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君最初猜测六皇子就是那个小姑娘时,看到他不是大方承认二人曾共相依为命过,而是遮遮盖盖一点点透露,便知道他定是心头有鬼,看来当年他的确是算计了自己,想起自己前后两世很多不幸最初都是源于此,心里对六皇子真是咬牙切齿地恨。

    可是恨过之后,接下来该如何做呢?

    拿刀杀了他以报当年之仇?但同样要赔上自己的一条命,还要连累家人。

    也与对付贤王一样,无视他,与他形同陌路,然后有机会上前踩一脚?可是自己现在与他是夫妻,一根绳上的蚂蚱,他如果不好了,自己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与他合离,彻底离开他,然后老死不相往来?沈秋君却又不免想起嫁过来这半年的日子二人的相处来,其实说一句真正的惬意也不为过,甚至较之家里还要舒坦许多,虽然明知是六皇子为了今日之事刻意为之,可是对于苦过一辈子的她来说,她打内心里是舍不得割舍的。

    可是如果说就这样象傻子一样地糊涂活着,沈秋君内心又是极度的不甘心。

    所以,她方才心乱如麻地跑来找六皇子,其实她也不知道找他做什么,要他解释吗,这事有什么可解释的?

    看到六皇子假寐,她倒觉得这样也好,便坐在床前平息自己的心情,方才想到前世今生六皇子对自己的一惯的态度,乃是出于他的愧疚,沈秋君的心便不由软了下来。

    她不由想到前段时间六皇子的话来:“玉姐姐,如果说我以前曾做错了事,但在没有酿成大祸之前,翻然悔悟,积极改正,是不是可以得到原谅?”……

    “我以前年纪小,经历又有些坎坷。行事不免自私阴狠,如果我以前曾得罪过你,希望你能谅解,我发誓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不论将来有何福祸,我都会护你周全。让你一生都过得幸福快乐,玉姐姐,我们一辈子都不要再分开,好不好?”……

    想起他说这些话时的小心卑微,沈秋君的心深深痛了起来。前世她也曾愧疚过,也曾如此卑微地在神佛面前悄悄忏悔,那种渴望被原谅被救赎的心情。她深有体会。

    再想到当年六皇子不过才九岁,一个光鲜亮眼的皇子先被母亲抛弃后被两拨人追杀,这才让他变得茫然、害怕、惶恐,然后心便慢慢变得冷硬,她倒是可以理解,甚至还很同情他,只是他不该算计利用自己,让自己陷入那样危险的境地。

    但又不能不承认。是六皇子送自己的那把匕首帮了自己,以至于可以等到援兵,而那个援兵。从大哥的描述中,她又隐约看到六皇子一惯的手笔。

    沈秋君心中复杂地深叹一口气。

    六皇子如果想的话,他可以隐瞒自己一辈子。可是他仍是选择把事情摊开来,只怕不仅仅是为了求心理上的救赎,而是不想二人之间隐藏着一件随时可能让二人反目成仇的秘密。

    前世二人虽隔得远,可是六皇子对自己一向另相相待,今生他又总是小心卑微地讨自己开心,如果自己真因此对他生恨,视他为仇人,就如今天白日是六皇子所说的,他在这个世界上就一个亲人都没了,自此他会生活在地狱的深渊,而自己也不会生活在天堂之上。

    想到此,沈秋君忽然觉得自己与六皇子,就象是冬日里两个身心遭了重创的小孩子,抱在一起取暖彼此慰藉着活下去。

    自己因为活过一世,虽然是自找的,便总归活得不如意,如今重活一回,竟不是重回到京城大乱之前,外表看似洒脱顿悟了一般,可内心的沉重只有自己知道,这样的自己已经不敢轻易对人敞开心扉,也不敢奢望着有人能掏心窝子地来抚平自己的内心。

    但她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沦陷在六皇子的小意温存之中,同样只怕当年六皇子在利用自己时,也没有想到他内心会割舍不去自己曾带给他的那点温暖吧。

    有着他那样经历的人,内心会极度渴望温暖,但是又极难相信他人,而自己不过是恰好在他心理最脆弱的时候出现在他面前,不存在任何的利益关系,带给他温暖,所以他才会时常在自己身边走动,又因为愧疚之心,处处忍让。

    沈秋君的心越发酸痛起来,自己尚且有真心疼爱自己的父母兄长姐姐,仍会在雷雨之夜感到孤独害怕,而一个人都靠不上的六皇子,又该是如何的凄凉孤寂呢。

    沈秋君抹去脸上的泪水,已经打消了把六皇子叫起,二人面对面分掰清楚的念头。

    因为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事情明摆在那里,难道自己要高高在上地看着他跪在地上痛哭涕泣地追悔当年事?看着他如何卑微地乞求自己不要离开他?

