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王没想到妻子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不由看着她沉思。[ ]。

    只因为他素知田氏一族极力防着两个庶子,而他也因为向来看重嫡庶名份,不想将来儿子们自相残杀,故也处处压制着庶子,如今嫡子被捉,他才不得不从大局考虑,提了两个儿子上来。

    容妃看着陈王的表情,不由笑道:“你不必疑我,你我既然是夫妻,荣辱与共,他二人也是我的儿子,走到天边,也是这个理,如今政儿不知会如何,王爷也该早做打算,不至将来没个依靠,我虽无才德,却也知大局为重,都是一家子,齐心协力共度难关才是。”

    陈王不由赞叹妻子的明事理,后来果然听容妃之言,对两个儿子渐渐委以重任,全力栽培。

    齐陈之战仍在继续,六皇子也时常带着陈安政来到两军阵前观战。

    陈安政如今也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势头,再不充什么英雄豪杰,从羞愧到后来的面不改色。他自从上次之事,也想得明白,六皇子如今投鼠忌器,不敢真取了自己的性命,既然如此,他又何未非要去死,倒是便宜了两个庶弟,也苦了妻子老母,韩信能忍跨下之辱,他自然也能忍下这口气,留得性命,也图后谋。

    东陈的众人初时被陈安政的视死如归感动,及至后来,见他仍苟活于世,这心里倒不由的犯嘀咕,到后来见他已不拿丢人现眼当回事,越发的低看了他,颇有些为自己有这样的主子感到耻辱。

    倒是一些老成些的将士们,反倒有些佩服起陈安政来,有道是站着死易,跪着活难,他现在能这样表现。竟是卧薪尝胆了,将来一旦逃离大齐的掌控,只怕定非常人能比。

    沈秋君倒着实有些担心陈安政。。他到底是东陈高高在上的世子爷,又向来养尊处优,未必能受得了这等耻辱,若真有个好歹,只怕又重蹈前世的覆辙了。

    于是便劝说六皇子,还是留些脸面给他,六皇子笑道:“我做事自有分寸,他如今练得脸皮已经很厚了。等闲的嘲讽话,已经对他不起作用了,再过段时间。只怕青了蓝更胜于蓝,颇有要胜过我的架势。”

    沈秋君不由被六皇子的话逗乐了,笑道:“说得好象你脸皮多厚似的,我从来没觉得。”

    六皇子哼道:“你少在这里哄我。我如果没有那么厚的脸皮,也不至于好好长到现在。当然现在我不用再受这样的罪了。如今有个亲兄弟接了下来,天子之母?天下最厚脸皮之母吧。”

    沈秋君听了这话,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想着六皇子应该有分寸,便转移话题。玩笑道:“照你的意思,你二人皆是不凡之人,说不得将来都是一代枭雄呢。”

    六皇子也随意笑道:“我本就是一代枭雄。至于陈安政嘛,以前也就是个托赖父辈的无为之辈,现在在我的训练下,倒也有那么点意思了,说不定将来还真能有点作为呢。”

    沈秋君见六皇子在那里大吹大擂的。不由撇嘴暗笑:果是个脸皮极厚的人。

    而东陈这边,田氏仍是时不时跑来在容妃跟前吹些风。无非就是陈安国兄弟如何意气风发,如何小瞧了田家。

    容妃只听并不说话,最后只淡淡说道:“先由着他们去,人在做天在看,到时自有分定。”

    之前她太过在意陈王的感觉,对于大齐的事向来不闻不问,现在她的心理已发生了转变,便也开始留意各方的消息。

    随着知道关于六皇子这些年的点滴,容妃心里越发的心惊,直觉得自己果然生下一个变化无常的恶魔来,虽然知道沈秋君能钳制住他,但是容妃已经不再相信男女之间的情爱,她不敢把赌注全放在沈秋君身上。。

    既然不敢保证儿子一定能回来,这就逼得她不得不为后半生好好打算一番。初时她倒也想过,先观察一下那两个庶子,看是否能作为依靠,将来儿子回来更好,若是有个万一,也能暂时维持,等孙儿长大,再做图谋。

    可惜那两二人以为陈安政几乎没有回来的可能,而且他在东陈的威望已经降到尘埃里,就是回来,也不足为惧了。

    再加上现在被陈王全力栽培,众星捧月,吐气扬眉,再不是当年躲在一边畏畏缩缩的下作样子,这天差地别的,内心便急剧膨胀起来,说话办事,也一幅世子爷的架势,再看着田氏一族,也拿出主子的款来。

