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蛮太子即刻把萧将军等人的尸体交由大齐,请求大齐缉拿凶手,给北蛮一个交待。

    大齐上下的官员见此亦是一片震动,自来两国相交不斩来使,而且看到萧将军的惨样,更让人心底发毛,这手法太象六皇子做下的了。

    但是六皇子向来不沾北蛮人的边,虽然萧将军失踪那两日,六皇子也曾出城,可当时只带了三五个人,这萧将军手下可是十多人呢,从那些人身上受的伤可看出,皆是真刀实枪被放倒的。

    就连六皇子听说,跑去看了一眼萧将军的尸体,也不顾北蛮人在场,连声叹道:“好手段,若是寻得此人,我定要收他为徒,实在太像的我手笔了,也算是做个衣钵传人了。”

    因为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这凶手的缉拿自然是难于上青天了。

    北蛮使者便以此为借口,重提互市等一系列的事项。

    大齐朝虽然理亏,可又不想互市让北蛮人得了便宜,只得有力无力地在那里扯皮。

    不料那两个北蛮人嘴倒是硬,什么手段都使上了,愣是没撬开他们的嘴,六皇子顿时烦躁不已,听说北蛮的重提互市之事,不由冷笑道:“这买卖做的好,也不知从哪里找来的阿猫阿狗的,剁碎了拿来假冒什么萧大将军,就这么勒索一通,爷自认脸皮厚做事无赖,如今看来是强中自有强中手,真是长了见识受了教了。”

    北蛮使者听了,不由怒目相视,牙齿咬得格格直响。

    六皇子哪里会怕他们,又道:“说不定那个阿猫阿狗的,还是我大齐人呢,没想到死了还不得安生,帮着北蛮人来算计自己人,啧啧,真是死不瞑目啊。”

    话虽有些无赖。却也不是没有道理,大齐官员听了,脸上便放松了许多,心里不仅不理亏了,还隐隐有种被人算计了的委屈呢。

    北蛮太子怒道:“他可是我北蛮堂堂的戍边大将军,若真如你所说。以后可是要隐姓埋名不得见人一辈子,这让一个在战场中历练出的汉子如何忍得?”

    六皇子不以为然道:“一个人的不得见人,却可换得整个北蛮所需的粮食布匹,若是再互市,不仅能淘澄些铁器家伙。或者也可以让北蛮的奸细遍布天下,哦,怪不得这萧将军的尸首没个人模样呢。原来是本人已经不知躲到哪里去了,等着北蛮众奸细来大齐后,他好部署领导,果然是见不得人的啊。”

    北蛮太子实在没想到,这大齐皇子中竟然还有连个证据都没有,就这么信口开河的,这不就是个市井无赖吗?

    就在北蛮太子要开口反唇相讥时,六皇子又凉凉说道:“但愿是被我说准了。不然带着那么多人还被砍成那个样子,可见说他是草包都是对草包的侮辱。”

    众大齐朝臣虽平日里看不上六皇子,不过此时是一致对外的时候。也都很捧场地呵呵大笑。

    看着北蛮太子气得扭曲变形的脸,六皇子心情这才顺畅了些,又道:“不过。我仍是觉得你们在唱苦肉计,不然为什么总没有一点线索呢?”说罢大笑着扬长而去。

    经六皇子这一插诨打科,大齐众臣也以此事情况不明为由,理直气壮地与北蛮谈判,双方拉锯了几天,最终议定大齐每年售于北蛮的粮食布匹在原有基础上赠加两成。

    能多加一石是一石的,北蛮太子暗暗松口气,他实在没想到就因为六皇子的几句颠倒黑白的话,本来大大利于北蛮的局势竟然变得暧昧起来,不过总算是有点成果了,可是将来回国后如何给萧家人一个交代呢?

    北蛮太子其实已经怀疑是沈家人捣的鬼,可惜却一丝证据都抓不住,他思索良久,最终对大齐言道:“当日来京时,萧将军就曾对孤说道,他久慕永宁侯府三小姐的美貌和城安伯之女的聪慧,请求孤求此二女为媵妾,将来回国后赐他为侧夫人。孤当时不忍她二人离国远去,故严词拒绝了,如今他却遭此不幸,孤心中实在不忍,在此恳请让她二人为公主媵妾,以慰萧将军在天之灵。”

    大齐诸臣愕然,历来公主出嫁外邦,为有个帮手,选几名媵妾也是有的,如今公主身边就带有两位媵,如今再加两位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北蛮竟是让她二人去守寡,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北蛮太子又道:“萧将军倒也有几房妻妾,生得几个子女,等她二人到了萧家,我会作主让她二人各收养一子,也算是终生有靠,萧将军在天之灵也得以瞑目了。”

    这事便被摆在了大齐皇帝面前,皇上只道:“朕会酌情考虑的。”便让人都散去了。

    小成子通过内侍们听到此事,慌得急急忙忙跑去告诉了六皇子。

    六皇子先是一愣,继而冷笑:“这北蛮太子莫不是也想要变成萧将军一样?”

