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君早得了沈惜君和程秀梅一同来访的消息,很是高兴,那日便不顾身子,跑到二门上亲自迎着,三人一路说说笑笑,携手走进院里。◎ ◎

    程秀梅二人见沈秋君毫不受此次事情的影响,也都放了心,叙了一会话,便又提起今天的另一个目的来。

    其实不管六皇子受不受皇宠,沈秋君都算是高嫁,虽然六皇子保证不纳妾,不过上至沈夫人下到程秀梅等人,还真不敢相信也不敢逼着六皇子身边无侍妾一生只守着沈秋君。

    不过是因为那歌姬是太子所赠,而太子以后就是皇帝,一来意义不同,再者沈秋君又经历那么一场名声风波,沈家人难免担心沈秋君被人小瞧了,所以程秀梅此次来,也是有心锉一锉那位歌姬的。

    程秀梅见时机差不多了,便笑道:“听说安乐王新得了位歌姬,今日我们倒是有福气,也能开开眼了。不如叫她过来,助个兴吧。”

    沈秋君听说,已经知道程秀梅的意思,想着平日里也白放着,倒不如让她物尽其用,也算是放她出来透透气,大家都得利,于是便叫人去请了来。

    一时人到了,程秀梅和沈惜君倒觉得心中失望,本还以为是个才艺绝佳的美人,如今看来不过是个平淡无奇长相仅能称为清秀的女子罢了。

    沈惜君抢先对琴儿说道:“你既然是太子送过来的,想来必有过人的才艺,不知都擅长些什么,今天正有得空,你就一一展示一下吧。”

    琴儿忙答道:自己琴艺最佳,其次为歌舞。

    程秀梅便笑道:“既然是个歌姬,想来歌喉不错。只是这几日事多心烦,不耐烦听这个,倒不如在那水边远远弹琴,听着也雅致些。”

    沈秋君刚要命人去安排,哪知门上来报:定国公府的世子夫人来访。

    沈秋君不由一拍脑门,尴尬笑道:“自从怀了胎,这记性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竟把她给忘了。”又对沈惜君二人解释道:“前段时日,她便约好了要今天来的,这两日只想着你们二人前来。竟把她这事给忘了。”

    程秀梅笑道:“这有何妨,我们也不过是来玩玩,又没有什么正经的大事要办。人多了更热闹。”

    一时李瑶琴被引了进来,大家重新见礼,各归了座,李瑶琴笑道:“早就想过来看看王妃的,只是这段时间事务缠身。总不得空,没想到倒是聚在一处了,倒是热闹,只是怕搅了王妃的清静。”

    沈秋君便说道:“我天天关在这府里不得出去,还巴不得有人来陪我说说话呢,今日正好她两个有兴趣。叫了我府中的歌姬来助兴,已经让她去那边亭子里弹琴了,正好大家一起乐乐。”

    李瑶琴忙笑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今日倒是来着了。”

    沈惜君和程秀梅也客套一番,便欲叫上歌姬琴儿来,请李瑶琴先点了她来表演。

    李瑶琴也甚是好奇六皇子的这位新宠,她本还以为六皇子是个痴情种,没想到原来也会收了姬妾。她倒想看看是何等的样貌的女子,便推辞一番。就客随主便了。

    随着那琴儿上得前来,李瑶琴不由神情一凝,果然如她所料,竟是那前世的冤家,六皇子前世今生都没将那琴儿撇下,李瑶琴如此想着,眼睛便不由自主地偷看向沈秋君。

    沈秋君早就料到李瑶琴会观察自己的,她心中已经没有心结,故面色不变,仍是含笑看她三人相互推让。

    偏沈惜君向来是个直性子的人,等琴儿拜见了李瑶琴后,上下仔细地看了看,不由惊叫道:“哎呀,方才看到她,就觉得有些面熟,好像是哪里看过似的,现在才发现,她长得竟有些象林世子夫人呢,偏还叫做琴儿,又重了林世子夫人的名字,岂不是冥冥中的一个巧合。”

    沈秋君不由愣了一下,她实在没想到二姐说话行事仍是如此直接,前世李瑶琴倒是没少为此唾骂过六皇子。

    而此时程秀梅正与沈惜君坐在一处,听了也忙伸手扯了一下沈惜君,拿个歌姬比堂堂的公府少夫人实在是失礼,李瑶琴身份高贵,何苦得罪于她。

    沈惜君此时也悔了过来,可是话已出口,想改也难了,不由微红了脸,低头不语。沈秋君和程秀梅此时也不好说沈惜君,倒是想要打个圆场,偏一时却也不知该如何化解。

    李瑶琴虽恼怒沈惜君的莽撞,可到底没有古代贵妇人根深蒂固的尊卑观念,况且前世里也不少人如此认为,虽当时恼恨六皇子,却也曾在心中暗自得意过,今生不过是旧景重现,她心里虽不舒坦,却也没如外人所想的那样怒不可遏,此时又见她三人神情尴尬,便笑道:“我倒没看出来,不过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想来有人长得有几分相象,也是有可能的。至于闺名相重,只为女子取名不过就那几个字,重了也是没法的事,况且又是太子所赐,等闲人做不得主的。”

