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六皇子如此说,沈秋君还是忍不住担心,如今她已经完全没了前世先知的优势,想要在以后的路上帮六皇子也是有心无力了。**

    偏偏太子行事又总是粗枝大叶,六皇子的状态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这倒也罢了,就怕出力不讨好,反惹太子不高兴。

    沈秋君小声劝道:“你们私做主张,固然是为了太子好,只怕他未必领情,一些事情是还是小心些的好,只要太子不犯什么大错,想来还是不难维持着现在的局面的。”

    六皇子见榛哥儿在妻子怀中睡得香熟,便轻轻把沈秋君拥在怀里,笑道:“放心吧,我可没那么傻,凡事有徐戒呢,他可是一心想要完成先皇嘱托辅佐太子呢。唉,要是皇上早日宾天……”

    话未说完,吓得沈秋君急忙捂住六皇子的嘴,斥道:“你怎么敢说出这种要人命的话来!”

    六皇子轻笑道:“不过说说罢了,有这种想法的人也不是我一个人。”

    沈秋君还欲再说话时,榛哥儿却被母亲的动作惊醒,哇哇哭了起来,沈秋君忙轻声哄劝着,榛哥儿抽抽啼啼了一会,这才安静下来。

    沈秋君此时得空抬头看了六皇子一眼,却见他正坐在一旁,眉头紧皱成一团,因为他向来不喜孩子吵闹,便也没放在心上,轻拍着儿子入睡。

    六皇子见儿子住了哭声,这才又继续想着自己的心事。

    其实以六皇子的性子,就算是为了压制贤王,也不至于如此殚精竭虑地帮着太子,完全把太子登基之事当成自己的事情来办了。

    但是随着年岁的增长,六皇子考虑事情也开始往长远里看,这时他骇然发现。他与沈秋君有一个把柄被贤王牢牢捉在手中:沈秋君被道士所言母仪天下的命格。

    当年他没将那当回事,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回去,他绝对会让死士们想尽方法也要将贤王和那道人一同除去,可惜那时的他太意气用事,只想着有朝一日,他要意气风发地看贤王如何机关算尽一场空,如何跌到尘埃里,所以才只逼那道人改了口保沈秋君无恙,现在才发现真是大错特错。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如今正是敏感时期。贤王是动不得了,而那空渺虽没什么本事,却来头不小。一时也不好下手,若是贤王以此来挑拨他与太子的关系,以太子的蠢样必会上当,这实在是大大的不妥。

    所以他必须盯紧太子身边的一切人事,外面也不能有一丝的放松。这根紧崩的弦,只等太子上位,贤王及其他可能的知情人被他牢牢控制,才能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这件事又不能告诉沈秋君,本来就是自己当时虑事不周,告诉了她。除了让她担惊受怕之外,也无益处。

    不提六皇子如何担心,却说此时贤王自听了女儿之言。还真就仔细考虑起京城的众贵族子弟来,想来想去,他想到了蒋家。

    当年蒋家的当家人蒋和岭老将军和他的关系还是极好的,只是后来因为吴齐两家之争被皇上狠狠贬斥了一顿,以至于和他生疏了。

    不过虽说当年受吴齐两家恩怨的牵连。他在皇上跟前丢尽了老脸,却并没有影响皇上对他的宠信。如今蒋和岭虽赋闲在家,但他在军中了影响仍不同凡响,毫不逊色于沈侯,而且他的儿子蒋敬之正担着御林军统领的职位,其长孙蒋蒋建平亦在禁卫军中效力,巧的是蒋建平如今尚未成家,倒兰姐儿倒是天作之合。

    贤王先是与谋士们斟酌一番,越发觉得蒋建平是个极好的人选,于是来与妻女商议。

    因为女儿到了说人家的年纪,沈丽君对京城贵族青年男子还是很上心的,在心里想了一番,印象中觉得蒋建平长得五大三粗的,没什么突出之处,却也挑不出什么错处来,如今想到要配自己女儿,心里却实在有些不太乐意。

    兰姐儿倒是想得明白,若是能把蒋家招揽过来,倒的的确确是父亲的一大助力,虽然贤王不曾讲过什么话,但兰姐儿心里却知道父亲要想寻求解困之法,逼不得已时,必要非常手段才行。

    不过到底是关着她的终身,兰姐儿趁着给齐妃请安进宫的机会,还是悄悄看了一眼蒋建平,一介武夫的长相,其貌不扬,因为出自蒋家倒带了些许的清傲,兰姐儿心里便有些看不上眼,不过她向来是个孝顺的,只对父亲道:“父亲只管看着办就是了。”

    贤王倒是心怀愧疚道:“真是委屈你了,将来大事成就时,父亲必会好好补偿你的。”

