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沈家人一大早翘首以待,看到沈秋君和六皇子亲亲热热的样子,便都放了心。

    沈夫人虽不满意六皇子,不过女儿既然已经嫁了,也只能认命,又见女儿面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对六皇子也就热情了许多。

    六皇子今天真正成了贵客,大家叙了话,沈侯父子等人便陪着六皇子入了席,沈秋君则与母亲嫂子说些体己话。

    一时用过饭,程秀梅邀沈秋君到自己院里去说话,沈秋君也知程秀梅如今月份大了,不易劳累,在母亲房里难免拘束,便欣然前往。

    二人正说些家常话儿,环姐儿走来笑道:“小姑父长得真好看,将来我也要嫁一个这样好看的人。”

    沈秋君笑着拉她近前,说道:“好啊,将来你看上谁,让你父亲把他绑了来和你成亲。不过可不许你打小姑父主意,到时不仅我抽你,你小姑父也会划花你的脸的。”

    吓得环姐儿忙捂了脸,说道:“小姑父真会这样做吗,我听人说他很凶的,今天看着也不像啊。”

    程秀梅笑道:“你小姑父好容易娶了个好媳妇当然高兴了,不过你还是离他远着点好,不然什么时候得罪了他,还不知怎么死的呢。”

    环姐儿叹道:“好可怕,小姑姑好可怜啊!看来以后嫁人不能找好看的,脸上好看,心里就黑了。”

    沈秋君二人听了,不由掩口笑了起来。

    看时辰不早,因为不好落日后再归家,沈秋君忙提出告辞,此时六皇子已经被灌得醉醺醺,喝了碗醒酒汤,沈家人这才送她们出了沈府。

    沈秋君看到六皇子醉得在马上直晃悠,忙让人叫到他车里来。

    六皇子摇摇摆摆地爬上马车,沈秋君忙铺了垫褥在车上。让他枕着自己的腿歇息,一时又埋怨道:“怎么就喝成这个样子。”

    六皇子大着舌头笑道:“今天高兴,所以喝得多了点,不过你放心,我其实没喝过量,略躺躺就好了。”

    沈秋君也知道和个醉汉子没理可说。便不再说话,又看到六皇子的头发有些乱了,便用手指帮他梳理,梳理好后顺手便抚在他的背上,六皇子舒服地闭着眼直哼哼。引得沈秋君暗笑不已。

    直至到了六皇子府,六皇子这才睁开眼睛,眼神已恢复清明。看来果然没有喝过量,沈秋君放心下了车,又看到小成子在一旁欲言又止的样子,沈秋君也没当回事,先回房里休息去了。

    六皇子笑道:“这是怎么啦?瞧你那个样子。”

    小成子气愤地说道:“爷,方才管家去少府监支这个月的费用,哪知他们说爷已经成了家,不归他们管了。还有这府中下人的月钱也归皇子府,让咱们以后不要去他们那里了。这些奴才都该好好教训一顿,也不看是谁派去的人。”

    六皇子听了。已经从醉意中清醒过来,冷笑:“皇上这是准备将我净身扫出门去,寻他们的麻烦也没用。”

    小成子惊吓道:“皇上不至于如此吧。这是要让皇子府的人饿死不成?”

    六皇子脸色也变得极难看,这是皇上算后帐呢。

    小成子又怯怯说道:“管家回来时碰到田家舅爷的人,当时一时气愤便将事情告诉了他们,方才两位舅爷到了府里,如今正在外书房候着呢。”

    六皇子愣了下,笑道为:“什么一时气愤,我看是想激他们来送银子呢,他二人倒是识趣,这才多长时间,就有了对策跑了来。走,去看看。”

    小成子犹豫道:“到底是舅爷,要不要请夫人也来见见?”

    六皇子冷着脸说道:“糊涂东西!他们是哪门子的舅爷,值得让夫人来见他们。也该他们寻了好日子亲自上门来拜见才是。”

    小成子吓得诺诺应了,跟着六皇子来到外书房。

    田三爷兄弟二人已经添了好几次茶水,终于将六皇子盼来了,忙站起身来行礼。

    六皇子笑道:“两位舅舅不必多礼,今日这个时候来,可有什么事不成?”

