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君听了沈昭宁之言,立马明白过来,定又是大姐在那里瞎嚼蛆,不由怒道:"你们一个个骂我毒妇,我就不明白了,我怎么就狠毒了,我是为了一个虚名拿剑杀亲妹妹,还是为私利往死里算计亲妹妹了,你们一个个冷酷无情,却要倒打一耙,颠倒黑白事非"

    沈昭英道:"你什么事做不出来,当年那些人再是冒犯了你,你杀了他们便是,何必还要对他们抽筋扒皮,剜眼割了耳舌?"

    沈秋君闻言愣了一下,不由问道:"什么扒皮剜眼?"

    "你不要在那里装无辜,你当年的手段何其的残忍狠辣,真是让人心惊,能想出做出那样事的人,又怎会是良善之辈?此时,你因失名节拉出丽君垫背,倒是蛮合你的狠毒劲儿"沈昭英指责道

    沈秋君心里倒有些糊涂当年之事了,不过此时正与沈昭英对骂,便暂放到一边,看着他冷笑道:"有人做恶一死可以百了,但有些人做恶,打下十八层地狱,犹不能赎其罪他们仗着自己人多势重欺负一个弱女子,哪里配做人,死了倒是便宜他们了,那样畜牲一样的人,哪里有脸去阎王处投胎做人?难道你还要为那么冒犯了我的贼人抱屈不成?"

    沈昭英哼道:"你不要胡搅蛮缠,当年你不肯自杀保节,让沈家蒙羞,现在家里又因为你闹得不安宁,以你的恶毒性子,不知将来还会给家里带来什么麻烦呢"

    沈秋君听了,心中怒气更盛,说道:"你没有资格来要求我自杀,要死也是你先死,等你引咎自杀后,再来过问我的名节问题吧"

    看到沈昭英脸带疑惑,沈秋君冷笑:"当年大哥在厩外五十里领军抗击陈王,听那些草包将领之言要来个瓮中捉鳖却没想到竟放了陈王进来,反被他攻破了厩,以至于贤王不能及时接应大姐,害得我们险被陈兵捉拿,更害得我失了名节,所以说大哥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沈昭英喝道:"你不要胡言当年我不过是一个千总自然要听上面的指令行事"

    "这不过是你推卸责任的借口罢了你身负保卫厩之责,在危急时刻就该拼死阻挡陈兵进京,要么你们将他们挡在外面,要么你们就战死在外面,却不是你们在外苟且偷安凭由厩的百姓被陈王*"沈秋君轻蔑说道,又对沈昭英说道:"你没有完成你保家卫国的使命,你为什么不去以死谢罪却要跑来逼因为你的过失而受了伤害的我自杀,难道是为了掩盖你的失败吗?"

    沈昭英一时气得语塞

    沈秋君拿出匕首,一把斩向那把宝剑,随着刀剑相击,宝剑断为两半:"你是个临阵脱逃的懦夫,只知道指责别人,却看不到自己的过失,你不配得到沈家的这把传家宝剑"说罢沈秋君将剑扔下扬长而去

    此时沈昭英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一个内宅的黄毛丫头懂什么战略战术,敌强我弱,上前硬拼只会以卵投石自取灭亡,那时就该保存实力,伺机而动皇上都还没说什么,你在这里瞎指责什么"

    沈秋君在院里听到,大声嘲笑道:"不论如何,是你们将陈王放入厩,你们有愧于在此战争受到伤害的每一个人,要是我早就抹了脖子谢罪,要不就闭门不出躲在家里装乌龟,而不是去逼受害人自杀"

    沈昭英意欲再次分辩时,沈秋君已经走出院子,他只得自言道:"你懂什么,胜败乃兵家常事,将来我总会扳回那一局的,可是你的名节却是失了再也寻不回来了"

    沈秋君虽隐约听到却已再懒得和他废话,只是在回去的路上,却一直在思量沈昭英之语

    当日她被那五人威逼时,虽趁他们不备,用身上这把匕首杀死了三人,却是几乎耗费了身上所有的力气,才躲闪不开,被其中一人踢飞了出去,在她昏迷之时只?看到一个侍卫打扮的男子跳了进?

