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夫人听说后,气得对沈父说道:“我就说那六皇子不能招惹,如今果不其然。早知皇上有意相帮,就不该去找他,如今倒好,他竟然擅自插手,如今京城谁不知他和秋儿的事?”

    沈父也不吭声,由着妻子抱怨,直到沈夫人出了火气,这才说道:“人算不如天算!也怪我当时一时大意,没有立时去找六皇子说开此事,以至于出了此事。”

    沈夫人仍嘟囔道:“就不该请他帮忙。”

    沈父忙道:“我看皇上的意思,是不会让沈家女儿再嫁给一个皇子,这事皇上不点头,六皇子也没撤。”

    沈夫人气道:“你回来一说,我就明白了,可关键是秋儿的名声,还有六皇子看中的人,谁家还敢来求娶?”

    沈父忙笑道:“若是京城真没有这样的人,也是秋儿的造化,那样的男子是靠不住的。放心,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实在不行,就求皇上赐婚好了,六皇子再怎么无法无天,也不敢公然抗旨吧。”

    好说歹说终于安慰了妻子,沈父又来到女儿院中,看到沈秋君正一手托腮,怔怔看着天空。

    六皇子所做的事,沈秋君也一早就知道了。之前早就商量妥当是由父亲出面处理此事的,最终虽然皇上反对这门假亲事,却也答应帮忙,自己去北蛮的事便算是解决了,可此时六皇子却还要亲自出面去寻了北蛮人,将事情公布于众,倒有些要做实与自己亲事的意思。

    沈秋君一面有些生六皇子的气,这里面怎么看都有算计自家的意思,可另一方面,又想到他如此做,竟是宁可遭了皇上厌弃,也要逼皇上认了这门亲事,可见他果然是对自己上心的。

    按理说。前世遇人不淑被贤王的虚情假意所迷惑,今生是不会轻易再相信人的,可是通过前世今生与六皇子的交集,沈秋君不知为何竟然对他有种莫名的信任感,认真说来这个信任仅次于父母二哥。

    旁边伺候的小丫头抬头看见沈父进来,忙出声提醒道:“老爷来了。”

    沈秋君这才收回神思。站起身来相迎,沈父已经走到她身边,笑道:“坐下说话吧。”

    沈秋君等父亲坐下,这才又重新坐下。

    沈父问道:“你方才在想什么呢?”

    沈秋君摇摇头,笑道:“没想什么。就是闲着无事发会呆而已。”

    沈父借着喝茶的工夫,把思路理了又理,仍是不知该如何抉择。将茶碗放下后,这才说道:“六皇子和北蛮的事,想必你也听说了,唉,真不知这事会发展成什么样?这个六皇子真是……”

    沈秋君垂下眼帘,脸上慢慢有了红晕,说道:“父亲不必苦恼,当日商议此事时。咱们也都想到这事会有可能弄假成真的,现在这样,也算是意料中的事。且不说将来事情到底如何,恕女儿说句不知羞的话,女儿倒觉得六皇子是个可以信赖的人。”

    沈父看着女儿娇羞的模样。不由暗叹,女儿长大了也有了自己的心思了,他叹道:“这门亲事你不要放在心上,皇上是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沈秋君抬眼说道:“六皇子都闹成这样,皇上未必能拦得住。女儿不解,皇上既然已经册立了太子,六皇子又是追随太子的,沈家再有一个皇子女婿,不至于让皇上忌讳成这个样子吧。”

    沈父摇头叹息道:“这事说起来就有些荒唐了,就算皇上拦不住,以后六皇子的日子也不好过。”????沈秋君闻言笑道:“六皇子并不是看重权势的人,只要贤王不能登基为帝,他也就能老老实实做他的闲散王爷了。不知父亲说的荒唐事是什么呢?”

    沈父想了想,六皇子做个闲散王爷,对于女儿来说倒是个不错的事情,便也笑道:“罢了,反正我们连最坏的结果都想得到,这事就都交给老天吧。至于其他的事,你还是少知道的好。”

    沈秋君却被父亲勾起了好奇心,便缠磨着父亲将那荒唐事说明白。

    沈父一来是被女儿缠得脱不开身,再则也是一个人心里秘密憋得久了,就有种要对人倾吐的*,对于沈秋君这个自小看着她长在的女儿,他也是偏爱的很,且又素知这个女儿本性纯良,恬淡娴静,便是对她讲了也不要紧。

    于是沈父便令人都退下,又招手让女儿近前,低声说道:“这事我连你母亲都没告诉,你切不可对别人讲。”

    沈秋君忙点点头,沈父这才说道:“广源寺的了凡主持,想来你也知道。”

