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沈秋君如此明理体贴,六皇子心里越发的愧疚,更是紧紧握着沈秋君的手,暗在心里发誓:日后必要好好补偿她今日所受的委屈。

    事情总是有好坏两个面,虽然不能风光地嫁人,是沈秋君心中的缺憾,但是也算是沈秋君的幸事。

    因为是二人人生中的第一大重事之事,故心里都会深刻记住,六皇子便总觉得对不起沈秋君,此后便处处想着给她做脸,以至于最终大家都明白一件事实:得罪六皇子或许是死路一条,但是得罪沈秋君绝对是生不如死。

    看时辰不早,沈秋君终是下了决心,对六皇子说道:“我有一事想与你商量。”边说着边准备把手抽出来。

    六皇子觉察到沈秋君的动作,忙重新将沈秋君的手捉了回来,笑道:“有什么事,尽管说。”

    沈秋君只得作罢,暗暗打量着六皇子的神情,慢慢说道:“想来你也知道,我年少时曾经发生过一些事,以至于夜里极胆小,枕边总会放把匕首。现在你我虽成夫妻,只是我实在不惯与人同床,更怕我在睡意朦胧中做出什么事来,如今又是新到一个环境中,只怕这种状况更甚,所以我想咱们暂且不要住在一处,等慢慢习惯了再说吧。”

    六皇子听到沈秋君提起当年事,心中更加愧疚,忙笑道:“就依玉姐姐。你我来日方长,如今这里就是你的家,你要怎样都可以。”一时又踌躇道:“只是我若是去别处住,只怕不太妥当。”

    沈秋君也知六皇子新婚之夜睡在别处不妥,忙说道:“倒也不必出去,我看外间就有个小床塌,你睡在那里就行。等明日有空了,就将右边小书房收拾了,就先委屈你暂时住在那里。”

    “不委屈,我一个爷们怎么都成。”六皇子忙笑道。一时在脑里又转过弯来,疑问道:“你这么顺畅就把我给安排到外面去了,为什么不是你去外间呢,至少客套一下吧。”

    沈秋君闻言笑道:“这一来我是新娘子啊,自然是娇客,得以我为尊啊。二来我要熟悉环境,自然得睡在卧室内,还有就是你我既然是夫妻,彼此之间还用得着那些虚客套吗?”

    六皇子方才不过是随意一问,看到沈秋君一本正经地在那里解释。二人就这么手握手儿说着话,他的心里便慢慢滋生着一种叫做幸福的感觉来。

    一时又见沈秋君笑得开心,六皇子不由轻声笑道:“玉姐姐笑起来真好看。”话音未落。已经伸出手去触摸沈秋君的脸颊。

    沈秋君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偏了脸,一时又暗笑自己太矫情,如今已是夫妻,还做此姿态,未免有些装了,于是慢慢将脸转了过去,正好看到六皇子带了抹痴迷的目光。心里不由多了一丝得意。

    沈秋君的美貌自不必说,今日又施了些脂粉,如今在烛光下。越发显得脸上莹润*,唇红齿白,美艳不可方物。

    六皇子见沈秋君眼中虽有一丝嗔怪。却不躲避发怒,心里暗喜:果然早早成亲就是对的。

    就在六皇子的手顺着沈秋君的脸颊来到她唇边时,沈秋君忙挣开手,挡住六皇子,微红着脸笑道:“时辰不早了,早些洗漱歇息吧。夜里楚嬷嬷会在这里值夜,她上了年纪的人,睡眠不好,你要没什么事不要闹得动静太大。另外,你有事在外面叫我,不要随意到我床边来,我怕会出手伤了你。”

    六皇子听到最后一句话时,心不由颤了一下,旖旎心思尽数去了,收了手,垂眸道:“我知道了,玉姐姐也早点休息吧。”

    楚嬷嬷已经早将外间收拾妥当,听到这里忙走进来笑道:“现在外面都是沈家带过来的人,不知爷洗漱常用的是哪个丫头,我好叫她们进来。”

    六皇子摆手道:“不必了,我自己就成了。你服侍好玉姐姐就成了。”说着转去了旁边的净室内。

    楚嬷嬷便上前来帮着沈秋君卸了钗环,见六皇子进了净房,这才小声说道:“谁家新婚之夜这个样子,夫人不过是说他年纪小,别太由着他性子罢了,小姐倒是拿针当棒槌,他虽年纪小,你也别太欺负他了,到底是位爷呢。”

    沈秋君忙笑道:“放心,我心里自有分寸。”

    一时各自洗漱完毕,都*安歇了。

    床上的帷帐并不是大红色的,颜色样式倒是与沈秋君在沈家时的差不多,可见是六皇子让人如此设置的,再想到整个房间红色也不多见,看到别人眼中不够喜庆,进而可能联想到对新娘子的不重视,不过在沈秋君眼中就不同了。

