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皇子点头答应,又道:“你也要好生照顾自己,辛先生就留在府里,那里有军医,况且我也轻易不会去前头打打杀杀的。.”

    夫妻二人商量妥当,彼此叮嘱,难舍难分,这时朱夫人上门前来拜访,见她二人如此,对六皇子笑道:“殿下只管放心前去,这里一切有我呢,定会将她照顾的妥妥帖帖的。”

    六皇子笑着将沈秋君托付给朱夫人,道过谢后,便去了前院。

    朱夫人挽着沈秋君的手安慰道:“我一听说殿下要一同作战,这心里就惦记着你,你现在月份还小,自己万事小心些。殿下那里自有众将士呢,你也不必太担心。”

    沈秋君笑道:“有朱大人在,我能有什么好担心的,只是之前还想着也学夫人一样上阵杀敌,偏这个时候身子又不方便,听说思源也在大人帐下听令,难免又羡慕又有点灰心。”

    朱夫人叹道:“巾帼英雄哪是那么好当的,真轮到咱们女人上阵,这战事便到了极度惨烈的状态了,宁愿只安心在府中坐着。思源这丫头也是受了那些女中豪杰的传闻影响,偏要跟去,若是不允又怕她贸然行事,倒不如就放在她父亲跟前看着,我也放心些。”

    沈秋君忙道:“思源姑娘是个知大体的,功夫又好,将来说不得就做了女将军呢。”

    朱夫人笑道:“什么将军不将军的,只要她平平安安一生,我也就知足了。”

    然后二人又提起沈秋君怀胎之事,朱夫人又提点了些需要注意的事情,又允诺帮着寻几个好的稳婆,沈秋君自然称谢不已。

    齐陈之战便拉开序幕,几日下来,各有胜负,倒是旗鼓相当。六皇子甚至还抽出时间回府一次,不过随着东陈的后援人马的到来,而大齐因为时间仓促,援军一时不能聚来,便有些吃力起来。

    沈秋君知道自己在这里面是帮不到什么忙的,虽也每日听众人谈论战局。因都不曾提及玉带山,便都丢开,只一心养胎。

    半个月后,沈秋君担心的事情终于来了,大齐的兵马节节败退。如今已退守到玉带山,凭着这个天堑对抗着东陈,一面朱总兵又派人火速四处求援。

    而东陈为了以后的战局形式。对玉带山也是势在必得,咄咄逼近,大有不惜一切代价夺得玉带山的架势。

    朱总兵这时才真正害怕起来。他以为朝廷已经完全收伏东陈周边的几处势力,两国开战,他们也会帮着拖延一下东陈,如今看到陈王几乎将兵力都集中到这里,而自己的援兵却因各种原因受阻不能及时到来,这时他才明白陈王做的远比他想的要深远的多。

    看来这次借六皇子之事宣战。怕不只是为了陈安政报仇的一时之举,定也是早就做好了谋划的,郑老将军不能按时抵达之事。怕也是陈王的手笔了。

    朱总兵已经接到朝廷快报,郑老将军本早就应带人前来,却不想刚平安下的战乱。又起了变故,不得不暂时推迟了行程,怕还要两三个月才能来这里。

    如今看来,这一切竟是陈王预先筹划下的了,所以他才憋足了劲先夺下玉带山,只要夺下玉带山,要战要和,东陈都占据了有利的一面。

    朱总兵在此多年,知道只要玉带山丢了,他万死不足以赎其罪。因为如此一来,东陈便算是搬开了大齐前边的屏障,入侵大齐就变得极其容易,就算是郑将军赶来,便是有回天之术,代价也必是极大的。

    朱总兵看着双方兵力越来越悬殊,知道再想不出好计策来,便是暂时勉强保住玉带山,自己的伤亡也必是巨大的,到时东陈再攻几次,玉带山早晚还是要落在东陈的手中。

    朱总兵的军师谋士位也日夜悬心,心里不由暗自埋怨六皇子做事冲动,统帅尚未到来,他一个押送粮草的先行官,逞什么能提前挑起事端,被东陈拿了把柄,提前宣战,使大齐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

    这时一位谋士便献策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幸好总兵大人提前让人在玉带河上修了堤坝,如今水势正好,何不用水淹的法子,只要抵挡得这一两个月,保住玉带山,郑老将军来了,一切便与大人无关了。”

    朱总兵闻言,眼睛一亮,心中暗责,前几日下边的人就来报堤坝已修好,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

