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君倒不认为沈家能有个护身符在头上,不过上天既然让自己重活一回,想来只要自己夫妻不再胡作非为,今生定差不到哪里去,只要父亲不偏不依,再压制住大哥,定不会惹来什么祸事,再说以后的日子长着呢,现在就担心,还不知要担心到什么时候,倒不如活好现在。**

    至于沈老太太送给松哥儿的东西,六皇子都收了过来,扔到一边去了。六皇子对老太太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不愿和她有太多的牵扯。

    祭祀大典倒是极为隆重,为庆祝此盛典,皇上还特意大赦天下,自然也免不了对诸臣王公皇子进行封赏。

    六皇子也在此次封赏之列,东边战事上算是功大于过,竟与前世一样,被封了个“安乐郡王”。

    皇子封号多以溢美之词为号,或者是以封国为号,六皇子的“安乐”倒让人发深思,沈秋君得了消息,心下暗叹,不免为六皇子鸣不平。

    六皇子却不在意,笑道:“我才不管是什么封号呢,反正我现在是正式有爵位的王爷了,再不是个光杆儿皇子,在朝中在路上,谁见了我不得恭恭敬敬地上前叫声王爷。再者说了,封号中不中听又如何,他能少我一两俸禄,还是少我一个庄子,我只要得了实惠的里子,外面的面子倒不十分重要,我倒看谁敢当面嘲笑于我。”

    沈秋君不由赞叹道:“还是你想得清楚,这天下怕再也没有比你活得明白的人了。”

    六皇子笑道:“那倒也是,就只我被人叫了那么多年的软饭王这一事件,怕天下就没有能象我一样潇洒抗下来的,就冲这点,便可知我将来必非池中之物。”

    沈秋君一阵大笑,笑过之后,便忙着预备酒席了,正如六皇子所说。不管封号如何,到底是一位王爷了,朝中众臣知道皇上是不打算再追究六皇子放走容妃母子之事,便忙都上门贺喜,一连喝了几天的酒才罢。

    终于忙过这几天,沈秋君才得机会喘息。心中不由感慨,当年是在贺贤王的归途中受了伤昏迷的,真不知是在昏迷中做了个荒诞的梦,还是得老天可怜,使自己借那次机会。从前世的噩梦中重回人间,一切都不一样了,今生虽还没看到贤王夫妻遭到报应。但现在有恩爱的丈夫和可爱的孩子,她已经觉得很满足了,但愿日子就这么一直平平淡淡而又幸福地过下去。

    皇上本欲留建安长公主在京城住上一段时间,但长公主因不放心齐东福,坚决请求离京,皇上无奈,只得同意了,为表示姐弟情深。他亲自带领众皇子们一路送出京城数十几里路。

    几个月后,六皇子夫妻也得到死士们传来的消息:长公主回去后,便在齐东福的房里放了几个丫头。言明只要能下一男半女,便可抬为正式的妾,若是齐东福能在两年内生下至少两个儿子。以后便不再逼他娶妻,只要不进京,不出草菅人命,由着他在封地胡闹。

    六皇子便对沈秋君说道:“没想到长公主一生苦难,倒是始终活得磊落,知道齐东福是个不堪的,也不一味求着世家名门的女子为媳,好生个出身高贵的曾孙,免得害了别人一生,倒是积了阴德了。”

    沈秋君也心中感叹,今生已经有好多的事情与前世不同了,现在看来,倒是个好兆头。况且长公主临离京时,将兵权上交了皇上,又言明不许孙儿进京,越发让沈秋君放了心。

    李瑶琴听说长公主就这么走了,很是惊愕:祭祀大典这几个月里,齐小侯爷竟然始终不曾进京,长公主倒是比前世更加的荣宠不衰风光无限,前世今生怎么会如此的不一样呢。

    她倒是有心想派人去查访一下,到底是何缘故,可惜她久被禁锢在内宅之中,手中无人可用,也不好和林景周提起,只好暗闷在心里,心中倒是渐渐对沈秋君有所怀疑起来。

    不久天便转凉了,这时小归山上的温泉倒是派上了用场。

    沈秋君最初是想着也如前世一般,开个温泉庄子,到时自然财源滚滚,那时还是带了些赌气成份,想着恶心报复一下贤王和李瑶琴。

    如今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心境已然不同,与李瑶琴如今已经是井水不犯河水,实在犯不着和她赌气了,今生已不同,前世又各有对错,况且今生又剽窃了她的法子,便是有什么恨意,也该抵偿了。