    等到她再次醒来时,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阳光下贤王含笑的面容,她以为是贤王的人及时赶到救了自己,而且此事在大家眼里都成了忌讳,她未能明确询问,便将那个恩情记在贤王的头上

    可是如今看来,事情好像出了偏差

    沈秋君想起贤王及沈昭英口口声声说自己恶毒狠辣,不由暗自猜测:当年救自己的定是另有其人,而且那几个恶人还被那人给狠狠修理了一顿

    楚嬷嬷等人正等得心焦,差点打算去求救沈夫人,看到沈秋君回来,忙迎了上前去

    沈秋君看着她们笑道:"我在这世上的亲人果然只剩下父母二哥二姐她们了"

    雪柳忙笑道:"凡事都贵精不贵多,一群狼心狗肺的亲人还不如只有区区几个真心疼小姐的家人"

    沈秋君苦笑,自己过去四五年里竟一直做那热脸贴了人家冷*的蠢事,现在知道实情也算不错了,至少比前世活得明白了些,只是在世人眼中,那么的至亲之人厌恶自己,怕是都会认为错在自己吧

    至夜间沈侯夫妇也知道他兄妹二人的争端

    沈夫人不由叹道:"没想到过去那么长的时间,事情仍然没有任何变化幸好秋儿生性豁达,不然真是让人担心啊"

    沈父却道:"如此也好!以前总想着秋儿命苦,就这么让她快快乐乐地活在谎言中,也不失为一种幸福,可是世间万事莫测,她总要长大,人生中也要面对诸多的问题,让她明白人性的恶,知道对人有所提防,活得明白,对她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幸事"

    虽然看清了那些亲人的丑恶嘴角脸,也知道她们不值得自己在心里去在意,可沈秋君心里仍是闷闷的

    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不能入睡,于是便免不了回忆当年之事,又一番胡乱猜测,渐渐地朦胧睡去

    白天情绪激动了些,入睡后沈秋君便做了些奇奇怪怪的梦,却又如一条线串起了什么,让她在梦里不由得一个激灵,竟然醒了过来

    沈秋君睁眼轻轻坐起身,将现实和梦中的生活串在一起,反复思量,不由得暗自咬牙道:"好一个贤王,眼光狭窄,只知耍些小手段,却作孽不少,我现在这般情形竟是生生被你所害"

    在厩大乱中,亲近太子的一些武将们都纷纷落了马,接替上来的人虽看似与贤王无多大的关系,但沈秋君却知道那些人最后是归附于贤王的

    容妃被陈王掠走,六皇子失了依靠,也在此事中失了圣心,那天子传闻做成了笑话

    三皇子和四皇子的母亲出身低也不得皇上爱宠,五皇子年纪?其外祖江家也是个通透?只做纯臣不参与皇子夺位之事

    这件事上怎么看都是贤王得了好处,而且他在陈王破城时,明明是要去接走容妃,却私下改了主意,领着护卫队去迎战陈王,倒是博得厩诸世家子弟的好感,可并没有真正阻挡住陈王,反让他轻易就闯入容妃宫殿,将人掳走

    却不成想陈王路过贤王府邸时,派手下去掳贤王家人以为人质,偏自己错拿豺狼当亲人,自告奋勇地驾车引人而去,弄到现在这天憎人怨的境地

    沈秋君不由苦笑连连:自己前世就这么拿仇人当成恩人,猪油蒙了心地一心助着他,到头来却得了个毒妇的名号,贤王是个小人,自己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傻瓜

    沈秋君从前本想着自己与贤王一家井水不犯河水,可现在知道他是自己不幸及沈家四分五裂的罪魁祸首,又怎能甘心眼睁睁看着他成了皇帝,而自己一家人还要匍匐在这个自私自利不顾大局的小人膝下?

    沈秋君拍着脑袋,叹道:不甘心又能如何呢,自己没有可以左右朝中局势的不世才华,可以阻止贤王的上位,顶多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给他下个?碜影樟?

    对,可以利用前世的先知,适时给他设些障碍,自己便是没有影响大局的能力,也要让他的帝王之路走得不顺坦

    沈秋君长吁一口气,重新躺倒在床上,脑中仍是继续思考着:自己身为闺阁女子行动不便,却可以暗中提点一下六皇子,重挫贤王虽然太子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总比让贤王做皇上要好多了

    沈秋君此时有些了解六皇子以及其手下侍卫的执着了:直接杀了贤王没意思,让他自高处跌下,一路跌到污泥里,才更有趣味

    可惜前世终是让贤王胜了

    不过今生的胜者是谁却还真不一定呢!

    前世贤王与太子博弈到最后,几乎是力均势敌,只是太子却心浮气燥要起事,偏还让贤王探知,抢先一步杀入了东宫,还利用自己使得二哥成了内应,最终成了事

    沈秋君此时不得不承认,那时父亲为了沈氏一族,已经完全放弃了自己,又或者对两方都没有信心,故保持中立,这才得到皇上的信任,连带着也使得二哥成了太子的护卫统领

    今生没有了二哥的策反,将来与东宫一战还不知谁是最后赢家呢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五六章 事有偏差,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