    朱总兵心下松口气,眯眼将这个计划在脑中过了一遍,不由暗自叫苦:“这虽是个最好不过的法子,可是其中却有极大的不妥之处,若真实施了,虽保住玉带山,却令我无颜面对此间的父老乡亲,亦无法向皇上交代。”

    其他人则道:“大人虽位居众将领之首,可六皇子却在您之上,将来有了功劳,自然是六皇子的,如果有什么过失,由他担着亦无不可。”

    朱总兵仍不能释怀,说道:“就算是由他担了罪责又如何,受苦的可是这里千千万万的百姓,我们怎么对得起他们。”

    军师劝道:“这也实在是迫不得已的法子,如果被陈王占了玉带山,丢了城池,大人就算是以死赎罪,也改变了不了东部百姓被陈王荼毒的命运。六皇子此来,不过是为了自己的那点小利益罢了,怎能与大齐江山百姓相提并论,他一个皇子,便是担下点罪责,也丢不了性命,顶多失了圣心,而大人却可以留着性命继续为大齐征战。况且大人所虑的事情也未必真就出现了。”

    朱总兵仍在犹豫,众人道:“如今形势迫在眉睫,不能再犹豫了,还请大人早拿定主意,此事大人无须费心,我等自会让六皇子主动发下命令。”

    六皇子早就知玉带山的重要性,如今眼看着大齐要支撑不下来了,心中不免焦急,当然他更忧心的是,玉带山一旦不保,大齐此后的地界便如一马平川,再无阻隔,大齐的兵力本就逊于东陈,到时陈王父子必会在援兵到来前捉拿自己的。

    当年之事不由又闪现在他的眼前,他宁死也不允许自己再次成为陈王父子的阶下囚,况且自己身边还有沈秋君,自己曾发誓要让她幸福一生,谁知还没让她过上好日子,就让她陪自己一起被人奚落受辱再丢掉生命?

    他决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无论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要做到决不让自己夫妻陷于那样的境地。

    在这个节骨眼上,六皇子便听到水淹东陈的一丝风声,后在一次诸将议事中,终有人正式提出这个建议。

    自然也马上有人跳出来反对,论及此法子的弊端。

    六皇子不动声色地观察,渐渐便消了初时的喜悦,心中泛起冷意:原来是在自己面前唱戏,拿自己当傻子一样耍呢。

    六皇子便对朱总兵说道:“我初来乍到,一些事情上也不了解,不知大人如何看待?此间大人为尊,还请大人下令,我等自然无不从命。”

    朱总兵苦笑道:“下令水淹东陈,固然可以重挫陈王,可大齐的百姓未必不会受池鱼之殃,这叫我如何对得起皇上与众百姓。可如果不那样行事,援兵迟迟不到,陈王攻势太猛,就算咱们都死守在这里,只怕也撑不过五天,五天之后,援兵不到,咱们皆战死于此,我们背后的百姓便如羔羊一般,只待陈王宰杀了。下官也实在是拿不定主意。”

    朱思源眼见一众将士们前怕虎后怕狼的,不由喝道:“既来当兵保家为国,就该有战死沙场的准备。就算是今日战死在此处,也对得起天地良心,对得起皇上及百姓。如果怕死,置百姓安危不顾,须知水火无情,一旦回淹了大齐百姓,他们没有死在陈王的剑下,却死在我们的水淹之中,九泉之下我们有何面目说自己是大齐的将士。再则将来自有大齐其他将士来收复失地,替我们报仇,代我们解救大齐百姓。”

    朱思源当日跟在父亲帐下时,就答应父亲多听多看少说,故众人多不在意,如今她跳出来说的这一席话竟让众人都默言了。

    其实他们也是征战多年的,见多了生死,所以也不惧死,只是经的事情多了,心里便不再单纯,更懂得如何权衡利弊。

    他们可以不采用水淹的法子,大家都战死在这里,东陈攻下玉带山便会如入无人之境,大齐想要收复只怕不易。

    相反如果水淹,就算是淹到一部分大齐百姓,但东陈的损失更大,大齐要收拾遭此重创的陈王便容易的多,而且由于他们保存了实在,就算郑老将军不能如其而至,凭着现在的人手再加上各路的援兵,亦可让东陈不敢踏入大齐一步。

    当然在此之前,朱总兵是不能担水淹的罪名的,因为他还要指挥作战,此间最好的替罪羊便是六皇子了。

    哪知六皇子不上当,朱思源又说了那些话,他们心里了生出了豪气,大丈夫战死沙场亦是一件痛快的事,何必瞻前顾后,最终愧对身后的父老乡亲。(未完待续)【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一五章 提议水淹,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