    田四爷已经张口说道:“今天来倒真有几件正事,这一来是想见见外甥媳妇,二来嘛……”

    话未说完,田三爷已经拉了他一下,打断了他的话,笑道:“皇子妃是侯门女,自来娇生惯养的,今天回门也累了一天,年纪轻轻的很该保养身子,等以后空了再见吧。今日过来,是为了别的事情。”

    六皇子笑眯眯地说道:“还是三舅舅办事清楚。”

    田三爷忙笑笑,说道:“六爷成亲那会,明显是皇上有意简办的,所以当时田家倒不好顶风而上,硬送了银子来,倒象是与皇上打擂台似的,故只随着大家送了点礼,今日过来是想趁着机会将银子补上。”

    田三爷说罢,自身上取出一个匣子呈给六皇子笑道:“这是一万两银票,就当是给六爷的贺礼,等到过年有了收益再送皇子妃礼物吧。”

    六皇子笑道:“舅舅之前做得很对,如此我也就客气了,等哪日空了,我下帖子大家也认识一下。”

    田三爷忙笑道:“那我回去就准备礼物,可就一心在家等帖子啦。”

    这时小丫头上了茶,六皇子举着茶碗请田三爷兄弟二人喝茶,田三爷本就看六皇子脸上有些酒意,见此情景忙饮了一口茶,便要起身告辞。

    不想田四爷在一旁看他舅甥二人在那里虚假客套,就有些不耐烦了,而且自己家银子都送上了,也没见六皇子在态度上有什么变化,便站起身来说道:“我们既然是亲戚,就明人不说暗话,皇上不给你封王,没有俸禄,如今连月钱都没了,不知六爷是如何打算的?”

    田三爷听了这话,虽埋怨弟弟行事鲁莽,不过也想借着这个机会,知道六皇子的打算,也好心里有谱,便不打圆场,只静待六皇子的回答。

    六皇子慢慢喝了口茶,笑道:“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会想到办法的,再说,实在不行,不还有舅舅们吗?”

    田四爷见六皇子似是服了软,面上便有了得色,别管地位多少高,这没了钱,什么都是虚的,他心里早就打好了小算盘,此时便壮了胆子说道:“这皇子府开销极大,万把两银子或许能过一年,也可能遇到点事两个月就没了,而六爷向来又是个腼腆的,没了钱也不好意派人到田家来,我们想帮也使不上力啊。”

    六皇子看着田四爷,一时倒还真看不出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顺着说道:“哦,那位四舅舅该如何是好呢?”

    田四爷便笑道:“依我之见,不如这样,我家里的大丫头长得还算差强人意,就让她进府来伺候你和外甥媳妇,如果缺了银子,让她回家里说一声就是了,我和三哥保管将银子筹集了送来。”

    田三爷没想到弟弟竟然打着这个主意,倒也算个正法子,如此一来,与六皇子的关系会更进一步,将来侄女生个一男半女再请封个侧妃,等以后六皇子有了出息,可就是贵妃娘娘了,田家何愁不能富贵起来,只是现在提出来,未免有些性急,这皇子妃才过门三天,哪里就提纳妾室的事来,怎么也得一个月后吧,只怕这事是不成了。

    田三爷如此想着,果见六皇子已经将匣子掷到田四爷的脸上,把田四爷的额头砸得青肿一片。

    六皇子冷笑道:“这是看着我失了势又没银子,正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就想着要摆布起我来了,你可就打错了主意。叫你声舅舅,你还真就拿起舅舅的款儿来了,少做那春秋大梦,别以为我用了你的银子,就在我面前充起恩人来了,这不过是你为了将来的官位做的投资罢了,还妄想作我的主,往我这里塞人,你以为我是太子贤王之流的?既然见我如此没用,你们另选奇货可居的人去吧,来人,送客。”

    田四爷捂着额头嘟囔道:“好几万两的银子,竟然捂不热一颗心,就是扔水里还能听个响呢……”

    田四爷慌忙拉住弟弟,给六皇子赔不是道:“老四他今天在别处喝多了,胡言乱语的,您别放在心上。”

    六皇子却不给田三爷机会,直接让人将他们轰出去了,他自己则坐在书房中沉思不语。

    沈秋君此时已经换上家常衣裳,前边管事已经传过话来,说是六皇子把田家两位舅爷赶了出去。

    沈秋君心中纳闷,又听说管家去了少府监,心里便猜到几分,怕是银子惹出的事来。

    沈秋君不由叹气,说起来这六皇子也够可怜的,于是便起身来到外书房,让丫头小厮们退后,这才推门走了进去,就见六皇子正呆呆地坐在房间阴影处。

    沈秋君心中一阵酸楚,忙走上前笑道:“你也不用伤怀,田家舅爷被你赶了出去,我相信定是事出有因的。”

    六皇子抬头说道:“哼,谁管他们!”然后一把搂住沈秋君,把脸贴到她身上,说道:“玉姐姐,皇上断了我的银子,刚又与田家闹翻了,人都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可是我以后却只怕得让玉姐姐养着了。”(未完待续)【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七八章 纳妾提议,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