    再者,她现在也不缺银子用,如今六皇子也有了俸禄和田庄,她越发没了与民争利的心思,便让人好好修了庄子,只自家人使用。

    因为没了争利的心思,且想着这温泉又有许多好处,不能因为自家的享受,便让百姓享受不到其中的益处,沈秋君对这温泉一事及其好处,也就不奇货可居地藏着掖着,倒是有几家人也在自家田庄山头发现了温泉,此后几年,京城附近便陆续开了几家温泉庄子。

    李瑶琴见此不由心头后悔。前世除了小归山以外,倒是也有几处温泉的,不过为了贤王府的利益最大化,她曾提出“垄断”一词,利用贤王府的权势,使那几家不得开发。

    没想到沈秋君只是自家使用,根本就没想到开发挣钱,而她又一度怀疑沈秋君是重生的,以为沈秋君必会采取垄断手段的,以至于白白错过先机,当然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沈秋君自家用得极好,本想请沈侯夫妻来的,后来与六皇子一商议,先去皇上跟前提了温泉一事,恰好那日皇上也难得有兴致在冬日里出来游玩,便去了温泉庄子,试过之后,便觉得身心顺畅,此后又去了数次,赞不绝于口,只是国事繁忙,不得常去,却还是赐下庄名:静雅山庄。

    然后六皇子又请了太子前去游玩,因不曾再请其他兄弟,太子对此很满意,与六皇子关系倒是更加的好了。

    这京城的人惯会看眼看行事的,如此一来,便知六皇子得了皇上和太子的欢心,对六皇子立马奉承起来,贤王看在眼中,心里难免不是个滋味儿,又想到之前被长公主冷落,心情越发的不好,于是这一天便出了京城来到一处庄子上找到空渺道人,说道:“道长几次三番说我这一两年会有大助力,为何总不见应验,还有那沈三小姐的命格真的改了吗?”

    空渺道人见贤王气急坏败的样子,反而越发地气定神闲坐在*上,笑道:“贫道的本事,王爷又不是没有见过,怎的还是如此怀疑贫道呢?”

    贤王被他这么一说,倒是心里平静了下来,自己随意坐在一旁,叹道:“实在是因为本王感觉,这几年做事总有些不顺,好像事事被人限制了一般,总达不到心中所思所想,还请道长指点一二。”

    空渺道人闻言,闭目掐算了一下,睁眼说道:“这两日倒是个好日子,我将夜观天象日看天地灵气,好好帮王爷推算一番。三日后,王爷再来吧,必有结果。”

    贤王无法,只得暂时回了府,三日后,一大早便去了庄子上。

    空渺道人好整以暇等在那里,献茶毕,主客各归了座,看到贤王急切的神情,空渺道人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王爷此时倒正是珍珠蒙尘之时,切不可太急切,只得耐心等待时机。”

    贤王冷笑道:“这话说了等于没说,我只问你,当年你所说的异星,这些年可找到了?还有沈三小姐的命格究竟如何?”

    空渺道长长叹一口气,说道:“王爷少安毋躁,请听贫道慢慢道来。你本是天命所归之人,上天也曾安排有皇后命格的沈三小姐和那颗异星在你身旁相助,可惜当年王妃死里逃生,强行改了沈三小姐母仪天下的命格,王妃虽得了母仪天下的命格,却与那异星格格不入,使她最终离了你,而沈三小姐虽没了母仪天下的命格,可到底是个运势强的,被强夺去了皇后命格,自然心生不忿,故会冥冥之中,坏了你的一些大事,不过那异星虽离了你身边,却仍会暗中助你一臂之力,只是不免好事多磨,故才觉得事事不顺,然王爷既然是天命所归之人,自然最终仍是心想事成的,不然贫道也不会在此空耗时日了。”

    贤王忙问道:“沈三之事,也就罢了,那异星到底是何人,道长可否告知?”

    空渺道长一甩拂尘,闭目道:“无量天尊,那人也是王爷认识的,虽说是妇道人家,此时却也顾不得许多,少不得说与王爷听,她便是定国公府林景周世子的夫人城安伯府的李瑶琴是也。”

    贤王闻言,不由倒吸一口气,惊道:“怎么会是她?”

    空渺道长叹道:“造化弄人,谁会想到那对王爷大有帮助的异星,会是一个内宅女子,贫道在京城也暗地里查访多年,直到前天机缘巧合开了天眼,才看明白,竟然会是她。”(未完待续)【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四三章 贤王问道,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