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皇子说完那些话后,看到众人都惊愕的神情,倒有些为自己的行事的出人意表得意,看到有人开口劝说,便很威严地摆手说道:“这事我心中已有定论,不必多说。[ ]其实若不是从大局着想,根本就不该水淹,但即便如此,也要坚持到最后一刻。”

    众人见此,也不敢多劝了,一是六皇子办事向来执拗,再则也怕劝得很了,事后反会被他咬一口。

    不过事后将士们却也无不对六皇子刮目相看,被六皇子自京城带来的人,因六皇子的大无畏而在戍边的士兵中倍有面子,而驻守此间的士兵大多在此安家落户,又有相当一部分祖籍本就在此,自然少不得为了六皇子心中的一念之慈而心存感激。

    不过当夜战况却是极惨烈的,东陈已经下了决心要在一两日内就拿下玉带山,故自白天到夜间,一直不停地攻打大齐,情况一度很危急,但六皇子因为答应了沈秋君的请求,咬牙不肯放水:“等到咱们都亡故了,我自然会放信号,让那里的人放水的。”

    朱总兵等人也法,只得拼死阻挡东陈的攻势。而此时众士兵们也知道,如果被东陈打败,在水淹东陈的时侯,自己拼死保护的家园也极可能一同毁于一旦,所以拼了命地与陈兵死战。

    双方俱伤亡惨重,直到丑时过后,东陈后方的粮草忽然燃起了大火,在黑夜中格外的醒目。

    陈王父子得知后,知道定是大齐的人做的手脚,不由怒骂:“天杀的大齐!”

    虽不知他们是如何潜入的,也只得调人去救火,可此时天气干燥,粮草遇火就着,况且陈王虽知粮草的重要性,却因为要拿下玉带山。把人大多都安排到前面去了,另一方面也自信自己铁桶般的防卫,大齐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渗入进来,所以此时救火力度自然就不够了。

    陈王忙又严令兵士加紧攻势:“粮草被毁怕什么,只要攻下玉带山,自有大齐的粮草供应我们。”

    陈兵本还因粮草被烧而惊惧。闻言倒是心安一些,只要胜了,什么便都有了。

    可是此时又听有人高呼某某将领的首级无故被取了去,也真有人看到那些首级被挂在灯火之中,众人心中大惧。

    正在心中忐忑不安时。又听到传闻:本有仙人在此修练,如今这玉带山已然成了人间炼狱,仙人自然不喜。且又因大齐庄氏乃是顺应天意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偏陈王为一已私欲,逆天而行,企图以卵投石,撼动大齐基业,故仙人怒而出手整治,降下天火烧去粮草,以为警告。

    哪知陈王仍不知悔改。一意孤行,于是仙人又出手除去一些手上沾染血腥太重的几个将领,以做警戒。

    陈兵越发心中害怕。陈王父子不由怒骂:“这定是庄承荣那小人的手笔!这哪里是仙人出手,分明是大齐的贼人潜入我军所为,不要受人蛊惑。”

    于是陈王一面命人查找细作。一面让人去各处解释稳定军心。

    然而那些解释并不能消除众人的恐惧,玉带山已被困得水泄不通,大齐的人很难潜入进来,如今却被烧了粮草,杀了将领,此时竟查不出细作来,也就是说,或许现在就有大齐的人潜伏在自己身边,可随时要了自己的性命,越发的让人恐慌,还不如仙人之说,更让人能在心里上接受。

    这一系列的事情虽发生在后方,然消息却象一阵风似的吹到了前线,本来那些陈兵就因为久攻不下,自己人死伤无数而心焦,又被将领们催逼着往前冲,如今听到那些消息,心里竟似寻到某种理由一般,不免消极起来。

    陈王见久攻不下,众将士已无心再战,只得在黎明时分,命众人暂且停止攻事,原地休息,等待时机再一鼓作气拿下玉带山。

    大齐众人也略松一口气,一面命人加紧防范,一面又赶着做饭,趁此歇息的机会,补充一*能。

    一时大齐又探得东陈那边的消息,众人心中都生起了希望,尤其是一些不明*的士兵们,打心里认为自己这一方有神人相助,信心上来,精神便抖擞起来,只觉得处身上又有了劲。

    东陈这边却悲惨起来,粮草已所剩无几,勉强供着最前方的人食用,后面却都饿着肚子呢,不免心中便有了怨言。

    陈王为了早点拿下玉带山,几乎是集结了陈兵的全部兵力,并分作几班,轮流上前进攻,因为时间紧迫,一天一夜众人几乎都未进饮食,如今一停下来,个个腹中饥饿无比,士气更加低沉。

