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沈秋君前世没能过多参与到贤王的事情上,但总还是知道投靠他的一部分人的

    沈秋君既然要给贤王填堵,此时想到的办法,便只有尽量断其羽翼,慢慢地让他无人可用

    沈秋君默默回忆那些人,一时踌躇满志要反间他们,一时又担心事不成反弄巧成拙,患得患失中,一夜都不曾睡好

    第二日沈夫人看到女儿眼窝发青,只当是女儿是被沈昭英伤透了心,便劝女儿不要与沈昭英一般见识,他不过是一酸腐人而已,他的话听不得

    沈秋君忙笑道:"母亲尽管放心,女儿心里明白老天对人都是公平的,人的福气都是有定数的,女儿得了父母的极度宠爱,自然其他亲人上面就该薄些"

    沈夫人点头笑道:"你能这样想,母亲也就放心了人在少年时有胁坷,也是为了以后的大福气做铺垫"

    沈秋君笑了笑,自此在沈家冷脸相对的人便加上了沈昭英一家

    沈夫人虽劝了女儿,但她自己却免不了担心

    永宁侯的爵位是要传给大儿子的,而次子沈昭宁将来也不过是个普通官员沈秋君要嫁人自然要门当户对,便不是勋贵之家也定是三品大员以上,到时真有需要娘家的时候,仍是要靠着沈昭英的

    奈何兄妹二人不仅形同陌路,还互为仇敌,百年后谁能护得女儿??br/>

    沈夫人不得不从长远打算

    她夫妻二人怎么也能再活十数年,这样女儿已经嫁人并能在婆家站稳的脚跟,说不定连分家之事都办妥了,只过自己的小日子就成,倒不大用得着娘家,将来儿女成亲,甚至百年之事,也不用兄长,只吩咐?布纯?

    想到此沈夫人眼前一亮:为何不仿效婆婆,将长孙等人抚养在身边,只要他们与女儿亲近,自己百年后,女儿有什么便可以绕过长子,自有孙儿们上前去助阵再加上次子一家,女儿何惧没有娘家

    正好此时沈老太太因沈昭英在府里,且沈大嫂也不用她操什么心,便开始应老姐妹的邀请去赴宴身边自然要带晚辈的,沈大嫂不敢随意出去老太太也不会带沈秋君出去的,便只好由程秀梅一路跟着伺候

    沈夫人便借口程秀梅没时间精力照顾孩子,要将孙子孙女们接到自己院里亲自照顾

    程秀梅此时也确实是精力不济再则为了怀胎,也要好好保养自己的身体,于是忙不迭地答应了

    老太太等人自然知道沈夫人的意图,倒也阻挡过几句,但都被沈夫人不阴不阳地挡了回去:"儿媳也是跟着婆母学的看他们兄妹几人在婆母跟前个个长成如此优秀模样,儿媳也想效法一二,则再这些年儿媳夫妇虽有孙,却总没享受过那种天伦之乐这正是个好时候"

    环姐儿姐弟三人便搬到了沈夫人院里来,先时还有些拘束,不过几日时间便爱上这里

    一方面是沈侯夫妻二人膝下多年未有小孩子的笑闹声,而已这孙儿又不同儿女,便对其宠溺有加这自然会大大增加了几个孩子的亲近之意

    再则沈父出自武将之家,对于孩子的学业并没有太多期望,反正不用科考求功名,而是用军功来说话,且越是小时顽劣的,长大后反而更易有出息,故只要不是原则性的事,便任由孙子们闹腾

    环姐儿几人便似鱼儿回归大海,笼鸟归了林子,玩得越发的疯了,虽然沈夫人有时也会规范一下他们,但对比在老太太及母亲面前,那也是自由了很多,于是祖父母便成了他们眼中最好的人

    沈夫人又劝女儿多接近她姐弟三人,但沈秋君却想起了前世的兰姐儿,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便是亲近他们又如何,他们总是与父母亲近的,便是现在得了他们的心,等他们长大了,仍是听父母之言,倒不如一开始就不要亲近,也省得将来心痛"

    沈夫人不赞成道:"你不与他们接近,他们如何了解你的为人,进而亲近?见面三分情,处得好了,他们将来未必不会与你亲近,但是你若一直远离他们,他们将来听了别人的话疏离于你,却是必然的"

