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提沈秋君如何羞恼,就是六皇子也为自己如此反应感到难为情,只得拼命地去想其他的:比如杨远他们也不知如何了,这拨人会是何人所派?

    六皇子虽有意转移注意力,可脑子早已经乱成了一锅浆糊。

    杨远他们的情况在此瞎想也没用,到时出去一看不就知道了吗,到底是谁派来的的,一群蒙面人鬼才晓得是谁派来的呢。

    六皇子思绪慢慢又飞回来:从前也是常嬉闹成一团的,怎么就没发现她的身子竟是如此绵软,胸前是那样的柔软,如今在自己怀中磨蹭,怎么就让自己阵阵发昏,整个人轻飘飘的?

    就在六皇子心猿意马之际,沈秋君正试图悄悄地将身子远离六皇子,但这个山洞太浅,两人窝在这里已经几乎将空间填满,沈秋君能做的只是将身子向外靠一点,并把双腿向旁边稍挪动一下,因为被他这样抵在大腿上,实在是太尴尬了。

    对于沈秋君的小动作,对于六皇子来说,可就不那么妙了,大有火上浇油的功效,六皇子下意识地把沈秋君拉近怀中,贴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别动!”

    沈秋君感觉到六皇子说话的气息如喷火一样,落在自己的脖颈间灼热一片,吓得再不敢轻举妄动了。

    倒是六皇子此时却隐隐自沈秋君的衣领处嗅到一丝淡淡的香气,情不自禁地在她脖颈上亲了一下,这一下之后,倒是尝到某种甜头似的,干脆用唇在沈秋君的脖颈间磨蹭起来。

    沈秋君被六皇子亲亲舔舔,弄得脖子上一阵温湿麻酥,一时又想到方才打猎逃命,早就出了好几次的汗了,一身的臭汗,他不嫌弃。自己却不好意思,于是忙小声道:“快坐好,注意外边的动静。”

    六皇子这才如惊梦一般醒来,心里大呼惭愧,如今险境未脱,怎么就色令智昏起来。他忙轻轻坐正身子。在心中强命自己要忽略胸前的感觉,专注于外边的风声。

    恰好此时,远处的呼唤“六爷”“夫人”等声音被一阵风吹了过来,隐约可辨竟是周少泽等人的声音。

    沈秋君心中大喜,他们既然能如此不避讳地寻人。定是已将贼人擒拿驱散了,便要起身出去回应他们,却被六皇子一把抱住。小声道:“小心有诈,稍等一会再出去。”

    沈秋君正要劝六皇子也太小心了,难道那些蒙面人还能控制住周少泽雪香等人引他们出去不成,不过转眼又想到,六皇子现在这个样子确实不好到人前去,不由觉得既尴尬又好笑,只得温顺地点头不动。

    时间一点点过去,沈秋君感觉到自己腿下的那处正悄悄地发生变化,明显觉出六皇子也是松了口气。

    为免六皇子心头不在自。沈秋君又提不知雪柳如何,那些人是否都被捉拿了,正一个人在那里自说自话时。便看到府中众人走到山壁之下,沈秋君忙叫着“在这儿呢”,率先爬了出去。

    雪香等人忙上前扶住。六皇子也在里面整了整衣服,走出山洞。

    看到他二人没事,众人都松了口气,沈秋君则扯着雪香问道:“雪柳怎么样了?”

    雪香含泪笑道:“她没事,只是受了点伤,已经包扎上了药,不妨事了,现正在帐篷里躺着歇息。看到小姐没事,奴婢也就放了心。”

    沈秋君听说雪柳没事,也是喜极而泣。

    周少泽走到六皇子面前禀道:“杨远受了点伤,流了不少的血,我就没让他过来,咱们的人共伤了六人,倒都没有生命危险,对方死了三个人,还有两个半死不活的,被我们捉住了,其他的人被逃掉了,逃走的人中也有三两个受了伤的。”

    六皇子点头,问道:“可有什么发现没有?”

    周少泽忙道:“我和他们交手中,武功路子和大齐有些不同,而且他们说话的口音却有点像东部的人,不过这些不知是不是他们刻意为之,还得再细查。”

    六皇子又问道:“可将我遇刺一事派人告诉了京兆尹?”