    沈惜君和程秀梅倒是没想到李瑶琴竟然如此的豁达大度,不管她是心中恼恨面上强装不在意,还是真正的大度不与沈惜君计较,都表明李瑶琴真真是个有涵养,于是更加不好意思起来,再思及李瑶琴之前的贞烈,越发的敬佩于她。

    沈秋君也只当李瑶琴如今嫁得如意郎君,已经放下前世事,不由为自己的小心眼惭愧,她不知道六皇子前世为何宠了面前的这个琴儿,但无疑与李瑶琴的关系不大,可想到她二人长得有几分相似,这女人家的小心眼便发作了,故当程秀梅二人提议让琴儿上前时,她没有阻拦。

    此时见李瑶琴如此,沈秋君便吩咐琴儿道:“你既然善舞,不如就装扮了在厅前舞上一段吧。”一时又命人去叫了个会吹笛的媳妇,远远地在那边吹着,伴着琴儿舞曲。

    沈秋君等人理亏,便不免陪着小心,沈惜君更是在一旁和李瑶琴陪笑说几句话,一时见李瑶琴似真不放在心上,反而看得津津有味,这才暗自放下心来,沈秋君和程秀梅二人也松了口气。

    李瑶琴这才得了空暇,虽眼睛看着琴儿,心思却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前世六皇子还在与自己暧昧不明时,忽从太子处得了个歌姬,当时李瑶琴还暗自鄙视六皇子的见异思迁,不过一见那琴儿的面,她便知这琴儿不过是六皇子寻的替身罢了。

    后来她意外怀了胎,还没等高兴几日,便被沈秋君灌了药去,偏那时琴儿怀了六皇子的骨肉,竟敢仗着怀胎,跑到自己面前要羞辱自己。

    李瑶琴当时只觉得可笑,一个连名字都用了自己的替身,她凭什么以为就可以挑战自己这个本尊,不过她懒得与一个如此低素质的女人计较,便祸水东引,将沈秋君牵扯进来。

    沈秋君果然中计,为了贤王府的尊严,硬是狠狠教训了一顿琴儿,琴儿回到安乐王府便胎堕人亡,让安乐王绝了子嗣。

    只可惜,在自己仅做了一天皇后,便被这琴儿的哥哥给刺杀了,这才不得不开始了又一次的重生,以至于让生活变得面目全非。

    没想到今生这个琴儿又入了安乐王府,不知她在安乐王府又会有何作为呢,李瑶琴看了沈秋君一眼,想了想,最终决定还是不要提醒了,没有了自己与六皇子的一段孽缘,想来琴儿也兴不起什么风浪的。

    程秀梅此时也正在观看琴儿的舞蹈,琴儿的舞技倒真是不错,看着很是赏心悦目,且脸上又蒙了一层紫色面纱,愈发有些味道。

    程秀梅一边欣赏一边又沈秋君等人评头论足,正看得兴起,却忽然发现那琴儿因脸上看不清楚,一双眼睛就显得格外的突出,她不由心中一动,看向沈秋君,果然那双眼睛象极了沈秋君的。

    程秀梅自认为破识了太子的险恶用心,不由暗自心惊。

    沈秋君本就是不可多见的美人,又是偏艳丽的,一般女子在她跟前,便不免萤火被月光比了下去,六皇子的自然不会留意,而且太美的女子也易引起主母的警戒,可一个清秀女子虽可少引人注目,然吃惯了山珍海味,偶尔吃点清淡小菜,也是不错的,同时这样平淡的掀不起浪花的女子,一般主母为了自己的名声,倒也愿意留着她堵堵外人的嘴。

    或许太子就是打着这个主意,好往六皇子眼前送人,以达到监视六皇子探听消息的目的。

    如果太子知道自己被程秀梅如此猜测,一定大呼冤枉,他想往六皇子身边送人倒是真的,可他当时真没想那么多,这个琴儿完全是六皇子随手指的,与他无关。

    这些程秀梅当然不知,她此时只小声对沈秋君说道:“我说这话你可虽恼,我看那琴儿的身型姿态怎么倒与你有些相似呢。尤其是那对眼睛,笑时像极了你,我想既然是太子的人,你还是少让她到安乐王和你的跟前来。”(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五二章 歌姬琴儿,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