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六皇子回到院里时,雪香正给沈秋君整理头发,而雪柳则在一边绘声绘色地描述六皇子训示下人的那番话。

    三人正乐哈着,看到六皇子走进房来,雪香雪柳二人忙敛了笑,施礼退出卧室,一个去倒茶,一个跑到外间悄声训斥小丫头:怎么让六爷自己打着帘子进来了。

    沈秋君忙笑着起身相迎,解释道:“人都叫到前边去听训了,只留了几个小丫头,要是有不到的地方,你多担待着点。”

    六皇子笑道:“我犯得着和她们一般见识吗,只是她们不慢待你就行。你要是拾掇好了,一同过去见见府中的人吧。”

    见沈秋君点头,六皇子又说道:“我身边也就*个人,都安排在外院了。府中原有的及后来拨过来的,也不知道是谁的人,就只让他们在外面做做粗活,别让他们到跟前来,反正你陪嫁过来的家人也不少,应该够你使唤的了。另外,你也可以选几个信得过有能力的到外院做管事,这样你办点事也方便。”

    沈秋君忙笑道:“让我好好想一想人选,一会儿告诉你。”

    夫妻二人说笑着走到议事厅,府中众人忙恭谨地迎立在一旁。

    沈秋君坐下,笑道:“大家能聚在一处也是缘分,这个月大家都辛苦了,到时每人多发一个月的月钱。”

    众人忙喜笑着道谢,沈秋君又正色道:“只要你们做好分内的事,自然不会亏待你们的,可是如果发现有那随意编排主子吃里爬外的人,定要严惩不贷。当然你们当中便是真有那样的人,我一个妇道人家也没什么办法,自然交由爷来处理。”

    沈秋君说罢看了一眼六皇子,六皇子也温柔地点头并回以一个大大的笑容。

    小成子在旁边看了,忽然觉得眼前这个画面有点违和,怎么看都象当家夫人一边训示下人。旁边蹲坐着一只看似温良实则一直恶狠狠看着下人的狼狗。

    小成子想到自己竟然将主子比成狗,心里一哆嗦,忙在心里念佛,忽觉得眼前有阴影,忙抬头看去,只见六皇子正皱眉看着自己。忙小声叫道:“爷!”

    六皇子抬手在小成子头上敲了一记,说道:“想什么呢,夫人在这边训话,你的脑子都跑到哪里去了?”

    小成子忙陪笑道:“小的正听着呢。”

    六皇子冷笑:“听什么听,早就说完了。人都散了,你还在这里愣什么,还不快去厨房催催。饭菜也该好了。”

    小成子暗暗吐了吐舌头,弯着腰一溜烟地跑去厨房。

    六皇子之前都将话说到了,沈秋君也没什么可说的,不过是与众人见见面罢了,所以几句话后,便让众人都散了。

    等到沈秋君回到院里时,看到饭菜已经都摆上了,小成子正在一旁点头哈腰地笑。不由对六皇子笑道:“小成子做事倒是干脆利落。”

    六皇子则看着满满一桌子饭菜,笑道:“这老李倒是下了苦工夫了,全是他拿手的。一会你得好好尝尝。”

    雪香带着小丫头请六皇子二人净手。雪柳则在旁帮着布菜,沈秋君尝了几道菜,笑道:“果然好吃。看来定是宫里的老御厨做的。”

    六皇子听了,笑道:“他是我那里的老人了,手艺高超,所以这次就把他也带出来了。”一边说着,一边帮着沈秋君夹了几样菜送到她碗里:“多尝尝,这几道菜都极好吃的。”

    沈秋君眼睁睁看着六皇子用他自己的筷子夹了菜送过来,碗里的饭就怎么也吃不下去了。

    在沈府时,虽然一大家子坐在一处吃饭,不过大多都是丫头们在旁帮着布菜,虽然也自己夹离自己近的菜,但也只是靠近自己的那一边罢了,却曾没有吃到一半,用自己使过的筷子给别人夹菜的。

    雪柳看到沈秋君的神色,忙从身边拿了一个小碟子,另布了些菜送到沈秋君跟前,笑道:“奴婢看着这几样也蛮好看的,夫人也尝尝。”

    沈秋君这才笑了笑,夹起来吃了。

    六皇子自己一处吃饭惯了的,没想那么细,倒是看到沈秋君没吃自己夹的,而是吃了雪柳的,心里不悦,看着雪柳的眼神就有些不对,一个毛丫头也敢来和自己争宠。

    六皇子越想越不甘心,又起身将远处的几道菜,一一夹到沈秋君的碗里,笑道:“这饭菜吃的是滋味儿,一味地讲究什么好看不好看,就本末倒置了,这几样虽看着样子不算好,可味道是一等一的鲜美。”