    在一次聚会中,贤王借着酒意,在与蒋和岭攀谈中,大大赞赏了一番蒋建平,直道将来必有出息,这样的佳婿也不知被哪家得了去呢。

    蒋和岭经的事情多了,只听贤王几句话就知道贤王打得什么主意,可惜蒋和岭素来与沈侯交好,沈侯这些年为着两个女儿嫁入皇家进退两难的艰辛日子,他可是看到眼中的,自然不肯沈侯的后尘。

    也不等贤王说完话,蒋和岭便打断道:“实不相瞒,为了这孩子的亲事,真是愁坏了老臣。当年他出生时,找人相了面,说是他命中带煞,有些妨害妻子,配不得贵门娇女,只可寻个出身贫寒的村俗女子方可,偏这小人眼高眼低,看不上,就这样也不敢给他说亲,还得等三五年才成呢,也不知我还能不能看到他娶妻生子的那一天。”

    他的女儿可是堂堂大齐朝的郡主,真正的金枝玉叶,再则也真等不得三年五载,不然真就成了老姑娘了。

    这蒋和岭一番话下来,贤王脸上的笑险些挂不住了,尴尬笑道:“好事多磨,蒋老也不必如此悲观,儿孙自有儿孙福啊。”

    蒋和岭忙点头称是,又谢贤王的开导之恩。一回到家里,他便将事情给家人通报了一声,说道:“皇上对我蒋家一向不薄,我蒋家也只忠心于皇上,要想过太平日子,就不要搅进皇家内斗中去,反正平儿向来眼高,如今看了一圈,也没个结果,那就先放放,等兰郡主的亲事定下来再说,咱们可惹不起。”

    蒋敬之忙称是,蒋建平则不禁想起旧年曾偶然见过兰郡主一面,当时虽是惊鸿一瞥,却也留下深刻印象,那是一位极美貌极温婉的少女。

    不过也仅此而已,蒋建平对于失去这门亲事倒也没见得有多么遗憾,毕竟天下美貌的女子多了去了,以他的出身,将来不愁寻不到绝色的,况且娶个出身太高的,一些事情上难免碍手碍脚的。

    沈丽君听说亲事不成,倒是松了口气,虽说都是出身武将之家,父亲与蒋老将军也交好,但她实在看不上蒋家人,觉得他们老的粗野少的傲慢,自己娇嫩嫩的女儿真要入了他家,还不知被磨砺成什么样子呢。

    兰姐儿心中却颇为不忿,虽然她看不上蒋建平,可真被蒋家人拒绝了,难免伤了她那颗骄傲的心。

    不提她的出身在大齐朝几乎无人可与之相比,只说她的才貌,在京城中也是数的上的,只有她嫌弃别人的份,怎能反被别人看不上眼。

    越想越气愤,兰姐儿不服道:“有机会,我倒要会一会这个蒋建平。”

    贤王知道女儿被拒面上不好过,忙劝道:“这不是蒋家小子的问题,不过是蒋老头不想搅事才做的推辞罢了,实在是与你无关,你不必生这个气。那小子也确实配不上你,若不是看他家还有些用处,我哪里会上赶子的寻上他们。没有他们,还有别人,总有人慧眼识睛的,将来成就大事,有他们悔青肠子的时候。”

    兰姐儿心里这才好过些,终还是有些气不忿,心里却暗打了主意,一定要寻回这个面子来。

    时机总是给有准备的人。

    那日兰姐儿进宫陪伴齐妃,不知为何竟说到当年沈秋君在宫中舞鞭之事,兰姐儿到底年纪小,便起了好胜之心。

    因为当年沈丽君照管不过来,她也曾在沈府住过很长一段时间,也跟着沈昭宁学了些拳脚马上功夫,此时见人人称赞沈秋君当年的英姿飒爽,心中不服,于是回到府里,让人做了一件戎装,这日进宫时,特意穿戴上给齐妃看。

    兰姐儿的长相更象沈夫人一些,此时一身火红戎衣,越发的青春逼人,艳丽双无。

    齐妃见了也是喜欢,一发寻了处宽敞地,让兰姐儿骑马射箭,顿时赢来阵阵喝彩,大家一致交口称赞道:“这才是大齐真正的贵女呢,如今满京城都是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柔弱女子,被郡主这么一比,真没法看了。”

    兰姐儿被众人这么一捧,索性骑了马往外跑去,众人只叫道小心,倒也不担心她违了宫规,只为兰姐儿是皇上的第一个嫡孙女,若说受宠的程度并不亚于任何一个皇孙,且如今皇上年纪大了越发的重亲情,对兰姐儿更是疼宠有加,说不得皇上见了她现在的样子,心里更喜欢呢。(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五六章 亲事被拒,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