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都如此推心置腹了,沈父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只得闭了口。

    幸好皇上也知时间拖得够久了,也该给北蛮个答复,便又道:“如果此事让你难办,你就不要再管这事了,我会处理好的,定不会让北蛮人如愿。”

    沈父闻言倒是大喜,如此也不必赔上女儿的名声了,毕竟口头有了婚约,也是婚约,到时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退婚,对女儿来说名声仍是要受损的,如今皇上愿意担下这件事,倒是省了他的事了,忙笑着谢了皇上隆恩退出大殿。

    出得殿来,沈父不由叹口气,其实从内心来说,对于女儿嫁给六皇子,他还是蛮看好的,虽然知道这事会让皇上心里有些疙瘩,却没想到皇上对此反应竟然如此大,宁愿难为他自己,也不许拿六皇子做借口。

    沈父想到此不由心中一动,看来皇上对那和尚之言倒是信极,如此说来,是不是表示无论哪个皇子上位,沈家都能保全?只是到底是虚无缥缈之事,算不得万无一失,沈家还是得小心做人。

    这边六皇子得了消息,他心中也很纳闷儿,按理说,沈侯在皇上面前还是很有几分体面的,且又只是暂时假装的而已,皇上犯不着打他的脸,再者说了,就算是真的,自己又不会与贤王搅到一处,与名正言顺的继位者太子作对,皇上实在没必要如此忌讳才是。

    见六皇子眉头紧锁,小成子便劝道:“虽然皇上没同意这门亲事,不过沈三小姐也不会有事的,皇上都答应会保她的。这亲事啊,还是得从长计议。”

    六皇子本还在苦思不解,听小成子之言,倒是激起他心中的怒火来,说道:“这沈家就不是能共事的,这事情不成。也不过来告诉我一声,感情是有人给他撑腰,就把爷给甩到一边去了,哼,想爷撇清关系可没那么容易。”

    小成子不由咂巴了几下嘴:怪不得都畏爷如恶魔,生怕与他有一丝一毫的沾染。如今看来果然大众的眼光是雪亮的,沾上就不易甩开,真应了那句“请神容易送神难”的俗语了。

    六皇子想了想,又笑道:“沈侯既然做事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了。玉姐姐我是必要娶到手的,既然皇上这关不好过,我不得不另辟蹊径了。走。到驿馆去寻北蛮人说话去。”

    皇上还没有想好如何答复北蛮人,北蛮太子就来求见了。

    [·81·毒妇从良记]

    北蛮太子见礼后,笑道:“小王此次来为沈李二位小姐之事来的。”

    皇上神色不动,只点点头,留神查看。

    北蛮太子颇为惭愧地说道:“当日是小王思虑不周,只痛惜萧将军的遭遇,便想圆他的愿望,却没留心查访沈李二人是否已婚配。今日幸好六皇子来到驿馆对小王言道:沈小姐与他已有婚约。而李氏则将为贤王侧妃,倒是小王鲁莽了。若是萧将军在天之灵,也必是希望两位小姐能幸福美满一生。而不是为他守寡。”

    皇上虽心中暗骂六皇子多事,面上也是一片唏嘘,说道:“萧将军之事。实在是无可查处,真是太让人遗憾了,不过,你放心,这事朕定不会就此罢休,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给贵国一个交代。另外,朕也正要同你说她二人之事,当日因种种原因,她二人之事不便对外宣布,但我大齐向来诚信,她二人便算是有了婚约,确实不能去北蛮了。在此倒要多谢贵国的通情达理,朕会酌情补偿萧将军的。”

    这事一解决,两方便都轻松了许多,一时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皇上又特意与北蛮太子约好,后日在皇宫摆家宴,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

    北蛮太子离去后,皇上面上的笑容便尽数消了,叫人来命道:“去查查老六去驿馆都说了些什么。”

    其实事情很简单,六皇子见到北蛮太子,直接开门见山说道:“贵国的死鬼萧将军一看就是个命薄的,哪里配娶大齐贵女?看吧,这才刚一起了念头,就被老天收了去,临去还碎成一地,可见老天有多不容他的那个龌龊想法。你赶紧去收回你说的话,也算是为他祈福了,不然在阴曹地府也有他受的。”

    北蛮太子是见识过六皇子的说话难听,早就对他反感至极,此时见他对着自己一脸轻蔑模样,不由怒心中烧,反唇相讥。

    六皇子也不理会北蛮太子所说言语,仍是自顾地说道:“向来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同样有什么样的奴才也就有什么样的主子。萧将军已然是个命薄的,如果你在老想着在大齐挑事,只怕身为他的主子的你,也差不多是个命薄的了。”

    北蛮太子怒道:“我乃是堂堂北蛮使臣,你能对我如何?但凡有个风吃草动,我北蛮可不是吃素的,你还担不起那个责任。”

    六皇子笑道:“我实话告诉你吧,沈氏将会是我的正妻,而李氏则会是贤王的侧妃,你北蛮不是吃素的,难道我大齐就是个没风骨的,任由人将皇子妃带走,给番邦一个小小的将军守寡?”

