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大嫂不敢再公然与婆婆对抗从前在鲁地受老太太的影响,对沈夫人起了轻视之心,然回厩后几次较量,不得不说,婆母就是婆母,自己再怎么藐视她,面上也必须恭恭敬敬,不然一个不孝的帽子扣下来,她可是吃不了要兜着走的

    至于老太太也无话可说,也可能是因为天气渐渐热了起来,她也没精力寻事了

    家里一时倒是平静了许多,六皇子又来看过沈昭英几次,也只偶然碰到过沈秋君一两次,只不过是打个招呼擦肩而过,六皇子虽心中不足,却也没有办法,只得愁苦有何办法,明年可以求得皇上同意,聘娶沈秋君为妻

    二人小心翼翼地相处,自认做得机密,外人不得知,却不知早就被老太太看在眼中

    老太太活了一大把年纪,什么事没见过,又是身处局外,自然就发现了六皇子对沈秋君的那点小心思

    说实话,她心里倒是蛮佩服沈秋君的,竟然真勾得阴险毒辣的六皇子的情思来而越是这种看似别扭无情的人,一旦动了情思,却往往总是执拗地吓人,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势头

    尤其是年纪这样小就动了情思的少年,对于他来说往往是刻骨铭心的,不论他将来如何娶妻纳妾,最初勾得他心动的那人却会一生深埋在他心中,永难忘怀

    老太太倒有些后悔,当日回厩时,不该与沈秋君闹僵了虽然当今皇上不太可能让一家出两个皇子妃,然动动手脚使点小手段,未必不能成一瞪了,六皇子是太子的人,说不得将来贤王谋大业时,就派上了用场

    不过老太太很快又释了怀,管他们二人将来会如何反正六皇子只要真对沈秋君动了情,沈秋君说的话做的事就一定能牵动他的心,而沈秋君当年之事也是个极好的把柄,不怕拿捏不住她,拿捏住了她,也就相当于拿捏住六皇子一半

    老太太不由得意当年她福至心灵地给沈秋君起了扶玉的小名,如今看她历经那样的事,本以为是枚废子,没想到竟枯树遇春般地成了枚有用的棋子

    于是老太太不再寻沈秋君的麻烦,还劝告了沈昭英兄妹虽仍是不和沈秋君说话,面上却不再那样冷漠无视,面上倒也过得去

    事有反常即为妖沈夫人母女二人心中纳罕,她们可不敢乐观地认为,老太太经过这段短短的时间,就一下子想通了,可又不猜不透她为何改了态度,百思不得其解,便也随着她去了,就这么凑合着过下去也不错

    程秀梅仍是有朽恼她虽然已经明白对于自己来说,什么样的日子才是最幸福的,可她不敢打保票自己一定能抵住外面看人下菜碟的势利眼也不敢保证抵御得了老太太关于权势的那一番*

    不想这日却诊出她已有了身孕,她自己高兴自不必说,沈府众人也是一处沸腾这二房也该有身孕了,只不过是怕给她压力才不提这事的,如今见她终于有了喜,沈夫人等人也就放了心

    沈夫人一边笑不拢嘴地拉着程秀梅交待怀孕中的禁忌,一边特意交代大厨房拨几个人出来专门做二少夫人的饭食,一时又担心自己说得太多累着儿媳,便又将自己身边的几个老成的嬷嬷拨了过去,时时提点着程秀梅些

    程夫人当天也得了消息,不仅特意来沈府相互贺喜,也派了几个人来服侍女儿,沈夫人也不在意,反正都是为了自己的嫡孙好

    沈夫人又特意叫来儿子吩咐道:"这女人生产就是一只脚踏进鬼门关,你媳妇嫁进咱们家也有段时间了,现在才怀上胎,之前必定心情郁郁,你可要顺着她些,不然真有什么意外有你后悔的"

    沈昭宁忙笑道:"儿子又不是小孩子,子嗣事大,如何不懂?一定不会惹她不开高兴的"

    沈昭宁确实是不敢大意了,他成亲也近一年时间了,妻子却仍无身孕,虽说外人都会说媳妇肚皮不争气,可老是无孕,倒象是自己能力不够似的,提起来也是面上无光,如今终于怀上,他也是大大松了口气男女先不管,开了肚就好

    沈夫人又道:"你媳妇是个明事理的,你也脾气温和,只你二人我倒也不担心你们会吵起来我叫你来主要是嘱咐你一句:子嗣为大,你就先委曲些日子,等嫡子落了地,你媳妇能辖制住你也好,还是管不住你让你胡闹也罢,只要不出格,我也懒得管你们房中事,只是现在决不能纳通房"

