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部尚书忙道:“不过是些诗经词赋佛家经书罢了至于工匠则是北蛮与咱们生活习性不同,到时跟着去了,也好改善一下公主的饮食起居”

    六皇子冷笑道:“那些书,他们蛮夷人能看得懂吗?至于长宁公主,她去和亲本就是加强两国相交,入乡随俗是必不可少的收买人心的把戏,依我说,都撤下来吧”

    礼部尚书忍气说道:“这都是陪嫁常例,那些书并不是给北蛮人看的,不过是给长宁公主解闷的,且嫁妆单子已经送过去了,再改怕是不妥吧,皇上也早就看了,并没有提有什么不妥之处”

    六皇子冷冷看着礼部尚书,直看得他额头冒出汗来,六皇子这才道:“只怕准安郡王也少不了陪嫁,你可知他都是陪嫁的什么?”

    礼部尚书忙道:“那是他家的添妆,并不算是这里面,到时自会制成单子,与此一并交由北蛮具体是什么,臣还不知”

    “那可就是你的失职了,”六皇子将嫁妆单子啪地一声扔到桌上,说道:“你马上命人去细细查看,将陪嫁之物一一清点了,万一王府的人松懈,送了不该送的,可就是你的失职了,另外把他家的那些书和工匠都给我扣下来”

    礼部尚书却恭身答道:“陪嫁这些书和工匠都是惯例,还请六殿下见谅,恕臣不能违制,另外臣说句不当的话,殿下现在未在朝中当差做事,更是管不到礼部来实在是没有权力命令臣如此做,除非是圣意”

    六皇子闻言大笑起来,上前拍着礼部尚书的肩膀说道:“好,是个硬骨头,不愧是大齐的贤臣,只是我有句话不明白,大齐此前并没有真正将公主嫁入外邦的先例不知您老是遵循的哪里的例,莫不是前朝的?”

    说罢,也不等礼部尚书解释就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礼部尚书不由心虚地抹了一把汗,旁边的属官们便劝道:“不若就按六皇子说的去做,何必去得罪他呢”

    礼部尚书冷笑道:“没有圣意,你们谁敢去搜长宁公主的嫁妆?我倒要看看他能做到哪步?”话虽如此他心里却想着还是该想法在皇上面前吹吹风,免得六皇子恶人先告状

    六皇子自礼部出来,见天色不早,便先回了住处,第二日一大早就来到东宫寻太子说话

    太子此时心情倒是颇好先是李意书害他断了财路后又有李瑶琴那日拒绝于他,这些都令他很是恼恨,只是迫于诸多因素他一时也不能整治了李意书兄妹二人,如今看到李瑶琴将要去北蛮做妾守寡,怎不让他心花怒放:一个外邦寡妇怎比得太子良娣,未来的贵妃呢?

    见到六皇子过来,太子忙起身接赚笑着拉他进屋喝茶,一时又忍不住幸灾乐祸地提起北蛮要媵的事来

    六皇子便道:“说来也奇怪,她二人也未闻名天下那北蛮太子如何非要她二人呢?”

    太子此时已经猜到情由,只是有些事是不能让六皇子知道的,便支唔道:“谁知道那北蛮人如何想的反正与你我无关,管他呢”

    六皇子见太子如此,心中起疑面上却不显,想了想,笑道:“我方才去礼部看了长宁公主的嫁妆,啧啧,这北蛮娶个公主,可真是笔划算的买卖,那可真不是一笔小数目”

    太子哼道:“放心,将来他还不是要拿来买粮食,那些金银也不过是暂且让他保管一下罢了,将来还是咱们大齐的让他们空欢喜一场”

    六皇子陪着太子大笑了一顿,又道:“我看到陪嫁里面有些耕作的书,你说他们将来会不会吃着咱们的粮食,然后悄悄省下他们的口粮当作种子,种出很多的粮食,就不用到咱们大齐来买了呢”

    太子听了神情一怔,迟疑道:“不能吧,他们多少年了一直都吃不饱艾就凭几本书就能种出粮食来”

    六皇子靠近太子,小声道:“一年两年未必成,但是十年八年之后呢,我听说这次有不少我大齐的能工巧匠也一同陪嫁,他们鼓捣出好使的农具来,再按着书上的耕种庄稼,到那时很可能是大哥当政,没有可以遏制北蛮的,难不成真由着他们从属国变成兄弟之邦?后世人不说是因为长宁公主陪嫁之故,只当大哥功绩不如前人呢”

    太子一听,猛然站起身来,说道:“对,决不能背这个黑锅我要和父皇说去”

