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皇子这时正擦着湿发欲走进门来,听到此话,脚步便滞了一下,转身走出房去,叫来小丫头欲吩咐些话,最终他深叹一口气,摆手让小丫头做她自己的事去了。

    沈秋君看着六皇子披散着头发进来,不由嗔道:“这春日里乍暖还寒的,怎么这么不注意,头发还未干呢,就到处乱走,小心受了寒。”一面又接过丫头递过来的干毛巾帮着六皇子擦头。

    六皇子便乖乖坐在沈秋君下首的小凳上,任由沈秋君胡乱地给他擦头发。

    差不多时,沈秋君便替他松松挽了发,总体来看不免有点凌乱,映衬得六皇子眉目如画,幸好此时他唇边已经开始长了点胡须,不然真有些雌雄莫辨,沈秋君看着六皇子的眼睛微微有些愣神。

    这时厨房上的人来回:饭已经好了。

    沈秋君忙回过神来,看着六皇子笑道:“现在就摆上吧,早早吃了饭,也早歇息,今日出城一趟也够累得。”

    底下人便忙碌着摆饭,六皇子倒不服气道:“不过是去山上转了一圈而已,还累不倒我,我到底是习武之人,比寻常人要强健的多。”

    沈秋君暗笑,又问道:“我听说今天温泉就已经有些眉目了,可是真的?”

    六皇子忙道:“还得慢慢找,他们说不能离山神庙太近了,免得亵渎神灵。”

    沈秋君不由取笑道:“我还一直以为你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呢,原来也有害怕神灵的时候。”

    “惧怕神灵?”六皇子嗤笑道:“我还真不怕他们,不过是些庙里贡的泥胎塑像,等什么时候我亲眼看它们显了神迹,我就信了怕了。”

    沈秋君叹道:“神迹哪里是那么容易让凡夫俗子看到的,看来你今生是没什么可畏惧的了,也不知是好是坏。”

    六皇子便站起身和沈秋君挤坐在一处,说道:“我不过是个俗人,怎么会没有畏惧害怕呢?我怕的是玉姐姐会疏远我。更怕玉姐姐会离我而去,那样我身边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如果是那样的话,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倒不如早早离去。”

    沈秋君吓得急忙掩了六皇子的嘴,斥道:“越说越没边了。该不会今天出去遇到什么事情了吧,不然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可不像你。”

    六皇子握着沈秋君的手,笑道:“只是有感而发罢了,如果一个人对这个世界一点畏惧感都没有。真是件很可怕的事情。饭菜已经摆好了,咱们过去吧。”

    沈秋君看着桌上除了例菜外,果然上了几道用野菜做的菜食点心之类的。又转头看向外边,看到也已经摆好了碗筷,洗了手后,对楚嬷嬷等人道:“你们也去吃吧。”

    六皇子很喜欢单独与沈秋君一同用饭的乐趣,总嫌旁边杵着几个人有碍食欲,再加上年少好动,几乎都不用丫头们布菜,常常是他站起身来帮着沈秋君夹东西吃。

    沈秋君初时极不习惯。偶尔也说给六皇子这于规矩不合,六皇子却不以为然,仍是我行我素:“自己家里怕什么。若是在外边,还没人能当我如此伺候呢。”

    时日久了,沈秋君也就习以为常了。再看楚嬷嬷等人站在那里插不上手,只瞪着双眼看着,也觉得有些不舒服,后来便命她们直接在外间也摆下饭菜一起吃了。

    雪柳早就嗅着野菜的清香馋得不得了,听到沈秋君如此说,便行了礼退至外间去了。

    雪香也跟着走了出去,楚嬷嬷也不好直说不合规矩,免得惹两个小主子不开心,便上前布了几道菜,也算有那个意思在里面,这才退了下去。

    那几道野菜应该做得不赖,听外面雪柳赞不绝口就可知了,不过沈秋君在心理上已经不喜欢了,略尝了一尝就算了,六皇子也只是略动了动,并不多吃。

    这时厨房里人又送来两道菜,并解释道:“老李说这野菜生着吃点倒也可,只是实难入口,可爷硬要送上来,老李便赶着做了些酱料,这样蘸着吃倒也美味。所以就晚了些。”

    楚嬷嬷已经赶着走进来接过,一一摆上桌,看那几人退了下去,这才笑道:“也就是咱们这样富贵人家的厨师才能想出这些花样来,以前乡下不过是用它果腹罢了,又是田间地头常见的,不值钱,倒是要用这些佐料来配它,倒有些象拿人参燕窝配糠吃似的。”

