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君本就暗恨贤王,如今自然又添一层恨,脑中已经暗浮上一个报复的主意来。

    回过神来,沈秋君不由嘲笑自己:今生做那挑拨离间的事倒真是做得顺手了,就这么一想,立马生出离间贤王与林景周的念头来。

    只可惜这中间会波及到李瑶琴。

    李瑶琴聪慧胆大,又懂得好些连博学的男子都不知道的东西,所以前世里沈秋君是有些佩服李瑶琴的,只是后来李瑶琴仗着得了贤王的宠就轻狂起来,俨然要独霸贤王的架势,倒让沈秋君好笑不已。

    城安伯府的规矩看来要有待加强啊,当年既然来做侧妃,就该知道她不过是个上了玉碟的稍高级的妾罢了,再怎么着也轮不到她象妻子似地捻酸吃醋。

    而且后来她被宠得真不知眉眼高低了,避子汤是人人都吃的,前边也有两个妾侍使了手段怀了胎,都*净利落地灌了药,她凭什么以为她是特殊的那个?

    落了胎的李瑶琴倒是沉默了一阵子,后来便行事稳重了很多。

    沈秋君知道她是在心里恨上了自己,以妻为妾,桂哥儿不得封太子,自己被灌药,未必没有她的手笔。

    如今各自重生后,沈秋君因为放下了对贤王的情,要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故心里将李瑶琴作了路人一般,先前还想为了沈丽君打压一下她,后来发生了那些事,也就算了,再看李瑶琴还有些故意向自己示好,沈秋君在惊讶之余也只当她也不想重复从前路,更是对她生出些敬佩之意来。

    不过这次李瑶琴可以不顾自己的名声,甚至有可能是亲手把柄递到仇人手中,不得不令沈秋君意外,因为沈秋君觉得如果易地相处,自己不见得能做到她这一步。虽然最终消息没传过来,但这个人情,她得认下,实在不好在这个当口算计李瑶琴。

    沈秋君微叹一口气,看向六皇子,却见六皇子也正皱着眉头。

    这时六皇子正好也看向沈秋君。四目相对,便笑道:“虽说最终会让贤王的皇帝梦破碎,但在这其中也不能便宜了他,这事你就不要管了,报复算计是我最拿手的。”

    “莫非你已经有了主意?”

    六皇子笑道:“有点头绪。不过还得过几天才行。”又对外边的周少泽说道:“你命人好好注意贤王府和城安伯府,如有异动,速来禀报。”

    沈秋君不知六皇子到底作何打算。不过以他的小心眼和手段,想来贤王定不会讨到什么便宜,于是便丢过手去,只等着看戏。

    不过此后几日,六皇子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日日和沈秋君在一处玩乐。

    这样六皇子还不知足,埋怨沈秋君道:“去宫里充什么孝顺媳妇!齐妃并不是真心疼爱我,你根本不用理她。”

    沈秋君劝道:“我知道她不是真心疼爱你。但不管如何。齐妃总是你名义上的养母,我可没听说过她如何苛待你的话,可见面子上还是过得去的。如果咱们这边反冷着脸,不去请安问候,看在别人眼中。是咱们不孝。”

    “那又如何,各过各的日子,谁没事管他人的闲事。”六皇子不以为然。

    “可是一个人连孝道都做不好,在世人眼中,这品行就差到了极点,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谁都会认为一定是咱们不对。”

    六皇子仍是觉得没必要做这些虚的,无奈沈秋君坚持,只得每逢一、五日,便苦着脸陪着沈秋君去请齐妃请安。

    外人听说后,倒觉得六皇子也算是孺子可教,这成了亲就不一样,真是长大了,懂得些礼节孝道了。

    沈夫人得知后心里也颇为欣慰,她原本担心女儿会因为贤王夫妻之故,连带着对齐妃生出怨恨,且六皇子对齐妃明显是不敬的,这两口子别到时一合计,把个面子工夫丢了,将来必是要吃亏了。

    沈夫人是从受气的小媳妇一步步熬过来的,虽暗地里也与婆婆耍心眼,但在大面上决不让人说出一个不字来,自然是吃了不少的亏,可是没办法,谁让自己是小辈呢。

    这世上,除非是天真稚气的孩童,否则大部分的人都难对着天神说:自己一生处事都是公平公正,对得起良心。

    每个人内心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年纪大的人,看到同龄人被小辈忤逆,不管谁对谁错,难免兔死狐悲,先就在心里将那小辈否决了,而年轻些的人,则为了表示自己是个孝顺的,自然也会鞭笞那忤逆的人。

