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君很不愿意回忆那年的事,那夜的经历对她来说是一场噩梦,而在此之前与那个孩子的相处,又让她觉得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大的傻瓜,被自己悉心照料的孩子,最终竟将自己玩弄于鼓掌之间,只是当她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是多年后的事情了。

    犹记得那年与楚嬷嬷走散,她便前往小归山的山神庙去,之所以约在那里相见,一来是因为自己当时距离小归山不远,而自己又不知京城情况如何,家人在哪里,一个姑娘家单身行走也不安全,当时兵慌马乱的,必有那不怀好意的人趁机作恶,暂时远离人群,倒也不失为保全自己的好主意。

    再则就是她心里觉得,到底是自家产业,也去过几次,对那里地形还是了解一些的,而山神庙毕竟是神灵所在之处,让人在无助凄凉中能心安一些

    。

    就在她一路避着人走到山脚下时,看到一个衣着不凡的小姑娘正无助地呆坐在地上,看来应该也是与家人走失了的。

    她不免心生怜悯,看那小姑娘虽面上有泥垢,却也看出是个清丽的小美人,这样的小姑娘在这个时节,便免不了被人抢去华服佩饰,更有可能被拐子拐走,看她样子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如果真被拐走了,不仅与家人远离,命运也多半凄惨。

    于是沈秋君上前询问,只见那个小姑娘呆愣半天才醒过神来,看向沈秋君的眼神寒冷如冰。

    沈秋君不由深叹一口气。那小姑娘也既然是富贵人家娇养的小姐,如今一个人流落此间,不是家人被杀,就是被仆人丢下,所以沈秋君虽被那眼神看得心头发凉,却还是伸出手来,温和笑道:“我和家人也走散了,正准备去山上躲一躲。你不如跟我一起去吧,彼此做个伴。”

    那孩子身子不动,似没看到沈秋君的手,只是呆呆重复道:“彼此做个伴?”

    沈秋君等了一会,现在还在大路上,随时会有兵士或流民过来。所以这里很不安全,沈秋君心里不免发急,见小姑娘仍是不动身子,正准备自己离去时,那孩子终于伸出手来。

    二人来到山神庙。这座庙虽然极简陋,倒也分有前后殿,沈家初接管小归时就有这个庙。每年农闲也会拿出几两银子前后修缮一下,既能让那些村民挣两个铜子,也不致于使庙宇荒废得罪神灵,倒比养几个和尚划算多了,且也免去诸多杂事。

    沈秋君看到庙里一片狼藉,不由叹口气,带着那个小姑娘,前后里外走了一遍。竟找不到一点可吃的东西。

    每年山下佃户为了好收成及为各种事祈福时,都会来上庙里上供品,如今正是春耕。必不少了贡品的,没想到竟失了算。

    沈秋君此时倒想到自己离开府中时,曾有先见之明地拿了几块点心放在荷包里。如今倒是能救救急,只盼望着楚嬷嬷能早早赶过来,有她在定不会饿着自己的,也更希望这场战乱赶紧平息下来,使家人早日团聚,百姓安心生活。

    天黑后,沈秋君去院中水井里取了点水,拿出荷包细看,倒还有两块没碎成渣子的点心,便取出来与小姑娘一人一块对付了过去,又在庙堂里寻了个隐蔽能避风的地方,二人相依着靠坐在那里过夜。

    其实一开始沈秋君邀女孩同行,固然有心含怜悯的成分,更多的也是为了在这荒郊野外寻个伴,她虽胆大,可想到自己一个可能要在山上庙里对着那些威严的雕像过一夜,心里还是有些害怕,但在战乱之时,她也不敢随意相信一个人,而让一个比自己小的孩子做伴则是最安全不过的了。

    不过经过半天的相处,沈秋君还真是打心里疼惜这个孩子。

    想来那孩子年纪小又养尊处优的,初经此战乱之事便被吓坏了,故总是在发呆,不知魂游何处,偶尔回过神来,也只是冷冷地看着沈秋君不说话,便是问她名字,也多是冷淡地看着别处不作回答。

    沈秋君便只好将她抱在怀中,慢慢引着她说话,她终于开口道:“我父亲不要我和母亲,我母亲也抛弃了我。我在这世上再没有亲人了。”