    罢了,给他留一点尊严,也给彼此都留有一点余地吧。

    沈秋君郑重说道:“年少的人总不能如成人那样明辨事非,故免不了做些错事来,幸好不曾真正酿成大祸,我可以原谅,但是如果今后再敢如此算计我,不信任我,我决不会善罢甘休的。”

    话毕,看到六皇子紧绷着的身子松了下来,沈秋君也暗吁一口气,转眼又想到自己因当年事与家人不睦,夜不能安寝,心中便不由又生起火气来,又气六皇子装睡,看似将一切都交由自己来定夺,却大有推卸责任的懦夫行为,气上加气,便伸出手来在六皇子腰间猛掐了起来。

    偏六皇子不躲不闪,更不喊疼求饶,沈秋君只觉得自己的一把力气如打在棉花上,火气更是蹭蹭直上升,于是双手齐下,直到看到六皇子皱起眉头,咬紧了牙关,这才罢手,略歇息一下,平静了气息,这才提灯离去。

    听得沈秋君的脚步声消失了,六皇子才睁开了眼,不由轻揉着腰,那泪水就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他知道自己应该解释求饶一番。

    可是当年确实是存了利用她的心,这是事实怎么解释呢。

    至于求饶,他真的没那个脸面啊,对别人,他能做到给人一刀再撒上一把盐,然后还能天花乱坠地让那人感恩戴德,可是对沈秋君,他真的做不到伤了她再求她谅解,他能做的只是不管沈秋君做何决定,他对她的心意都不会变。

    楚嬷嬷见沈秋君回来,忙接了过去,看到她眼睛通红,大惊,忙问事由。

    沈秋君勉强笑道:“没事,方才不小点揉了一下,天不早了,赶紧睡吧。”

    楚嬷嬷只当是他夫妻二人起了摩擦,再看书房漆黑一团,只得先服侍着沈秋君睡下,暗自想着第二日先看他二人情开,再做打算。

    第二日一早,六皇子慢慢踱进房间,看到沈秋君正在妆奁前梳妆,便堆着笑脸上前,自丫头手中接过梳子,帮着沈秋君梳理头发。

    楚嬷嬷见此,心中稍安,忙悄悄带着丫头下去,临去前暗推了沈秋君一把,提醒她见好就收。

    沈秋君见人都下去了,又看到六皇子一脸没事人一样,连个黑眼圈都没有,脸便沉了下来。

    六皇子见状,知道她心中火气还没完全消去,忙自匣中拿出一只发钗簪在沈秋君的发上,陪笑道:“这支发钗看着寻常,没想到戴在玉姐姐的发上,倒还能有几分看头。”

    沈秋君差点被六皇子如此的阿谀奉承给逗笑了,只想到不能就这么算了,不然他犯错的代价也太小了些,便道:“既然不好,为什么还选了上来?我不配戴好的?”

    六皇子没想到自己马屁拍在马腿上,话已出口又不好改,便可怜巴巴地看着沈秋君。

    沈秋君在镜中看到,如果是前一天,说不得心里早就柔肠一片了,可今日,见他这般样子,心里不仅没有怜惜之心,反还生了火,转过头来,便上下其手,在六皇子的胳膊和腰间一顿猛掐。

    被人猛掐的滋味儿,六皇子昨晚就尝到了,看到沈秋君伸手冲自己身上招呼时,他的心便止不住一跳,下意识想要躲开,可看到沈秋君的神情,终是没敢动弹,只管咬牙忍着,疼痛间还不忘挤出个笑容来。

    沈秋君看到六皇子脸上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心中火气才稍解,于是放下了手。

    一时两人去吃早饭时,看到六皇子比往常更加殷勤服侍,沈秋君心情才看了些,面上也和缓了许多。

    倒是楚嬷嬷趁着服侍沈秋君,冷不丁在沈秋君的胳膊上掐了一把,疼得沈秋君哎呀一声,抱怨道:“嬷嬷,你轻着点,疼死我了。”

    楚嬷嬷便道:“只这一下子,你就受不了了,我还没怎么用劲呢。看早上你对六爷的那一顿猛掐,他得疼成什么样子?夫妻二人有什么仇恨,拌个嘴,也值得你这样,有事说开了就是了,犯得着这样吗?凭心而论,六爷对你也够可以了,别总欺负他,小心以后闹大了,你不疼自己个的男人,就该有别人来疼了,到时能后悔死你。听嬷嬷的劝,差不多就得了。”

    (未完待续)【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九三章 抱团取暖,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