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君得了父亲的话,心里倒是安稳了很多,沈家人在这件事上算是有得有失,倒也不多言,只静观事态变化。

    这几日六皇子也没有到沈府中去,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地流淌过去,直到大齐皇帝设宴款待北蛮太子。

    因为之前不快的事都一笔勾销了,所以这次宴会主宾觥筹交错,歌舞升平,其乐融融。

    一时酒酣意洽,北蛮太子敬了大齐皇帝一杯酒,笑道:“长宁公主即将要远离故土,不知陛下将她的汤沐邑封在何处?”

    大齐皇上脸上笑容一滞,作为公主来说,食汤沐邑也是寻常的,不过对于和亲出去的公主,这汤沐邑就有些棘手了,他本来是想这么混着过去,没想到北蛮太子竟然当着众人的面问出此话,倒让他一时不好作答。

    北蛮太子早就看出大齐是不想给长宁公主封汤沐邑的,毕竟公主要去北蛮,恐怕有生之年都不会回到大齐,大齐若是不给,北蛮也只能认了。不过他现在认为大齐理亏,既然大齐皇帝都说要补偿了,他还有什么可客气的,自然要提一提的。

    北蛮太子装作没看到大齐皇帝的神色,一脸轻松地笑道:“长宁公主这一离了大齐,归宁不易,以小王之见,倒不如就将在靠近两国边界的一带封为公主的汤沐邑,这样公主也能随时到大齐境地,好一解思乡之苦,等公主百年后,这汤沐邑自然还是由贵国收回的。”

    皇上尚未说话,六皇子已经在旁嗤笑道:“看来北蛮果然是穷得很了!前几日我去清点公主嫁妆时,那真是满箱满柜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就凭这些,别说公主一人。就是加上跟着去的仆从,养活他们一辈子足够了,怕是连公主的孩子那份,公主都能包了下来。怎么还不知足,又来要什么封地,难不成公主嫁个男人,还得把他一家子都得养活了不成?看来北蛮国君也就是个吃软饭的。”

    北蛮等人闻言。个个气得睁大眼睛怒视六皇子,皇上此时已经喝住六皇子道:“快住口,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再不知好歹,干脆出去算了。”

    六皇子冷哼一声。低头吃了一大口酒,不再吭声。

    皇上这才对北蛮太子笑道:“我这个逆子向来没规没距的,让殿下见笑了。”

    六皇子又忍不住冷笑:“我再怎么不规矩。也比某些人强。我今天还真是长见识了。自来女儿出嫁,陪嫁多少、地亩和田庄,都是做父母的心意,还真没见有哪家就跑到亲家门上,指手画脚地要哪处地哪处庄子的。合着这全家就指着新娘子的嫁妆过活呢。”

    皇上闻言心里爽快极了,其实他倒是想和北蛮和气处事的,只是北蛮太子坐地起价。点名地要两位大齐贵女去给个什么狗屁将军守寡,这让皇上觉得面子上很过不去。

    要说当今皇上也是个心胸宽广之人,不过是人总会有点自己的小心眼的,所以皇上对北蛮太子意见很大。

    虽然说北蛮太子主动取消了请求,可也是在六皇子的威逼利诱之下做的决定。

    故皇上并没有如北蛮太子想的那样会觉得理亏,而是觉得丝毫没有任何亏欠北蛮的,所以北蛮太子的要求注定不会如愿了。

    当然也怪北蛮太子太贪心,这将边界之处划给公主做汤沐邑,大齐又是封锁又是守护,还有什么意义,北蛮有了那块地作跳板,大齐北部岂不是危险至极,且再过些年,那块地的归属只怕又是个问题。

    等到六皇子把话说完,皇上这才喝住他,不许他再随意插嘴,对北蛮太子说道:“你是不当家不知当家的苦啊。当日我父子能推翻前朝*,解救中原苍生百姓,是靠了诸多有济世之心的仁义之士,当年既共苦难,天下太平自然地要共富贵的,于是先皇将追随的众将士一一封了官爵。不仅是我庄氏子弟,但凡有功劳的,大多都封了爵赏了地,以至于现在一众皇子都没有封地,便是封了王的,手中也不过才两三个小庄子,如今你这狮子大开口,将一块地划给了长宁作汤沐邑,怎不叫他眼红说风凉话呢。”

    北蛮太子张口结舌,这段时日他倒是好好了解了一下大齐的情况,也知道大齐皇子们都未有封地,但是大齐出嫁的公主们却是有汤沐邑的,如今大齐皇帝倒是不怕家丑外扬,直道地都分完了,没得封了,但是他又岂能轻易放手此事?

