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六皇子如此配合,朱总兵便投桃报李,主动提起六皇子此次巡视可有什么发现,若是有好的建议自然是洗耳恭听了。(文 學馆w   om)

    六皇子也就顺势提起自己此次所看所想,着重提到玉带河之事:“玉带河起源在大齐,流经东陈,也就是说不仅灌溉大齐的田地,东陈也跟着受益,既然如此,何不想法将其拦住,必会影响到东陈的收成,将来两国交战,也能让其处境雪上加霜,岂不是两全其美的法子。”

    朱总兵忙道:“此言既是。往年臣也有此想法,只因咱们大齐各处尚不太平,不易与东陈起太大的冲突,故迟迟未能行事,如今既然已决意攻下东陈,却是个好时机。臣回去就派人暗地里将玉带河筑坝拦下,等他们发现闹将起来,那时郑老将军已带兵前来,倒也不必怕他。”

    六皇子点头,又说了些其他的事情,一切妥当,朱总兵忙告辞而去,临走时仍叮嘱道:“虽然东陈的兵队尚未集结到此,只是陈王父子皆非等闲之辈,在郑将军未来之前,他若真要猛攻大齐,咱们未必能占上风,还是小心为上,暂不要招惹东陈,万事等郑老领军到来再说。”

    六皇子只得答应着送走了朱总兵,便来到后宅,沈秋君便问道:“你们谈了这半日,果真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六皇子笑道:“天塌下来,有我呢,你现在是双身子,不要再操那么多的心,只管养好身子,到时平平安安生下孩子才是正经。”

    沈秋君也笑:“我自然晓得如何放宽了心养胎,只是外面的事情,你也好歹告诉我一声。也让我心中有数,若只管一味的遮遮掩掩,反更令人心中不安,枉自猜忌。”

    六皇子只得说道:“好,以后有什么事,我一定会告诉你的,只是不许你费心去想,这边关上的事现在自有朱总兵,将来自来郑老将军,连我都不必太操心。何况于你。所以日常小事,你也不必太理会,若真有什么大事件。再告诉你吧。”

    沈秋君只得作罢,自此为了不扰了沈秋君的保养身子,六皇子并不怎么将外面的事情告诉沈秋君,只一味告诉她外面一切皆好。

    幸好沈秋君还能通过雪柳等人知道一些外面的事情,不过她因为极重视怀胎一事。故大多也只是听听,接着就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地扔了过去,并不放在心上。

    再说这日陈安政换过药,看着包扎好的伤口,心中对六皇子恨得咬牙切齿,只想闯到大齐将他拿下。好好搓磨一番,才解心头之恨。

    这时陈王过来看望儿子,见儿子身上的伤已无大碍。又见儿子一脸的郁闷,知道他的心事,便笑道:“再过几日,你这伤就能完全好了,到时也拿得动刀拉得了弓。倒是可以尽情地为自己报仇雪恨了。”

    陈安政闻言不由惊道:“难道父亲想现在就与大齐宣战吗?咱们的人还没有完全调过来,仓促行事怕有不妥吧。况且此前听说那姓郑的已于两个月前就起身了,怕是也该到了,他们人多势重,咱们占不到便宜,倒不如等他们来了,到时他们定要适应一段时间,但咱们的人却是来了就能打,到时宣战,咱们仍是能占上风,岂不从容些。”

    陈王笑道:“如今你也时时关注军国密报,你可注意到有那姓郑的消息?你放心,他一时半刻是来不了的,咱们的人却能在一月之内到齐,此时正好借着你受伤的机会宣战,先发制人,打大齐个措手不及,若是顺利了,最好能先攻下玉带山,那处可是一座天然的屏障,只要攻下玉带山,大齐在东边的兵力便可无虑了。”

    陈安政不由眼睛一亮,说道:“难道说父亲年节下的安排已经见了效果,那姓郑的果然被拖住了?”一时又担心道:“虽说郑将军被拖住,可是大齐朝中仍有将可派,看来咱们只能先拼死拿下玉带山,这样才能与大齐分庭抗礼,分而治之。只是那朱总兵也不是吃素的,一个月内拿下玉带山怕不是易事。”

    陈王点头叹道:“如今大齐已成气候,东陈暂时不是他的对手,如今只能占据玉带山,靠地势上的优势,逼大齐罢手。不过抢占玉带山的事,虽急却也不必急在一时,我分析大齐最有可能派的是郑将军,如今看来已然不差,幸好,当日派人去游说,让人扯了他的后腿。目前大齐虽有将可派,却再无兵可调,只是朱总兵与我们也是老对手了,自然明白玉带山的重要性,目前先打他个措手不及,长长咱们的士气,等咱们的人集结齐了,一鼓作气,攻下玉带山,到那时就算是姓郑的来了,也失了先机。”