    沈秋君看着一脸热情满面笑容的六皇子,倒是不忍心打击他了,只得勉强夹着碗里的饭菜吃了一口,又指着远处的一道菜对雪柳道:“我看那道菜不错,你给爷布上。”

    雪柳知道这是小姐有意提醒六皇子,忙脆生生答应着,就拿了小碟子夹了菜送到六皇子跟前。

    六皇子瞟了雪柳一眼,哼道:“我知道你们女子吃饭要讲究什么仪容姿态,我一个爷们可用不着,站起身来就够到了,哪里用得着她。”又对沈秋君笑道:“来,你喜欢吃什么,我夹给你,咱们吃饭旁边站着个外人太别扭了。”

    雪柳只好退到沈秋君旁边,而六皇子好像故意示威似的,每吃一口菜,都要点评一番,然后再夹给沈秋君请她也品尝。

    沈秋君看着眼前堆得满满的饭菜,勉强吃了小半碗,可心里实在膈应,便放下碗筷,笑道:“我吃好了,你慢慢吃吧,想吃什么,我来帮你布菜。”

    六皇子看着几乎未动的饭菜惊讶道:“怎么吃这么一点,是不是老李的菜做的不合你的味口?也是,每个人的味口不同,我喜欢的你未必也喜欢。你要实在吃不惯,就让你惯常用的厨子再做一桌来,可别饿着了。”

    沈秋君忙笑道:“饭菜倒是极好的,只是在宫里吃得点心多了点,才又睡了一觉,倒不觉得饥饿。你不用管我,只管吃你的吧。”

    六皇子只得作罢,自己慢慢吃着,幸好沈秋君虽吃完了却没有离席,仍是坐在那里陪着六皇子,这让六皇子心情极好,吃得也格外的香,每样菜都吃了不少。

    沈秋君看着六皇子碗里的饭没了,忙对雪柳说道:“给爷添些饭来。”

    六皇子已笑道:“不用了,我把你剩下的吃完就差不多了。”

    话音未落,六皇子已经把沈秋君的剩饭都倒到自己碗里了,低头吃了起来,沈秋君主仆见此情景皆目瞪口呆。

    六皇子抬头看到沈秋君一脸怪异模样,忙问道:“怎么了?”

    沈秋君呐呐半天,说道:“又不是米饭不够了,用得着吃剩饭吗?”

    六皇子道:“这剩下的怎么办,倒了怪可惜的,再说是你吃剩下的又不是别人。”况且若是让别人吃了自己老婆吃过的饭,总觉得好象自己吃亏了似的。

    沈秋君闻言,心里异样感倒是减了些,可仍是不太能接受吃他人的剩饭。

    吃过饭后,管家便将账薄及府中众人的花名册拿了来,雪柳接过来递给沈秋君,不经易间瞥见府里的财产帐目,差点笑出声来,忙退到后边拿帕子掩了口。

    沈秋君先打开花名册看了一眼,见自己带来的人都在册上,不由称赞道:“管事做事倒是变快速的。”

    然后又打开账册,扫了一眼,立马明白雪柳为何发笑了。

    因为六皇子府新建,各项收支都不算多,故一眼就能看了六皇子的身家有多少,连沈秋君都讶异,这皇上是准备将六皇子光身子扫出来吗,这账上的一千多两银子,怕也是收的礼金办喜事剩下的吧,与沈秋君十几万两的嫁妆想比,真得可以忽略不计了。

    六皇子看了一眼,脸上也红了起来。

    沈秋君见状忙收了起来,笑道:“我先留着慢慢看,有不明白的地方,再请教你。”

    管家忙道不敢,一时退了下去。

    接下来的一个下午,沈秋君都与六皇子慢慢商量着如何安排人事等问题,六皇子看着沈秋君那种居家过日子的小媳妇模样,顿觉得自己终于找到家的感觉了,心里暖暖的。

    到了晚上,六皇子就搬到书房去睡了,楚嬷嬷不由拉着沈秋君责备道:“就是不洞房,同床也不是不行的,何苦分房呢,若是他一直不进房来,到时苦的还是小姐。”

    沈秋君心里暗叹,其实她真是怕自己半夜醒来,看到旁边睡着个男人,头脑不清楚下做出什么事来,可如果不将匕首放在枕下,她又会睡不踏实,只是这话说了只会惹她们伤心,便红着脸笑道:“怕什么,他现在还是个孩子呢,再过几年,明白了些事,不用我叫他,他自然就想着搬进来了。”

    楚嬷嬷想了想,也觉得有些道理,不过她仍是担心六皇子万一到时拉不下来脸,再有那不要脸面想上位的小蹄子跑来勾引,到时再说什么六皇子答应不纳妾侍的话就晚了,少不得自己多看着点六皇子了。

    如此又晃过一天去,便到了三朝回门。

    (未完待续)【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七七章 餐桌布菜,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