    沈昭宁的脸就红了,呐呐答应着

    大户人家妻子怀胎,一般都会在房中放个丫头,他倒不是没想过,不过终是决定先不考虑这一方面,一来是嫡子事大,怎么也要让妻子平安产子,二来他与妻子还算新婚,感情正浓,实不愿*个人来闹得夫妻不和,三来则是他宫中差事也多,也懒得费那精力,况且程秀梅品貌俱是上上等,见识了这样的人,寻常人也就难入他的眼了

    程夫人母女二人心中倒是着实捏了把汗,大半个月过去了,见沈家半字未提安排通房之事,对自己仍是天天的嘘寒问暖地,便知他们为了让自己好好养胎,不会再提此事了,这心才放了下去

    傻瓜才会充贤良的主动为夫安排丫头呢,程秀梅便也装没想到这一层,只安心养胎倒是老太太心疼孙子,提过一次,沈夫人便道:"他们还是新婚夫妻,蜜里调油一般,现在也不能安插下人,先多生几个儿子,过几年再说吧他们小夫妻的房中事,做老的也难插手"

    程秀梅听说后,心里的石头越发落了地如此一来,老太太出门也没个晚辈跟着,再加上天越发的酷热起来,老太太只好整日躲在春晖院里消暑

    倒是沈大嫂免不了吃醋,心中不忿:同样是怀有身孕,这其中的差别也太大了吧

    不过想到丈夫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便极力撺掇着他早日起程赴任,这样自己也可以从容跟去,她现在巴不得赶紧逃离厩,去过自己逍遥的小日子

    不过她又担心婆婆会留在厩挫磨她,一时又暗在心里打叠邪

    果然沈昭英一提出要起程,沈夫人便道:"你早早去了也好,免得误了日子,不过你媳妇她们有孕孩子又?实在不适宜跟着一起赶?不如让她们先留在厩,等过几年再说吧"

    其实沈夫人倒是真想将沈大嫂留在身边,倒不是为了锉磨她,而是这个沈府早晚是老大家来接管的,偏老大两口子心不正行事鬼祟,沈夫人便想留在她身边,言传身教,别只两眼盯着权势

    不过后来又想到沈大嫂定是不想留在厩,而且就是留下她来,老太太也不会任由她与自己亲近的,况且儿子只身一人在外,她不放心,丫头婆子们哪有自家媳妇知道疼汉子

    再则儿子原本姨娘通房一大堆,现在却光杆儿一人去赴任,指望着他自此洁身自好,守身如玉,基本等同于痴人说梦,有媳妇在身边跟着也能拘束一二,免得糟蹋坏了自己的身子

    于是沈夫人说了留人的话后,便坐等儿媳讨价还价

    最终,沈大嫂不得不只带着她肚里的孩子随丈夫远行

    临行前,环姐儿毕竟大了知些事体,知道自己怕是一两年内是看到了父母了,便忍不住泪眼婆娑

    两个小的还不能明白离别之苦,且想到没有父母在身边,日子定是过得更加快活自在,虽说过后几日,他二人忽然反应过来,大大痛哭了一?但此时脸上反倒有些喜?

    气得沈大嫂直在心里骂他们是两个?籽劾?但还是很不舍得,不过她也明白,便是她留下,婆婆也不会让她接近几个孩子的,倒不如跟着丈夫出去,至少肚里这个还能保证完完全全是属于自己的

    两个妾自来了厩,一直都是闷不作声,凡事全凭主母做主如今见沈大嫂去了南边,心中均暗喜

    沈大嫂之前的手段,她们也有所耳闻,如今同处沈府,也仍是暗暗防备,如今她人已去,她们心中的弦便着实松了下来

    她们也是好人家的小姐,本可以嫁个小康之家做个太太的,如今为了家族富贵不得已做了妾,深知自己这辈子别想有出头之日了,只愿生个一男半女后半生有靠

    对于她们来说,留在厩反倒更好些,只要有孩子在手,沈夫人一个当家主母,也不会和儿子的妾过不去,份例月钱自然一个儿不少,自己也不是正经儿媳,用不着去立规矩,只在自己院里养胎,将来则逗弄孩子,日子倒也不难过

    自此两个男孩子在外院读书习字练武,环姐儿则另有老师教她读书女红和规矩,闲了就与程秀梅沈秋君一起承欢在沈夫人面前,倒显得老太太孤寂不已,于是沈夫人便命蔡高两位姨娘搬去春晖院陪着老太太

    老太太哪里看得上那两个妾,也不大理会她们,最后又让她们挪到春晖院临近的小院里去住了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五九章 昭英离京,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