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沈秋君等人就出发了,等到了小归山离着中午还早,众人便上了山。

    一路上青草绿树,处处鸟语花香,为了不影响游玩的愉悦心情,沈秋君与六皇子都有意避过山神庙,来到一处古树遮荫的宽敞平整之地,丫头家丁们忙搭上帐篷,铺好地毯。

    沈秋君则与六皇子站在那里随意看着风景,一时六皇子时间过得挺快,便忙催促众人赶紧拾掇好,又执剑安慰沈秋君道:“放心,中午定能打了野味来,我亲自烤给你吃。”

    沈秋君看着他那郑重其事的样子,不由抿嘴暗笑。

    还是今天临出发时,六皇子很豪气地对沈秋君笑道:“上次来我就看到这山上倒有些野物,只是不曾带家伙,今天我让人带上弓箭来,一会我们去打猎,回头让人做成吃食,也算没白去一回。”

    沈秋君则略带点回忆地说道:“记得从前我们一家子来玩时,父亲总是带着兄长们去打了野味,让人收拾干净了,就这么席地幕天大家围着一起烤肉吃,那是何等的温馨,唉,现在我兄妹都长大了,各有自己的小心思,那一幕多年来竟不再得。”

    六皇子听闻,忙笑道:“这有何难,今天我亲自去打着野味烤给你吃,想吃多少都有。”

    于是六皇子不仅带了弓箭,还特意拿了把宝剑来,以备清理野味之用。

    一时众人都安排妥当,沈秋君因为不能提前预知大家能打多少野味来,且只吃烤肉也太单调,便命雪香带人去山下农家细心烧几样汤菜来。

    雪香便由周少泽护送,带着几个丫头下了山。

    六皇子又留下几个人烧水照看,便与沈秋君一起往林子里去了。

    小归山本就是当年沈家子弟用来练武的,故在山上放养了不少山鸡野兔,以便让众人在练武之余,可以通过打猎练习弓箭并闲暇时取乐的。

    后来小归山中途易人。山上野物倒是繁衍不息,再加上这后来两三年中,沈家人不再来此处,只着村子上的人照看而已,所以这山上倒成了山鸡野兔们的家园,故见了人竟不知害怕。仍是傻愣愣地各忙各的。

    初时众人猎了些野物,还有些兴奋,后来便没了劲头,实在是没有挑战性啊。

    六皇子便命小成子带人先将野物送回去收拾,自己与沈秋君带着几个亲信。往林子深处走去,准备寻点野菜菌类,到时好调换一下口味。

    几个人正往林里走去。忽听到自旁边传来一阵脚步声,及树上嫩枝折断的声响。

    雪柳冲着声音来源地看去,口内取笑道:“这些人还真是不知足,方才那些野物也够咱们吃的了,还要来猎杀,难不成吃不了还带回去?”

    六皇子闻言倒是眼前一亮,对沈秋君说道:“让他们多打几只也好,等咱们回城后。我亲自送去永宁侯府,也是我这个做女婿的一点穷孝心。”

    沈秋君心里倒真是很感动,以六皇子的性格。能想到这一点实在是难得,正想着说点什么时,却觉得身边气氛有些不寻常。她忙向外看去,心中大惊,那边哪里是自己府里贪心的下人,竟是十数个蒙面人出现在面前,眼看着提刀冲了过来。

    于是这边纷纷拔剑的拔剑,解鞭子的解鞭子,因双方人数悬殊,杨浩及雪柳等三人护着六皇子和沈秋君往林外跑去,后面的蒙面人则紧追不舍。

    离着林子外还有数米远的距离,六皇子一行人便被那蒙面人给围了起来,双方战在一处。

    那些蒙面人不只人多,而且个个身分不凡,不多时杨浩等人便有些招架不住,偏偏此处离着帐篷处极远,又在林中山凹处,一时竟不能引得人过来。

    那些蒙面人似对地形也很了解,团团围住六皇子等人,极力阻止他们往人多处突围。

    六皇子一行人中,六皇子及杨浩三人的工夫还算不错,沈秋君与雪柳的工夫对付寻常大汉是没问题,可是对着好手,就有些小孩子与大人打架的感觉了。

    杨浩见事情不好,只得对六皇子道:“爷,你带着夫人赶紧走,我们三人拼死先拦着他们。”

    六皇子也知道这不是逞能的时候,闻言点点头,沈秋君也只得做好逃离的准备。

    杨浩便卖了个破绽,被后面蒙面人在身上砍了两刀,终是将眼前的两个蒙面人刺死,打出了一个缺口,六皇子见机扯着沈秋君往外跑去,杨浩等三人便阻在那里断后。

    沈秋君只得狠着心不去想他三人的结局,同六皇子一路向前奔去。

    对方虽也死伤几个,却仍是己方的两三倍,沈秋君知道过不多会,他们便会有人追来,而这里距离帐篷处太远,路又被那些人阻住,若是绕行,路程太远,等他们追上来,她二人怕是不能抵挡。