    北蛮太子一愣,立马明白过来,这所谓的婚约是怎么一回事了,想到大齐行事竟然如此卑鄙,心中火气更甚,头脑发了昏,气道:“只要没过门,就作不得准,你们的如意算盘打不响的。”

    六皇子不由大笑起来,慢慢说道:“大齐历来口头婚约也算数的,你确定在你如此侮辱大齐皇族之后,真能全身而退?大齐有血性的汉子可是不少,只怕你最终的结局还不如萧将军呢。”

    北蛮太子冷笑道:“这事从头到尾都是你大齐理亏,如果你们真敢如此对我,我北蛮也是不惧的,如果此时大齐与北蛮交战,那大齐可真是四面战火,将来还不知如何呢。”

    六皇子笑道:“别一副不惧生死的样子,你我都是生在皇家的,有些事不说也明白,但凡有些抱负的,谁不想做在那高位上,只说大齐,太子都被册立了多少年了,还有个贤王在一旁虎视眈眈,贵国就是铁板一块吗?我知道,你的太子地位是极稳当的,不然你也不会放心地跑到大齐来。可是你别忘了贵国如今有求于大齐,到时我们公主照嫁,却留你在此做人质,相信贵国也不会有意见的。可你在大齐一年两年没事,如果三五年,你的那些兄弟的势力渐渐增大,他们就不会生出什么想法?”

    见北蛮太子脸上有了动容,六皇子又道:“萧将军人已经死了,你就是弄去两个大齐女子给他守寡,真能平息萧家怒火吗?不过是表面的平息罢了,倒不如好好评估一下,萧家还能为你所用吗,别养虎为患。而且你也说了,这一件两件的,都是大齐理亏,你为何不要点实惠些的,两个成了废子的女子,估计她们的嫁妆也不会多了,而且不管多少,你一文都落不到口袋里,萧家人也不会感激你的。还是往大处想想吧,一个守边的萧家而已,就让你怕成这个样子,就这个怂样也能做国君?”

    六皇子说完自己要说的话,无视北蛮太子眼中的恨毒,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好好想想吧,真不知道,就你这样的也能做太子?唉,北蛮危矣!”说完大笑而去。

    北蛮太子此次来大齐本就是抱着历练的态度来的,当日头脑一热索要两位大齐贵女,之后虽有些后悔,却也暗自希翼说不得就能得偿所愿,如今事不成也就罢了,偏还被个毛头小子这样轻视,心中气闷,暗自发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北蛮太子心气消了之后,暗自思忖道:如今事情已挑明,大齐皇帝必会很快派人来说此事,而且看大齐皇帝的态度,已在心里恼了自己,定要在以后的事上找补回来,倒不如由自己先提出,如此一来他便欠了北蛮一个人情,说不得对以后图谋之事有利。

    于是他赶紧地递交国书,请求面见大齐皇帝,这才有了上面的一幕。

    皇上听了下人的汇报,心中暗叹一口气:这个老六看来是豁出去要娶沈秋君为妻了。

    很快沈秋君与李瑶琴的归宿情况便传开了。

    其实依着大齐的态度,这事还是悄悄的处理就好,毕竟明眼人一看就知是怎么回事,说出去皇家和沈李两家都不好看,但是北蛮太子岂会吃这个哑巴亏,虽说北蛮面子上也不好看,却还是博得一些同情的,好像人总是格外同情弱者。

    更有那眼热的,心里就不自在起来。

    本以为沈李二人就此由贵女落入尘埃里,本来在心里是十二分的同情,可是这一转身,她二人竟然都嫁给了皇子为妃,沈秋君也就罢了,毕竟六皇子不是什么好人,嫁给他还不知道能活几天呢。

    按说李瑶琴一个伯府千金嫁给皇子做侧妃有些可惜了,但是谁让贤王极有希望问鼎皇位呢,这将来她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未完待续)【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七一章 主动提议,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