怕死,以至于衣衫不整,又被外人看到,让沈家人蒙羞,在整个厩抬不起头来"

    沈秋君冷笑道:"难道我当时自杀,就一定能保得衣衫整齐?况且一个女子自杀于野外,厩中怕是不乏与你一样心里龌龊之人,还不定怎么编排我呢再则,我如果乖乖死了,家人便是想为我报仇,怕是都寻不到仇家我为什么不能趁自己活着时为自己报仇,便是杀不了他们也要在他们身上留下点什么,也好让我的好大哥帮我报仇啊"

    "花言巧语,也不过是为自己苟且活着寻理由罢了"沈昭英讥讽道

    沈秋君笑道:"谁不爱惜自己的生命,所谓长幼有序,大哥认为我失了名节,有碍沈家门风,那大姐也是已失了名节,大哥何不先去清理了门户,再来寻我的过错吧"

    沈昭英闻言,猛然抬头盯着沈秋君,硬声道:"我就知道你是个狠毒的,原来丽君生产那日你果然是故意的,你就是见不得别人好"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五五章 兄妹交锋,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