    陈安政笑道:“还是父亲考虑的周全,儿子的伤已无碍,儿子现在只想捉到那个小贼,以报前日之仇。”

    没过几日,即便是身在内宅一心养胎的沈秋君也听到一些风声:东陈的人越过边界,抢占了几个小城镇,正一路往内逼来,叫嚣道大齐六皇子行事卑鄙,暗中射伤他们的世子,要求朱总兵交出六皇子庄承荣,否则只能兵戎相见。

    朱总兵此时已经得知郑老将军不能按时到达的消息,见此情景也知东陈定也听到风声,忙一边急命人送信到京城,一边有条不紊地安排对抗之事。

    将六皇子送到东陈,自然是行不通的,不过沈秋君还是找来六皇子询问事态发展。

    六皇子颇为得意地说道:“东陈都指名道姓要我了,我看他们再怎么拦着不让我参与进去。”

    沈秋君不由笑道:“还是你想得远,这都能算计到了。不过,你若是真跟着去了战场,刀枪无眼,你可要小心些。另外,你到底经验少,凡事多看多听少说,免得将来有什么不妥,他们都推到你头上。”

    六皇子当日暗伤陈安政,只是为了报当年之仇,如今歪打正着,又得了沈秋君的夸奖,心中极高兴,便笑道;“你可不要少瞧了我,放心,凡事我心中自有主张,况且他们的功劳最终大的还是归我,自然有些不妥,我也要担当,不然如何收伏于人。”

    说到此,六皇子又道:“我看你在此处比在京城还要过得快活,不如等收了东陈,我就请皇上封我在此,天高皇帝远的,你我独大,到时这里就是你说了算,想做什么都可,再没人能让你我屈膝了,过的岂不是神仙日子。所以,我这次怎么也得收伏了他们。”

    沈秋君眼皮跳了一下,忙笑道:“那敢情好,只是也要看情形而定,别有什么过处,你虽扛了,却不得好,那才冤枉呢。”

    六皇子大笑:“我是那么傻的人吗?对咱们无利的事,我才不会做呢。”说罢,六皇子便出去找朱总兵议事去了。

    沈秋君忙又说道:“我听说玉带山地势极为重要,你可要小心些啊。”

    六皇子隔窗答道:“果然是贤内助。你放心,既然你我都知的事情,朱总兵焉会不放在心上。”

    沈秋君看着六皇子离去,呆了一会,叫来雪柳命道:“你以后多往外院寻杨远他们说说话,若是有什么紧要的事,务必来报我。另外,关于玉带山玉带河的事,你一定要格外注意,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的,立马来回我。”

    雪柳点头,口内却劝道:“小姐如今不同往日,身子要紧,有什么事,自有他们在外面顶着呢,哪里用得着咱们内宅的人来操心。”

    沈秋君摸着小腹,叹道:“我自有分寸,你只管照着我的话去做。其他事倒也罢了,切记,关于玉带山玉带河的事,一定第一时间来报给我。”

    雪柳忙答应下来,沈秋君又拿出两封信来交给她说道:“一封是给我父母报喜的,另一封是送上的,你都发出去吧。”

    等人都退下,沈秋君不由暗自祈祷,希望今生事能与前世不同,否则只凭着前世的那只言片语的先知,她可救不了那几万的百姓。

    六皇子找到朱总兵义正词严地说道:“我身为皇子,本就该身先士卒,何况还被东陈点名了要,若是龟缩在后面,别说我大齐的颜面,就仅我一个堂堂男儿都没脸面活在世上了。”

    朱总兵此时也无奈,只得答应下来,于是六皇子随同作战的事便定了下来。

    六皇子对沈秋君说道:“我以前总想着去作战,却没想到到时只所会顾不上你,况且你如今又怀有身孕,实在让我愧疚。这样吧,我将杨远他们留在府中,也好保护你。只要没什么紧要事,我也会尽量回来的。”

    沈秋君忙安慰道:“我在城中能有什么事,也不到生的月份,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杨远他们,你还是带在身边,在战场上也好有个照应,若是战事紧急,你也不要老惦记着我,免得让人笑话你离不开美人怀,只是有一样,其他的事情,我相信你必能做得好,但玉带山及玉带河地势太重要了,如果这其中有关于它的决定,你一定使人告诉我一声,也让我放心。”

    (未完待续)【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一四章 东陈宣战,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