    北蛮太子静静心,笑着将以前出嫁的大齐公主俱有汤沐邑的事例摆出来,说道:“别的公主们都有汤沐邑,怎么到了长宁公主这里就改了规矩呢,这事不妥啊。”

    六皇子又不知死活地插嘴道:“殿下整日在北蛮都做什么呢,竟然一点世事都不晓得,这以前家里富裕自然是风风光光地陪嫁女儿,如今家里穷了,难不成为了成全女儿养活夫家一家子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就将家里所有的东西都陪嫁过去?都道北蛮人彪悍强壮,我今日才知原来北蛮人是从里到外都是吃软饭的,我真替你们老祖宗臊得慌。”

    六皇子在此一口一个“吃软饭”地讥讽北蛮人,却不知在此后几年里,他将被封为京城软饭王,因为人人都知道阴狠毒辣的六皇子,因为忤逆皇上,几乎被皇上扫地出门的,故此要靠老婆的嫁妆养活,所以别说妾,就连个丫头都不敢睡,这个事例说明,不孝顺父母,将来成了亲会过得很惨的,倒是使得京城众人对长辈的孝心直线上升。

    皇上见六皇子住了口,便喝道:“再多嘴,小心将你赶出去。”

    又转头对北蛮太子说道:“如今这汤沐邑确实不好封,只得依着以前公主汤沐邑的例,每年折成银子送过去。”

    大齐皇帝都如此说了,北蛮太子还能说什么,虽然每年的银子数量掌握在大齐手中,总是聊胜于无,只得干笑着同意了。

    这段时日北蛮太子既然已经了解大齐的情况,自然也知道大齐皇帝不满六皇子与沈家的亲事,如今看他父子二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倒是配合的天衣无缝,北蛮太子不由心中冷笑。

    就如六皇子所说,生在皇家,哪个皇子不想那个位子。他六皇子自然也是想的,如今不过是暂时附庸太子,帮着太子拉拢沈家,可是一旦动了真格的,要受皇上的厌弃,他不信六皇子还能乐意与沈家的亲事。

    北蛮太子笑着举起酒杯来,说道:“今日宴会本该开开心心的,倒是小王不该谈起国事,该罚该罚。”说罢,一饮而尽,将空酒杯对着众人示意了一下。

    本来有些僵持的气氛顿时轻松了一点,北蛮大齐双方便有那会说话的出来打圆场,一时又恢复到先时的一团融洽。

    北蛮太子又笑道:“方才因我有些不愉快,我要将功折罪,在此提一件大喜事。”

    众人听了皆不解地看向北蛮太子,他除了想着如何给北蛮弄些好处,还能做什么,又哪里来的大喜事。

    大齐皇帝听了,心中一动,便要开口将话截住,北蛮太子已经快嘴说了出来:“前日六殿下曾对小王说,他与永宁侯沈家三小姐订有鸳盟,这本就是一桩喜事,且又发生在两国和亲的当头,实在是件值得祝贺的事情,所以小王极希望能在迎公主回国前能喝上一杯喜酒,也算是为两国之喜添个好彩头。”

    在场的诸人都将目光看向六皇子,就如北蛮太子所知的一样,他们也多少猜得出,皇上似乎不是很赞成六皇子与沈家的这门亲事。

    这倒也罢了,关键是现在他们还只是口头婚约,真要成亲,还要三媒六聘,拾掇新房,作嫁衣打家俱,这一样一样的,都是极费工夫,不准备个一年半载的,根本就完成不了。

    但是北蛮人不足一个月就要起程了,这样仓促下什么都来不及准备,这亲成的得多憋曲啊,六皇子怎么会吃这个亏?

    北蛮太子仿佛不明白这些似的,起身离开坐位走到六皇子跟前,自怀中掏出一件玉器递给六皇子笑道:“小王自从来到大齐,得六殿下真诚相待,无以为报,只好以此为殿下新婚之贺礼。”

    不等六皇子说话,北蛮太子已经强将礼物塞到六皇子手中,笑道:“殿下既然已经收下小王的贺礼,可不要吝于一杯喜酒,在下等着你的帖子呢。”

    北蛮人不免幸灾乐祸地在大齐皇帝与六皇子之间扫视,而大齐的众人则忍不住心中兴奋,要看六皇子如何反击,给北蛮太子一个没脸。

    然而,然而六皇子竟然真将礼物收下,笑颜如花地说道:“多谢,到时必请殿下来喝一杯水酒的。”

    在场的大多数大齐人都有些楞住了,这不象六皇子的做事风格啊,莫非,他已经想到如何整治北蛮太子的方法,或者准备谋划将其长久留在大齐?这样岂不是就要从容请其赴喜宴了?(未完待续)【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七三章 促成亲事,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