    此时再回去调集粮草,所费时间太长,不能解燃眉之急,陈王无法,只得接受众人建议,一面命人回去筹集粮草,一面又派出人前去后方百姓中借粮。

    陈王深知得民心得天下,故向来颇为维护民众,不许人随意骚扰百姓,如今为了大局,也少不得做此权宜之计了。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东陈逆天行事,被仙人整治,以致于兵败的消息,此时已经在百姓之中传了开来。

    老百姓向来对这些神鬼之说深信不疑,且又因为今春大齐将玉带河的水拦下,如今地里庄稼都干枯了,于是越发觉得是神灵在惩治陈地。

    此时见东陈士兵死气沉沉的样子,又在心里信了几分,当然守着兵大爷,也不敢不借。却又因想着不知这几年年景如何,陈王又不知何时能归还,所以便不愿全部借出,拖拖拉拉地欲出借一部分。

    此时陈兵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疲惫至极,又想着早早回去交差,如今见百姓犹豫表情,心中更气,觉得正是因为自己的拼死守卫才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如今军队有难,竟还作这个神色给他们看,于是干脆进屋去搜刮一空,扛着粮食扬长而去。

    饭食的问题暂时算是解决了,可还没等众人安静下心来,却发现又一几位将领被取了首级,此时偏又有人想到,昨晚在劝说兵士时,曾有将领信誓旦旦地说道:这是大齐在捣乱,并无什么仙人相助,而其中就有这几位。

    于是私下里大家不免嘀咕:定是对仙人不敬,被仙人惩治了。传言愈演愈烈,人心更加惶惶,再攻打大齐,便提不起劲头来,就怕自己是在逆天而行,遭了报应。

    大齐这边倒是从容了些,到了晚上,竟有一股援兵赶来,更是极大的鼓舞了士气,是夜也没有人再到六皇子面前提及水淹之事,东陈自然又渡过一个多事之夜,更没想到的是,天亮时分,大齐这边的援兵陆续赶到,自然又免了与东陈一番厮杀,陈王的围困不得不提前告终。

    沈秋君忐忑了一天一夜,得知这些消息,终于安下心来,亲自去菩萨面前上了三注清香,许道:信女此后必多做善事,以酬谢菩萨保佑之恩。

    又过了一天,大齐这边又有意外惊喜:郑老将军竟带着军队赶了过来,陈王则因诸多因素,不得不退离玉带山,回到陈地边城戍守。

    于是上至朱总兵下到平民百姓,一下子都如得了重生一样又活了过来,欢欢喜喜地迎接郑老将军的到来。

    没两天,六皇子就回到了城,见到沈秋君,淡笑道:“我现如今没了用处,又被人赶了回来。”

    沈秋君则急忙上前拉着六皇子上下左右查看一番,笑道:“看到你无事,我也就放心了。我的夫君天纵英明,一招仙人相助,便吓破了陈兵的胆子,杀鸡焉用宰牛刀,剩下的那些鸡皮蒜毛的小事,哪里用得着夫君出手。而且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们再遇到难事,少不得要恭恭敬敬地请您老人家出山呢。”

    六皇子听了颇为受用,笑道:“别的我也不强求,但愿再请我进,不是又为了设计我顶罪就行了。倒是你段时间跟着受了不少的惊吓,可得好好养一养,我亲自看着也放心些。”

    沈秋君忙道:“这几日辛先生也是日日给我把脉,身子倒无大碍。不过这几日想起来我倒真是后怕的利害,就怕你因我之故,推迟或取消水淹计划,致使大齐一败涂地,真酿成大祸,害了你的性命,万死不足以报答你对我的情意。”

    六皇子听了心中也是感慨,其实当日他在那样紧急的战况下仍坚持不放水,心中也想过自己若是落在陈王父子手中会受到什么样的屈辱,便是痛快赴死,今生又有那么多的心事未了,死亦不能瞑目。

    那时心里未免没有责备沈秋君将百姓的性命看得比自己还重,可是后来想到自己对她的亏欠与情意,以及她带给自己的那些幸福,况且以她的性子也定是陪自己一起赴死的,自己还有什么不能知足的,只当修他二人来世做夫妻了。

    现在事情已过去,六皇子便有了心情,哈哈笑道:“那有什么,大不了,史书来一句:大齐六皇子妃红颜祸水,六皇子耽于美色误了国事,正好还可以青史留名呢。”(未完待续)【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一九章 仙人相助,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