    周少泽答道:“小的不知敌人有多少,怕力有不及,故令人回城报与京兆尹大人,同时传信给于叔,让他见机行事。”

    一行人走回营帐,沈秋君才知雪柳等人受伤极重,雪柳则苍白着脸笑道:“只要小姐没事,奴婢这点伤算得了什么。”

    杨远也对六皇子说道:“我身上的伤虽看着吓人,其实没动筋骨,我觉得那些人既然是外乡人,又有人受伤,看他们对这里倒挺熟悉,定是在此很长时间了,必能寻到些蛛丝马迹,不如就让我明着以养伤为名留在此处,暗地里为于叔打探消息提供掩护,由周少泽护卫您的安全。”

    六皇子沉吟道:“你伤势不轻,还是回府好好医治休养,就让周少泽留在这里打探消息,一会京兆尹就会带人前来护卫,等回了府,皇上自会派人来保护我的。”

    一时商量妥当,那几个活口也被于叔带走审问,大家草草吃了点东西,便开始收拾回府。

    六皇子在脑中过了一遍,心中也没个头绪,索性也不去想了,看到沈秋君在那里让人小心将雪柳抬到马车上,便站在一旁,眯着眼睛细细打量着她,越看越觉得自己的心被她勾得直发痒,眼睛便不受控制地溜向她的胸前,果然丰润耸立,越发显得腰肢纤细,行动间如春柳拂风,道不尽的风情。

    恰好此时,沈秋君的眼睛也朝他看来,六皇子做贼心虚,忙收回目光,微吸一口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向远方,沈秋君见了不由狠瞥了他一眼:方才也不知收敛,那样*的眼光,也不怕被人看到笑话。

    稍顷,京兆尹就带着人赶来,听六皇子说了大体情况,忙命人好生查看,他亲自带人护送六皇子人一行回了京城。

    六皇子被人行刺一事经由京兆尹上书朝廷,立刻引起京城众人的关注。

    不过大多人都认为是六皇子为人太狠戾,做事不留情面,自然结下不少的仇家,这是仇家来报仇呢。

    沈夫人听说后,急急忙忙跑到六皇子府看望女儿,见女儿女婿皆毫发无伤,这才放下心来,又叮嘱沈秋君道:“如今那些人还没有捉到,你们虽在府里,也一定要小心,人没捉到前轻易不要出门。我回去后让你父亲挑些身手好的家丁来这府里护卫。”

    沈秋君忙笑道:“护卫的事就不用您操心了,你来时也看到了,这里里外外多少士兵,都是皇上特意派来的,如今整个皇子府都围得水泄不通,咱们家就不要再掺和了。”

    其实对于这次的刺杀事件,皇上非常重视,一得了消息就把六皇子叫进宫里,详详细细问了一遍,又严令京兆尹务必在十天内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另一方面不仅六皇子府加强防卫工作,皇宫及各皇子府也都加派了不少人手。

    见皇上如此态度,太子等人也极为表现出对六皇子的兄弟情义,纷纷上门看望,太子与贤王更是全力协助缉拿刺客。

    于叔办事效率很快,不过几天时间便撬开了那几人的口,得知原来是陈王派他们潜入大齐,准备将六皇子活捉回东陈,拷问出宝藏所在。

    同时周少泽也渐渐摸到其他刺客的踪迹,于是一并来回报给六皇子。

    六皇子得了消息,不由眉头紧皱,半响,大笑:“东陈拥有着*土地,不该缺了银子使用,如今却舍近求远千里迢迢地跑到大齐,想自我手中得到银子,看来那边定是天灾*不断,陈王穷了,人穷志短,兵士们必有怨言,军心不稳,倒是天助我大齐,看来不久,齐陈便会有一场大战了。”

    沈秋君闻言不由眉头一挑,满眼佩服地看着六皇子。

    前世确实是在不久之后,大齐就增派了人手去东边,差不多是明年两军交战,而当时大齐的领兵之人正是六皇子。

    六皇子察觉到沈秋君敬佩的目光,心花怒放,眉眼皆带笑,对沈秋君说道:“我要去东宫一趟,中饭不用等我了,你先自己用吧。”

    沈秋君忙道:“你这次去有什么事吗?”

    “这件事咱们的人能查到,朝廷的人也差不多快有结果了,他们可不是吃干饭的,估摸着这两天就会呈到皇上面前,皇上又该不待见我!我得赶紧去寻个人,到时好帮着我说句好话。”六皇子解释道。

    沈秋君闻言脸上也是一黯,说道:“你路上可要小心,不知太子肯不肯帮你这个忙呢。”

    六皇子嘴上一抹冷笑:“太子总想施恩于我,好让我感恩戴德地为他卖命,我这次就成全于他,放心,他定会愿意的,就是他不愿意,徐戒也会劝着他的,我可是个不得皇宠的财神呢。”

    六皇子说罢,带着周少泽便去了东宫。

    果然太子听说与东陈有关,面上有此难色,六皇子笑道:“我如今所能求的只有大哥一人了,如果大哥不肯帮我,我以后的日子可就难了。”(未完待续)【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九七章 成全太子,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