    这样没成算的人只怕是烂泥扶不上墙,没什么大作为,反要担心他心胸狭窄,一朝得势,便猖狂起来,公报私仇,反对政儿一脉不利,倒是该早早将此隐患拔了去。

    容妃到底是个女子,还做不到害人能心中平静,况且还是自己的庶子,想到与陈王的夫妻情分,更觉得对不起他,只为了子孙,她必须狠下这个心来。

    故唯有在心里暗示自己:六皇子虽是自己肚子里生出来,却因为不是陈王的骨肉,所以陈王定要取他性命,同理,虽然陈安国兄弟是陈王的子嗣,却不是自己肚中所出,自己害他们有何不可,何况如果他二人能在心里敬重自己这个嫡母,自己也不会与他们势同水火。

    此后,齐陈之战虽各有胜负,但在大齐的强势攻击下,东陈终是节节败退,随着东陈主要关口的失去,大齐渐渐进入到东陈的地盘中,战线便全在拉开,大齐皇帝看在眼中,喜在心里,又连连调派将士支援这次战争。

    陈王此时已不能只据守一处,不得不分出兵力,全面抵抗,于是陈安国兄弟也成了重要将领,独自带兵镇守一方。

    除此之外,陈王又重金送于之前的那些部落,并阐明其中的利害关系,乞求其发兵相助。正所谓国与国这间,没有永远的敌人,那几个部落也深恐被大齐顺手灭了,如今既得了实惠又有了面子,于是真就派兵助打大齐。

    初时他们这些联盟利用熟悉地势的优势,的确打了几场胜仗,陈王也极大方,缴获所得,一粮一草都不取,尽数拱手让于那些部落,于是那些部落更加积极,唯陈王之命是从。

    郑将军等人连吃几场败仗后,心是急红了眼,却又一时奈何不得他们,只得在别处找补,纵观之下,发现倒是陈安国兄弟二人最弱,于是暗暗齐中兵力攻打了过去。

    陈安国兄弟已经被有心人捧上了天,且东陈又接连胜了几场,不免有些轻敌,兼东陈的财神爷田氏家族在里面暗暗活动,于是不几日二人便被大齐各个击破,等到陈王得到消息时,已然晚了。

    这次没有六皇子回护,再加上大齐连番吃了败仗,损了好几员大将,俘获了他二人之后,二话不说,先砍了祭奠死去的大齐将士。

    陈王得知后,顿时痛切心扉,昏死过去,东陈众将士都着了慌,急忙施救,总算是救了回来,士气却不可避免地低沉了下去。

    容妃看到陈王一夜之间就足足苍老了十多岁,倒有些风烛残年的风景,心中也是悲恸,不免后悔自己动手太早,可是又想到自己的孙儿们尚年幼,不能养虎为患,自己没有做错。

    只是到底有些对不住陈王,容妃跪在陈王面前,沉痛说道:“都怪我乱出主意,当时只想到提他二人上来,只想着为你分忧,却没想到竟要了他二人性命,我当不该多嘴,早知有今日,我情愿舍去这条命,也要换他二人回来。”

    陈王想着两个儿子就这么没了,不由老泪横流,可是此事怪不得妻子,就算没有她的提醒,他也会慢慢分担子到两个儿子肩上的,见妻子如此自责,他少不得劝道:“这事和你没有关系,是他们没有福气,好男儿当战死沙场,他们至少曾有过建树,也算是没白来人世间走这一遭。”

    容妃见陈王没有怀疑到别处,心里放松的同时,更加的愧疚,更发小心殷勤地照料陈王。

    陈王心中充满的仇恨,只在床上躺了十天,便起身带兵出战,要为儿子们报仇。

    沈秋君知道陈安国兄弟的下场,心中不免凄凄,她深信这件事定有容妃的手笔在里面,也就是说她的挑拨见了点效果,可她心里没有计谋得逞的窃喜,相反心里却有沉甸甸的负罪感。

    前世陈王的两个儿子一直活到陈王兵败被杀,他兄弟二人借着外家的势力,一边与那几个部落纠缠,一边暗自组织东陈各方势力为陈王报仇,几次*后,才被活捉,押到京城砍了,今生他们生生比前世早死了好几年。

    沈秋君心中不安,这几日便悄悄为他二人在菩萨面前诵经超度,并暗自祈祷:虽然他二人或因自己早早枉死,但看在以后会有不少的百姓可免死于*之中,望菩萨能以此功过相抵,宽恕信女,如果不能,则只降祸于信女,万不可牵连亲人。【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三四章 陈王殒子,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