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陈王及陈安国兄弟的外家一心要为他二人报仇,故陈兵此次反击力度很大,双方之战如火如荼,六皇子此时反倒闲了起来。()。

    以前战局小,他还能带着陈安政出来溜达一下,现在全面战争,他二人就没有出现的必要了,只好做回老本行:负责押送粮草,顺便打探打探前方的战况。

    这样一来,倒是有更多的时间待在家里,且身份不同,也没人敢管,甚至还巴不得他别去前面捣乱,免得将来不好和皇上交代。

    看到沈秋君这几日因为陈安国二人心中不安,六皇子知道沈秋君钻到牛角尖去了,认为是因为她的挑拨,才使得容妃暗地里下黑手,害了他二人的性命。

    于是他便上前笑劝道:“两国交战,刀箭无眼,死在对方手里很正常,况且他们还是敌军,与你我又无交情,死了就死了,怎么反倒象欠了他们似的。须知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他们多死几个人,我们大齐的士兵才能少伤亡,那些折在他们手中的人,在天之灵必会感激你的,如果他们不死,还不知折在他们手中多少人呢,说起来也是你积了阴德,再说了,这也是他们的命,他们合该那时死,阎王要人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沈秋君本还因为六皇子的话有些宽慰,直到听到最后一句,心头又发虚,他二人的性命可不是提前被勾了吗,不由讪讪笑道:“你什么时候也讲起功德来了。”

    六皇子见沈秋君仍不能放怀,便自责道:“也怪我一时逃避,把你推到前边去了。你又是那样心慈的人,自然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以后这些私阴事,你还是不要沾手了,免得总心神不安的。要我说。你不必把这事放心上,若真有个什么,一切都在我身上呢。。我煞神下凡,等闲小鬼也得绕着走,有我在你前边,你只管安心地过日子。”

    沈秋君心里甜蜜,不由把头靠在六皇子怀中,笑道:“你别这么说,倒象我只能躲在你身后的琉璃人似的,也太小看我了。再说这种事你也不方便出面。罢了,当日既然曾如此谋划,就该知今日结果。倒是我想不开了。”

    自此,沈秋君便也真放开了心怀,倒是六皇子担心她心情抑郁,便整日在她跟前说笑,连她与儿子亲近的事情也视而不见了。

    这日。六皇子讲了些趣事,逗得沈秋君抱着儿子笑的前仰后合,松哥儿见母亲如此高兴,也跟着咧着嘴露出几颗小牙傻呵呵地笑,沈秋君越发开心,捧着儿子的小脸蛋就亲了起来。

    六皇子看了心中不忿:老子在这里和个小戏儿似的。好容易逗笑了人,倒是他得了便宜。

    这一寻思,心里为数不多的笑话便忘个精光。沈秋君此时又抱着儿子笑看着六皇子,等他讲下文呢,六皇子绞尽脑汁想了半天,好容易想出一件事来,便笑道:“要我说这世上最傻的莫过于老百姓了。一点小恩小惠就能买了人心去。就说这段时间,陈王因损了两个儿子。这东陈的老百姓们就在心里为他悲戚,好像得他多大的恩惠似的,不过是赋税略比前朝时低了些罢了。都说皇帝不好当,要学什么帝王之道,依我看,实在是简单的很,只要轻徭薄赋,就能得天下民心。”

    沈秋君听了,笑道:“哪有你想得那么简单,就算君主体查民情,不穷奢极欲,却也不敢说下面就一定政通令行。就好比说咱们庄子上的佃农,如果一个个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你我面上也不好看,况且也不指着他们省下的那点租子,自然让着他们几成,可是保不准那些庄头们从中渔利,倒是白白糟蹋了我们的一片好意,反让佃农们以为咱们是喝人血吃人肉的呢。。这要上升到朝堂上来,事情又复杂的多了,这治国之道,御人之术,也不是完全没有作用。”

    六皇子笑道:“这历朝历代的皇帝有明君也有昏君,还不是一样过,你我也不必操这些闲心,只过好自己的逍遥日子便是了。”