    小成子急道:“爷,快想想办法吧,晚了,沈小姐可就……”

    六皇子笑道:“慌什么,我自有办法。”说完,脸上却可疑地红了起来,灿若桃花。

    小成子看得有些呆了,忽然心头一亮,笑道:“莫非爷要去沈府求娶沈三小姐?”

    六皇子的脸越发的红了起来,踢了小成子一脚,微眯着凤眼,笑道:“不急,现在还不是时候,不是还有李氏吗,贤王可是一门心思地对她,这不顾家国的罪名,怎么也不能让玉姐姐背啊。”

    小成子皱眉道:“贤王最会权衡利弊的,又怎么会为一个李氏做傻事呢?”

    “到时就知道了,他未必舍得放弃城安伯一家对他的支持啊。”六皇子嗤笑,一时又叫过杨远来,说道:“你让人去查查最近城安伯府的情况,怎么会无端说出李氏来,这其中定有些牵扯。”

    沈秋君也一早就得了消息,不由苦笑:这算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总与那些倒霉事连在一起?莫非自己与那李瑶琴真是缘分不浅,前世共侍一夫,今生仍是连在一起?

    沈秋君如此想着,顿觉好笑至极。

    这时沈夫人正惶恐不安地逼问丈夫可有良策以对,沈父笑道:“放心,这件事必不能成的。”

    沈夫人见丈夫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忙笑着赞道:“夫君果不愧是一方霸主,这才多长时间,就有了对策了。”

    沈父笑道:“好了,别给为夫戴高帽子了。皇上也是战场中历练出来的,平日里看着温和,却也是个极有脾气的人,他怎容得那北蛮小儿做地起价,明明是都商量妥当的了,他又来提要求,皇上可不是他能拿捏着玩的。”

    沈夫人也觉有理,一时又担心道:“求人不如求己,万一皇上为了大局着想同意了怎么办?”

    沈父捋须道:“这也有可能,不过夫人放心,大不了我拼着这个侯爷不做,也定不会让秋儿去北蛮守寡的。”

    沈夫人叹道:“只怕秋儿又成了沈家的罪人了。”

    沈父摇头道:“不是罪人,而是有功之人。以我沈家的功劳及皇上的为人,若真闹到那一步,失去宠信,被冷落倒是真,也就仅此而已,于全族性命富贵无碍,只是没了权势而已,却可以自此退出皇子夺位的漩涡之中,独善其身。”

    沈夫人叹口气:“如果真能保得全家平安,权势富贵不要也罢。”一时又笑道:“我去告诉秋儿一声,免得她又胡猜思。”

    沈秋君听了母亲的话,不由感动地抱住沈夫人,含泪笑道:“能得您与父亲如此疼爱,女儿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沈夫人轻轻拍着沈秋君的肩背,摇头叹道:“傻孩子,做父母的疼爱自己的子女,不是人之天性吗?生在大家族,总会为了利益有所取舍,只是我们年纪一大把,该经历的也都经历过了,名利上就看得淡了些,我只希望此生都不要发生将你与家族利益放在对立面相权衡的地步。”

    沈秋君眯着眼,心中暗道:此生不会了,再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了。

    沈夫人正与女儿闲话时,丫头来报:六皇子来了。

    沈夫人便对女儿说道:“你好好养伤,我去看看。”

    沈秋君忙笑道:“若是六皇子不急着走的话,你和他说完话,请他过来一下,我有些话要对他说。”

    沈夫人刚想反对,可看到女儿神情坦荡,想来还是为了那萧将军的事,便只得勉强点头同意。

    六皇子也是担心沈秋君得到消息会惊慌,故特来沈府准备劝慰一番的,偏偏沈侯在家,只得干笑着应酬,快要坐不住时,沈夫人又来了,他本以为沈夫人会直接下逐客令的,没想到寒暄几句后,竟然告诉他,沈秋君有话对他说。

    六皇子的心便通通狂跳了起来,一路上又惊又喜,莫不是她也与自己想到一块去了,这是打算开口求自己娶她吗?那自己是立马答应她呢,还是矜持一点,过一会儿再答应她呢?

    一口就答应,倒象自己对她早就图谋已久,只等着这个机会似的。可是拿了姿态再答应,万一她误会了,伤心了,也是很不好。看来还是一口答应的好。【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章 求为媵妾,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