    外间的人听了都不由小声笑了起来,沈秋君只是浅笑,眼睛却看着桌上摆着的她认识也只认识的两样野菜:苦菜和荠菜。

    六皇子也小心地打量着沈秋君,心里很是忐忑。

    楚嬷嬷也觉得这桌上氛围有点不对劲,忙夹了野菜又蘸了些酱料,一一分送给六皇子二人,见她二人没动筷,便自己先夹到一个小碟尝了尝,笑道:“这酱料闻着就挺香的,这些野菜倒也能生吃,还去火呢,就是苦涩得很,老李的厨艺那可不是一般的好,竟能压得住这苦涩,只留酱香和菜的清香味。”

    沈秋君尝了下,也笑道:“果然好吃,让人去厨房吃一声,让雪香她们也都尝尝。”

    楚嬷嬷便走出去传话,这里六皇子径直夹了一筷子野菜,也不蘸料,直接放在嘴里咀嚼几下,不由皱了眉头,看着沈秋君说道:“原来生吃果然很苦涩,这么多年,我都快要忘记了。”

    沈秋君没有说话,只默默吃了一点东西,便起身去了卧室,只留六皇子一个人呆呆坐在那里。

    楚嬷嬷虽然上了年纪,可绝对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虽然在吃饭,这些功能也没折损一点,况且又觉得她二人方才有些怪怪的,更是留了心,见沈秋君放下碗筷,也忙跟着去了卧室。

    一进卧室,便看到沈秋君坐在床边*,楚嬷嬷忙上前笑道:“是不是今天的菜不合你的味口,老李的饭菜做得是真不错,不过老吃也会絮的,不如今天就让嬷嬷也露两手,做几样你爱吃的,免得夜里饿醒了。”

    沈秋君摇头道:“我不饿,再说还有点心呢。”

    楚嬷嬷反对道:“点心可不能当饭吃,还是吃点粥菜才行。”

    “点心不能当饭吃吗?饿得很了,什么不能当饭吃?”沈秋君看着楚嬷嬷问道:“嬷嬷说,人是该清醒却痛苦的活着好呢,还是稀里糊涂地活着,认为自己很幸福好呢?”

    外面的六皇子闻言眉头一跳,悄悄起身,欲待进去,踌躇了半天,还是去了自己居住的小书房内。

    其实如果他愿意,或许也能瞒住沈秋君一辈子,可是他又觉得既然是夫妻,就该坦诚以待,总这样瞒着,对沈秋君也不公平,可又怕她知道此事,会因此怀恨自己,故这段时日,他反复思量。

    最终他还是决定将此事拆穿开来。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越是与沈秋君相处,就越在意她的想法,他们是夫妻,应该是这世上最亲密无间的人,可他却要心里藏着秘密,这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因为这样夫妻之间很容易出现嫌隙,若是再有别有用心的外人挑拨,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他非常害怕在自己不能全面掌控的情况下,那件事被人捅了出来,或者是沈秋君自己从一些蛛丝马迹中看出来,那样的后果是他不敢预料的,所以他要趁着时间还早,赶紧把这事解决了,就算是沈秋君因此怀恨自己,他也能早早做出应对来。

    这边楚嬷嬷心头一惊,忙道:“小姐这是怎么了,莫不是与姑爷吵架了?”

    沈秋君淡淡一笑,说道:“我没事,只是忽然心有所感吧,嬷嬷帮我熬点浓浓的粥就行了。”

    楚嬷嬷只得出去,六皇子已然不在,外面雪香等人还正吃着饭,她不由轻斥道:“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主子们吃完饭了,你们还在这里磨蹭,还不快去伺候。”

    其实这种情况也是有的,因为沈秋君二人有时吃过饭后,就常腻歪在一处说笑,也不用她们伺候,此时见楚嬷嬷脸色不好,几个人急忙站起身来,洗手进去伺候。

    沈秋君坐在那里心里乱成一团,后来在楚嬷嬷的劝说下,勉强喝了碗粥,看着时辰不早了,沈秋君便命雪香等人先去休息,雪香临退出时,对沈秋君说道:“爷在书房里看了半天的书,我方才送茶过去时,发现他已经睡下了。”

    看着沈秋君面无表情,众人铺了床铺,都悄悄退了出去,楚嬷嬷关好房门,进来说道:“小姐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沈秋君叹口气,说道:“嬷嬷先睡吧,我过去看一眼。”

    楚嬷嬷忙点了一支荷花样的小宫灯递到沈秋君手中,沈秋君接到灯,慢慢走到小书房,把灯挂到床,揭开帷帐,便看看到六皇子正紧闭着眼睛对外侧卧,露在被外的手正紧握着拳头,明显是在装睡。

    沈秋君也不揭穿他,她自己心里也正乱得很,便慢慢在床前坐下身来发呆。

    (未完待续)【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九一章 秋君察觉,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