    沈秋君点头笑道:“那才是真正的高僧,据说当年太祖爷要封他为国师,他都以不沾红尘为由婉拒了。父亲怎么说起来他,您可是向来认为他们都是骗钱的神棍呢。”

    沈父笑道:“他们的话向来是真假难辨的,真信了能坑死人,不信心里却又总不踏实。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为父曾经救过了凡的性命,为此他还了为父一个大大的人情。”

    沈秋君不由睁大了眼睛,小声问道:“难不成是那所谓的天命皇后?我倒不觉得是好事,背负着那样的传言,福祸难料,容妃就是个现成的例子。这个人情真够坑人的。”

    沈父摇头叹道:“这不是全部。自来君臣之间可以共患难,却难共富贵,为父当年因了鲁地的父老,投了太祖爷,虽然太祖父子当日看着也是个仁德的,只是后事难料,甚为忧心。于是了凡便对太祖设言:沈家必出一位天命皇后,如此才能保大齐朝传承下去。”

    沈秋君不由惊道:“他说的是大姐吗?”

    难道说,贤王必是皇帝?沈秋君心中不由暗恨贤王的好命。

    沈父忙看了看四周,小声说道:“你小些声音,别让人听到了。他们这些所谓的高僧,说话从来都不会真真切切给人个明白,总是打着天机不可泄露的幌子,虚虚实实的,以防人寻他们算后账,尤其是这种事,他们怎会给自己找麻烦,自然不会明确指出,只道大齐前期会出一位真命皇后。”

    沈秋君这才恍然道:“所以皇上当年曾想为太子聘大姐为太子妃,可惜被吴皇后抢先一步,聘了吴氏为太子妃。”

    见父亲点头,沈秋君忽然觉得心头发凉,说道:“若我是皇上,如果六皇子坚决要娶我为妻的话,不管六皇子知不知道那个预言,都会取了我的性命,自己孩子的命总比别人要珍贵的多。”

    沈父忙拍着沈秋君的肩膀,劝道:“你不必怕。这里面虚实难辨的事多着呢,我看皇上是全信了,所以只是沈家人不犯事,皇上是不会随意取了沈家人的性命的,天命皇后既然是天命,不是人力所为,万一弄巧成拙,让天命皇后生了煞气,将不利庄氏子孙。”

    沈秋君不由捂嘴道:“这些和尚还真能编,幸好父亲对他有恩,如果与他有仇,只怕沈家人到死都是个糊涂鬼呢。”

    沈父说出心中埋的一部分秘密,顿觉心中松快了很多,笑道:“所以说是件极荒唐的事,我当时听了也觉得他们很能编,又怕家里人会信以为真,真以为自己有了保命符,为所欲为,或是露出些马脚,倒是害了沈家人,故此除了你之外,为父还从没对人讲过。”

    沈秋君忙笑道:“女儿多谢父亲对女儿的信任。”一时又忧虑道:“这事太过虚无了,万一哪天皇上想了过来,沈家岂不是会很糟?容妃娘娘不就是因此失了宠吗?”

    沈父闻言,凝神看着女儿道:“所以我看了凡不顺眼,外人甚至是沈家人也都不知我曾救过他,再则大齐朝也确实是在了凡等僧道的预言下一步步建立起来了,所以皇上还是很相信他们的话的,越是身处高位,对这些东西就越是相信,况且我沈家一向忠君爱国,便是信了,对皇家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沈秋君叹道:“我一向以为那些能建朝立国的皇帝们,个个都是英明神武,算无遗策,如今看来也会受人蒙蔽啊。”

    沈父摇头道:“他们自然有其过人之处,之所以会弄出这些事来,也是给自己给天下臣民一个精神支柱,时间长了,便连自己也都不知真假了。好了,此事就到此为止,以后不许再提起。”

    沈秋君陪笑道:“父亲尽管放心,如果女儿嫁不成六皇子也就罢了,如果真嫁了,也定是个温婉和顺,谦卑有礼,却又妒意十足的王妃,这样的人只能做个小家子气的主母,万万做不成母仪天下雍容大气的皇后的。”

    沈父闻言不由哈哈大笑,说道:“我只是想让你心里有个底,如果你嫁了六皇子,皇上必会打压六皇子,你能知道这些事,心里或许不会那么难受,说句大不敬的话,皇后有什么好做的,不过是逢年过节享受一下众人的跪拜,平日里也就那么着,还是时常担心儿子们手足相残,倒不如做个闲散王妃呢,富贵权势一样不缺。”(未完待续)【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七二章 天命皇后,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