    况且一家子骨肉,外人谁能闲着没事听你在那里陈芝麻烂谷子地叨叨出前后始末来,就是听了,一句“她到底是长辈,年纪又大了,能活几年,一些不要紧的事,你就让着些吧”,能活活把人噎死,总之,这不孝的罪名就实打实地落在自个儿头上了,想要翻身,真是难于上青天。

    没过几日,沈夫人便带着程秀梅来六皇子府做客。

    虽然六皇子府的下人们大多是沈秋君带来的,也知道六皇子对女儿极好,不过做母亲如果不亲眼所见,总不是很放心。

    至于带着儿媳前来,也是沈夫人的一片爱女之心。她认为程秀梅是个有福气的,刚一定亲,沈惜君就怀了男胎,如今程秀梅也被诊出是个男胎,便想也给女儿添添喜,免得沈秋君也随了她两位姐姐子嗣艰难。

    到了府里,见女儿将府务处理的井井有条,沈夫人心里很得意,又看到下人们对沈秋君恭恭敬敬,六皇子又时刻缠着女儿,不由得越发放了心。

    娘几个说起家常话时,程秀梅听说六皇子如今被皇上革去月钱,不由想到自己父母身上,倒有些为小姑子担心,不过沈夫人却不以为然。

    这世上总有些没怎么见过钱、心性又不够豁达的人,看到妻子嫁妆丰厚,便免不了自卑,花着妻子的银子,又怕被人说成吃软饭,遮遮盖盖的,心里便不正常起来,一朝得志,便怕人知道自己落魄,恨不得当年的知情人都赶紧死去,这样自己才能心无妨碍地享受他人敬仰的目光。

    六皇子生在皇家,虽不得皇上喜爱,却少不了他的银子花,自然对银子一事不算太重视,而且这又只是暂时的,皇上不可能一辈子不封赏六皇子的。

    更何况他还有曾是天下巨富的外祖田家,田家一介商贾到底是什么德行,沈夫人倒是略知一二的,相信在六皇子落魄时,他们定是上赶子来送银子,以求他发达时好提携一把。

    沈夫人所料不差,田家兄弟知道六皇子恼恨容妃,如今落魄正是暖他心的好时候,自那日被赶走后,他二人便隔三岔五来求见六皇子。

    六皇子才没心思搭理他们呢,直到三五次后,看他们彻底软了下来,这才勉强一见。

    田家兄弟急忙抓着机会表示疼爱之心,并适时将银子递上,盛情难却,六皇子这才勉为其难地收了下来,回头就将银子给了沈秋君。

    沈秋君笑道:“你这才叫得了便宜还卖乖呢。”

    六皇子不搭这茬,反问道:“我今天早上听说你要染指甲,怎么一天了,也没见你动手呢。”

    沈秋君解释道:“那个染了,得包好几个时辰呢,不如等夜里吃过饭,收拾妥当,染了包好,一夜就好了,也不耽误做事。”

    六皇子笑道:“你一个夫人能做什么事?不如教教我,我帮你染,吃饭时我喂你,到夜里睡时,时辰也就够了,夜里就着灯光,*嫩的正好看。”

    沈秋君不由暗翻了个白眼,也不知以前什么时候,就让六皇子在灯光下看到自己染的粉红指甲,这几日就一直叨叨着让自己再染一次。

    六皇子是个执拗的,沈秋君无法,只得叫人拿了凤仙花来,放在钵里捣碎,又加入些别的东西,放置一段时间,六皇子就迫不及待地拿来帮着沈秋君染。

    一时染完包好,六皇子却还未能尽兴,便要沈秋君除了鞋袜,给她染脚指甲,沈秋君从未染过脚指甲,便不肯答应,六皇子却道:“还剩下许多,不用就浪费了,这可是我亲手捣的,总不能便宜那些丫头们吧。”

    这时,小头头在外边说道:“爷,周侍卫来了。”

    六皇子这才想起,自己曾命周少泽今日过来问话,只得暂时放下手中事,叫过周少泽来,问道:“这些时日,可见贤王府和城安伯府有什么动静没有?”

    周少泽在外间答道:“没有,一切如常。”

    六皇子便对沈秋君说道:“那日听说李氏曾不顾闺誉,欲提醒你小心,我还以为她变好了,真怕我出力不讨好,如今看来是我多虑了。”

    沈秋君奇道:“为何如此说呢?”

    六皇子冷笑道:“当日为了解北蛮太子所提之事,城安伯府临时寻门有份量的亲事,也是情有可原的,可如今北蛮人早就离开了大齐,按说就该趁着这个时间,立马将侧妃一事抹了去,这样大家都知道是权宜之计,李氏的名声不会受多大的损失,而贤王则得了救人于水火的美名,岂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可如今却不见两家有所动静,原来竟是郎情妾意啊。”

    (未完待续)【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八一章 孝子贤媳-毒妇不从良帘卷朱楼,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