    松哥儿见没自己什么事,便乖巧地在一旁打起瞌睡来,沈秋君忙把儿子放到小床上,轻轻拍着入睡,六皇子被冷落一旁,少不得狠狠瞪了儿子一眼,悄悄出去了。

    沈秋君见儿子睡着了,便也在一旁合目歇息,脑中却止不住地思考六皇子的话。

    陈王在东陈一带极得民心一事倒是不假,今生百姓会为了他痛失两子而悲伤,前世也曾为了给他报仇而几次*,使得朝廷屡次派人前去剿灭乱党。

    今生容妃母子又是个棘手的,最终少不得放了他们去,将来陈王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只怕这笔账又落在六皇子头上,杀父之仇不共戴天,陈安政的影响力又比他两个兄弟强的多,万一纠集了恋旧主的东陈各方人士,免不了又一阵闹腾,到时六皇子里外不是人。

    沈秋君正在苦思时,六皇子又蹑手蹑脚拿来,看到儿子已然睡熟,便上前把儿子抱起递给一边的奶娘。

    沈秋君睁眼看了,忙起身小声说道:“他刚睡着,挪什么地方,小心醒了,没睡够再哭闹。”

    六皇子摆摆手,奶娘忙悄悄退下去,六皇子这才拉着沈秋君笑道:“你天天就知道儿子,我这些时日统共也没在家待几天,如今好容易在家,你也不理我一下,枉我还在一边费心逗你开心呢。”

    沈秋君看他那无赖样子,转身躺下闭目睡了。

    六皇子也顺势靠着她躺下,手却不老实地摸来摸去,沈秋君忙按住他的手,轻斥道:“大白天,你做什么呢。”

    六皇子涎着脸笑道:“你这段时间老心事重重的,我这不是帮你找些乐子,也好放松开心一下。”

    沈秋君闻言,又见六皇子手上仍是不规不距的,脸便红了,又羞又气道:“说的什么话,我不开心,就靠这个寻乐子,我成什么人了。快住手,我还有正经事说呢。”

    六皇子笑道:“我这也是正经事,你天天被那小子霸占着,也该均些空出来给我。有什么事,过会再说。”

    一时二人翻滚一团,半天,沈秋君才得空说了自己的担忧,然后便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六皇子却正儿八经地躺在那里考虑起来。

    若是陈安政真集结了人为父报仇,自己少不得就会被派过来应战,天高皇帝远的倒也过得逍遥,可是这打仗总要时时盯着战事,哪里能象现在这样惬意地在府中生活,反使一家子总处在分离状态,这样不好,还是想个法子,来个祸水东引才成。

    第二日,六皇子打定主意,打点好人马,对沈秋君说道:“你考虑的极周全,我已有了主意,你不要在这上面费心思了。”

    沈秋君忙问道是何主意,六皇子笑道:“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省得到时又过意不去,以后有什么忧虑的事只管提点我,我自然帮你解决,至于如何解决,你还是不要过问了。”说罢,便带人往前边去寻郑将军去了。

    正好郑将军此时也正吃饭,于是请六皇子一起做下喝酒,说话时自然就会谈到当时的战局。

    郑将军气哼哼地说道:“只要把东陈灭了,一定要顺手把那几股小势力也消灭掉。当日皇上派了使臣去,给了他们多少好处,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当时答应的痛快,定帮着大齐两面夹击,如今倒好,陈王给点好处,他就倒戈相向,这样不重诺言的小人,早晚得收拾了他们。”

    六皇子笑道:“他们不过是一群见利忘义的蛮人罢了,又是极没远见的,将军何必与他们一般见识。不过话又说过来,他们地势险要,咱们人生地不熟,真要全力歼灭,恐怕代价小不了,况且别看他们一盘散沙,到底曾是一族,若是逼得急了拧成一根绳,更是不好办。我看皇上的意思,是只要收伏中原地带,再往东穷山恶水,冥顽不化之邦,只要他们臣服大齐,年年上贡,倒也可就此罢手。”

    郑将军嗟叹道:“一想到他们出尔反尔,这心里就不舒服,我也知皇上的意思,总觉得便宜了他们这起子小人。”

    六皇子笑道:“这口气还是要出的。他们既然反复无常,陈王的一点小恩惠就能降了他们,咱们也可以再把他们收买回来,而且那个*绝对比陈王的小恩惠更要吸引他们。”

    郑将军忙道:“愿闻其详。”

    六皇子笑了笑,却话题一转,说道:“如今咱们已经进入大齐的腹地,将军对陈王的治下有何感想?”

    郑将军不由叹道:“要说这陈王倒也有几分才能,这东陈在他的治理下,百姓倒都能安居乐业,渐渐也有些繁荣气息,只可惜他心太大,看不到自己的有几斤几两,不愿臣服于大齐,只想自己建一番宏伟大业。简直是痴人说梦。”【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三五章 治国之道,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