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将军闻言不由赞叹地看了六皇子一眼,说道:“殿下请放心,这件事情,我可以办到,为皇上分忧解难,是我等臣子该做的。**”

    六皇子又道:“所需物资我这里自然不缺,但是你得拨给我一些信得过的人手。”

    郑将军忙道:“殿下尽管放心,需要多少人只管说,我会事先告知他们,如敢泄露这制衣之法,我必请皇上以叛国通敌之罪,诛他九族。”

    六皇子满意地点点头,笑道:“很好,到时将军只管等着收甲衣便是了。”

    于是制造甲衣的工作便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沈秋君又提出一人负责一道工序,一来只做一样上手很快,有利于节省时间,再则每人只知道自己的做的那点,也有利于防止泄露法子给敌方。

    这套所谓流水线工作法,自然是沈秋君自前世李瑶琴那里照搬过来。

    听到六皇子等人的赞叹,沈秋君虽含糊着说是跟别人学的,并没有提李瑶琴,可她如今打心里佩服李瑶琴,真真是一个兰心蕙质的女子。

    沈秋君也打心里为李瑶琴惋惜。如果李瑶琴不是错投成女胎,定又是一个难得的青年才俊,就凭她聪慧与才能,将来出将拜相都有可能。

    可惜偏偏生成了女儿身,不能明堂正道地与男子们一较高下,这一点上,她竟不如朱思源,朱思源也是位出色的女子,如今虽还未成气候,却可凭借其父的地位,得以在沙场上展示自己的才能。

    李瑶琴出身高贵,若是有大才,也未必不会有大造化,但做为一个女子想要得到君王重用,实在是难啊。

    李瑶琴如今嫁到定国公府,或许可以通过林景周展示自己的才华。终有些阻碍,且从沈秋君的利益出发,贤王今生再别想登上帝位,如果太子做了皇帝,就凭他与李瑶琴之间的恩怨,李瑶琴就得规规矩矩躲在家中。哪里还敢到太子面前来自寻羞辱。

    在众人的努力与流水线的奇效中,不过半个多月便完成了郑将军的要求。

    郑将军随意拿出两套来实验,发现其防御效果果然比之此前的那几套更利害几倍,越发的满意。

    于是重新调集将士,部署战略战策。特邀了六皇子一同带人攻打陈国守城。

    当陈兵照例使出他们的拿手锏时,却一个个傻住了,只见那些大齐士兵也*盔甲。却如得了神通,竟个个箭矢不入。

    陈兵的弓箭手们吓得腿肚子里抽了筋,发着狠地连连射出箭羽。

    随着两军距离的拉近,又是如此密集的箭雨中,大齐兵士中的一些人身上便中了箭,陈兵一口气还未松下,又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那些中了箭的大齐兵士们没有停顿,没有流血哀嚎。身上插着箭矢竟毫不妨碍他们进攻的动作。

    陈兵中胆子大的傻了眼,胆子小的直接哆嗦着叫道:“他们不是人,他们是妖魔。是刀枪不入的妖魔!”

    更有一些深受玉带山之战影响的兵士们叫道:“大齐是顺天而生的,定是有神人相助,我们只是凡人打不过他们的。”

    彼时领兵守在那里的是陈安政。看到这种情况也深是骇然,不过到底不是那些无知浅薄的士兵们可比的,忙道:“什么神人相助?不过是他们身上的衣服有些玄机罢了,谁再敢在此妖言惑众,我先斩了他。”

    陈兵们虽不敢在口内议论,但心里早就对眼前的情景妖魔化了,自忖他们怎能斗得过神仙妖魔,如果真是仙人相助,他们岂不是逆天而行,祸及亲人。

    如此一来,众人心中惊疑胆怯,哪里还有心思对抗齐兵,就是那些弓弩手们见自己连番发射不见效果,也已气馁,齐兵趁此机会,终于攻到城门下,撞开了城门,后面的铁甲士兵也紧跟着入了城。

    陈王见众人失了战斗力,无心抵抗,最终只得率众弃城而逃。

    大齐不费吹灰之力,几乎以无伤亡的代价攻下了东陈的边防第一城,为此后的胜利打开了角。

    对于这场战争也是大齐臣民最为津津乐道的,齐史更是明确记载道:“高宗皇帝与郑将军共同攻打东陈,面对东陈精良的弓弩和大量伤亡的士兵束手无策,焦急万分,幸好随军的懿宸皇后想到了一种甲衣的改进方法,这才使得大齐几无伤亡地攻下东陈城池,扬我大齐威名。然皇后却以此为前人想法不敢居功,高宗却认为皇后太过谦恭,此前高宗为了解东陈围困欲引玉带河之水水淹东陈,被皇后以其必会殃及大齐百姓,苦苦劝谏,终便其改了主意,另想他法解之,此事世人皆不知。故高宗认为如此贤德才能的女子,该为天下女子表率,特令史书详细记载。”