    六皇子笑道:“大哥英明还有礼部尚书那个老匹夫,这些事还用得着我们操心吗,他早就该想到,哼,我都当面问了,他还一脸鄙夷神情,居心叵测啊”

    一时又闲话几句,六皇子便告辞而去

    太子本想立时去见皇上,想了想还是命人去请徐戒来商量

    徐戒听了,沉吟半响,也觉得太子所言有些道理,虽说临时改了嫁妆面上有些不好看,不过为了将来继续压制北蛮,却也顾不得了

    一时又与太子细细商量如何对皇上说起此事,却无意中自太子口中得知是六皇子的提议,徐戒心中一动,这个六皇子的心思够细够长远,但愿他只是一心因为辅佐太子,不然,以后只怕又有得操心了

    皇上听了太子的一番陈述,点头道:“你说的极有道理,我会好好考虑的,你先回去吧”

    看着太子退下去,皇上问身边的曹公公道:“我好象听说,昨天老六去礼部想勒索长宁公主的嫁妆不成,寻他们的不是,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曹公公陪笑道:“昨日是有两个小内侍磨牙说起此事,老奴想不过是六殿下淘气,也不是什么大事,皇上为天下事操心,这点小事倒不必拿到御前,便自作主张喝令他们不许再提,没想到还是让皇上听到了,老奴该死”

    皇上笑道:“那两个小子就撵出去吧,是有人想让朕知道老六又做了混账事,只是这手伸得太长了些,你做得很好”

    曹公公这才放下心来,小心说道:“老奴一定会查个明白的”

    皇上摇头道:“不必,就当给他们个警告吧,不过是递递话,朕也想多听听,其他手段借他们胆也不敢做”

    曹公公忙诺诺应了,一时又道:“昨日六皇子为嫁妆闹礼部,方才又去了东宫,如今太子又来说这么一番话……”

    皇上见曹公公停顿,便笑道:“这老六……心眼也够小的,也不知那北蛮人如何得罪了他,这就寻上不是了却也够细,这点子事都能想到,也不知他每日里都在想着什么”

    曹公公小声道:“不管如何,太子之言还是颇有些道理的,不知皇上……”

    皇上眯着眼,冷笑:“那个萧将军若是个安分的,如何会惹上杀身之祸,必是罪有应得,北蛮不过是仗着我大齐目前不易与他开战,步步紧逼,我大齐的贵女也是他想要就要的,这让大齐国威何在,我本还想寻点子事,整治一下北蛮,如今正好遇着此事,倒合了我心意去,把礼部的人叫来”

    礼部尚书见皇上张口就问嫁妆中的书与工匠,知道定是六皇子来告了状,幸好他此前就打好腹稿,刚要说话时,却被皇上一本书砸了下来,骂道:“朕要你们何用,这点关都把不赚我前头卡住他们的口粮,你们后头就把耕作方法及工具给人送去,吃里爬外的东西”

    礼部尚书见皇上一来就给自己定了个叛国通敌的罪名,吓得赶紧趴下请罪,哪里还敢巧言辩解

    幸好皇上也知道这礼部尚书是个正派人,只是办事有些迂腐了些,只让他回家思过,然后叫过太子来,将此事交由太子全权去做

    这可是个得罪人的活,太子犹豫了一下,说道:“六弟昨日还和我抱怨,说是自己一个皇子整日家游手好闲的,也没个正经事,十分想为父皇分忧,所以儿子想这事就交给他去做吧,若是做得好了,也好正经给他个差事做做”

    皇上看着儿子,冷笑道:“果是个肯提携兄弟的好哥哥,好吧,这事就交由他去做吧”

    太子低身告退,皇上又道:“也不用把书都拿出来,倒似我大齐化不够似的,把换下的书,以佛经补上,佛经法力无边,能让人变得平和温顺北蛮也该好好领略一番佛法的精妙了”

    六皇子见事情落到自己头上,心中暗喜,他也实在不放心别人来做此事,毕竟这是沈秋君的意思,还是他自己亲自看着比较放心

    六皇子带人先是去了礼部,不仅将书换下,而且所有的嫁妆一一看过,凡是有与佛经无关的带字的东西,一律都拿了出来

    礼部众人因尚书被勒令回家,本就生六皇子的气,如今看他小人得志,拿着鸡毛当令箭,越发不齿,都纷纷寻了事,躲避六皇子的差使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礼部侍郎王青,就象哈巴儿狗一样在六皇子面前忙前忙后,忙得不亦乐乎。(未完待续)【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六六章 太子进言,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