    沈秋君暗叹天下间哪有不要儿女的父母,只不过做父母的不是神人,都是寻常人,在仓促中不可能将每个家人都保护周全,于是便慢慢开导于小姑娘,不过效果似乎并不太见效。

    第二日,楚嬷嬷并没有来,沈秋君很担心,可是她不敢轻易下山,况且如今她还带着一个俊俏的小姑娘,更不敢出什么岔子。

    看着荷包里剩下的点心渣子,她不由苦笑,往常在家时,她哪里会理会这点东西,如今竟成了救命粮了,偏偏还只是那么丁点儿,不说是她,就是小姑娘也吃不饱。

    幸好她曾经见过楚嬷嬷用野菜做小零食,倒还认得一两样,便去山上找寻,倒还真挖了不多,洗净吃了,那苦涩的味道,让她半天没缓过劲来,喝了好多水口里仍是苦的。

    她倒知道煮熟了会好些,可一是不敢生火怕引来人,再则她也没有火种,只得那样生吃了。

    对那个小姑娘,沈秋君则是一小口点心渣子配一把野菜地引着她吃了下去,而她自己则吃了一整天的野菜,她想既然是她把小姑娘招了来,尽量照顾好小姑娘便成了她的责任。

    但那个小姑娘仍是不爱说话,沈秋君便将自己的情况对她讲了,又引着她讲话,虽然小姑娘也开始说话了,但眼神不是呆呆的,就是冷冰冰的,有时还会是那种伤心欲绝的神色,沈秋君都不知道原来一个小姑娘眼中竟然可以有那样多的情绪。

    直到又一日,小姑娘才稍稍肯说话了,对沈秋君也表现的极为依赖,可是那天连点心渣子都没了,看着两人对着一堆野菜,她自己都觉得难受,于是她决定去山脚看看。

    她记得每到这个时候,家里的佃农会在地上耕种庄稼的,说不定能弄点吃的东西。不过不能带小姑娘去,因为情况不好,她自信一个人能逃掉,便带着个孩子就麻烦得多了。

    于是,她叮嘱了小姑娘后,便一个人来到山脚下,没想到竟遇到永平侯赵家,原来陈王攻进京城时,他们一家子由家丁护着逃了出去,如今陈王已经被打出京城,京城外便不安全,所以她们一家正准备回京城,如今既然遇上,便邀沈秋君一同前行。

    沈秋君本想同意,便最终还是没与赵家一同回去,以至于她此后曾无数次地假设如果当时她没有被小姑娘拿话激,而是强行拉着她上了赵家的马车,自己的人生会不会绚丽得多。

    可是再假设也没有用,因为自己没有重生到那个时刻,所以她选择留下来等楚嬷嬷,也陪着小姑娘等她的家人。

    只是她没有等到楚嬷嬷,而小姑娘却等来了她的家人——她们家的一个护卫。

    那个护卫行色匆匆,拉着小姑娘在一旁嘀咕了一会,然后过来告诉她:他家的主子被贼人所伤,他必须带小主子去见最后一面,这样就不能陪着她等人了,因为他曾在路上遇到一对母女,十有*是楚嬷嬷母女。

    沈秋君因为之前曾对小姑娘描述过楚嬷嬷母女的样貌,故不怀疑,只是悄悄拉过小姑娘来,叮嘱她要小心,如今乱世之中,不要轻信他人,如果有什么事,可来京城的永宁侯府求助。

    小姑娘也是依依不舍,自怀中掏出一把匕首送给沈秋君让她防身用,然后在她担忧的目光中,二人离去了。

    至到多年后,她才醒悟过来,原来这一切都是个*,他们就是让自己留下来,好给那些寻他们的歹人指路,可笑她当年认为那些人不利于那个小姑娘,先是给第一拨人指错了方向,后来那些人发现返回时,适与第二拨人相遇,估计自己的挑拨离间就是从那时无师自通的,竟挑拨他们相斗,最终便是自己以命相搏,也没有吐露小姑娘所行的方向。

    她甚至为自己的行为感到骄傲,只是多年后的一个夜晚,她从夜梦中惊醒,忽然就想通了这其中的关节,她曾恶毒地想,如果第一拨人不是自作聪明半路而废,说不定真能追上那两人,因为他们定会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改了道,而自己胡乱指的路说不得就是真的呢。

    沈秋君深吸一口气,神色复杂地看着六皇子,自己真是个蠢的,早就该发现他的不对劲。

    想想平日里有多少的蛛丝马迹在自己眼前晃动,吃点心时的狼狈样子,在沈府讨要匕首时的神情,前世今生对山神庙的态度,直到今天的野菜,迟钝的自己才发现这其中的关联。

    其实有很多地方,都能发现他的异常,比如说前世今生对自己的极大的包容忍让,可笑的是自己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年少时对他的真诚教导,以他的性格不立马跳起来给人一巴掌就不错了,还以为自己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一个笑容就能感化了他,这一切不过是因为他的愧疚罢了。

    沈秋君想到此,脸上不由一凝。

    (未完待续)【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九二章 回忆往事,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