    她悄悄把手按在胸口上,只觉得整个心都是甜滋滋的,这次的姻缘一开始就很和美,她相信今生自己必会过得幸福。

    至于现在不与六皇子洞房,则是沈秋君心中有点疙瘩,当然无关贤王。

    前世事已了,沈秋君只当自己是寡妇二嫁。

    此时天下初定,百废待兴,而且因为战争,人口锐减,朝廷是支持寡妇再嫁的,所以沈秋君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当然对六皇子还是略有些愧疚的。

    娶个寡妇,也得是明明白白地娶才是,可惜沈秋君便是想明白告之,重生一事也是没有办法说出口的,沈秋君决定自私一回,前世自己过得苦,也有六皇子的功劳,就当两相抵消了。

    沈秋君的心结是六皇子现在还太小,脸上犹有稚气的他,此时才不过是个未满十六岁的大男孩呢,而她前后加起来,也得三十好几的人了,这心里边总觉得不是个事,总得慢慢熟悉了才好。

    而且做为过来人,沈秋君也知道,男子年岁太小就行男女之事,极易伤了根本,反正方才看六皇子也就是因为身边接触女子太少,对女子有些好奇罢了,仍是混沌未开,倒也能先混着过一段时间。

    此时六皇子在外间,想到自己与沈秋君仅一墙之隔,心里便莫名的兴奋。其实沈秋君提出先不洞房,他也是打心里同意的。

    他倒是想摸摸沈秋君的手,甚至可以搂着她,同在一张床上睡觉,可是想到前儿宫里嬷嬷的教导以及小成子拿来的春-宫图儿,一想到要与沈秋君*相对,就觉得脸红心跳,总觉得自己那样做是对沈秋君的亵渎。

    楚嬷嬷也很苦,新婚之夜,这两位竟然分床而睡,而她一个老婆子竟然也留在新房中,这让她浑身不舒服。

    三人一夜都未睡好。早上起来,夫妻二人匆匆吃了点东西,就赶紧进了宫。

    皇上表情淡淡的,只是勉励二人同心好好过日子,就让他们退下了。

    二人又来到后宫,如今后宫执掌宫务的是齐妃,且齐妃也是六皇子名义上的养母,故二人又来到齐妃宫中,恰好太子妃等人也都在那里,倒不必各处跑了。

    齐妃一幅疼爱晚辈的慈祥模样,先是训示二人要相敬如宾好好过日子,又拉着沈秋君的手,悄悄调侃道:“明年给皇上添个大胖孙子,才是最正经的事呢。”

    沈秋君只做害羞状,低头不语。一时六皇子去见众兄弟,留沈秋君暂在此与众人说话。

    六皇子临走时,暗自嘱咐沈秋君道:“愿意笑就笑,不高兴了也不用理她们,不必委屈自己去讨好她们,要是她们给你气受了,告诉我,我帮你出气。”

    沈秋君看到众人都笑眯眯地看着她二人,忙悄声道:“我知道了,你快去吧。”

    太子妃看着这对小夫妻恩爱的样子,不由心底发酸,想到要笼络老六,便笑着上前来主动与沈秋君攀谈,一时又拉着沈秋君的手笑道:“老六脾气不好,如果他哪里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就来告诉我,我让太子帮你教训他。”

    沈秋君忙道了谢,又笑道:“我今日才知原来太子是听嫂子的调遣呢。”

    太子妃佯怒道:“这嫁了人才一天,就这样不正经起来,竟然打趣起长嫂来了。”

    一时众人都笑了起来,沈丽君知道妹妹的脾气,怕她不给自己做脸,故也不敢在众人面前表演姐妹情深的戏码,只是淡淡地客气几句,便不在多言。

    三皇子妃韩氏则笑道:“咱们两家倒是离得近,有空该多走动走动。”

    好容易夫妻二人应酬了一圈,这才疲惫地回到府中。

    六皇子对沈秋君笑道:“你先休息一会儿,等你休息好了,再让府中众人来拜见。”

    沈秋君点头,由雪香等人服侍着睡下。

    六皇子想了想,走出房间,命小成子把府中内外的人都叫到议事厅。

    一时人都到了,六皇子这才训示道:“我也不管你们之前都是哪里的人,如今在这府里,就得遵从这府里的规矩。若是让我发现你们当中有二心或不敬主子的,别怪我到时心狠。”

    底下人都忙表忠心,六皇子摆手,等众人都安静下来,又道:“内宅的事,我是不管,一切听夫人的,谁要是跑到我跟前说什么内宅事非,不给夫人脸面,我先把你的嘴缝上。至于外院,虽然是我在管,不过,如果夫人临时有什么吩咐,就先尽着她吧,事后告诉我一声就成。”(未完待续)【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七六章 三人洞房,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