    其后更是由此衍生出多个版本的野史来,影响最大的乃是:因皇后一片慈心仁意,为了大齐百姓的安危,苦劝高宗不要引水对抗东陈,感动于玉带山上修练的仙人,故降下天火烧了东陈粮草,逼其不得不撤兵,后皇后因东陈弓弩利害使大齐士兵伤亡惨重,心痛如焚,日夜祈祷,于梦中得仙人授于天书,据天书而制得新铠甲。且在与东陈对阵时,仙人感于皇后的慈悲之心,出手护着大齐众兵士,使其不受箭矢之害,陈兵见此神迹,惊惧,不战而逃。

    后来沈秋君得到这两种说法时,深感人言之利害,不过将李瑶琴捧于仙人之列,在她心里,也算是对其的一种补偿吧。

    以上皆是后话,再说郑将军平日里虽威严无比,对于此次的胜利,由不得高兴地心花怒放,再看向六皇子的目光便不同了。

    郑将军与陈王同起于东部,不过郑将军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只是个将才,当不得天下之主,便想投个明主,建些功业,封妻荫子,不枉人世间白白走了一遭。

    当时天下有名望的当数陈王与庄氏。

    而郑将军既然起于东部,与陈王也有数面之交,又算是同乡,自不比他人。

    然自来就有远香近臭一说,郑将军认为陈王为了一个天子之母的名头,迎娶一个商贾之女为正妻,实非英雄豪杰所为,最终必成不了气候,而此时庄氏父子英明贤德之名遍传天下,于是他便投了庄氏父子。

    后来田氏被当今皇上册为容妃,出于同乡之谊,郑将军闲暇之余倒也偶有关注,于是便得知田氏所出六皇子,自小聪颖异常,三岁识字,五岁诵诗,八岁读论语,郑将军想到太子平庸,此子或许有些造化。

    不过,世事难料,随着田氏归陈,六皇子身上的光彩便尽数去了,默默无闻,直到近几年,才发现他已经成了劣迹斑斑的阴险之人,倒是应了那句“小时了了,大必未佳”的古话了。

    至于现在,则因为皇子都大了,也各有了心思,郑将军不想自己晚节不保,故自来都远着那夺位之事,且来时,皇上的意思也很明确:不想六皇子在此势力过大,影响到太子。

    郑将军想到此倒为六皇子一叹:这甲衣的功劳也不知能否抵消他杀母的罪孽,皇上对他何其的不公啊。

    不过这一切都只是郑将军的一念之间,喝过庆功酒后,郑将军忙忙将战事报上,一同上报的还有六皇子创建的新甲衣的法子。

    再说京城此时,被沈秋君又是惭愧又是惋惜的李瑶琴,也正惦记着防箭衣一事。

    如今的李瑶琴生活的极其惬意:她此时已身怀六甲,在定国公府可谓是宝贝疙瘩一个。

    林夫人再是看她不顺眼,为了自己嫡长孙的顺利出生,也只能暂时放下心结,小心周道地照料,一点闲气也不敢给她受。

    林景周更不必说,他如今已是二十好几的人了,本就喜爱李瑶琴,如今又有了两人的骨肉,越发将李瑶琴放在心尖上,虽说李瑶琴如今无法照顾他的生活,他仍是夜夜与李瑶琴一处,决不踏入跨院一步。

    李瑶琴见此,很是得意,那些土著女和穿越重生女们最易纠结的事情,在她这里根本就不算是个事。

    要是没有那两个还顶着虚名的妾就更好了,唉,别人家的妾还时不时蹦跶蹦跶自寻死路,而跨院里的那两位,就和死人一样,什么动静都没有,自己怀孕是一个多么好的机会,那两位就死活也不上前拉人,更不会内斗争宠,看来是铁了心地在那里守活寡到死了。

    李瑶琴叹口气,转了心思,在心里暗自筹算着,那防箭衣也该到了借东陈大放光彩的时候了,可怎么还不见郑将军的战报呢。

    正好这日林景周下朝无事,过来和李瑶琴闲话,李瑶琴便说道:“我听说东陈人极善弓弩之术,如今天气正热,铁甲必不中用,倒是该那防箭衣派上用场的时候了,也不知东陈那边战况如何,郑老将军近期可有战报传来?”

    林景周此时正抚着李瑶琴隆起的腹部,闻言不由身子一僵,手便收了回来,脸上也敛了笑容。(未完待续)【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二二章 正史野史-毒妇从良记免费阅读,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