    沈秋君只得听了母亲的话,重新与环姐儿他们玩到一处

    这日沈秋君正与程秀梅陪着环姐儿做针线,丫头进来禀报:鲁地的家下人押着行李回了厩

    原来最初老太太欲打压儿媳,只是带了金银细软等物轻车简行,匆匆赶往厩,当然在老太太眼中是简行,但在别人眼里仍是声势浩大

    沈昭英本来是打算同家人们押送着行李一起进京,哪里想到路上有些事耽搁了,便只得先带着一队人回了厩,其家下人其侍妾则慢慢行路

    程秀梅听了,便笑着对环姐儿说道:"这下好了,你可以和父母搬到自己院里住了,省得再抱怨回到家里,反似寄人篱下"

    因为沈夫人将沈大嫂的人都打发了,他夫妻二人又不想用沈夫人挑的人,也不能将老太太的人带离开,才不得不暂住在春晖院里,环姐儿姐弟三人也不得不几次搬家,如今下人妾侍都来了,自然也就有了伺候的人,当然要搬回自己院里住了

    环姐儿如今住在正院,早就乐不思蜀了,闻言就有些不开心,说道:"搬来搬去的也太麻烦了,还要和一堆姨娘挤一处,看着就心烦"

    那丫头便笑道:"听来的人回,大公子已经将妾侍们都打发了,只留了两位有了身孕的姨娘都是外头聘的,正由大少夫人带着去给夫人见礼呢"

    沈秋君听了不由看了环姐儿一眼:她当日为了不被杨远识破身份,胡乱说了一通,却不知前世大嫂肚里是个女孩,那两位则皆生了儿子,倒真应了她的"四弟弟一妹妹"的话了

    程秀梅则一边羡慕她人怀了身孕,一边又有些鄙视沈昭英

    公爹明明是个不好色的,怎么就好竹出了歹笋,身边早前有些妾侍也就罢了,不过是府里眼皮浅的丫头们,除非生了有大出息的子嗣,否则很难成为官府里上了档的正经妾室,而且生不了子女,年纪大些,基本上也就是被打发的结局

    看着沈昭英对大嫂也颇*护,也是外人眼中的恩爱夫妻,怎么还要在外面正经的去聘妾,不知是因为那二人实在是绝色,还是为了利益才会如此?

    想到后面的可能,程秀梅的心里不由紧了一紧

    她最近随着老太太出府做客,心情实在是糟透了

    正可谓人比人气死人她本来对自己的生活是相当满意的,除了没怀了胎,公婆明理丈夫体贴,又吃喝不愁,这原本就是她所渴求的平静优渥的生活

    可是人们交际时,总爱人为地划分些圈子,她虽是侯府少夫人,然却不是世子夫人,便常被归到不能承爵的年纪夫人圈里,这倒也罢了,她在选择嫁给沈昭宁时早就想明白了的

    但是想明白归想明白,真在现实中被人低看一眼,那滋味儿可不好受,尤其是看到那些兄长已经承爵且分了家的嫡子夫人们,只能凭丈夫那不入流的品级,竟然与外面同级别的寒门小官吏妻子一处说话,她的心里便不止一次地设想,如果有朝一日她也会那样卑微地活着,她真怕自己会疯了

    可是这不是她能改变的,在她选择嫁给沈昭宁时,便已经定下来的,嫡次子要夺世子之位,那是难于上青天,或许她该想想老太太说的拥立君王的奇功,便是不能封爵,却也可封个*

    这邪她不敢说给沈秋君,怕被沈秋君鄙视,便趁着归宁说给了母亲

    哪知话未说完,程秀梅便被母亲打了一巴掌,程夫人冷冷说道:"你这是怨母亲没有给你说个好亲事?你将来要操持家里,照顾子女,一年当中能出门几次,被那不开眼的人能冷落几次,可是你却要天天面对家里的妾侍,而且只能恨不能动"

    "你以为拥立之功很好建?为了打好关系,出去喝花酒,相互赠个姬妾都算不得什么,为了拉拢人,纳个关键小人物的妹妹女儿为妾,你连动都不能动你别不信,你父亲是因为有你外祖家,不然你那几个姑姑未必能正经嫁人,你父亲为了拉拢人心,却实实在在纳了几个妾,这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就为了外面的那点光彩,让自己苦一辈子?一个世子夫人算什么,要以你的心思,得做皇太后才成"

    程秀梅被母亲连说带讽刺地教训了一顿,心里倒不敢再多想了,临走时程夫人又道:"你就老老实实地相夫教子,凡事有公婆呢,别自作主张,最后里外不是人"

    程秀梅现在想来脸上犹自**辣地,权势真是迷人眼,差点就鬼迷心窍了,又看到沈秋君笑眯眯的样子,怕被她看穿心事,忙提议出去看看热闹

    几人正准备出去时,沈夫人却派了个丫头过来传话:沈昭英受了伤,你们先别出去,免得惊着了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五七章 秀梅心事,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