    这时沈秋君忽然想起多年前,自己与二哥躲迷藏,曾藏身的一处极隐秘的小山洞就在这附近,忙拉着六皇子往那里而去,却是在一处陡峭的山壁之上,被繁茂的藤萝遮映着,从外面看去,竟一点痕迹都没有。

    二人小心地爬到小山洞里,因怕山洞里会有蛇虫,六皇子自己先坐于地上,然后将沈秋君抱于腿上,二人的喘息刚平定下来,就听到下面有脚步声经过,透过藤萝,隐约可见几个身影奔向前方。

    沈秋君知道那定是来追上来的蒙面人,不由担心起雪柳等人。

    六皇子感觉到沈秋君气息紊乱,忙贴着她的耳边小声问道:“是不是身上受了伤?”

    沈秋君忙摇头,低声道:“也不知雪柳她们……”

    六皇子忙搂紧沈秋君道:“不要多想,他们不会有事的。”

    沈秋君心中悲怆,就算那些蒙面人不想取了他们的性命,可是以他们的忠心,必是死死缠着,好拖延着时间让她二人逃命,没想到前世雪柳为自己而死,今生仍是如此,这怎能不令她悲伤。

    六皇子虽也担心杨浩等人,便他向来不是那等慈悲心怀的人,杨浩等人如此也算是为主尽忠,也算是死得其所。

    如今见沈秋君情绪悲痛,一方面知道她是因为担心杨浩等人,另一方面又怕是她受伤疼痛之故,偏此时六皇子也不敢动作太大,怕被后面赶来的刺客发现,只得小心翼翼地在沈秋君身上悄悄摸着检查。

    沈秋君只是无力地靠在六皇子身上,暗自在心里劝慰自己,此时不是伤心之时,只有躲过这一劫,活下命来,以后才能有所图谋的可能。

    两人就这么屏声静气地躲在山洞中,其间又听到有人经过,因不知是敌是友,二人也不敢轻易露了行踪。

    沈秋君觉得六皇子在自己身上乱摸感觉怪怪的,便忙小声道:“你放心,我没受伤。”

    六皇子这才松口气,紧紧抱着沈秋君。

    其实这个山洞并不能称之为山洞,不过是山壁凹了一块进去,空间十分狭窄,二人的身子便紧紧贴在一起。

    方才只顾着逃命躲避,且又有诸多担心,故也没觉得如何,此时险情似是已然过去,六皇子紧紧搂抱着沈秋君,心里便觉得有些不自在。

    原来因为春装本就单薄,且沈秋君因为想着要爬山打猎,便穿得更加少了,又在外面披了件披风,倒觉得正好。刚才打猎时,因运动量大出了些汗,沈秋君就将披风解了,递给了雪柳,打斗中也不知扔到哪里去了。

    此时沈秋君正侧身贴在六皇子怀中,六皇子只觉得胸前一片柔软,在不经意的轻微挪动中,更觉弹性丰盈,再想到方才胡乱摸索中,似是曾触摸到另一边的高耸柔软。

    想到这里,六皇子心里怦怦直跳,假借紧抱之机将手又伸向那处,果然入手便觉娇柔,且因沈秋君的呼吸,胸前高低起伏,越发有种颤巍巍的柔弱之感。

    六皇子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偏因沈秋君是靠坐在六皇子怀中,故唇鼻呼吸便在其耳边,六皇子只觉得随着耳朵痒痒的,心也跟着发痒,而且随着时间的流失,越发的口干舌燥。

    沈秋君此时心情已经平静下来,现在又不敢动作,只能在脑中暗暗回想事情的经过,这次冲着六皇子是毋庸置疑的,不过她越想越觉得那些人虽对他们使出杀招,便对六皇子明显没有攻其要害,虽说自己被护在他身边,但凭自己这三脚猫的工夫竟没受一点伤,原因也正是在这里。

    而且看他们所用的刀法,也不似是大齐寻常的路数,这点因为沈秋君之前常看父兄就各家的路子相互切磋喂招,故完全可以判断的出。

    沈秋君正暗自思索原因时,忽觉有一如棍状的硬物塥在大腿上,不由身子一僵:这山中自然不乏蛇虫,方才只顾着躲藏,并没想到这一层,这莫非是一条蛇?

    沈秋君惊吓地靠在六皇子身上,正无计可施之时,忽然觉得六皇子的气息很不寻常,沈秋君不由暗自惊疑六皇子是否被蛇咬伤了。

    就在此时,沈秋君忽然发觉六皇子的一只手正从自己腹部一点点滑向胸前,她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脸上滚了热浪:现在是二人性命攸关之时,他怎么能生出这个心来。(未完待续)【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九六章 山中遇刺,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